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双双落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关夜倾瑄?!

忽然听闻娴妃提到他,夜倾昱的心中便不禁满是疑惑。

这位娴妃娘娘是打算做什么?

深夜候在此处等着他,竟是要与他谈论有关夜倾瑄的事情,这是要与他结盟?

正在思虑间,夜倾昱却是被人从后面猛地撞了一下,幸好他反应及时,方才未曾被撞入水中。

“啊殿下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只见撞了夜倾昱的那名宫女手中端着托盘,赶忙神色惊慌的跪倒在地。

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酒香,于此醉人的月夜中,像是愈发的引人沉醉。

低头看了看弄湿了自己半边衣袖的酒水,夜倾昱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怎地如此不小心!”见状,娴妃也像是极为恼怒一般,只美目一瞪,低声呵斥道。

“娘娘饶命,殿下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赶忙跪行到娴妃的脚下,那宫女哭的越发的厉害,一直拉着娴妃的裙摆在求饶。

“先将她带下去!”似是极为不耐烦再去应付那宫女,娴妃瞧着站在一旁的夜倾昱神色微冷,便赶紧吩咐道。

像是唯恐惊扰了何人,那宫女方才便被拉下了桥去,一直哭闹求饶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想来是被人堵住了嘴巴。

“本宫定然会重重责罚她,还望殿下勿要见怪。”说着,娴妃不禁朝着夜倾昱微微俯身,语气中略有些歉意。

闻言,夜倾昱却是一时并未接话,他只眸光澄明的扫了一眼自己被弄湿的衣服,再不着痕迹的扫过娴妃微微隆起的腹部,唇边不觉挂上了一抹笑意。

“无妨!”夜倾昱好像并未因为那宫女的举动而如何不悦,反倒是微微挑眉朝着娴妃问道,“不知娘娘方才要说什么?”

倘或当真是事关夜倾瑄,那他倒着实有些好奇了。

“前几日本宫发现,有人在本宫的膳食中下了滑胎的药”说着,娴妃的脸色在夜色下变得不甚明显,她的目光远远的落在对面的岸上,眸光添了一丝幽暗。

听她如此一说,夜倾昱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滑胎!

“哦?宫中倒是对此事并无传闻,娘娘竟是并未令人彻查,或者将此事禀明父皇吗?”既是好不容易怀上了这一胎,合该当成性命一般的护着才是。

“无需彻查,本宫也知道是谁!”说着,她忽然转过身望着夜倾昱,眸中隐隐跳动的恨意十分的明显,“就是大皇子——夜倾瑄!”

话音方落,夜倾昱的听在耳中,却是不觉细想娴妃的意思。

她知道是夜倾瑄要害她的孩子,但却是并不着人严查,既不声张,也不禀明父皇,反倒是特意来寻了自己难不成,竟是指望着他去帮她向夜倾瑄报仇吗?

“娘娘怎地这般确定,定然就是大皇兄命人害了你?”这宫中巴不得她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她怎知就一定是夜倾瑄所为?

说不好听的,不单单是娴妃本人而已,更重要的是因着她肚子里的孩子!

正是因此,后宫的人才会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

“凤藻宫虽是陛下赏赐,但那一众宫人却是鱼龙混杂”说着,娴妃的目光向四周扫了扫,方才压低声音接着说道,“本宫的身边,便有大皇子的人!”

闻言,夜倾昱的眼睛却是不由得紧紧的盯着娴妃,似是想要看出她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若然真的是夜倾瑄在她身边埋了人,她竟也能发现的话,那这位娴妃娘娘倒是并不如之前看起来的那般简单啊!

像是猜到了夜倾昱心中的疑惑一般,娴妃只依旧眉头紧蹙的开口说道,“本宫虽是出身乡野,并未有如何显赫的家世,但是进宫的时日也是不断,这当中的曲折手段,自然也是懂得一些。”

比起当日初入宫时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她如今已是晓得了太多的东西,明白了太多的道理。

如果自己不够强大的话,那么即便有再多的人帮着你、护着你也是无用!

总要有能够自保的能力,才能获得别人的注意,才能吸引别人的目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如此娘娘找到本殿的意思是?”听娴妃说了这么多之后,夜倾昱觉得她也该是说到正题上了。

“本宫知道殿下一直在与大皇子针锋相对,本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说这话的时候,娴妃的眼中满是坚定之色,似是隐隐透露着夜倾瑄的无边恨意,只想将他杀之而后快一般。

助他一臂之力?!

