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多年恩怨/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忘了是从是什么时候开始,原本根本夜倾桓身边的一个小跟班,也变成了如今这般笑里藏刀的人上人。

从前夜倾瑄从未将目光放到过夜倾昱的身上,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个他曾经不屑一顾的皇弟,竟是会在过往的这么多年中,与他不相上下的斗了这么久!

一直以来,在夜倾瑄的心中,似乎唯有夜倾桓那样的人,才堪为他的对手。

因为他足够强大,足够优秀,甚至是父皇这么多儿子中,唯一一个被议储的皇子!

但是自从多年前容嘉贵妃死后,夜倾桓便也好像是褪去了满身的光环,再也不理这朝中之事了。

那时他本以为,自己期待了已久的储君之位,终于要是唾手可得。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半路又杀出一个夜倾昱,生生绊住了他的脚!

开始他也未曾将夜倾昱放在眼中,就算他投靠了当时的湘妃,没有同夜倾桓一般被容嘉贵妃的事情牵连,但是哪有能怎么样!

他也不过就是个没有背景和势力的皇子而已,妄想与他一较高下罢了!

可是令夜倾瑄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曾经被他看不起的夜倾昱,却是最终成为了他夺嫡路上最大的障碍和对手。

而至如今,终于是将他彻底的解决掉了!

“素日听闻六弟喜爱竹叶青,是以为兄特意备了一壶。”说着,只见夜倾瑄从食盒中取出一个白玉的酒壶,亲手斟满了两个酒盏。

“呵呵不想临行前竟是还能品尝到这般好酒,皇兄有心了。”伸手接过夜倾瑄递过来的酒盏之后,夜倾昱竟是想也未想的便直接喝了下去。

见状,夜倾瑄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他竟是连犹豫一分都不曾,就直接的喝了下去!

“不怕酒里有毒?”不管怎么说,依照着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自己便是在酒里下毒也是没什么意外的吧!

“皇兄向来不是心急的人,即便有心杀我,也段或是不会在现在。”待到他去了紫菱洲,自然有大把的机会取他性命,何须于此时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他与夜倾瑄相斗多年,又怎会不知他的行事作法!

“哈哈”听闻夜倾昱的一番话,夜倾瑄却是不禁“哈哈”大笑了一番。

不亏是与他争斗了这么多年,若是这世上还要何人会如此了解他,怕是眼前之人便算一个了。

“倘或你当年同老七一般早早的追随于我,说不定便不会是如今这般结局”眸光微沉的望着夜倾昱,夜倾瑄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遗憾的响起。

虽是彼此之间斗了多年,偶尔也会憎恨对方到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但是有些时候想起来,却是又觉得老天何其残酷。

既生瑜,何生亮!

抛却二人的阵营不谈,夜倾瑄本身是极为佩服夜倾昱的!

只因他与自己、夜倾桓都不同,他身后没有半点母族的势力,能够走到今日,完全是靠着他自己在朝中一点一点积累的人脉和打下的基础。

若是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不曾去肖想那个位置的话,说不定自己是极其愿意将他拉拢到麾下的。

而夜倾昱听闻夜倾瑄的话,却是不禁颇为讽刺的一笑。

追随他

“皇兄可知,当年臣弟为何要不念容嘉贵妃的恩情,宁愿背负骂名也要转投别处?”说起此事的时候,夜倾昱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笑意,眼中似是带着一丝邪气一般。

闻言,夜倾瑄不禁微微皱眉,总觉得夜倾昱接下来要说的话,只怕是外人不得而知。

“呵不走出云华宫,我便永远都只能是夜倾桓身后的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甚至是与人争斗的资格都没有!”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夜倾昱的目光颇为严肃的望着夜倾瑄,倒是令人不禁也跟着心中一紧!

如果他心中有野心的话,那么早晚都是要走出那一步的,与其将来背叛,莫不如当时早早的脱离了关系,各奔前程的好!

听他如此一说,夜倾瑄方才明白他的意思。

对于一个有野心的人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一直屈居人下,显然夜倾昱就是一个野心不小的人,让他一直跟在夜倾桓的身后,他怎会甘心!

是以,倒是可见他心中真实的想法,容嘉贵妃如此对他,也未见得他如何念其好。

更何况自己从不曾施恩于他,便更加谈不上让他追随自己。

“成王败寇,如此而已。”

“话虽如此,但是臣弟却是没有料到,最后竟然会折在一名女子的手中,不过”说着,夜倾昱忽然朝着夜倾瑄邪魅的一笑,后面的话却是并没有说的完全。

“不过什么?”

