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无言以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庆丰帝面色不虞的样子,昭仁贵妃一时间也是不敢再随意的搭话,只静静站在一旁,木管满是担忧的望着夜倾昱。

原本昱儿离开之后,她只觉得头痛的愈发厉害,便由着宫女伺候梳洗一番,便准备早些安歇了。

可是谁知竟是有宫女匆匆赶到月华宫,只言六殿下落水了!

乍一听闻这般消息,昭仁贵妃整个人都是一惊!

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落水了?

谁知还未等想清楚这件事情,就又接着听那宫女言说,却是当时娴妃也在场,两人是一同落水的。

这话一出,昭仁贵妃的心中顿时便是一紧!

一听到“娴妃”这两个字,昭仁贵妃便只觉得满身的不舒坦,再是听闻她与昱儿的事情有了牵扯,心中便顿时警钟大响!

先不说这两人怎地会碰到了一处,但是昱儿会落水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令人感到惊讶了。

是以她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带着人直奔凤藻宫,进来的时候便见到了眼前这番场面。

她看着昱儿神色冷静的跪在殿内,原本一颗慌乱的心也渐渐平稳下来。

眼下最要紧的是解释清楚昱儿的境地,只要证明娴妃落水与他无关,剩下的事情,便好处理的多。

“这么晚的时辰,你为何还在宫中?”不再理会还在一旁的昭仁贵妃,庆丰帝只再次将目光落到了夜倾昱的身上。

“回父皇的话,儿臣进宫看望母妃,早前方才从月华宫离开。”

“那又如何会遇到娴妃?”

“儿臣出宫之时路过揽月亭,见娴妃娘娘似是腹痛难忍,便上前探问了一番,而后便被其推入了桥下,还望父皇明察!”

闻言,庆丰帝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眼中满是怀疑之色。

娴妃她腹痛难忍?!

听闻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站在一旁心中也是免不了的震惊。

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竟是娴妃拉着昱儿一同落水,用苦肉计来引得陛下的同情,进而栽赃陷害昱儿吗?

但是她已经怀胎数月,竟然如此舍得出自己的孩子?!

而相比于昭仁贵妃心中的惊诧,夜倾昱的脑海中已经大概猜测出来了娴妃今日的目的。

故意以夜倾瑄为由引他入局,安排宫女将酒水洒在他的身上,而后再以己身拖自己下水,将事情闹到父皇的面前。

若是换了平时的话,她这般行为无异于玩火**!

可是如今,她并非是洁身一人,相反还有一个孩子在其腹中,事情便是会有些棘手。

正是因此,他方才在父皇的面前说是见她腹痛难忍,因为按照夜倾昱心中的猜测,想来娴妃如今腹中的这一胎,多半是要不保!

即便是勉强暂时保住了这个孩子,将来只怕是无法平安降生。

“你说是娴妃将你推下了水?”庆丰帝的声音听起来满是不悦之意,便是连一旁的昭仁贵妃也是身体僵直的站在那,整个人都仿若深陷泥沼中。

“正是!”

“那缘何她自己也落入了水中?”

“这儿臣就不知了!”他既是已经被其推入了水下,自然不清楚这岸上的事情。

事实上,当时的确是夜倾昱将娴妃扯下水的!

说是有心要害她倒也并非如此,不过就是见她要推自己下水,下意识的就拉了她一把,是以二人方才会双双落了水中。

不过夜倾昱倒是觉得,即便自己没有拉她那一下,稍后她怕是自己也要下水的。

毕竟做戏做全套,她不真的受些伤害,怕是也难以令父皇动了恻隐之心。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那宫女所言你轻薄娴妃又是怎么回事?”说起此事,庆丰帝的脸色便更加的阴沉。

而昭仁贵妃在一旁听着,身子却是不禁一晃,随后眸光惊惧的望着夜倾昱。

陛下说什么?!

昱儿轻薄娴妃?这怎么可能!

“启禀父皇,儿臣未行此事!”听闻庆丰帝说起了轻薄二字,夜倾昱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浓烈的杀意!

却是只一闪而逝,随后归于平静,无人知晓。

“陛下!昱儿的为人即便旁人不知,可您应当是知道的,他几时做过这般糊涂的事情!”昭仁贵妃向前走了几步,略有心酸的庆丰帝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夜倾昱为人于此风月之事上,的确是人品端正,从不曾眠花宿柳。

是以昭仁贵妃这话一出,庆丰帝的面色便稍有缓和。

不管他是一位再如何英明的帝王,面对这般遭人背叛和侮辱的事情,都是难以十分冷静的看待这件事。

倘或娴妃只是一个寻常的小主,那想来不管夜倾昱是不是真的轻薄了她,只暗中将人处死,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便罢了。

可是偏偏如今的这位是位列四妃之人,不禁如此,她的腹中还已经怀了陛下的孩子,那情况自然又是不一样。

见庆丰帝的神色似是稍有缓和,昭仁贵妃的心也慢慢稳了下来,只脑中不停的想着这件事情,想要找出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

然而恰在此时,却是忽然听到外面的一声传报,竟是皇后娘娘也来了此处。

闻声,昭仁贵妃的脸色却是猛地一僵!

