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一石二鸟/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贾东岩一直僵着脸色不说话,贾惜薇便心知他是打定了注意要将自己送往栊翠庵,却是一时心中惶恐,直接晕倒了过去。

“薇儿!薇儿!”瞧着面色惨白生生哭晕过去的女儿,贾夫人的心中也是着实难受的紧。

但是即便再是难受,老爷已经发了话,她也无法扭转乾坤,只是左右为难的不停断断续续的啼哭着。

“若是诚心有感倒是还好,只是郡主这伤嘛”夜倾辰的语气似是有些沉吟,他只眸光清冷的望着贾东岩,话虽是未说完全,但是分明就是有弦外之音。

而贾东岩毕竟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多年,见是这般情况如何还不明白,他只赶忙顺着夜倾辰的话说道,“这早前家中老母生辰,倒是有幸得了一颗灵芝,微臣这就着人送过来。”

那灵芝是地方的一个官员送来给他的,本就是不得见的稀罕宝物,如今却是不得不拱手让人了。

听着王爷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即便郡主能够平安醒来,那也不过就是上天的功劳,可是这满身伤痕,却是还要他们自己来想办法的。

事实上,到底靖安王府也是不差这些东西的,可是贾东岩心中明白,若是他不能做些态度出来的话,即便是将薇儿去了栊翠庵,怕是也不能完全消了王爷的怒气。

“哦灵芝啊”听闻贾东岩的话,夜倾辰仿似也并未十分惊讶,只语气依旧平淡的重复了一遍,像是根本不将这个宝贝看在眼中似的。

其实本来也是嘛!

他每每出征凯旋而归,陛下赏赐下的东西有哪一样是凡品,一颗灵芝罢了他倒是并不会如何瞧得上!

闻言,贾东岩的心中却是不觉一紧!

怎么感觉王爷的意思似是有些不太满意呢?

看着贾东岩略微忐忑的神色,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觉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曾几何时,夜倾辰也是这般敲诈锦乡侯的,今日只怕是不将贾府搜刮一番,他定然是不会收手的。

如今,便只看这位贾大人是否舍得下银钱了!

“郡郡主既是有伤在身,合该要多加调养,微臣会着人准备好补品,以望郡主早日康复。”一边说着,贾东岩的心中却是一直在跳个不停。

原以为惩罚了薇儿也就算了,怎地竟是又走到了这般境地,生生搭了这么多的东西进去。

靖敏郡主受伤之事他尚且不辨真假,王爷便是先来敲诈了他许多,倒是当真让他破财消灾啊!

“补品倒是也不必,只直接送银子过来吧!”青冉身子已好,再说王府本来就不缺那些滋补的药材,还要那些来做什么呢!

倒是不如直接送些银子来的实在,他瞧着也欢喜。

而贾东岩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不禁愣在了那里,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银子!

王爷方才竟然是说要银子!

“这”哪里有人受了伤,是要靠银子来补的,这不摆明了是要坑他的银钱吗?

“有问题?”见贾东岩的面上似有难色,夜倾辰的声音却是忽然冷了一分。

闻言,贾东岩却是赶忙连连摇头说道,“没没问题!”

他哪里还敢说有问题,再是随意搭话的话,只怕是今日连这靖安王府的大门都出不去了。

只不过既是送银子,那到底要送多少才是个头儿呢?

这个问题,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为了贾东岩的心头大患!

因为倘或是他送的银钱数目少了,王爷必然会不悦,届时找个什么由头,再是追究此事,他便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若然他送的多了,那怕是连陛下都要因此惦记上他,他不过就是一个工部尚书,哪里弄出来的那么多银钱,岂非是白白的惹人非议!