“皇兄日后的下场也未必见得就会比臣弟好到哪去!”又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夜倾昱的姿态显得尤为悠闲自得,好像即将要被终身幽禁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闻言,夜倾瑄的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抹冷意,随后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皇兄也莫要不信,毕竟靖安王妃的手段如何,你也不是没有领教过!”他今日既是能被娴妃算计了,难保他日夜倾瑄就不会被慕青冉算计了,更甚者,这两人之间的段数本就不是在一个高度上。

他一党的人在慕青冉手上吃过亏的还少吗?

单单是一个襄阳侯、一个锦乡侯便足已经说明问题了。

听夜倾昱说起慕青冉,夜倾瑄的神色便不禁一变,显得颇有些纠结一般。

慕青冉

“如此说来,六弟不也是被他们夫妇利用了一番嘛!”慕青冉和夜倾辰近乎是骗过了所有的人,让人们误以为他们是准备扶持老六,然而实际上,却是早已经同夜倾桓勾结在了一处。

这样一想的话,夜倾昱的心中合该是十分憎恨他们才对,或许可以从他的口中得知一些也说不定。

“那二人甚是狡猾,从不曾将他们的事情告知,皇兄还是省些力气吧!”即便他有心告诉夜倾瑄,却也是一无所知。

更何况他原本就不打算要透露什么给夜倾瑄知道!

似乎是看夜倾瑄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夜倾昱竟是神色自得的笑了起来、

“臣弟虽是不愿夜倾桓捡了便宜、如了愿,可是说到底也与皇兄你争斗了多年,不说恨之入骨可也是恩恩怨怨、错综复杂,着实难以算的清楚,是以不管是你们两人谁登基为帝,怕是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臣弟吧!”

说着话,夜倾昱的唇边扬起了一抹释然的微笑,像是放下了许多,忽然之间便轻松了一般。

“既是注定了要死,那临死之前看场戏总是不为过的!”从前一直都是自己身在局中,演了一出儿又一出儿的戏给人看,如今也终于轮到别人了。

夜倾桓对上夜倾瑄真不知道究竟会鹿死谁手,他倒是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了。

“可你竟如此甘心?”眼看唾手可得的皇位就要落入别人的手中,夜倾昱当真能如此洒脱的放手?!

凭心而论,此事若是换成他自己的话,想来定然是不甘心的。

“皇兄也说了成王败寇兵不厌诈,臣弟技不如人而已。”说完,夜倾昱只扬手饮尽了杯中的酒,朝着夜倾瑄拱手一拜,便只转身走进了雨中。

风刀霜剑几时休,阴雨连绵路悠悠。一别经年忘归期,饮罢清酒望白头

马车一路出了丰鄰城,夜倾瑄独自站在雨中望了好久,脑中不停地在想着夜倾昱最后说的那几句话。

倘或是换成他自己面对如今的处境,虽是不好令父皇改变心意,但是如此坦然的接受这般结局,他万万是做不到的!

是以不管方才夜倾昱说了些什么,也不能打消自己原本对他的怀疑。

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能少,夜倾昱也必须要除掉!

细雨连绵之中,夜倾瑄站了许久,直到再也瞧不见夜倾昱离开的马车,他方才转身上马,一路直奔皇子府而去。

如今,虽是没有了一个夜倾昱,朝中唯他独大,后宫也算是太平,昭仁贵妃已经被禁足,剩下的娴妃和惠妃根本就不会与母后有任何的冲突发生。

不管怎么看,眼下竞争皇位,都是他的优势最大。

只不过靖安王府若是当真扶持夜倾桓上位的话,这倒的确是个难题。

甚至夜倾瑄还曾今怀疑过,父皇会不会直接将皇位传给夜倾辰!

但是之前夜倾辰的反应,分明就是不屑要这皇位的样子,原本因着慕青冉的身子不好,众人皆是以为靖安王府的子嗣怕是会成为大问题。

而一个帝王倘或是连子嗣都成问题的话,即便是登基为帝,将来也定然是要引起大麻烦的。

可是依照着夜倾辰的性格和他对慕青冉的用心,断然不会同意迎娶别的女人,是以到时候必定会引起大臣的不满,情况会越来越糟。

父皇身居高位多年,不会连这般下场都预想不到,是以将皇位传给夜倾辰,即便是有益,但是这弊端也是无法忽视的。

正是因为相通了这一点,是以夜倾瑄方才觉得,与其一直担心夜倾辰会继承皇位,还不如一举除掉他和夜倾桓。

左右他们二人如今也算是勾结在了一起,倒是省的他一个一个的来料理!

