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皇子殒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这小宫女的这一席话,莫要说是昭仁贵妃和皇后,便是连庆丰帝也不禁神色微愣!

此人竟会是惠妃宫中的宫女,这倒是令人颇感意外。

而夜倾昱听闻她的话,却是一时间心下更加的了然!

他便说嘛即便是娴妃计划的再是如何周全,可是要想令父皇完全相信这件事情,还是颇有些难度的。

原来竟是收买了惠妃娘娘宫中的宫女!

倘或此话是由别的宫女来说,不禁是父皇,想来换做是任何人,都会被怀疑是收了背后主子的指使。

但是唯有惠妃,却是绝对不会!

一则,惠妃素来性子较为软弱,从不与人争宠夺爱,只每日守着十公主和四公主,其余的事情向来都极少过问。

即便是如今掌管了后宫,可也是很少言辞狠厉的针对何人,只是凡事以和为贵,不会掀起太大的风浪。

二则,她身边并无皇子,只得夜倾宁这么一位公主,是以她着实是没有必要来趟这一趟浑水。

如此一来,这小宫女便必定不会是受惠妃的指使,那么多半便是所言皆是真的了!

“陛下!即便她是华清宫伺候的人,可是难保她不是被何人给收买了,才会编造出这样的无稽之谈!”昭仁贵妃的神色看起来极为激动,她跪行到庆丰帝的脚边,仰着头哭的泪眼涟涟。

见是她这般作态,皇后眼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

从未想到,她竟是也有今日!

哼还真是风水轮流转,是几时曾经风光无限的昭仁贵妃也沦落到这般!

便是如此泣不成声的哀求着陛下,也未见得陛下就会心软吧!

说起来,皇后根本就不相信昭仁贵妃心中会如何担忧夜倾昱,或者说昭仁贵妃会为他求情,并不是因为他是他的养子那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她的这位养子,可是皇位极有力的竞争者,正是因此,昭仁贵妃方才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救他。

因为一旦夜倾昱倒台,那么她与夜倾羽在这后宫的生活该是有多艰难,想来她自己也是明白的。

是以眼下,她定然是会死命的求着陛下,万万不可因为此事将夜倾昱治罪!

想到这,皇后却是语气略带遗憾的说道,“娴妃身边的宫女已经说了当时的情况,贵妃不愿轻信也就罢了,眼下便是连华清宫的人都站出来说话了,你竟是还想要自欺欺人吗?”

闻言,昭仁贵妃的脸色却是忽然变得无比的难看,只眸光愤恨的瞪着皇后,只恨不得现在就手握利剑直接杀了她!

“贵妃即便是怨恨本宫,本宫也是要说,六皇子犯了错就该认罪,难道你以为也能像九公主那般被陛下纵容包庇吗?”

皇后每说出一句话,庆丰帝脸上的神色便难堪了一分。

如今一想,似乎是昭仁贵妃身边的子女皆是这般让人不省心,以前有一个任性骄纵的九公主,如今竟是连六皇子也变得这般不成器,也不知是不是她这个母妃不醒事的缘故!

“六皇子你还有何话说?!”

听着庆丰帝的声音满含怒意的响起,夜倾昱却是忽然慢慢的抬头与他对视,眼中未见丝毫的慌乱与心虚。

“儿臣却未轻薄娴妃娘娘,事已至此,也无话可说!”对方既然已近早已布好了局等着自己跳进来,又岂是他随随便便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而且,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在父皇的手中,若是他有心保住自己,今日之事,便仅限于后宫中人,不会被外人知晓。

可父皇若是有心惩处于他,即便没有华清宫的这名宫女,今日之罪他也是躲不掉的。

见庆丰帝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动容之色,夜倾昱的心中却是未有半分的喜悦之情。

从一开始他便知道,他从来不是父皇心目中最可心的儿子,是以这么多年,他有太多次的机会站在朝中绝对主导的位置,但是他都没有。

树大招风这个词,他还是懂得的。

是以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拉着夜倾瑄同他斗法,看着对法起起伏伏,夜倾昱心知自己也是如此。

他们斗得越是欢腾,想来父皇的心中才能越是安心。

原本他并不理解这样的事情,直到后来他接手了夜倾瑄的相应职务,那一段时间里,父皇对他的态度变得尤为冷淡。

旁人或许不知,但是他自幼生长在皇家,先是养在容嘉贵妃的宫中,后又到了昭仁贵妃的月华宫,总而言之都算得上是寄人篱下吧!