“既然殿下与本宫共同的敌人都是大皇子,那我们何不直接联手呢!”见夜倾昱一时并未回答,只眼中充满了怀疑的望着她,娴妃不觉接着开口说道。

凭她一人根本就没有胜算!

“不知娘娘有何打算?”也不知夜倾昱到底有没有相信娴妃的话,他只是神色未变的看着她,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闻言,娴妃心知此事也是心急不得,他心下有所怀疑也是正常。

“如今后宫之中,只本宫一人得宠,惠妃独揽大权,昭仁贵妃已不复昔日的荣光。”说着,娴妃慢慢走近了夜倾昱一步,眸中满是精光的望着他,“本宫有法子,将这统理后宫之权再次落回到贵妃娘娘的手中!”

届时,后宫便算是完全落入了六皇子的手中,若论陛下宠爱,便无人能与自己相较。

而若论后宫实权,也唯有昭仁贵妃一人!

听闻娴妃这般一说,夜倾昱的目光却是不觉一闪!

他倒是明白了娴妃的意思,只是这世上有这样的好事?

说到底,夜倾瑄虽是有心害她腹中孩儿,但是到底并没有成功,而她如此帮助自己,就不怕将来有一日再次落得如今这般境地吗?

毕竟她肚子里怀的孩子,若是公主还好说,若然当真是名皇子,那可不仅仅是威胁夜倾瑄一人而已!

“娘娘说了这么多,也该说说你的条件了。”夜倾昱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丝丝笑意,显得整个人都透着一丝邪魅之气。

不管怎么看,若是按照娴妃所言,那获益的人岂非一直是他与母妃,那她自己呢?

总不至于是一丝所求都无吧!

“但求殿下保住本宫和腹中孩儿的性命!”说着,娴妃忽然朝着夜倾昱一拜,紧紧的低下了头。

见状,夜倾昱却是只微微眯眼,心中不觉沉吟着。

忽然!

娴妃的身子猛地一晃,竟像是要晕倒一般,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夜倾昱这边栽倒。

幸而她并没有完全晕厥,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赶忙下意识的伸手扶住眼前的人。

而一直站在娴妃面前的夜倾昱,本是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却是忽然见到了娴妃唇边一抹骇人的笑意,顿时便愣在了那里!

宋府

用过晚膳之后,宋祁便在自家的院中到处逛了逛,其实也无甚目的,不过就是消消食罢了。

方才行至园中的池塘中时,他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

犹记得当日在靖安王府参加小世子的百岁宴时,席中憋闷无趣便四处走走,后来便遇见了一身下人装扮的楚鸾。

那冰上一舞,足以令他铭记一世!

虽是她只身着婢女服侍,但那飞扬的神采与满身的华光又岂是能够轻易被掩盖的!

此后再见她,总是见她喜穿红衣,那是宋祁第一次觉得,竟有女子将红衣穿的这般美!

平心而论,楚鸾的五官并不十分出众,她虽也算得上是美人一位,但是相比于靖安王妃那般绝色女子,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可是不知为何,宋祁就是觉得,那样的楚鸾就刚刚好!

甚至是见她平日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他都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觉得理所当然。

这般想着,他慢慢摊开手掌,只见掌心上有一根艳红的簪子,正是那日在靖安王府楚鸾扔给他的。

他的拇指慢慢抚过那根簪子,微微闭上眼睛,想象着若是此刻那人就在跟前,想必会微扬起头,满脸傲娇的神色。

听说她去了王府的别院养伤,贾惜薇也因为此事被贾东岩送去了栊翠庵,那件事情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只不过,宋祁倒是根本不相信楚鸾是真的受了伤,虽是心中有些担忧,但是靖安王府被那位管家治理的如同铁桶一般,他是半点消息也打探不到。

而因着贾惜薇已经被罚去了栊翠庵,不知归期何时,是以原本大皇子与七皇子之间的打算也是落了空。

想来心中倒是仍旧想着要为他安排一门婚事,只是这人选暂时不好确定。

再加上三皇子离开丰鄰城的事情,也是让大皇子始料未及,他眼下倒是也一时顾不上自己的这点事情。

如此一想,宋祁的心中忽然轻松了一些。

扪心自问,他并不是一个好臣子,更加算不上是一个好儿子,将来怕是也难以成为一个好夫君!

