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终身幽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夜倾辰提到当年有关容嘉贵妃的事情,慕青冉的脑海中便不禁思索着二者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随后方才恍然大悟!

原是当年夜倾昱一直养在容嘉贵妃的膝下,可是后来贵妃身死,他便随即转投到了昭仁贵妃的宫中。

陛下是因此方才会对他有所芥蒂吗?

见慕青冉的眼中似有觉察之意,夜倾辰方才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低声说道,“容嘉贵妃对陛下的影响力,丝毫不比你对我的小!”

尽管很早以前夜倾辰便心知庆丰帝对于后宫女子早已死心,即便再是宠爱何人,也段或是无法与当年的容嘉贵妃比肩。

但是当时他尚且未曾尝过情滋味,是以并不能打从心底里理解陛下的心意。

直到如今,他身边有了青冉,方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牵肠挂肚!

仿佛所有与那女子有关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都是想要好生珍惜的。

而所有曾经伤害过她,带给她无限苦楚的人,都变得十分面目可憎,恨不得欲先杀之而后快!

想来夜倾昱之于陛下,便是后一者的存在。

他自小没有母妃,是容嘉贵妃将他接到云华宫好生抚养,吃穿用度均是与夜倾桓一般无二。

可是谁知到最后,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在身边,即便贵妃已经仙逝,但是陛下的心中,这却是难以忘怀的!

“人生难得有情痴”不知为何,忽然听夜倾辰说起陛下与容嘉贵妃的往事,慕青冉的心中只觉得万分悲戚。

倘或当年容嘉贵妃不曾入宫,或者陛下不曾是这丰延的皇帝,说不定他们二人之间会有不同的结局。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甚至连父王与母妃也是如此,如若不是因为当年三王叛乱,母妃也不会香消玉殒,徒留父皇一人在这世上。

“所以如果陛下一旦计较起来,其实娴妃的事情倒是在其次,不过就是一个由头罢了!”感觉到慕青冉的思绪似是有些悲伤,夜倾辰只轻轻的将她揽在怀中,手掌紧紧的贴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抚着她的长发。

他知道青冉心中的思绪,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走到那般境地的!

“夜倾昱会因此失掉性命吗?”虽然一直都知道庆丰帝并非是那般残忍狠绝的帝王,但是事关皇室颜面与当年旧事,慕青冉却是一时有些不确定了。

“说不准!”闻言,夜倾辰也是不禁微微皱起眉头,眸中尽显幽暗之色。

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到了明日方才得见分晓。

左右已经知晓了宫中发生的事情,不管陛下究竟作何决定,也是无人再能扭转干涉,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晚,不知究竟有几家方能真正入眠,似乎所有人都因为凤藻宫的事情闹得惶惶不安。

也似乎皇城内外好像都没有人得知今夜的事情一般。

凤藻宫中负责伺候娴妃的宫女,从掌事宫女到庭院洒扫之人,皆是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名自称是华清宫的宫女,也在蔡青的示意下,被禁军的人丢弃出了皇宫。

昭仁贵妃因为殿前失仪被庆丰帝罚在月华宫中思过,没有他的旨意,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月华宫。

忽然而至的变故,令夜倾羽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早前她在母妃宫中的时候,便听到了那传话宫女所言,原是皇兄与娴妃一同落入了水中。

她原本还十分的高兴,巴不得就此淹死那个女人和她腹中的孩子才好,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母妃回到月华宫的时候,竟会是这般落魄狼狈的模样。

皇兄被父皇终身幽禁在紫菱洲,母妃也同样被禁足在月华宫,她像是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庇护,变得人人可以随意践踏欺凌。

夜倾羽本是想要找到庆丰帝的面前去为昭仁贵妃和夜倾昱求情,却是被昭仁贵妃赶忙制止住了。

如今的情况,任是何人前去求情也是无用!

既是当今圣上,金口玉言,说出的话便已成圣旨,再无收回的道理。

一切都已经是覆水难收,再难回头了!

“母妃!难道您就甘心这般困死在这月华宫吗?”见昭仁贵妃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夜倾羽却是不禁眸光恨恨的说道。

她可是这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难道就打算如此认命的被困在此处,再也不打算出去了吗?!

闻言,昭仁贵妃的脸色却是不禁忽然一变!

困死在月华宫?!