正是因此,察言观色、与人忍耐的事情他做的太多太多了,父皇到底是不是真的器重他,他很早以前就清楚了。

后来他慢慢在朝中站稳了脚跟,渐渐有了追随自己的大臣,或许父皇会对他刮目相看。

可是事实证明,他得到的不过就是父皇越来越明显的忌惮!

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他方才会在偶尔拖垮夜倾瑄的时候,也故意给自己找些麻烦,为的就是在朝中不至于一枝独秀,从而被父皇惦记上。

但是夜倾昱心中很清楚,早晚有一日他如今所得到的一切,都会被父皇收回去。

是以他千防万防,小心翼翼的走好每一步,却是最终,仍然落下了这么大的把柄。

因为心中明白,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徒劳的去为自己开脱。

左右最后做决定的人也不过就是父皇而已,他想让自己生的话,便是他犯下了弥天大错,他也有办法帮他圆过去。

可若是他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料理自己,那即便诸多证据摆在他的面前,只怕他心中也是不信的。

“陛下这么多年,昱儿从未行差踏错一步,您心中应当明白才是啊!”庆丰帝的脸色因着昭仁贵妃的一句话,渐渐变得有些缓和,却是让一旁的皇后看的颇为焦急。

而蔡青在一旁看着,目光却是下意识往内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瞧着屏风之后隐隐绰绰忙乱的人影,不禁心中有些不安。

望着庆丰帝一直挺直的背影以及那满头的白发,蔡青的眼中却是不禁满是愁绪。

对于庆丰帝而言,或许夜倾昱跪在地上不停的嚷着求饶,说不定他早就命人将他拉下去了。

可是眼下这般是啊!这么多年,不管交代他的一应大小事情,他极少令自己失望。

他自小便失了自己的母妃,后来便被华儿接到了宫中,华儿

忽然!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众人只觉得庆丰帝原本还略有些缓和的神色猛地大变,看向夜倾昱和昭仁贵妃的眼中皆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陛下!娴妃娘娘腹中的小皇子殁了!”像是这一晚经历的痛苦与折磨还不够似的,御医慌慌张张的再次从内间疾步而出,面上的神色明显比之上一次要更为的慌乱。

闻言,庆丰帝的目光忽然瞪大,满眼不敢置信的瞪着那名御医。

什么?!

小皇子殁了!

而昭仁贵妃听闻这般话,却是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只神色呆呆的跪在地上,脑中不停的回想着方才御医的话。

“你再说一遍”庆丰帝的声音再次幽幽的响起,好像并没有听清那御医说的是什么一般。

“回,回陛下的话,是小皇子,殁了!”那名御医只赶忙跪到了地上,声音满是颤抖的说道。

竟然殁了!

娴妃腹中的孩子,虽是未曾到足月,但是这般直接滑胎,自然可知其已成形,至于男女倒是可见分晓。

庆丰帝的目光,慢慢的落到夜倾昱的身上,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在凤藻宫的大殿内。

“六皇子夜倾昱,不念手足之情,残害皇嗣,自今日起幽禁于永安紫菱洲,没有朕的旨意,终身不得归还!”

话落,满殿皆寂!

“儿臣领旨,谢恩!”夜倾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与往常无异,甚至连求饶都不曾,他便直接接了旨意。

说完,他只朝着庆丰帝拜了三拜,便身姿笔挺的起身离开。

地上是一滩湿哒哒的水渍,而他身上的衣物依旧是湿的,尽管狼狈,但却丝毫未见其有何困窘之意。

好像他不过就是要出宫回到皇子府一般,依旧潇洒朗润。

“昱儿!昱儿啊!”昭仁贵妃听闻庆丰帝的旨意,却是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但是不管她再怎么呼唤,那人都是一去不回还了。

“陛下!臣妾求求您了,昱儿定然是被冤枉的!哪怕是您关臣妾的紧闭,或是将臣妾终身幽禁都好,求您放了昱儿吧!”一边说着,昭仁贵妃的眼泪仿若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滴接着一滴的滚落。

昱儿绝对不能有事!

她宁愿用自己这条命去换他,也绝对不能让他出事!

倘或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羽儿以后就一分保障都没有了。她如今已经失了陛下的宠爱,凭着她的一己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护得羽儿周全。

只有昱儿!

唯有他在,才能护得住她们母女俩!

“够了!朕今日已经不想再追究了,你好生回你的月华宫待着吧,此事朕不会牵连到你与羽儿的身上。”皇宫里的人已经走得够多了!

