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可疑行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夜倾辰去了书房之后,慕青冉静静的坐在贵妃榻上,目光悠远的望着窗外的方向,思绪不自觉的渐渐飘远。

等着贾惜薇在栊翠庵那边待上个一段时日,夜倾瑄也是暂时放弃了将她嫁给宋祁的打算,届时她会着人给贾东岩传话,将她重新接回丰鄰城。

只不过为靖敏郡主祈福的人却是仍然要有,想来每一个为人娘亲的人,都愿意为自己的子女奉献一切的。

如此一来的话,待到贾惜薇从栊翠庵回来,便是贾夫人离开的日子。

而面对那时那景的话,慕青冉觉得贾惜薇定然是无法平静的,她会将这所有的原因都怪罪到严倩雪的身上!

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切才算是真的有意思呢!

对于贾惜薇那样人来讲,根本就是欺软怕硬,靖安王府她得罪不起,但是她的满心憋闷却要有一个宣泄口,而无疑严倩雪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她本身是一个商贾之女,地位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十分卑贱的,是以在贾惜薇这样眼高于顶的人眼中,则更是不值一提。

是以贾惜薇只会从心底里瞧不起她,从高处完全碾压她!

这也算是诛心之策!

还有一点便是,过不了多时,她会着人将严倩雪与宋祁之间曾经有婚约一事透露给夜倾羽。

虽然她极有可能已经知晓了此事,但是想来她得知的版本,与自己精心为她策划的这个应是略有出入才是。

方至那时,不禁是贾惜薇自己,甚至是连夜倾羽都跟着掺和了进来,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想来到时候会极为热闹。

而倘或是真的到了时候,鸾儿也可从他们的视线中退了出来,只单等着她们自己闹出个子丑寅某来,在一旁瞧着一乐就是了。

慕青冉如今心中盘算的这么多,楚鸾是完全不知情的,她此刻只完全沉浸在前往地宫的兴奋中,而倘或她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想必也就是会明白墨音当时默默看了她的那一眼,究竟是何含义。

兄弟珍重啊!

宫中

这一日夜倾昱下朝之后并未直接出宫,反倒是来了月华宫,同昭仁贵妃闲来无事叙叙话,瞧了瞧近来夜倾羽近来的动静。

左右见她一直安分在月华宫中,夜倾昱倒是心下稍安了一些。

但是夜倾羽可是至今未曾忘记过,他此前曾经答应过她,只要她能自己求得父皇解了禁足令,便可以带着她出宫。

她心中可是一直惦记着此事呢!

“进来朝中如何?”西宁侯的案子像是进入了瓶颈阶段,不管是刑部还是大理寺皆是一筹莫展,丝毫没有线索。

昭仁贵妃的心中却是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如眼下这般风平浪静,着实有些诡异了。

即便负责此案的大臣找不到西宁侯治罪的证据,那么合该夜倾瑄与夏家的人也该是张罗着将西宁侯解救出来才是。

可是怎地这两方竟是都沉默无语,一副要袖手旁观的样子!

“依旧是在观望,大皇子一党的人一直按兵不动。”说着,夜倾昱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想来他们是觉得,虽然他们暂时无法将西宁侯救出羁候所,但是左右刑部的人也是无法将其治罪,不过就是在里面受些苦头罢了。

闻言,昭仁贵妃的神色却是不禁有些犯难。

她紧紧的皱着眉头,伸手轻轻的按压着额角,似是隐隐有些头痛。

事实上,自从上一次滑胎之后,她的身子便一直不怎么好,总是有些发虚,甚至还时常发汗。

虽是让御医开了些药,但是也并未觉得如何见效,近来更是添了这头痛的毛病。

“母妃若是身子不适,便叫个御医前来看看吧!”看着昭仁贵妃的动作,夜倾昱不禁神色略有担忧的问道。

“已经诊过脉了,不过是之前落下的老毛病罢了。”任由一旁的婢女轻轻的为自己揉着肩,昭仁贵妃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如今后宫形势也是不好,儿臣分身乏术,劳母妃挂心了。”

“你我母子之间,却是不必说这些。”说着话,昭仁贵妃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只依旧是朝着夜倾昱问道,“近来后宫有些传闻,说是三皇子出城去了!”

这事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从那日三皇子进宫请旨的时候,便已经有宫人开始在私下里传言了。

都说是因为近来被大皇子和六皇子合力打压,方才会不得不避出了丰鄰城。

听闻昭仁贵妃的话,夜倾昱的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抹冷芒!

