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实目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娴妃落水之后的第二日,皇宫之中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依旧是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但是有些事情即便没有去提及,可也仍然是真实存在的。

就像凤藻宫中的一众宫人皆是受到了处罚,合宫上下都无一幸免!

可即便如此,也是无人再敢轻易问起这件事情,能够留在宫中活命的人,就算不是人精,那也不会是如何痴傻的人,自然懂得明哲保身。

自古以来,皇宫中便是秘密最多的地方,想要在此好好的保住一条命,那么首先要做的,怕就是要收起所有的好奇心。

知道的越少,方才能越是安全的活在这宫里。

若是命好的话,说不定等熬到了年纪,就可以被放出宫去,不用再被这座皇城束缚。

而倘或是一旦成为了皇帝的妃子,那便即便终其一生不得见天颜,也只能老死宫中,万万动不了出宫的念头。

相较而言,娴妃如今倒是宁愿自己从来不是这般受宠的宫妃,而是一介普普通通的宫女。

虽是无法享受这般荣华富贵,但是至少可以有个盼头,等到何时能够出宫,遇到自己心仪的人,安稳和美的过完这一生。

可事到如今,她哪里还有得选择!

“参见娘娘!”轻纱帐外,是一群年轻貌美的宫女,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朝着娴妃问安施礼。

“起身吧!”娴妃的声音听起来略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想着因为滑胎的缘故,身子也是一时未曾修养好。

“谢娘娘。”凤藻宫中的一应宫人都已经被陛下下旨处死,可这里却是万万不能少了人伺候的。

她们本是昨日就已经前来宫中任职,但是因着娘娘尚且在病中,一直迷迷糊糊的不得清醒,是以并不知道她们过来。

恰好今日娘娘已经醒来,她们方才前来问安。

娴妃的目光慢慢转向纱帐的方向,看着那一张张朦朦胧胧的人脸,她却是不禁一时有些恍惚。

竟然如此简单的就成功了?!

原本她还以为要再多费一些波折,却是未曾想到,竟然只昨日一番手段,就解决了两处麻烦!

想到这,她不禁慢慢的抬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眸中虽是有些泪意,但唇边却皆是满满的笑意。

非是母妃心狠不愿你来到这世间,实在是因为你的到来,会妨碍很多人的路。

与其等你将来出生再经历这世间的种种磨难,母妃倒是宁愿你从未出现过!

更何况母妃也没有把握能够平安的生下你,毕竟

不知想到了什么,娴妃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似有纠结之意。

而且,不仅仅是你!

就算是别的孩子,母妃也不会再动心去要。

因为一旦有了陛下的孩子,她与那个人之间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再无接近他的可能了。

她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想了这么久的办法,方才终于达到了眼下这般局面,这其中的取舍又有何人明白!

靖安王妃同她说,想要彻底的摆脱大皇子的控制,便只能暂时先取得他的信任,只有让他完全放心相信了自己,才能有机会摆脱被监视的命运。

当时她们两人定下的约定便是,她要先走出一步,得到夜倾瑄的信任之后,慕青冉方才会告诉她解决夏兰和夏莲的办法。

但是如今,即便没有慕青冉的帮助,她自己一样除掉了她们两个!

甚至还是借助陛下的手,彻底的除掉了她们!

夜倾瑄与夜倾昱之间斗了这么多年,可是一直都不能彻底的扳倒他,从前娴妃根本不懂这些勾心斗角。

可是经此一事之后,她却是忽然明白了,他们两人一直未曾分出了上下,不过是因为他们都不舍得豁出去自己。

总是在算计对方的同时,为自己留下太多的后路,从来都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觉悟。

或许这一点,凭着他们两个那般聪明的人,也许早就意识到了,可是即便心中明白这个道理,真的要是做起来也是十分的不容易。

她能狠得下心舍掉自己的孩子,定然也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

昨日是她诬陷六皇子轻薄于她不假,推他下水,随后自己也沉入水中也是不假!

从决定这么做开始,她就没有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她腹中的孩子还能够保住。

原本她心中也是有些纠结之意,到底该不该放弃这个孩子,如果她能够顺利生下这个孩子的话,是不是也有可能母凭子贵,成为竞争皇位的一员?