若是再有一次如之前贾惜薇那样的事情,他想他还是不会拒绝大皇子的要求。

即便他心中再是不情愿,可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身不由己!

“子策”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道异常温柔的声音,宋祁赶忙将手中的簪子收好,方才面色平静的转身。

“娘亲怎么来了?”回身见到来人,宋祁赶忙快步迎了上去。

宋母的脸上满是柔柔的笑意,尽管此前宋家波折不断,但是宋家的这父子俩似是将她保护的极好,并未见她有任何烦忧的苍老之态,眼眸中皆是满满的幸福。

“方才用晚膳时,娘亲便见你眉间似有愁绪,怕你心中装着事情食的不多,是以又命人准备了些点心来。”说着,便见宋母身后跟着的婢女端着一碟糕点站在一旁。

见状,宋祁只虚扶着宋母的手臂,同她慢慢的走向书房的方向。

“是孩儿不孝,让娘亲担忧了!”既是宋母都看出了他的神色不对,想来方才自己用膳的时候,的确是有些疏忽了。

一直以来,为了不让父母担忧,宋祁从来不管在外面发生了何事,回到家中总是笑意盈盈的同他们闲谈。

而宋家二老也是未免他整日的操忙朝中之事,因此太过烦劳,是以每每他回到府上,便只同他说些轻松的话题。

事实上,不管是宋父还是宋母,都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老老实实的实在人,朝廷中的那些大事,即便你让他们说,怕也只是一知半解的。

“娘不知你在为何事烦忧,但是切勿因此苦了自己的身子才是。”说着话,宋母的眼中便不禁满是心疼之意。

“孩儿省得的。”看着宋母脸上的神色,宋祁便赶忙出言安慰道。

他平日最见不得的就是见娘亲露出这般神色,旁的女子倒也罢了,但唯独自己的娘亲,他却是半点不忍她为自己忧心思虑的。

“原是编撰的书册有些问题,孩儿一时未能想明白,是以才在用膳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日后定然不会了。”一边朝着书房走去,宋祁一边轻言轻语的解释给宋母听,未见丝毫的不耐。

“嗯,娘亲也帮不上你什么,只能督促你莫要亏了自个儿的身子!”

“娘亲莫要如此说,你关心孩儿又岂会有错!”进到书房中后,宋祁当着宋母的面,将那盘中的糕点都吃了个精光,方才见她放心的离去。

而就在宋母离开之后,宋祁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却是渐渐淡了下来。

近来还是要尽快为爹娘想好后路了!

靖安王府

自从楚鸾去了地宫之后,老王爷整日待在王府中无所事事,也觉得甚是乏味,便只与宋伯一起,又出外游玩去了。

夜倾辰听闻此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如平时一般神色清冷的未置一词。

不知道是不是想的太多,慕青冉总觉得父王这一次出去的时间有些太过恰好了!

如今丰鄰城中的局势,一日比一日复杂,本就是有些动荡不安,父王原该是坐镇城中才对。

只是她心中这般疑惑却是并未与夜倾辰言明,有些事情,只需要在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就可以了,她不需要事事都知晓的清楚明白。

眼下夜倾桓带着夜倾君一直待在烟霞山,走的时候他们便并未言明归期,但是她隐隐感觉,怕是他们回程的日子也是不久了。

想来夜倾桓之所以会选择在那个时候离开丰鄰城,便该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是。

倘或是依旧留在此处,那么在面对接下来各方的试探和刺杀,他便不可能完全施展的开。

虽说是有意彻底暴露在人前了,但是主动出面和被动的被人识破,这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如果是在丰鄰城中遇到刺杀的人,那他难免会为了自保而暴露自己的势力,届时知道的人,就不仅仅是打算害他性命的人了。

但是在烟霞山就不一样了,先不说那山中的阵法和机关极为复杂,外人进去根本就是九死一生。

“时辰不早了,安歇去吧!”忽然响起的一道声音,将慕青冉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微微仰起头看着立在自己身前的男子,慕青冉不觉淡淡的笑着。

“启禀王爷、王妃,属下有要事求见!”墨锦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两人闻声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中见到了一丝疑惑。

要事!

慕青冉心知,若然不是出了大事,墨锦定然不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过来求见!

“何事?”

“回王爷的话,宫中传来了消息,说是六殿下醉酒调戏娴妃娘娘,推搡间两人双双落水,至今生死未卜!”

话落,犹如平地一声惊雷,震得人心头发慌!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