想到这,她的唇边却是忽然漾起了一抹凄美的笑意,只看得人惊心动魄。

若是当真能安然无忧的老死在这月华宫中,那倒是极好!

怕只怕便是她有心安分的度过以后的日子,皇后和夜倾瑄也是容不下自己的。

而她最担心的,便是羽儿了!

“母妃!您曾经是何等样的风光人物,如今怎地变得这般没有志气!”夜倾羽的语气中仿若是带了一丝责怪的意味在其中,倒是令昭仁贵妃不禁一愣!

羽儿这是怪她没有本事吗?

如此一想,昭仁贵妃的脸色瞬间便是一变!

她做了这么多,想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能给羽儿铺好路,让她日后不必受人欺凌。

可是到头来,她竟是反过来怨怪自己!

“羽儿!你皇兄已经败势,如若我们再是不安分守己,怕是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的艰难!”如果可以的话,有谁不想成为人上人,有谁不想在这后宫之中呼风唤雨。

但是事到如今,她手中已经没有一点筹码,即便心中再是不甘,她又能怎样!

眼下陛下虽是对她无甚怀念,但是至少他对羽儿还是有父女之情的,是以只要她日后安分守常的待在月华宫,即便黄后要对她不利,可陛下到底是会护着羽儿的。

“安分守己?!哼母妃以为皇后娘娘会放过咱们吗?”旁的她或许是不懂,但是有仇必报的事情她心里还是明白的。

母妃未曾失宠之前,明里暗里给皇后娘娘使了多少绊子,至如今风水轮流转,她岂会放过她们!

“母妃没关系的!只要你只要你没事就好!”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昭仁贵妃的神色显得尤为激动,她紧紧的抓着夜倾羽的手,声音急急的说道,“去找惠妃!只要你同她搞好了关系,她日后定然会护住你的!”

陛下虽是将她禁足在月华宫,但是并未将羽儿一道限制在这边,只要她日后安分的待在华清宫,那想来即便皇后想要算计她也要掂量掂量。

“母妃你在说什么呀?!”像是根本不相信昭仁贵妃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似的,夜倾羽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她们不是还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吗?

父皇只是一时气急方才将皇兄幽禁在了紫菱洲,日后待他气消了,自然是会放皇兄回来的。

以前她每每犯错,父皇不是也会将她禁足吗?

但是后来过不了多久,只要母妃和皇兄为她求求情,她不还是依旧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原本之前她好不容易才求得了皇兄的应允,只要她自己能够求父皇解了她的禁足,她就可以出宫去找宋祁,可是如今竟是又要落空了吗?!

“羽儿”

“启禀公主,陛下命昭仁贵妃于月华宫中思过,未有陛下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入月华宫,还望公主移驾!”昭仁贵妃方才要继续说什么,却是不想只见禁军统领段御风带着人将月华宫团团围住。

话落,便见原本在月华宫伺候的宫人,有大半皆是被禁军的人带走,只留下了一小部分的人依旧在这宫中伺候。

见此,昭仁贵妃方才明白,日后这月华宫怕是要堪比冷宫了吧!

“母妃!我不走!母妃”一听说要让她离开月华宫,夜倾羽顿时便有些惊慌起来。

在这里至少还有护着她,若是换了别处,她日后再不能与母妃相见!

“这是陛下的旨意,卑职也是奉旨行事,还望公主恕罪!”段御风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从一旁走出来两名宫女,朝着夜倾羽福了福身子,随后便直接架起她朝着月华宫外走去。

“大胆!你们放开我!母妃”眼见自己马上就要被带出月华宫,夜倾羽只拼命的挣扎着,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开她们的钳制。

“羽儿”昭仁贵妃踉跄着追出了大殿,却是在行至月华宫门口的时候,被两边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任凭她再是怎么哀求,他们也是不放她出去,只眼睁睁的看着夜倾羽被人带走,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段御风在一旁冷眼看着这般情况,心中也是不禁微思,这月华宫日后,怕是再也难有昔日热闹的景象了吧!