但是她转念一想,却是又不禁满心焦灼,真的要是赌这一把的话,她能够生下个皇子倒是还好,可万一她只是生下一名公主,那以后的日子又该如何呢!

这还是在不考虑其他外界因素的情况,若是换一个想法,她心中的意图被人察觉到了,那岂还有她的活路!

即便到时候大皇子能容得下她与这个孩子,想来也不过就是他们皇权争斗之间的棋子罢了!

如果是早已注定了这般命运的话,那她倒是宁愿依旧这般孑然一身,至少生死都由自己去,不必有何负累。

是以昨日她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陷害六皇子,即便心知这一步走起来极为凶险,但是她仍然要这般做。

放弃了这个孩子,她就可以扳倒六皇子!

就算陛下不相信她被轻薄的话,可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是事实,这一点不管是任何人都是抵赖不得的。

而也正是因此,她连带的拔除了夜倾瑄安插在自己的身边的眼线,从此以后,不管她再是想要做什么,都无需再有过多的顾忌了。

她之所以会多此一举的说六皇子醉酒轻薄于她,为的便是让陛下的心中有个疙瘩,不管他心里究竟有没有自己,但是身为一介帝王,遇到这样的事情,总不该是很平静的吧!

此后或许她就会因此而失宠了,但是陛下为了不让人猜测到这背后所发生的事情,依旧是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很重视她。

如此倒是也好,她在宫中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娴妃,日后行事也极为方便。

却是再也不必去服侍陛下,也让她以后再是面对那人的时候,不会觉得自己自卑的可怜。

这般一想,娴妃略有些苍白的脸上忽然绽放了一抹笑意,却是隐隐有些阴森之气。

慕青冉即便是没有你的帮助,本宫也一样可以除掉身边的眼线!

她们两人之间的起点本就不同,她是尚书府备受宠爱的大小姐,而自己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乡野丫头,能走到如今这一步,便算是她赢了!

至于以后,她能超过她这一次,自然就可以有第二次!

原本她还想着,要不要再来一出自杀的戏码,毕竟她可是被人轻薄了的。

只是瞧着如今凤藻宫的这态势,陛下显然是不愿此事再生波澜,她若是再没有眼色的凑上去,反倒是容易起了反效果。

还是如眼下这般,她安心的待在宫中静养,昨日闹出了那般大的动静,也是时候淡出人们的视野了。

纱帐旁静候着两名宫女,是替代夏兰和夏莲日后在娴妃身边服侍的人,她们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总之是听闻六殿下害的娴妃娘娘失去了小皇子,是以方才引得陛下大怒,不仅狠狠的处罚了六殿下,甚至是连这凤藻宫中的人都没有放过。

想到这,她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只怕这一处也是一个是非之地,日后还是要小心谨慎些伺候才好!

靖安王府

因着宫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慕青冉和夜倾辰虽是不至于一直担心没有睡好,但也的确是觉得心中有些事情放心不下。

直至晨起的时候,还未等到夜倾辰去上朝,便见墨锦带着宫中传回的消息静候在门口。

原是庆丰帝直接下旨,将夜倾昱幽禁在永安紫菱洲,昭仁贵妃被禁足月华宫,而凤藻宫的一众宫人均是被秘密处死!

听闻墨锦的话,慕青冉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蹙起,心中一时有些难以平静。

满宫上下的人都被处死了!

她自认从来都不是盲目善良的人,但是凤藻宫满宫上下,那是多少条人命,应当不该全是坏人吧!

只是因为娴妃的一句话,只因为她说夜倾昱轻薄于她!

陛下为了这般皇室丑闻不会外传,定然不会放过那些得知真相的,便也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安心。

娴妃终是于这深宫之中渐渐变了!

“陛下竟是将夜倾昱终身幽禁在了紫菱洲!”慕青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眸中满是温润的水光,不知她一时想到了什么,语气中竟是带着一丝遗憾。

“于他而言,这是早晚的事情。”陛下既是这般做了决定,想来便是早有料理夜倾昱的意思,只是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时机罢了!

如今这般,借着娴妃的手,顺手推舟的将他终身幽禁,倒也算是没有将事情做绝。

左右他们父子一场,陛下留着夜倾昱一命,便也算是全了这段父子之情。

“我没有想到娴妃的手段竟然会这般狠辣”不仅是舍下了自己的孩子,甚至是将自己的名声与陛下的宠爱都置之不理了。

那她到底所求的是什么呢?!

