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理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贾东岩马不停蹄的赶到靖安王府的时候,却是直接被门口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他只言要求见靖安王,但是那侍卫着人进去传信之后,却是半晌都没有见人再回来。

无奈之下,贾东岩只好站在靖安王府的大门前来来回回的走着,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人让他进去,真可谓是急坏了他。

事实上,从过来靖安王府的路上他便已经着人去打听了情况,王爷原是下了朝之后便直接回了王府,是以此刻应当是在府中的。

既是在府上,却是避而不见让他这一番好等,分明就是故意要为难他!

看来靖敏郡主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啊!

这般一想,贾东岩的心中只更加的惊慌,再次试探着让人为他通传的时候,谁知那侍卫竟是直接让人将他带了进去。

如此来看,倒果然像是王爷有意刁难他一番了!

战战兢兢的跟着王府的小厮走进前厅,贾东岩一眼便见到了坐在一处的贾夫人和贾惜薇,赶忙快步走了进去。

“夫人、薇儿!”怎地瞧着这母女俩的状态这般不对劲儿呢!

“老爷!”乍一听闻门口的声音,贾夫人甚至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闻声望过去的时候,却是果然见到贾东岩从门外匆匆进来。

“爹!”

似乎是见到贾东岩,贾夫人与贾惜薇便好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纷纷神色激动的望向他,等着他带着她们赶快离开王府。

瞧着他们一家三口都神色激动的样子,流鸢神色微凉的扫了他们一眼,便不惊动任何人的悄悄离开了。

王妃早前吩咐过了她,只要贾东岩来了王府,她便可功成身退,留一个单独的地界给他们说话。

虽然流鸢不知道王妃口中的说话指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她既然有此吩咐便定然是有她的考量的。

是以她只直接回了浮风院,不再依旧守着前厅那边。

而此刻的贾东岩看着眼睛哭的红肿的夫人和女儿,一时间心中只觉得更加的焦躁不安。

“夫人,究竟发生了何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爹!不是薇儿推的郡主,您相信女儿啊!”还未等贾夫人说话,贾惜薇便只紧紧的拉着贾东岩的手臂,生生将他身上的衣物都弄得褶皱不堪。

“莫急,你先且同爹说说,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尽量稳住自己的思绪,贾东岩方才极有耐心的问道。

毕竟眼下就是着急也是无用,莫不如仔细问问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到时候也好想想解决之策。

“当时”

原本贾惜薇是跟在贾夫人的身边正在下台阶,可是不知为何,腿忽然软了一下,身子就有些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倒。

她是为了稳住身子,方才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扶住什么,并不是刻意要将郡主推下台阶的!

闻言,贾东岩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心中“突突”地跳个不停。

此事他倒是并不像贾夫人与贾惜薇想的那般简单!

“你说是忽然腿软了一下?”捕捉到贾惜薇话中的重点,贾东岩的眸光忽然一亮!

“嗯,是呀!”那时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走着走着便好似忽然要跌倒似的。

听闻贾惜薇的话之后,贾东岩的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倘或他想的没有错的话,今日这件事,想或是她们着了别人的道了。

不过有一点贾东岩倒是有些不解,若是此事当真是靖安王妃设的一出局,他倒是觉得有些惊讶!

毕竟从那么高的高台上落下,即便是她们事先有所准备也合该是危险的,难道靖安王妃竟然当真敢利用靖敏郡主去冒险?

再则,他听闻当时那郡主身上的鲜血将地面都染红了,这又是缘何如此?

不管怎么想,好像都有许多的疑点摆在那,倒是一时有些将人绕的糊涂了。

但是那都不是最重要的,眼下更为要紧的是,不管薇儿是有意还是无心,造成郡主受伤是事实!

哎若是老王爷一味要追究责任的话,这倒是极为难办。

“爹!爹!您说话呀”看着贾东岩的越皱越紧,贾惜薇的心中不觉更加的恐惧和没底。

不会连爹爹都没有办法了吧!

“先莫慌,容爹想想”可是话虽说这般说,到底要想什么呢!

如今重要的是,根本就不是他们如何,而是要看靖安王府的人如何追究此事。

若是他们相信薇儿是无心的,想来这惩处还会轻一些,可若是他们一口咬定薇儿是刻意谋害郡主,那这罪名可就是大了去了!