九公主早已经被人带出了很远的距离,但却是仍然能够听到她哭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今日是十六,天上月亮圆的正好,却是不想人间倒多是离愁别绪。

月华宫的宫门在段御风的身后缓缓关上,像是合上了一本老旧的书简,也将昭仁贵妃苦痛不已的一张脸渐渐掩盖。

自此,丰延皇室的深宫之中,又多了一处为人禁忌的话题和一个宫殿。

有太多的人不知道这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人们只是知道,这一晚过后,曾经风光无限的六皇子夜倾昱被陛下一道旨意幽禁在了永安紫菱洲,昭仁贵妃也被禁足在了月华宫中。

与此同时,宠冠后宫的娴妃娘娘却是不幸流产,失去了腹中的小皇子,从此也变得有些郁郁寡欢。

而陛下似乎是为了补偿她,大批大批的宝物被送进了凤藻宫,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但是事实上,宫中不乏有些明眼人,却是发现一丝端倪。

似乎是从娴妃流产的那一晚之后,陛下虽是依旧对她宠爱有加,但是却已经极少召幸她。

虽说陛下之前也有些冷落了娴妃娘娘,但那不过是因着她育有身孕,自然不好同陛下亲近。

是以眼下既是已经渐渐养好了身子,那合该是依旧承欢的,但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陛下却是极少再宠幸娴妃了。

可若说是失宠,却也不见得是这么回事!

毕竟那些珍奇名贵的宝贝,陛下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命人送进了凤藻宫。

正是因此,尽管娴妃不再得到庆丰帝的宠幸,可却是依旧没有人敢轻易的去为难她。

帝王的心思本就难懂,谁知道陛下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呢!

这万一要是他们见风使舵的刁难娴妃,可是实际上陛下依旧是对她宠爱有加,那他们这群人岂非就是自讨苦吃!

如此一来,后宫倒是难得清静了一段时日。

不过自从娴妃流产的那一晚之后,陛下因为心中震怒,便将凤藻宫满宫上下的宫人都下旨处死了!

此事之后,对于当晚的事情,人们也只是隐约知道,是六皇子蓄意谋害娴妃腹中的孩子,方才故意将其推入了水中。

虽是对于此事有所耳闻,但是整个皇宫上下,却是再无一人敢轻易的提及,唯恐自己也步了凤藻宫中那些人的后尘。

而对于庆丰帝的这般雷霆手段,皇后虽是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到底也不敢轻易说什么。

谋害皇嗣?!

夜倾昱犯下的罪又岂止是谋害皇嗣那么简单!

只是瞧着陛下这般处理的手段,分明是不打算追究他调戏娴妃的事情了,那她也不敢贸然的宣扬此事。

倘或这件事情若是换成别的人倒还好说,但是事关陛下,皇后也不敢轻易的做些小动作。

毕竟自己的儿子轻薄自己的妃子,莫要说是一个帝王,便是寻常百姓人家,怕是也受不了的。

不仅是于皇家颜面有损,便是对于陛下自己的威名也是不好!

左右夜倾昱已经被幽禁,月华宫的那个贱人也终于被禁足,娴妃虽是依旧受宠,但那也是表面上看起来的。

别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所以就以为娴妃还有翻盘的机会,但是皇后心中却是十分清楚,娴妃想要再得盛宠,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陛下如今这般不断的赏赐于她,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就算事情做得再是天衣无缝,可总是难保会有人听到一些风声的,万一被人知道娴妃之所以会流产,是因为她被六皇子轻薄方才至此,那只怕事情就要闹大了。

正是为了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陛下方才会装出一副依旧对她宠爱有加的样子,但是想让他再同从前一般想来是万万不能够了!

而且如今,皇后的心中也并不是太在乎娴妃,她心里一直特别的记恨的人,从来就只有昭仁贵妃一个!

是她抢走了陛下的心,而她的儿子也与瑄儿在争斗太子之位!

似乎不管自己做什么,她都要来掺上一脚,永远也不想让她得到安生一般。

想到这,皇后的眼中便满是深深的恨意!

她的手紧紧的揪住身下的锦垫,眸光中充满了强烈的愤恨与憎恶。

昭仁贵妃!

哼!她倒要看看,这贵妃之位,她还能坐到几时!

多年之前她既是能斗垮一个朝云华,那么如今她自然有办法再毁了一个她!

夜倾昱已经被陛下幽禁在了紫菱洲,没有他的旨意,他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这就等同于是昭仁贵妃的身边再也没有了一丝的依凭,不仅如此,她的身边还带着夜倾羽这么个累赘!

即便陛下将她困在月华宫中不得出来,寻常人也是不得进去,但是只要夜倾羽还在这宫中生存,皇后觉得自己便不需要着急。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