糟了!

皇后的消息倒是也来的极快,她方才到凤藻宫没多久,这人竟是也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说是火急火燎倒也着实不为过,毕竟事关夜倾昱一党的事情,皇后和夜倾瑄向来都是喜欢冲在最前面的。

“臣妾参见陛下!”皇后的脸上似是隐隐带着担忧之色,倒是好像根本没有瞧见昭仁贵妃同夜倾昱的落魄一般。

“起吧!”庆丰帝的语气听起来极为不善,像是根本不愿见到皇后似的。

见状,皇后也未见丝毫的不悦,只依旧眸色担忧的庆丰帝说道,“娴妃怎么样了,后宫发生这样大的事情,臣妾竟然不知,还望陛下恕罪。”

话音方落,便见满面愁容的朝着庆丰帝拜道。

闻言,昭仁贵妃在一旁的脸色可谓是难看到了极点!

她这话是在讽刺自己的同时,还连带的打击惠妃吗?

这宫中如今有谁不知道,后宫的大权都掌握在惠妃的手中,她这个中宫皇后不过就是摆设。

即便是如今日这般发生了什么事,可那也该先去禀明惠妃,哪里轮得到她!

可偏是皇后自己先凑上来说了这么许多的话,倒是以退为进,让人觉得惠妃统理后宫并不称职似的。

虽然说昭仁贵妃倒是也没有那份好心去偏帮惠妃解释,但是相较于让皇后掌权,她倒是宁愿这后宫依旧把持在惠妃的手中。

至少自己同她并无利益的牵扯,她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麻烦,倒是可以让自己在这后宫中生活的更加自如一些。

但倘或是换成眼前的皇后昭仁贵妃觉得,她只怕是恨不得自己一时死在她的面前吧!

“皇后娘娘人都已经到了,竟是还言不知,当真是谦虚!”不知是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昭仁贵妃的这句话可谓是丝毫不曾给皇后留情面,甚至是连一旁的庆丰帝都不觉转头看了她一眼。

可是她却好像丝毫未曾觉察一般,根本不像是方才在庆丰帝面前表现的那般柔弱和胆怯。

闻言,皇后的脸色忽然一沉,随后看向昭仁贵妃的目光变得极为怨毒。

“本宫是觉得自己知晓的太晚了,否则的话段或是不会让六皇子做下这等错事!”说着,皇后似乎还朝着昭仁贵妃颇为讽刺的一笑,眼中皆是幸灾乐祸之意。

要知道,现在可是她们母子俩的处境更为难过,还有什么资格和胆量与自己叫嚣!

如此一想,皇后看向昭仁贵妃的讽刺之意却是愈发的明显,偏偏当着庆丰帝的面,昭仁贵妃也不能真的就同她吵起来。

倒是也只能生生咽下这口气,毕竟眼下更重要的是昱儿的事情。

说了半晌,又是将话题绕回到了夜倾昱的身上,庆丰帝听闻皇后的话,只转头瞥了她一眼,却是并未多言。

“昱儿”庆丰帝的声音方才响起,便见到蔡青神色匆匆的从外面赶了进来。

“陛下,老奴回来了。”

“人呢?”不是让他去搜查六皇子口中的那名宫女吗?

怎地只他一人回来了?

“回陛下的话,当时揽月亭中,并未出现过六殿下口中所言的宫女”说着,蔡青的脸上也满是纠结之意。

他也是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在这宫中也是见惯了风雨,自然也是明白六皇子不会说这般轻易被人识破的谎言。

但是如今满宫上下都找不到那宫女,当时陪在娴妃娘娘身边的人都说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如此一来若是六殿下不能拿出更好的证明自己的证据,怕是当真要认罪了!

“六皇子!你还有何话说!”一听闻蔡青的话,庆丰帝原本方才渐渐缓和的脸色却是瞬间一变!