是以虽说送银钱一事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这当中的“度”却是着实不好把控。

像是唯恐靖安王府的人会反悔一般,贾东岩方才带着贾惜薇回了府上,便急忙着人将她送去了栊翠庵,丝毫不顾府上一众人的求情。

那府上的老太君素日极为疼爱贾惜薇这个孙女,也是因此而直接病倒,至于贾夫人听闻也是因为此事整日哭诉,日渐消瘦。

慕青冉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却是并未如何放在心上,生死有命,便是因为贾惜薇的事情间接影响了何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凡事有因才有果,如若不是贾惜薇先来惹了鸾儿,她也不会出手如此不留情面。

不过她到底也未曾取她性命,在栊翠庵待上一段时间,收收她的性子也好。

说不定待到将来丰鄰城中局势大变,她会因此而躲过一劫也说不定。

“启禀王妃,贾府的银钱送来了!”墨锦的声音在外间响起,语气中似是带着一丝喜悦之意。

闻言,慕青冉不觉微微淡笑,想到贾东岩如今头痛的样子,她便觉得有趣。

“嗯,直接充入库房吧!”其实她也不明白,明明王府的银子多到几辈子也花不完,可是貌似夜倾辰就是对鱼肉别人这种事情乐此不疲。

前有锦乡侯,后有贾东岩,当真是一波接着一波,络绎不绝

事实上,夜倾辰只是对于敲诈别人的这个过程很感兴趣,对于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亦或是金灿灿的元宝,他倒是并未如何上心。

只是他不太上心,却不代表别人也同样如此,至少墨锦瞧着就极为开心。

王府每每有了这般额外的进账,他总是笑得合不拢嘴,显得比任何人都要兴奋。

没办法既是做了这王府的大管家,那便事事都要尽心谋划。

府上的银钱多了,发给下人们的月钱也就随之增加,平日里的赏赐也会多,既是多拿了银钱,那他们干起活来自然也分外的起劲儿。

而这府上的花销,虽是看着不多,但若是往长远的打算了,那可就是无穷无尽了!

如今小世子虽是尚在年幼,可是将来早晚要娶亲的,到时候再生个小小世子,慢慢长大,还是要娶亲,然后再生、再娶、一直生、一直娶未有尽头啊!

这般一想,墨锦只觉得这银子还是不够,看来王爷这般敛财的手段还是要多用几次才行。

嗯他近日也要多去想想,看看这丰鄰城中可还有如贾大人这般符合条件的对象,也要都利用起来才是啊!

“哎未想到我这一伤,竟是还有这么大的作用!”听闻墨锦的话,楚鸾却是不禁幽幽叹道。

她原本以为青冉的打算也不过就是吓唬吓唬贾惜薇,谁知竟是还有这么多的后招,将人送去了栊翠庵不算,还生生压榨的贾东岩这般,她当真是服了!

“是、是、是皆是你的功劳。”不过还有另外一层有益之处,想来鸾儿还未意识到吧!

“不过我倒是未曾想到,父王竟是都被你说动了来演这场戏!”说着,楚鸾的眼中不禁满是惊讶之色,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她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虽说父王素日并未待她们很严厉,但是楚鸾仍旧是觉得,这般当着众人的面骗人的事情,他老人家原该是不会做的吧!

“我并未如何说服他,只是与他提起你此前受了委屈,他便主动要去帮你讨个说法,是以我便将心中打算告知了他,之后便有了你见到的那一幕。”

闻言,楚鸾的眼中不知不觉便隐隐透着一些湿意,她从来没有想过有生之年竟是还会有这般被父亲疼爱的感觉。

见楚鸾的样子似是要哭了出来,慕青冉也只是微微移开目光,由她自己慢慢平复情绪。

她一直都觉得人生有得便有失,上天既是曾经为难了鸾儿许多,如今想来都是要与她补回来的。

“对了,我明日便要启程了!”说这话的时候,楚鸾的眼中明显皆是兴奋之意,像是恨不得眼下就直接张双翅膀飞过去似的。

那日夜倾辰答应让她去地宫的事情,她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呢!

如今刚巧可以对外声称她受了伤,要是王府的别院静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到地宫,好生在那玩耍一番。

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她再完好无损的回来,倒是堪称天衣无缝。

瞧着楚鸾一脸的兴致盎然,倒是令慕青冉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顿住。

在她的认知里,依照着夜倾辰的那般性格,想来地宫也绝不会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鸾儿若是去了,却不知会不会到了那里就吵着回来。

“你可想好了,当真要去那里?”

“嗯!”这么好的机会,夜倾辰好不容易松了口,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去了那可是无人会顾忌你郡主的身份,可要想清楚了!”忽然,外间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楚鸾闻声望去,却是只见夜倾辰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进来。

“哼!我又不是那般仗势欺人之人!”便是没有人忌惮她郡主的身份才好呢,否则的话,多无趣啊!

“如此最好!”