相比于夜倾昱这般难对付,夜倾瑄在想起夜倾桓的瞬间,却是忽然觉得,那人除了握有靖安王府这张牌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与自己匹敌的。

更何况,早前夜倾辰的兵权已经被父皇收回去了,即便是得了靖安王府,貌似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只是人们素来对王府的父子俩畏惧惯了,总觉得他们行事向来都无法无天,是以便只如从前一般,对他们万般忍让。

眼下便且先想想,该如何更加稳固自己在朝中的势力吧!

靖安王府

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总是这般阴雨连绵的天气,天气也日渐转凉,都言一场秋雨一场寒,想来这一场雨之后,又要添上一番寒凉了吧!

“启禀王妃,属下前来复命。”墨影的声音忽然在外间响起,伴随着淅淅而落的雨声,仿佛也浸满丝丝凉意。

“如何?”伸手轻轻的拂开一旁的纱帐,慕青冉慢慢的走了出来。

“回王妃的话,六皇子已经出城,走之前大皇子还去相送了。”说起来,墨影的心中也是不禁有些奇怪。

这两人不是素来不合吗?

怎地其中一个终于被斗垮了,另一个竟是还有些惺惺相惜的样子?!

“哦?是嘛”夜倾瑄竟然还特意去相送!

总不至于是特意跑去奚落夜倾昱那么无聊,想来是为了从他的口中得知一些什么吧!

“大皇子的身边带了护卫,属下恐离得太近会被发现,是以并不曾听见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无妨”夜倾昱不会同夜倾瑄说什么,即便他猜到了什么,或是注意到了什么,也都不会告诉他的。

毕竟不管怎么看,他能走到今日皆是拜夜倾瑄所赐,又怎么会好心的提醒他什么呢!

只怕他自己心中也是清楚,出了这丰鄰城,他的日子也就是不长了。

夜倾瑄觉得不会再容许他继续活下去,即便他已经被陛下终身幽禁在紫菱洲,可是对于这样可怕的对手,不完全将他摧毁的话,怕是任何人都难以心安。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便是,相信夜倾瑄心中也是在疑惑,夜倾昱这一次着实是败的有些太过容易了。

即便是他们计划的周全,可是这般完全没有反抗的就认了命,实在是有些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而且夜倾昱此人,素来忍的可怕,狠起来更可怕!

是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山穷水尽,无计可施,夜倾瑄都要防患未然的将他除掉,唯有如此,才能安心!

再则,怕是过不了多久,夜倾桓就要从烟霞山回来了,夜倾瑄也要为此多做准备才是。

否则的话,一个夜倾昱还没有料理干净,又紧接着跑出来一个夜倾桓,那才真的是让他头痛呢!

忽然!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转身朝着一旁的紫鸢吩咐道,“让墨锦来见我!”

还有一件事情竟是险些忘了!

墨影离开之后,不多时,便见墨锦跟着紫鸢进了房中。

“属下参见王妃!”

“起身!”想到自己要问的事情,慕青冉觉得只怕整个王府,也就只有眼前之人能为她解惑了。

“六皇子府眼下是何情况?”夜倾昱已经被幽禁,但是陛下对于那府上的一众女眷却是并未严惩,倒是不知眼下是何种样光景。

“回王妃的话,六殿下被带走之后,听闻那府上就乱了套,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说起这件事情,墨锦也是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堂堂一座皇子府,竟是没有一个能管得住事儿的人,生生让多少人看了笑话!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乱成了一锅粥?!”怎么会变成这样?

“正是!听闻上一次六皇子妃被陛下放回来之后,六皇子便将其禁足在她自己的院中,是以六皇子府如今,并无主事之人。”

听闻墨锦如此说,慕青冉倒是不以为然。

即便卫菡没有被夜倾昱禁足,那府上她也是难得当得起家!

先不说夜倾昱从来没有给她那么大的权利,便是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着实没有一点当家主母的风范。

反而倒是另外一个人慕青冉觉得颇有些意思!

“那府上有一名婢女,名唤云舒,你可晓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