他的目光慢慢扫过昭仁贵妃身后的小丫鬟,后者会意,便只赶忙匆匆退下,唯恐自己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待到殿内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之后,夜倾昱方才开口回道,“确有此事!”

“而且此事甚至是儿臣与大皇兄联手造成的这般结果。”随着夜倾昱的声音缓缓落下,昭仁贵妃的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她倒是未曾想到,这当中竟是还有昱儿的参与!

“怎么会忽然想到要对付三皇子?”可是那人终于有何动作了?!

如此一想,昭仁贵妃的心中便不觉一紧,神色略微有些慌乱。

“儿臣此前,无意间得知了一些消息,似是夜倾桓暗中并未如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无害。”

话落,却是只见昭仁贵妃的脸色猛地大变!

夜倾桓

他竟是当真这般不安分!

如果说昭仁贵妃对于夜倾瑄和皇后是单纯的敌对的话,那么她对夜倾桓便不仅仅只是想要除掉他那么简单。

自从当年发生了容嘉贵妃的事情之后,他便一直觉得留着夜倾桓那兄弟俩是个祸患,怕是早晚有一日他们要报复回来的。

但是当时昱儿的根基不稳,他们已经是除掉了容嘉贵妃,若是再有什么大动作的话,难保不会被陛下怀疑,是以方才一时没有对那兄弟二人动手。

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拖到今日,竟是果然应验了她当初的料想!

说起来,昭仁贵妃对于夜倾桓有一种打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畏惧之意!

就像是当年畏惧容嘉贵妃一样!

她处处都比不上那女子,明明她们都是一样的没有背景,她甚至比那人更知书识礼,可是为何偏偏陛下就是那般宠爱她!

不止如此,偏偏便是连她生出来的儿子,也是要高自己一头!

看着昭仁贵妃眸中隐隐的不甘之意,夜倾昱只静静的坐在一旁,不再轻易的出言说什么。

母妃心中对那母子俩的愤恨他大抵也能明白一些,只是她心中的想法怕是与自己有所不同。

“可有法子将那兄弟俩一举铲除?”忽然,昭仁贵妃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她只满眼狠意的望着夜倾昱,眸光中隐隐跳动着期待。

“母妃倒是与儿臣想到了一处,只不过如今靖安王府的态度朦胧不明,怕是会遭到他们的阻拦。”说起这事的时候,夜倾昱的眼中似有些为难之色,状若因为此事也极为头痛。

而昭仁贵妃听闻他的话,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愣!

什么?

靖安王府与夜倾桓?!

“这是几时的事情?!”方才听夜倾昱说完,昭仁贵妃便急急的问道。

这样大的事情,究竟是几时发生的?

慕青冉和夜倾辰不是一直准备扶持昱儿的吗?怎么会忽然变成了夜倾桓?

“此事儿臣也是近来方才有所耳闻,是以方才会暗中派人对付夜倾桓。”

“可是慕青冉此前不是一直在帮你对付大皇子吗?!”像是实在不愿接受这般结果一般,昭仁贵妃的眼中满是纠结之意。

她根本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何会忽然变成现在的这般局面!

“呵!母妃仔细想想,夜倾瑄垮了台,获益的就仅仅只是儿臣吗?”听闻昭仁贵妃的话,夜倾昱忽然冷笑了一声,随后方才面色微凉的说道。

闻言,昭仁贵妃也是不禁猛地一惊!

的确

表面上看起来,慕青冉的确是在帮着昱儿对付夜倾瑄,可是实际上,却不过是他们夫妻俩的障眼法罢了!

因为斗败了大皇子,虽是昱儿也跟着获益,但是收获最大的人还是夜倾桓!

甚至可以说他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少了一个极为强劲的竞争对手,而倘或不是昱儿如今便有所察觉的话,只怕连他也要在不知不觉间着了慕青冉的道。

如此一想,昭仁贵妃的心中却是只愈加的愤恨难平!

原本以为他们终于拉拢到了靖安王府这个大靠山,谁知竟是被人生生耍了一通!

“那眼下该如何?”夜倾桓已经带着夜倾君离开了丰鄰城,污蔑陷害也是不容易,难道要直接派人去杀人灭口吗?

似是猜到了昭仁贵妃心中的打算,夜倾昱紧紧的皱着眉头说道,“此前儿臣为探夜倾桓的虚实,曾经派出死士夜探三皇子府,但是最终均是死在了夜倾桓那名皇子妃的手中!”

三皇子妃!

