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惊艳归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舒?!

忽然听闻慕青冉提起这个名字,墨锦不禁皱眉想了想,随后方才恍然大悟。

“王妃说的可是早前来过王府的那名女子?”他记得是代表六皇子来的,原本王府与六皇子府并无甚交情,是以他方才格外留心了一些。

这么多年也未见得有何人言明自己能够代表六皇子做何事,是以墨锦对那女子倒是有些印象,却不知王妃为何忽然问起她。

“就是她!”

“属下近几日的确是派人打听了一番六皇子府上的情况,但却是并未注意王妃口中的女子,也并未听下人回报有关她的事情。”说起来,那女子既是一个婢女,王妃何以这般注意?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没有人回报有关她的事情?

虽然云舒只是一个婢女,但是她在六皇子府中的地位或许并不仅仅如此而已。

慕青冉有一种预感,想要知道夜倾昱到底是不是真的甘心放弃皇位,只要找到云舒,便可以从她的口中知晓一二。

“你稍后命人去打探一下,如若有消息了便来回我,不过切记勿要惊动旁人。”这本也不过就是她心中的猜测,若是被夜倾瑄也发现了这般情况,倒是会有些麻烦。

“属下遵命!”

墨锦领命离开之后,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移到窗外的雨幕之中,想起曾经在六皇子府中落水的那一幕,当时便觉得那女子有些不简单。

而之后的一些事情,夜倾昱像是宁愿派一名婢女前来,也不愿让卫菡过来。

这当中固然有靖安王府与襄阳侯府闹得不愉快的因素在,但是更多的怕是夜倾昱的心中根本不信任卫菡吧!

或者说他只信任云舒!

慕青冉犹记得,当日大皇子妃还在世的时候,夜倾瑄曾经利用皇长孙陷害卫菡,进而拖夜倾昱下水。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请,卫菡方才会被陛下当时扣留在宫中,但是之后夜倾昱是如何同自己说的

他曾经向自己道谢,慕青冉当时本以为他是因为自己为他解围的事情,不过后来他说,是为了当时卫菡被囚的事情。

后来他仿似还说了一句,云飞雨散,舒心为好

云舒

如此来说,夜倾昱的心中竟是难得也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存在吗?!

倘或她心中的猜想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云舒对于夜倾昱的意义绝对非同寻常,是以如今夜倾昱遭遇这般困境,她应该不会坐视不理才是。

眼下,便只等着墨锦那边传回消息就好。

近来丰延的朝中发生了一件极大的事情,那便是六皇子夜倾昱被庆丰帝一道圣旨直接幽禁在了永安紫菱洲!

庆丰帝还曾言明,未有他的旨意,六皇子终身不得归还!

如此一来便算是将其终身幽禁在了那里。

虽是大皇子一党对此乐见其成,但是原本追随夜倾昱的那伙人,却是无法轻易的接受这件事情。

他们素来皆是与六皇子一伙,这么多年明里暗里也给大皇子使了不少的绊子,找了不少的麻烦,如今六皇子这般一失势,怕是将来他们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特别是大皇子本就是有仇必报的性子,段或是没有饶了他们的打算!

听闻六皇子是因为害死了娴妃腹中的小皇子方才触怒了陛下,因此遭此横祸。

可如此一想,众人又是不禁心下奇怪,这好端端的,殿下为何要去谋害娴妃娘娘?!

尽管之前听闻娴妃落胎的时候,的确是一个小皇子,但是在这之前却并未有何人得知这般消息,那六殿下何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害她?

再则,即便是担忧娴妃会生下小皇子,可也不必六殿下亲自去动手,他随便找个替罪羔羊岂不是更加的稳妥!

不管怎么想,众人都只觉得这件事情处处都是疑点,有太多的地方都值得去探究。

但是他们方才一起在朝上为六殿下求情,就直接招来了陛下不悦,直接将吏部的一名官员革职查办了。

甚至还有人传言,陛下因着娴妃流产,责怪凤藻宫的宫人伺候不当,竟是满宫上下的人都下旨杀了,这可是极少发生的事情!

正是因此,倒是令六皇子一党的人不敢再随意的贸然求情,否则只怕是会起到反效果。

然而夜倾昱这一倒台,他手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却是无人能管,即便大皇子将此前本该他负责的事情尽数接手回去,可是这剩下的也是着实不好处理。

而如今朝中的适合的人选却也委实不好挑选,七皇子素来不堪大任,八皇子已经被陛下禁足许久,似乎也没有将其放出来的意思,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剩下一个靖安王了。

想到靖安王,众人也是心中不觉有些奇怪,按理说夜倾辰应当是扶持夜倾昱上位的,可是怎地六皇子府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竟也不见他出面求情或是帮忙周旋?!

