第三百三十八章 诬陷/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翼然亭这边发生的事情,不出片刻便已经在丰鄰城中传的沸沸扬扬。

有关贾惜薇将靖敏郡主推下高台的传言,一时间成为了人们纷纷传扬的事情,不多时便已经是闹到满城风雨。

而当贾东岩下朝回府的时候,一路上都是听着众人议论纷纷,心中倒是不觉有些奇怪,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待到他命身边的随从仔细将事情打听清楚的时候,却是整个人都如遭雷劈一般!

薇儿她将郡主从翼然亭推了下去?!

虽说贾东岩一向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女儿被宠坏了些,但是这般直接害人的事情她段或是没有胆子去做的!

特别是对方还是靖安王府的郡主!

更何况,今日夫人也与她一同前去,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做傻事呢!

不管怎么想,贾东岩都无法相信,贾惜薇竟然会有胆子害靖敏郡主,可再是不信,那城中的流言有是怎么回事?

一个两个这么说倒是有可能是假的,可是所有人都这么说,怕只怕就算是假的,也要传成真的了。

急急忙忙的赶回府上,谁知贾夫人和贾惜薇竟是还没有回来!

贾东岩忧心忡忡的等了许久,却是依旧没有等回她们母女俩,最后派人打探一番方才得知,她们竟是被老王爷命人直接带去了靖安王府!

老王爷!

此事竟是已经惊动了老王爷!

听闻小厮这般回禀的话,贾东岩却是一时间猛地跌坐到椅子上,整个人都是蒙的。

顾不得细想,他赶忙命人准备车马,直奔靖安王府而去。

旁的他倒是不怕,可万一要是她们母女俩一时没有思虑周全,那一句话惹到了那府上的人,只怕是性命不保!

再则,他眼下对今日的情况一无所知,只是城中的流言却根本做不得数,还是要亲自到王府去走一趟,方才能有所知晓。

再说靖安王府这一边,慕青冉等人匆忙送楚鸾回王府的时候,老王爷倒是不曾忘记命人将贾夫人同贾惜薇一道带了回去。

方才贾惜薇推了楚鸾的那一把,可是那么多双的眼睛都是见到了的,当真是抵赖不得。

若是直接让她们回了尚书府,事后再去拿人的话,怕是会多有不便,莫不如眼下便直接带来,也好当着他的面说个明白。

而随着王府的人一路而回的贾夫人和贾惜薇却是已经被吓得完全不知所措,竟是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她们就被带回了靖安王府一般。

看着王府中人见楚鸾受伤之后脸色的担忧之色,贾惜薇的心中一时间只觉得无比的恐惧。

便是连下人都这般忙里忙外的着急,更不要说靖安王妃和老王爷。

她此刻的脑中便都是方才老王爷怒目瞪着她的样子,贾惜薇甚至是隐隐觉得,倘或不是因为尚且没有弄清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怕刚刚在翼然亭的时候,自己就被他给杀了!

事已至此她方才有了深刻的认知,原来靖安王府的这父子俩,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当真是一模一样!

流鸢负责在前厅这边看着她们母女俩,也是满眼的仇视之色,只令贾惜薇的心中更加的害怕。

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身在地狱一般,周围都是满目狰狞的恶鬼,似是要向她索命一样。她本想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贾夫人,却是只见后者也并未比她强到哪去,险些都要被吓得哭了出来。

既是进了靖安王府,倘或当真是被定了罪,想来先斩后奏的事情老王爷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旁的倒是也罢了,贾夫人如今只后悔自己为何要接了慕青冉的帖子,若是她们今日没有来此的话,或许就不会惹出这许多祸事!

但是事到如今再去想那些也是无用,眼下还是希望老爷能尽快赶来救她们娘儿俩。

“薇儿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她竟是会推了郡主一把呢?!

闻言,贾惜薇的眼中却是充满了震惊之色,像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一般。

“娘!连你也不相信我!我没有推她!”她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推郡主,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

“可是”瞧着贾惜薇急的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贾夫人心中也是不免心疼,但是心中却是愈加觉得奇怪。

看着薇儿的样子,倒是也不像是在说谎,那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方才有人看到,是你伸手推了郡主,娘也见到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贾夫人的声音压的极低,像是怕被流鸢听到一般。

但是她哪里知道,凭着流鸢的武功,便是她们只是窃窃私语,她若是有心想听,便也能听个一清二楚。

而贾惜薇听闻贾夫人的话,心中却是更加的委屈,可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她相信。

若是连娘亲都不相信她,那她即便是与别人说了,怕是也不过就是在浪费口舌罢了。

“女儿的确是不小心碰了她一下,但是并不是有心的!”她是因为下台阶的时候脚下忽然一软,一时站立不稳,因此才会想要扶住什么来稳住自己的身子,并不是刻意要去害她跌下去的。

可贾夫人听闻贾惜薇的话,眉头却是不禁皱的更加的紧!