眼见夜倾辰已经回来,神色之间隐隐有赶人的意思,楚鸾便也就不再继续没眼色的待在这,嚷嚷着要回去收拾包袱便离开了。

看着她这般兴高采烈的样子,慕青冉的心中却是愈发的有些为她感到担忧。

夜倾辰的话还是莫要完全轻信的好,鸾儿怕是到了地宫,方才会明白那里真正的可怕之处。

“墨炎有分寸的!”虽是有心锻炼一下楚鸾周身的气场,但是到底也不会真的伤了她,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嗯,只是恐她会被吓到。”鸾儿怕是只以为去那里是玩一玩,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夜倾辰早已经备好了计划等着她。

“且先不说此事,为何不将宋祁的事情直接告诉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夜倾辰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那日在京兆府中发生的事情,原本就是宋祁命人前来传信,他方才得知了楚鸾的下落。

若是照着那般情况来看的话,指不定宋祁也是对那疯丫头有意,为何不直接告知了她,免得她为此心有不悦。

“宋祁对鸾儿有意,不过我心中的猜想,到底并未确定。”若是这般冒冒然的与鸾儿说起,生生勾得她心思愈发的活络,倒是更加自苦。

更何况眼下宋祁的情况并不明朗,他根本不能给鸾儿任何承诺和保证,既是这般,如今倒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可你不怕她彻底对宋祁绝了念想?”他瞧着那疯丫头也并未中意宋祁到非他不可的地步,保不齐今次去了一趟地宫,被好生折磨一番,就会忽然意识到,只有活着才是最好的!

“情缘似海深,得遇有缘人若是当真如此容易忘怀,便也只能说明两人有缘无分了。”单是这般个人的姻缘之事,并非旁人能够轻易插手。

“可你此前不就是毁了宋祁的一桩缘?”说着,夜倾辰的眼中似是充满了打趣的意味,拉着慕青冉的手走到一旁的贵妃榻上坐下。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淡淡的笑开。

“他心中并无贾惜薇,即便结成恐也是孽缘!”她刻意设计了这么一出儿,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要帮鸾儿出气,虽是有这般因素在其中,但是她也随带的计划了些别的。

夜倾辰分明是看出了她的计划,是以方才帮着她将这出戏做的更足!

那日她之所以会让流鸢在贾东岩来王府的时候避开,为的就是给他们一家三口独处的机会,进而让他想明白整件事情的孰轻孰重,也是为了给他时间想到最好的解决之策。

是以当她和夜倾辰出现的时候,贾东岩方才会自以为抢占先机的主动告罪,因为无心伤害郡主与有意谋害郡主,这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

从一开始慕青冉就没有打算要取贾惜薇的性命,虽然她刻意为难鸾儿,倒是到底罪不至死。

因此她只想了一个惩处她的法子,既能让她吃些苦头,又能顺道解了宋祁如今的困局!

想来那日宋祁答应约见贾东岩,便是已经间接应下了这门婚事,暂且先不论宋祁心中究竟是如何打算,单是他们二人之间这表兄妹的情分,她便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娶一个这样的女子。

不过想来他如今为了在大皇子府站稳假根,定然是不会轻易拒绝这门婚事的。

即便是他心中有什么办法解了这局面,想来也是不敢冒然行动的,反倒利用别人之手要更为便宜的多。

说起来自己这般倒是有些被宋祁利用了的意思。

他应当也是看准了鸾儿对她的重要性,是以方才会刻意传信到靖安王府,因为他知道,得知了鸾儿被人欺负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任不理的。

而他的目的,便是恰好在此处!

只要贾惜薇被自己设计一番,想来定然就暂时没有办法与他完婚的,如此倒是暂时躲过了这件事情。

此后即便夜倾瑄再是有心要利用他的婚事,也依然要仔细挑选一番,既要有些用处,又要能为他所用,这倒是也要费些时日。

可是如今丰鄰城中的局势瞬息万变,谁又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呢!

“娴妃近来倒是极少找你入宫”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夜倾辰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幽光。

“许是忙着什么,并不得闲吧!”听闻夜倾辰说起娴妃,慕青冉的脑中却是不禁想着,待到过些时日她表完了忠心,自己的计划也该是告诉她了。

就是不知咱们这位娴妃娘娘,究竟是打算如何向夜倾瑄尽忠她的心意?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