虽说夜倾辰这般事不关己的作态有些招人怀疑,但是相比于将六皇子原本的权柄交到大皇子一党人的手中,他们倒是宁愿接手的人是夜倾辰!

毕竟一个是立场不明,而另外一个却定然是敌对的阵营!

谁知令众人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文武百官开口请求陛下将这职权交到夜倾辰手中的时候,他却是直接一句话就回绝了。

“本王没那闲工夫!”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在大殿中响起,丝毫不给众位大臣和陛下留面子,只直接面色不改的拒绝道。

让他带兵也就算了,闲来无事还能杀杀人,如今竟是让他掌管这些文职,真的当他无事可做嘛!

“如今天下四海升平,丰延已无战事可言,王爷应当并无着忙之事才对!”人群之中,站出一位大臣,神色略有紧张的说道。

说起来,这么多年以来,王爷除了一直带兵打仗,便也就是奉旨办事,从未在朝中司掌文职。

倘或还有别的选择的话,他们也不愿将夜倾辰推出去,毕竟这人的不可控因素太多,谁也不敢保证他下一刻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

“怎么?你这是在为本王没事找事吗?”说着,夜倾辰忽然转头看向那官员,眸中倒是未见丝毫的不悦,只是那双太过清冷的眼,只让人望着便觉得不寒而栗。

“微臣不敢!”话音方落,便只见那名官员赶忙跪在了地上。

“罢了罢了,勿要再提此事。”庆丰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面色稍有不虞的盯着那名官员。

众人听闻庆丰帝的话,一时间也是不敢再随意说什么,只纷纷作低头状,殿内一时一片静寂。

而夜倾瑄听闻庆丰帝的话,却是不禁松了一口气,幸好夜倾辰并没有应下此事。

好不容易将夜倾辰的兵权收回了父皇的手中,若是今日再将这朝中的职权交到他手上,那自己做的这一切,岂非是前功尽弃了!

“这满朝的文武百官,竟是无人能够为朕分忧解难吗?”庆丰帝不住的低声叹息,语气中满是苍凉之感,让人有些不忍心去看他的样子究竟是怎样!

“儿臣愿为父皇排忧解难!”忽然,大殿之外的响起了一道异常温润的声音,让众人都忍不住向外望去。

夜倾瑄也随着众人闻声望去,却是眸光不禁一凝!

只见来人一身月白色金色祥云锦袍,头戴鎏金龙云冠,面色如玉,身姿风雅,当真是风华无双。

夜倾桓!

居然是他!

如果说于此时见到夜倾桓足够令人感到惊讶的话,那么众人在见到他一步一步,脚步沉稳的走进大殿的时候,人们方才恍然回神。

三皇子的腿竟然好了?!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停驻在夜倾桓的身上,眸中难掩震惊之色。

明明此前三皇子一直患有腿疾,可是怎地离开了一段时间,他的腿竟是完全好了?!

“儿臣参见父皇!”方才行至殿中,夜倾桓只直接朝着庆丰帝拜道,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一直以来,夜倾桓都是喜穿一些颜色素雅清淡的衣物,质地均是较为朴实无华,虽是难掩他的无限风姿,但是到底难见皇家的贵气非凡。

是以今日众人忽然见他如此耀目的一身打扮,均是不禁一时看呆了去。

“你你的腿?!”庆丰帝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夜倾桓的腿,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他甚至是激动的仿若要直接起身站起一般,倒是令众人看着心下微惊!

“回父皇的话,此次外出偶然遇到一位悬壶济世的医者,是他医好了儿臣的腿。”像是根本看不到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一般,夜倾桓只自顾自的回着庆丰帝的话,目不斜视的望着对方。

“哦?那倒当真是一位神医!”听闻夜倾桓的话,庆丰帝只轻言低叹道。

闻言,夜倾瑄却是眉头微紧的瞪着眼前的人,眸色幽暗深沉。

神医呵!这世上哪里有这般巧的事情!

怎地他方才一出去,就能碰见一个神医在等着他,直接将御医都束手无策的废腿给治好了,这样的话夜倾桓以为自己会信吗?!