“陛下”

“来人!送贵妃回宫!”话音方落,便见有宫女进殿将昭仁贵妃半搀着扶出了凤藻宫。

远远地,竟是还能听到她的哭泣声,当真是绝望到底。

没有庆丰帝的旨意,这一辈子夜倾昱都不可能走出紫菱洲了!

一时间,殿内便只剩下庆丰帝和皇后,蔡青也只心惊肉跳的站在庆丰帝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皇后也回宫吧!”像是一瞬间忽然苍老了许多,庆丰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感觉。

“陛下”

皇后似是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庆丰帝已然没有了听下去的心情,他只神色落寞的转身,慢慢朝着殿中的内间走去。

见状,皇后到了嘴边的话,却是又生生咽了回去。

尽管心中有些不悦,但是她还是尽可能的忍住了所有的情绪,毕竟今日一下子扳倒了夜倾昱这么大的阻碍,合该是要高兴的才对。

如此一想,皇后方才神情愉悦的离开了凤藻宫,似是多年来,第一次这般轻松自如。

华清宫

惠妃看着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夜倾宁,眉间是如何也化不去的担忧之色。

这好好的,宁儿竟是会忽然腹痛,好歹请了御医过来,只言许是着了凉,如此她才算是稍稍放下心来。

“可还难受?”惠妃动作轻柔的为夜倾宁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眸中满是忧色的问道。

方才忽然见她疼的那般厉害,着实是将她吓坏了。

还在喝了一些姜汤,现下瞧着宁儿的状态倒是好了一些似的。

“已经好多了,母妃别担心了。”说着话,夜倾宁还朝着惠妃笑了笑。

“定然是你白日里胡乱吃了东西,看你日后还敢不敢了!”虽是语气有些指责,但那话中满满的心疼和担忧,却是夜倾宁的眸光不觉一闪。

“宁儿以后再也不敢了”说着,她只微微起身拉着惠妃的手说道,“时辰不早了,母妃也早些回去安歇吧!”

“嗯,母妃等你睡着了便走。”

闻言,夜倾宁只赶忙闭上眼睛,似是要尽快入睡一般。

见她这般行为,倒是一时逗笑了惠妃。

然而就在夜倾宁闭上眼睛的瞬间,她的脑中却是无比的清醒。

她身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不适,所谓的腹痛,也不过就是为了绊住母妃的借口罢了!

今日凤藻宫中,怕是有一番大的阵仗要闹,母妃若是去了,难免会成为她们之间争斗的牺牲品,还是勿要去趟那趟浑水的好。

方才见有宫女慌慌张张的进来禀报这般情况的时候,她便想到了这一点,是以方才会故意装作腹痛,绊住了母妃。

即便事后父皇要怪母妃失察之罪,她们也认了!

但是这般涉及到凤藻宫的那位、大皇兄、六皇兄的事情,她与母妃还是躲远些的好。

眼下便只等着明日再瞧瞧是何情况吧!

靖安王府

因着方才传回的宫中的消息,是以不管是夜倾辰还是慕青冉,两人都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墨锦离开之后,他们又是等了半晌,便果然再次接到了宫中传回来的消息。

娴妃的孩子果然殁了!

“青冉果然料事如神!”当真是一个男胎,也当真是因为落水一事而殁了!

“娴妃当真是好手段!”不管这背后有没有夜倾瑄的推波助澜,单是她这般舍得下的气魄,慕青冉便有些自愧不如。

她不知道娴妃腹中的孩子到底有无问题,可即便心知那是一个无法安全降生的孩子,为人娘亲怕也是心中不舍。

但是娴妃她似乎并没有这般情绪一样!

“就是不知陛下会如何决断?”尽管娴妃的计划再是天衣无缝,可是这样的计策对于夜倾昱这样的人而言,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他不是夜倾睿,从来都没有那般荒唐的事迹,如今忽然说他醉酒轻薄娴妃,怕是所有人都要怀疑的。

“陛下的心中有一个心结,如果有人触碰到,那么这一局便是死局!”夜倾辰的声音略显清冷的说道,眸中依旧满是冷光,似乎并未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有任何不同的情绪。

心结?!

与夜倾昱?

见慕青冉的眼中似有疑惑,夜倾辰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对于陛下而言,就算是再多几个娴妃落得如今这般下场,他都不至于对夜倾昱如何,但是当年容嘉贵妃的事情,怕是让他对这个儿子,彻底寒了心。”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