正在思虑间,却是忽然听闻外面有下人问安的声音,屋中之人闻声望过去,却是只见一对儿璧人相携而来。

宋府

今日下朝后,宋祁便直接同夜倾睿去了大皇子府上,与他们商议完要事之后,方才回了自己的府上。

可是谁知方才回去不久,便听闻了楚鸾被人从翼然亭上推下来的事情!

“你说什么?”脑中回想着方才小厮禀报他的话,宋祁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楚鸾被人从高台上推了下来?!

“回大人的话,听闻是贾府的大小姐,将郡主给伤了。”

闻言,宋祁猛地起身,不顾碰倒了桌上的茶盏,洒了自己一身的茶水,他抬腿便欲往外走。

可是方才走到门口的位置,他却是又忽然顿住!

“只郡主与贾小姐两人?”忽然转身望着那名小厮,宋祁的语气中满是担忧和惊慌之意。

“据说还有靖安王妃与贾夫人!”说着话,那小厮却是不禁拿眼睛偷偷的瞄了宋祁一眼,眸中满是惊讶之色。

他跟在大人身边伺候也是有些时日了,倒是从未见过他这般焦急的神色。

只是他心中却是不免好奇,不知大人是在担心贾小姐,还是在担心靖敏郡主?

而听闻小厮的话之后,宋祁的神色却是忽然变了一下,随后慢慢的抬脚,却是走回了书房中。

靖安王妃也在场

若是慕青冉也在的话,那有些事情就不能只是从表面上来看了!

依照他对慕青冉的了解,她虽是素日不喜欢与人争强好胜,但却是极为护短和不受委屈。

此前楚鸾在贾惜薇的手上吃了亏,即便靖安王已经当着众人的面为楚鸾撑了腰,但是到底并未将贾惜薇如何。

想来便是不屑自己出手,因为他也心知慕青冉定然不会放任不理的。

今日之事,虽是外面传言是贾惜薇将楚鸾推了下去,但是实际上,宋祁却是觉得并非如此。

先不说贾惜薇有没有胆子将楚鸾推下去,但是那人自己便是有武艺傍身,应当是不会轻易被人害了吧!

虽是心中这般想,但是宋祁本身并不会武功,是以也并不得知究竟楚鸾的功夫有没有到飞檐走壁的地步,能否在别人的伤害下安然无恙。

“你着人多加关注靖安王府的动向,仔细注意郡主的情况究竟如何!”

“是,小的遵命。”

待到那名小厮离开之后,宋祁的神色却是变得愈加的沉重,眉间似是有化不开的愁思,极为令人困扰。

最好事情是如他想的那般,莫要有何变故才是。

靖安王府

“微臣参见王爷、王妃!”看着夜倾辰神色冷然的与慕青冉走了进来,贾东岩赶忙跪倒问安。

“参见王爷、王妃!”

见是夜倾辰与慕青冉一起进到了房中,贾惜薇虽是也随同贾夫人同他们问安,却是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那日在京兆府中的事情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虽是夜倾辰最终并未将她如何,但是他那日云淡风轻的说出那个“杀”字的时候,当真是贾惜薇印象极为深刻。

明明是那样容貌那般俊美的一个人,可是却有着那般冷寂的神色,好像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她们皆是已死之人一般。

是以眼下再次见到夜倾辰,贾惜薇除了想逃的念头,再无其他!

听闻这几道问安之声响起,不管是夜倾辰还是慕青冉皆是没有应声。

以往这样的情况而言,夜倾辰也是极少回答的,多是慕青冉会代为开口,可是今日不知为何,竟是连她也没有出声,只任由那三人在地上跪着。

见此,贾东岩的心中却是不觉跳的更加的厉害,心头满是不好的预感。

直到夜倾辰和慕青冉在上首落座,房中方才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贾东岩,你好大的胆子啊!”

忽然听到夜倾辰的话,贾东岩只赶忙深深的俯下了身子,连呼“不敢”。

“哼纵女行凶,连王府的郡主都伤了,哪里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夜倾辰的语气听起来极为讽刺,像是根本不相信贾东岩所说的话一般。

反倒是慕青冉,只一直静静的坐在一边,从进来开始便不曾开口说话。

她只眸色微凉的望着贾惜薇,眼眸中隐隐闪动的水光虽是依旧璀璨照人,但却是已然失了温度。

“冤枉啊!王爷所言之事微臣确然不知,小女定然也是无意伤到郡主的,还望王爷明察!”听着夜倾辰生生将那么大的一个罪名扣到了他的头上,贾东岩一时连脸都瞎白了。

这般严重的罪名他怎敢应下,一旦被落实了,就不止是保不住贾惜薇这么简单了!