夜倾瑄倒是觉得,怕是夜倾桓原本就没有摔断腿,一切都不过是他当时的障眼法罢了!

为了不引起自己和夜倾昱的注意,所以他娶了一位江湖女子,甚至是连腿都假装摔断了,唯有如此,方才彻底能够让他们放心。

事实证明,夜倾桓这一步棋,当真是走对了。

一直以来都从未有人怀疑过他的用心,他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满朝的文武百官只怕都以为,这是一个皇位最无力的竞争者。

甚至当时的夜倾桓,根本都不算是一个竞争者!

以至于后来,就连父皇要将降军的兵权交给他,夜倾桓都直接拒绝了,实实在在的向人们证明着,他对皇位没有野心和企图。

可是实际上,只怕也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脸色只忽然变得极为难看!

如此说来,怕是早前的那一次落崖,也是在夜倾桓的计算之中。

夜倾桓你究竟是何其可怕,竟是暗中隐忍蛰伏了这么久,一直看着我与夜倾昱之间斗法不断,事到如今方才终于现身。

原来父皇的这一些皇子之中,只有你才是最有心机的人!

不管庆丰帝与众位大臣究竟相不相信夜倾桓之言,但是他自己倒是面色十分坦然,好像根本没有一丝说谎的迹象。

而另外一位丝毫不受影响的人,想来便也只有夜倾辰了。

从夜倾桓进殿开始,夜倾辰一直都是神色冷然的站在那,根本未见一丝一毫的惊讶。

只是他素来面色清冷惯了,向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主儿,众人也是无法从他那里瞧出什么。

“如今三皇子的身子既是已经恢复,刚巧朝中的职位有所空缺,便暂且交由你负责。”略微沉吟了一番,庆丰帝方才状似随意的吩咐道。

但是众人听闻这话,面上虽是未改其色,但是心中倒是不免有些奇怪。

此前陛下一直都是对三皇子不假辞色,即便是上一次要任命于他,但是后来也是不了了之。

这一次怎地觉得陛下竟是有要重用他的意思?!

既是朝中的众位大臣都已经有所察觉,那么夜倾瑄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闻言,夜倾瑄的眼睛却是不觉微微眯起,眸光变得极为幽暗。

事到如今,便是连父皇也不愿再继续遮掩下去吗?!

其实从一开始,他之所以会册立夜倾桓为太子,除了因为他是容嘉贵妃的儿子,还有一层原因便是,那人当真是父皇心目中最合适的储君人选。

尽管这么多年,父皇一直在冷落夜倾桓,但是如今看来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至少免了他这么多年与自己和夜倾昱之间的争斗,眼下其中一方败势,夜倾桓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父皇便也顺水推舟的开始对他委以重任。

就因为他是父皇最宠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所以从一出生,就拥有所有人都无法轻易得到的一切。

原来所有的冷漠和置之不理,皆是父皇对他另一层的关爱!

父皇!

你何其不公,竟是将这么多的儿子都玩弄在股掌之间,只为了保护一个夜倾桓!

“儿臣遵旨!”夜倾桓的声音清润的响起,眸光温润的望着庆丰帝,唇边淡淡一笑。

及至散朝之后,夜倾桓身姿颀长的缓步走出了大殿,瞧着走在他前面的夜倾辰,唇边淡笑着朝他走去。

“有劳辰弟了。”说着,夜倾桓只微微朝着夜倾辰略一拱手,含笑说道。

闻言,夜倾辰的脚步不禁一顿,随后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无碍。”话落,夜倾辰便收回了目光,只直接转身离开。

见状,夜倾桓却是只微微一笑,却并不再多言,只与夜倾辰并肩而走。

他方至来时,因着走的有些匆忙,是以便将烟淼和君儿暂且留在了靖安王府。

加之此前在烟霞山的时候,烟淼便时常会提起慕青冉,只言想要见见她,如今倒是刚好可以让她们好好叙叙旧。

而身后夜倾瑄看着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人,眸光却是变得愈加的幽暗。

果然!

夜倾辰当真是早已与夜倾桓勾结在了一起,却是只怪自己眼拙并未看出来,竟是生生被他们玩弄了一番。

瞧着夜倾瑄的眸光愈见愤恨,一旁的夜倾睿却是不禁心下微叹,本以为除掉了一个六皇兄,这条夺嫡之路终是要走到了尽头,谁知紧接着又来了一个三皇兄!

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情,他真的是有些厌倦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