或者说她还拥有什么?

这般想着,慕青冉的心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即她眸光略微惊诧的转头望向夜倾辰,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见到慕青冉的神色忽然一变,夜倾辰赶忙伸手拉住她,目光略有些紧张的望着她。

“王爷可有想过娴妃这么做的目的吗?”原本她昨日心中就有些怀疑,但却是并不确定。

可是方才忽然想到娴妃如今的境地,慕青冉的心中,却是好像猛然间明白了什么。

除掉夏兰和夏莲,取得夜倾瑄的信任,这些都不过是铺垫罢了!

娴妃最终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这些!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皱紧了眉头,总觉得青冉的话有些奇怪。

“她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贪心不足,想要得到更多的权利吗?

“是你!”她从一开始计划这一切,为的都是你!

慕青冉的话音方落,却是只见夜倾辰的眸色忽然变得极为森冷,隐隐闪动着嗜血的杀意!

“早前我便有些觉察,只是一直不曾确定,后来暗中警告过她,但是似乎起了反效果。”她原本以为,那不过就是娴妃在后宫待的时间久了,心中有些活络的小心思而已。

是以她方才会在最后一次进宫的时候,暗中用话敲打过她,本以为她会就此明白这其中的严重性。

但是依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她似乎将自己的话当成了挑衅,如今便是准备筹谋一些,开始取得夜倾辰的注意了!

“青冉!”忽然,夜倾辰伸手揽过慕青冉的身子,眸光认真又严肃的望着她,像是有极为重要的话要说一般。

“嗯?”见他这般,慕青冉也是不禁回望着他,只当他是有何事情要与她讲。

“吃醋吗?”

慕青冉:“”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某位王爷也该有点为人夫君的自觉才是!

“我在同你说正经的呢!”怎地这样严肃的事情,他竟是还有心思胡闹!

“除了有关你的事情,为夫几时将别人的事情当回事了!”为了他?呵还真是想死的很呢!

闻言,慕青冉也是不禁一时语塞,虽然心知夜倾辰说的是事实,但是到底娴妃的事情也不是她凭空杜撰,而是真实存在的。

想来近段时间她会暂时收手,但是以后就说不准了。

她倒不是怕对方有所行动,只是娴妃若然真的搅弄出什么事情,即便夜倾辰不当做一回事,可是万一传到别人的耳中,难免令陛下的颜面有失。

“娴妃还是尽早解决的好!”否则的话,怕是会夜长梦多。

“为夫自己动手,绝不有劳娘子!”既是奔着他来的,那合该是他自己解决,省的再出来碍人眼。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却是不免一时被他逗笑了,不禁伸手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目送着他去上朝之后,慕青冉唇边的笑意方才渐渐淡了下来。

她的目光慢慢透过窗子望向外面,看着随风而落的片片的黄叶,一时间心中只觉得无比的苍凉。

入秋了,很快就又是一年了。

也许就在这一年,很多事情就要如同这落叶一般,由绿变黄,从盛到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夜倾昱被人押送永安紫菱洲的这一日,天空中布满了阴云,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马车缓缓驶出丰鄰城的时候,在行至城门口的位置被人拦了下来。

“卑职参见大殿下!”负责看押夜倾昱的侍卫见到来人,均是纷纷跪下行礼。

心中却是不免有些疑惑,都说这大殿下与六殿下素来不和,但是今日竟冒雨前来相送,不会就是为了要看见对方狼狈的样子,进而奚落一番吧!

“起身!”夜倾瑄高高的骑在马上,又朝着马车行进了几步,方才下了马,从护卫的手中接过了一个食盒。

“六弟今日离城,本殿特来相送!”

话音方落,方才见马车中缓缓走下一人,一身宝蓝色的丝绸锦袍,手中持着一把油纸伞,身姿出众的慢慢走下了马车。

即便如今是如同犯人一般的被人看押着,但是夜倾昱的神色却好像不过是外出游玩一般,未见丝毫的狼狈之态。

“有劳皇兄冒雨相送,臣弟感激不尽。”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