如此说来,便当真是推了郡主一把,不管薇儿是有心还是无意,这结果终究是造成了。

就是不知靖安王府打算如何追究此事?

倘或是靖敏郡主并无大碍的话,或许让老爷前来求求情,说不定薇儿的下场也会好一点。

但若是郡主的情况不太客观,那她的薇儿

想到将来可能要发生的后果,贾夫人的心顿时便凉了个彻底!

眼下便也只祈祷着,希望郡主安然无恙吧!

否则的话,怕不只是薇儿会被惩罚那么简单,便是她们尚书府,想来也是逃不掉的。

“娘我害怕”贾惜薇的声音中已经充满了颤抖和哽咽之意,眼眶中凝聚的泪水像是马上就要掉落出来,瞧着样子倒是极为惹人怜爱。

要是早知道今日会发生这样丧气的事情,她早前就不该应了靖安王妃的召请,可话说如此说,那又哪里是她随意就能推得掉的呢!

与其说后悔今日前去翼然亭,倒莫不如说是后悔此前招惹了靖敏郡主。

若是之前没有利用蝶儿给她难堪的话,说不定今日就不会发生这么多麻烦了!

“哎有娘在,不怕”虽是嘴上这般安慰着贾惜薇,但是贾夫人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惶惶难安。

母女俩只满脸惶恐的坐在一处,等着未知的惩处和责罚,满面皆是化不开的愁绪。

见状,流鸢的心中却是极为解气,她只依旧静静的坐在门槛上,时不时的回头看看那可怜巴巴的母女俩,眸光深处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而此刻被靖安王府众人万分“担忧”的郡主大人,却是正活蹦乱跳的待在自己的院中,同老王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慕青冉瞧着她那般兴致勃勃的样子,只不禁摇头失笑,心下暗叹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不过就是小小的捉弄了一下别人,竟是就将她兴奋的这般,看来日后还是要让她多加提高才是。

实在是受不了她这般聒噪,夜倾辰直接拉着慕青冉的手便准备回了浮风院。

他方才下朝的时候回来的时候,便沿路听到了诸多传言,皆是在说靖敏郡主被人推下翼然亭的事情。

青冉打算与贾家的人见面他是知道的,将地点选在了翼然亭他也是知道的,而至于人们口中所谓的楚鸾坠下高台他却是万万不相信的!

先不说那疯丫头有些武艺傍身,便是再不济,一个小小的亭子,凭着她的轻功还是不在话下的。

又怎地仅仅是因为被人推了一把就会跌了下去!

何况青冉的身边一直带着流鸢,凭着她的本事想要救下楚鸾也定然不是难事。

再则,即便是流鸢一时疏忽未曾注意到,可是暗处还有墨音和墨影在守着,怎么想都不会让楚鸾硬生生的摔下去才是!

是以联想到慕青冉素日护短的性子,夜倾辰便隐隐猜到,这多半是她为楚鸾出气而刻意设下的一个局。

而待到他回了王府的时候,也果然证实了这一点!

坠下高台受伤哼!青冉一直在她的旁边,怕是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楚鸾伤到分毫的!

左右她要等的人也还没有到,是以慕青冉便只随着夜倾辰回了浮风院,心中不停的在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

想到鸾儿跌落高台时贾惜薇脸上的神色,慕青冉便觉得心下微凉。

总要她自己也经历一番被人设计的滋味,她方才能明白那种感觉有多不好受!

事实上,今日贾惜薇推了楚鸾一把不假,但是她所言自己并非有意,只是一时腿软也是真的。

因为她之所以会一时没有站稳,便正是因为流鸢在暗中动的手脚!

而后来在鸾儿跌下去之后,除了她自己有意的利用轻功控制了之外,流鸢也是一直在拉着她。

在上面的角度看起来像是两人一同掉了下去,但是事实上,却是流鸢利用轻功在提着楚鸾,将她“轻轻”的放到了地上。

当然在外人的眼中,还是会有一些坠落的感觉,因为流鸢会用掌风制造一些假象。

至于鸾儿的满身血迹嘛这却是与上一次宁儿骗夜倾瑄毁容的情况是一回儿事了!