怕是连他整座尚书府也要跟着遭殃,到时候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今日原是小女身子不适,是以方才会在王妃凤驾前失仪,进而不小心伤了郡主,还望王爷恕罪!”

“老爷!”

“爹!”

随着贾东岩的话音落下,贾夫人与贾惜薇皆是眸光震惊的望着他,像是根本不敢相信他说了什么!

原本盼着他前来,就是为了他能够在王爷的面前好生解释一番,莫要将此罪名全都怪罪到贾惜薇的头上。

可是却根本没想到,他竟是自己主动将所有的事情都先承认了,这不是直接将自己的女儿推出去做挡箭牌嘛!

相比于贾夫人和贾惜薇的惊讶之色,慕青冉却是将目光转到贾东岩的身上,眼中浮现了丝丝笑意。

倒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这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利益取舍。

既是贾惜薇伤了鸾儿是事实,那么不管他们如何狡辩都是改变不了的。

与其在此同他们理论一个根本无法改变的事情,倒是莫不如直接先应下了此事,也好显得他态度诚恳一些。

再一则贾惜薇将鸾儿推下翼然亭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事情,任是他们什么身份也抵赖不得。

但是究竟是有意还是无心,这却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若是前者的话那可就是掉脑袋的大罪了!

可若是换成后面的那个,倒是可以斟酌着从轻处置。

“哦?无心之失?”夜倾辰的语气似是缓了缓,口中慢悠悠的重复了一遍。

“正是!”不顾一旁贾夫人的阻拦,贾东岩只急急忙忙的应道,“此举并非是小女本意,还望王爷从轻发落啊!”

“爹”

“闭嘴!”低声呵斥了贾惜薇一声,贾东岩的头上急的冒出了大颗的汗珠。

到底是女人家,看事情总是这般目光短浅!

倘或不是他主动承认错误的话,与靖安王府的人理论,他有多大的胆子!

便是今日大殿下在此处,怕是也不敢轻易为他们求情,既是眼下由小王爷和王妃出面,他便应该赶快应了此事,尚且可以平息他们的怒气。

若是真的等到闹得惊动了老王爷,那怕到时候就算是他们舍得下薇儿,人家也未必肯就此放过了。

更何况,贾东岩心中隐隐觉得这就是靖安王妃故意设下的圈套,为的就是刻意算计薇儿,以此给她教训。

是以若是此刻自己不顺了她的心意的话,难保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毕竟她是一国王妃,又有小王爷的宠爱,倘或是她当真存了心思要对付何人的话,又哪里是薇儿她们轻易防得住的!

既然如此,倒是莫不如今日直接应了此事,便是要罚,想来他们也会斟酌一些。

“即便是无心之失,可眼下郡主昏迷不醒,生死未卜,贾大人说这又该如何算呢?”似是相信了贾东岩的说辞一般,夜倾辰的脸色虽是依旧有些冰寒,但却是顺着他的话问道。

“微臣微臣即刻便命小女前往栊翠庵,日日为郡主烧香祈福,以往郡主凤体康健!”虽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贾东岩的心中也极为不忍,但是为求保命,他也唯有出此下策!

而贾惜薇听闻贾东岩的话,却是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目光直直的望着他,像是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似的。

栊翠庵

“爹我不去!女儿不要去栊翠庵!”那里是尼姑庵啊!难道爹爹不知道吗?!

为何要将她送去那里啊!

“爹!女儿求您了,别将我送去那里,我这就去给郡主赔罪,都是我的错您别将我送去!”贾惜薇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她不停地摇着贾东岩的手臂,希望他能收回方才说的话,眸中的恐惧越来越明显。

“老爷”见贾东岩一副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贾夫人也是泪眼涟涟的望着他,满眼的欲言又止。

不管薇儿是犯了多大的错,也不该是将她送到栊翠庵去啊!

看着那母女俩哭作一团的样子,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依旧显得一派温润之色,未见丝毫的起伏变化。

眼下倒是瞧着身为可怜,可是当时算计鸾儿时的盛气凌人,倒是不见得她们会这般。

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若然贾惜薇懂得收敛,不四处招惹是非的话,何必今日这般为人拿捏!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