“既是有人要刻意陷害儿臣,那这宫女竟然是找不到的,即便找到怕是也已经被灭口了。”不管庆丰帝说了什么,也不管有几人前来,夜倾昱始终是这般沉稳的样子,让一旁的皇后也不禁一时被迷惑,心道他可是还有何自救之法。

闻言,庆丰帝倒是只一时看着他,并未再说什么。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事发在揽月亭的时候,当时的目击者均是娴妃素日带在身边的宫女,如此一来,她们的话倒是有些不能尽信。

说起来,倒也并非是庆丰帝如何相信夜倾昱的为人,他相信的不过是他对于权力的追求和执着。

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令自己沉浸在女色之中,更何况是这般公然的在宫中轻薄宫妃!

“陛下!陛下!娴妃娘娘她”忽然,从内间急急忙忙的走出一位御医,脸上满是惊慌之色。

“快说!”

“娴妃娘娘腹中的孩子怕是不保!”

话落,顿时满殿皆惊!

果然!

方才一见到御医慌慌张张的从内间出来,夜倾昱便心知是娴妃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她腹中这孩子到底身子是否康健他是不知,只是他知道的,这孩子定然是会他的手来送走就是了。

也是娴妃之所以会怀上孩子,本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利用未出世的孩子给他致命的一击!

若他所料不错的话,这孩子想必是个皇子。

说是致命也着实不为过,今日若是换了别的皇子,说不定还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但是他想来父皇应当是不会手软的吧!

“你给朕听好了!保住龙子,否则的话”庆丰帝的话并未说的完全,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何意。

一旦龙胎不保,想来这群御医也会跟着遭殃。

谁知那御医听闻庆丰帝的话,却是顿时吓得一个头磕在了地上,“陛下!微臣只能尽力保住娴妃娘娘!”

闻言,皇后的脸上却是布满了惊忧之色,可是细看之下,却是不难发现,她的眼中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

只是此时此刻,倒是也无人再去顾忌她的样子了。

昭仁贵妃听闻御医说的话之后,却是下意识的就望向了夜倾昱,只见他依旧面色如常的跪在地上,但是覆在膝盖上的手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握成了拳头。

见此,昭仁贵妃的心中不禁满是惊骇之意!

昱儿如今便是连你也没有办法自救了吗?!

“启禀陛下!宫外有一名宫女求见,说是方才见到了揽月亭中发生的事情。”忽然,门外急匆匆的走进一名小太监,一字一句的同庆丰帝说道。

“宣她进来!”御医再次进到内间之后,那名宫女也被带进了殿上。

而除了皇后和昭仁贵妃神色略有紧张之外,其他的人倒是依旧未有明显的变化。

前者是怕夜倾昱暗中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后者是恐这是娴妃的后招,将夜倾昱逼至万劫不复的地步。

“奴婢参见陛下!”

“你说你去了揽月亭?”庆丰帝的目光打量了一下眼前跪着的宫女,发现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看来不是御前伺候的人。

“回陛下的话,奴婢只是偶然路过”瞧着这皇宫之中的几位主子几乎是都到了这凤藻宫,那宫女的声音却是不觉低了下去。

“你可看到了什么?”

闻言,那宫女先是看了一眼与她同样跪在地上的夜倾昱,随后有望了望一旁面色忧虑的昭仁贵妃,随后方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奴婢奴婢瞧见”

“你只管说,陛下与本宫会为你做主的。”似是瞧着那小宫女这般惊惧的样子有些不忍似的,皇后竟是面露耐心的朝着她说道。

见状,夜倾昱的眉头却是不禁深深的皱起,看来他倒是有些小瞧了这位娴妃娘娘。

或者说小瞧了她背后之人!

“是!奴婢在路过揽月亭的时候,见到六殿下在拉扯着娴妃娘娘”

话落,便只见庆丰帝猛地一脚踹到了夜倾昱的肩膀处,他挣扎着起身的时候,却是依旧面色不改的跪在地上,眸色遇见幽暗。

“混账!”

“陛下息怒!”见是庆丰帝果然动了大气,蔡青赶忙出言安抚道。

“昱儿!”昭仁贵妃赶忙行至夜倾昱的身边,手掌微微发抖的用手帕擦干净了他唇角的血迹,方才也赶忙朝着庆丰帝拜倒。

“陛下,这宫女尚且来历不明,哪里是她说如何就是如何,倘或是有歹人要刻意挑拨昱儿与您的父子情分,这岂非是正中他人下怀!”说着,昭仁贵妃忽然转头望着那名宫女,眸中满是威胁之意。

“本宫问你,你是哪一宫的宫女,究竟受了何人的指使,要来这般污蔑六皇子?!”

“奴婢奴婢是华清宫的宫女,奴婢说的皆是实情,未有半句虚言啊!”

听她如此一说,众人皆是一愣!

华清宫,那不是惠妃娘娘的宫殿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