想到这个人,昭仁贵妃的脑海中便不觉想到了那日赏花宴上的女子,一袭白衣,一点泪痣,当真是风华无双。

虽是早前便多有耳闻这位皇子妃出身江湖,但是昭仁贵妃倒是没有想到,她武艺竟是这般高强。

她虽是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是对于死士的概念,她还是了解一点的。

竟是连那些人都能死在她的手中,倒是可见她的厉害!

“倒是让夜倾桓捡了个大便宜!”想到曾经众人听闻他要娶一介江湖女子,当时便人人皆是满口的不屑。

但是如今来看,倒是像连老天都在偏帮他一般!

“母妃当他如父皇一般绝对痴心吗?”说着,夜倾昱的唇角却是微微扬起了一抹笑容,显得极为嘲讽一般。

闻言,昭仁贵妃却是略有不解之意,并没有想通夜倾昱为何有此一言。

他是说夜倾桓并不如陛下一般,这话难道是在说

“你是说夜倾桓会迎娶烟淼为妃,也是在他计划中的一部分?”虽是心中已经是这般猜想,但是真的从自己的口中一句句的说出,昭仁贵妃却是只觉得毛骨悚然!

到底是从多久开始,夜倾桓便已经起了夺嫡之心?

还是说在他的心中,这样的想法从来就不曾忘却过?!

“母妃所言,正是儿臣心中所想!”

得到了夜倾昱肯定的回答,昭仁贵妃一下子便像失去了支撑一般的靠在了椅背上,整个人都处在震惊中无法自拔。

本来他们如今的局势便不容乐观,但是她以为至少还有靖安王府,可是谁知眼下竟是连这个最大的依仗都没有了。

“那昱儿如今是如何打算?”总不能继续这般坐以待毙,还是要有些举措才好。

“母妃可知,儿臣为何会忽然想通这么多的事情?”说着话,夜倾昱脸上的神色又恢复成了以往那般清风朗月的模样,像是刚刚的一切不过就是一场幻觉。

“为何?”

“今日与母妃提起的事情,有多半都是从夜倾瑄的口中得知,他刻意命人透露这些给我知道,为的便是坐山观虎斗!”真当他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根本看不透他的打算嘛!

听闻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也是不禁细想,只觉得头部又是开始隐隐作痛。

照昱儿的意思来看,竟是夜倾瑄查到了这般消息,将此事故意透露给了他,为的便是引他与夜倾桓斗得你死我活!

届时大皇子一党的人再坐收渔人之利,他们是这般打算的吧!

“既是不能如了大皇子的意,也不能这般继续放任夜倾桓不管,昱儿可有良策?”这般同夜倾昱说起,昭仁贵妃自己都先觉得,这情况实在是太不妙了,却不知他心中是否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

“良策未得,但是倒有些下下策”说完,他的唇边却是挂上了邪魅的笑容,让人看得不觉痴迷。

下下策?

闻言,昭仁贵妃不禁皱眉看着他,似是心中的疑惑更加的大。

“尚且有些计划未准备的周全,也恐隔墙有耳走漏了风声,改日儿臣再详细与母妃言明。”

“嗯,昱儿也要万事小心。”昭仁贵妃自己也心知,如今的月华宫已非昔日可比,于此时说出他的计划,倒是有些冒险。

更何况,只要他已经想好了解决之策,她便也可安心,倒是不必非要知道的那般详细不可。

“今日见母妃似是有些乏累,儿臣便先告退。”

“嗯,你且去吧!”

又朝着一旁的宫女吩咐了几句,夜倾昱方才转身出了殿内。

走出月华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宫中四处皆已燃起了宫灯,放眼望去,倒是显得不如白日那般清冷。

方才行至揽月亭的时候,夜倾昱站在桥下看着桥中央静立的一人,不禁身形便是一顿!

这一处因是多为人赏月而来,未免失了夜空璀璨,是以灯火并不如别处明亮。

那人

抬脚走上石桥的时候,夜倾昱看着小腹微微隆起的娴妃,只微微笑道,“如此醉人月色,娴妃娘娘乘夜而游,倒是好雅兴!”

“六殿下!”像是一早便知道了来人是谁,忽然听闻夜倾昱的声音,娴妃并非显得如何惊讶,只慢慢的转过身说道,“非是为了赏月而来,本宫在此是特意在等六殿下。”

闻言,夜倾昱唇边的笑意却是有瞬间的凝滞,随后方才依旧若无其事的望着娴妃。

“哦?不知是有何事?”

“事关大殿下,想来殿下你定然是会感兴趣的。”

或许是因为在夜间,再加上此处灯火并不明亮,是以夜倾昱总觉得今日的娴妃,似是与往日有所不同!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