不过就是地宫的障眼法罢了,既是连夜倾瑄都瞒得过,凭着贾夫人和贾惜薇她们定然也是看不出的。

从让墨锦给贾府下帖开始,便都在她的计划之中,他们定然会以为自己是要刻意在此事上与贾惜薇为难,是以自然会万分小心。

可是事实上,对于慕青冉而言,那件事情既是已经过去,再是平白的提起也是无益。

贾惜薇既是喜欢诬陷别人,那合该她自己也要尝尝这般滋味才是。

是以初时在翼然亭的时候,她对她们表现的不算是太热络,但也并未如何为难。

如此做不禁是要令她们放松警惕,也是为了让她们更加猜不透自己的打算。

她刻意在她们面前提到父王要为鸾儿请旨赐婚的事,为的就是让贾惜薇更加的确信,宋祁之于鸾儿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心仪之人。

倘或她若是当真有意宋祁的话,完全可以央求父王进宫与陛下求一道旨意便是,根本不需要如此麻烦!

而一旦贾惜薇相信了她的话,事后便会更加的怨恨严倩雪。

特别是在今日过后,所有因为鸾儿和靖安王府令她遭受的委屈和不堪,她都会一一算在严倩雪的头上。

因为人们大多都会欺压比自己更无能的人,反倒是面对强者,她们只会选一再的退让和忍耐。

如今贾惜薇便是再好不过的一个例子,她斗不过靖安王府,不仅仅是她,便是她的父亲贾东岩也是一样。是以无奈之下,她只好忍着,但是心中必然会觉得憋闷难受,自然要找一个宣泄口。

因此,严倩雪或者说是严家,便成为了她首先要发泄的对象!

但是如今朝中的局势根本就是瞬息万变,贾东岩有意归顺夜倾瑄,而严权早已经在初入丰鄰城的时候便靠上了夜倾瑄这棵大树。

原本他们两人也算是有半分同僚之谊,但若是因为今日这件事贾惜薇恨上了严倩雪的话,怕是他们两府上也不会处的太好。

慕青冉倒是并不指望着因为这一件事就让他们反目成仇,但是只要心中有着嫌隙,这疙瘩便会一直存在。

而夜倾瑄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免不了的要出面调停,若是能给他造成一些麻烦,倒是也不错。

看着慕青冉眸中带笑的样子,夜倾辰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竟是这般好笑?”

不过就是捉弄了人而已,怎地就将她喜悦的这般了!

“想到未来夜倾瑄会有的苦恼和麻烦,自然是觉得好笑。”听闻夜倾辰略有些打趣她的话,慕青冉也丝毫不避讳,只直接转头朝他笑道。

“旁人都是走一步思百步,青冉却是走一步思千步!”她总是将事情都思虑的这般周全,是以方才会想到旁人想不到的。

若是让他来看,今日她布下的这一局,却也不仅仅是为楚鸾出气那么简单。

她应当是还有些别的打算才对!

见夜倾辰眼神颇为探究的望着自己,慕青冉却是不觉盈盈笑道,“王爷在看什么?”

“嗯想看看青冉的心中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有时她心中筹谋之事,便是他也不能一时就看出,方还要思虑片刻,才能有所了悟。

“自然是王爷和陌儿!”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几乎是想也未想便答道,倒是令某个人惊讶不已。

闻言,夜倾辰原本正在向前走着的脚步却是忽然一顿!

青冉几时也学会说这样的话哄他开心了?

瞧着夜倾辰眸中满是诧异的望着她,慕青冉方才不觉回想着自己说了什么,却是反应过来之后有些难为情,但是到底这也是她的心里话,并不觉得如何。

“再说一遍!”紧紧的拉着慕青冉的手,夜倾辰望着她的眸光一时变的精亮了几分。

“说什么?”

“方才说的话!”

方才

方才的话是一时心有所感,听他问起了,她便下意识的随口一说。

此刻若是让她刻意在他面前说出来,却是着实有些令她为难,万一他一个激动又缠着她怎么办?

不得不说,慕青冉的考量还是在正常的可能情况发生范围之内的。

毕竟某位王爷随性而为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慕青冉早已经习惯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