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唯你一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府

就在夜倾辰上朝离开后不久,慕青冉竟是见到烟淼和夜倾君随着墨锦缓缓走进了浮风院。

“烟淼!”见着那两人缓缓向她走来,慕青冉赶忙起身走到门外相迎。

“青冉,我回来了”此前离开的时候便只与青冉匆匆道别,方至如今也是许久未见了。

她此前在丰鄰城的时候,便时常想着到王府来看看青冉,但是未免被人知晓她们相识的事情,她也只有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有想到后来竟是与夜倾桓直接回了烟霞山,再是想见到青冉也是不易。

不过好在如今她又回来了,夜倾桓同她说,日后要是想来王府寻青冉,便可以遵从心意的过来,无需再顾忌许多了。

她也不清楚夜倾桓为何这样说,只是他这样告知她,那她只需要听他的就好了。

“君儿也回来了!”看着站在烟淼身边的人,慕青冉的目光不觉细细的将他打量了一番。

发现他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大改变,看起来也未见身子有何不适,便心下稍安。

“仙女姐姐,君儿可惦念你了!”话音方落,夜倾君便只一步窜到了慕青冉的身边,方才要与她近些距离说话,却是被一旁的墨锦不动声色的拦了下来。

“启禀王妃,三皇子妃与十二殿下方才回来,想必是还未用膳,属下这就命人去准备。”说话的时候,墨锦微微向前迈了一步,恰好挡在了慕青冉的身前,倒是将夜倾君阻拦在了旁边。

哎虽说这十二殿下与王妃差了几岁,但也毕竟是个男子!

倘或他当真心智不全还好说,分明就是个扮猪吃虎的主儿,这却是万万不能让他随意接近王妃,否则被王爷知道的话,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

“嗯。”装作没有看出墨锦的举动一般,慕青冉只淡笑着点了点头。

而夜倾君在一旁看着墨锦的行为,却是不禁神色微怔,随后反应过来方才摇头失笑。

他这竟是被靖安王府的人给防备了吗?!

是夜倾辰吩咐下来的?

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夜倾君只随着烟淼和慕青冉走进了房中,倒是不复以往那般痴痴傻傻的神色。

在烟霞山待的那么些时日,他一直都以本来面目出现的,是以如今这方一回城,他倒是一时间有些不适应了。

左右也是在王府中,倒是无须太过遮掩什么,待到几时回了三皇子府,他再带上脸上的面具也是不迟。

想来今日皇兄出现在皇宫中,已经足够令众人震惊了,他若是再忽然之间恢复了神智,怕是那群人只会更加的受不了。

路总要一步一步走,事情总要一点一点渗透给别人知道,看着他们完全出乎意料的震惊之色,方才能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待到夜倾辰和夜倾桓两人回了王府的时候,慕青冉他们已经用过了膳,正坐在一处闲说着话。

方才走进厅中,便见到夜倾君坐在慕青冉的旁边,兴致勃勃的同她讲着什么。

见状,某位王爷的脸色却是瞬间阴沉了下来!

甚至是理都未理房中的人,夜倾辰只直接走到了慕青冉的身边,紧紧的挨着她坐下。

随后便一言不发的拉着她的手,像是也不在意还有旁的人在场,只自顾自的把玩着她的手掌,神色方才有些缓和。

瞧着夜倾辰这般作态,慕青冉虽是心知他有些闹别扭,但也不好于此时就去同他说什么,只依旧神色温软的同烟淼继续叙话。

而夜倾桓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却是不禁淡淡一笑。

虽是早前便知道辰弟在面对这位靖安王妃的时候难免有些孩子气,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这般任性的样子。

倒真是令人大开了眼界!

“膳也用过了吧”言外之意便是,也该是时候离开了吧!

乍一听闻夜倾辰的话,房中顿时便静了下来,而原本慕青冉和烟淼正在说着话,也是不禁停了下来。

“嗯,吃过了,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王府的膳食!”也不知是没有听出夜倾辰话中的意思,还是夜倾君在刻意插科打诨,总之就是只一味的在称赞王府中厨子的厨艺如何好,却绝口不提要离开的话。

“的确不错!”原本以为夜倾君这一番话便已经足够气人了,谁知烟淼竟是也神色天真的来了一句。

闻言,夜倾桓却是不禁借着喝茶的功夫,用杯盏掩去唇边的笑意,不再看向夜倾辰的脸色。

“皇兄,我还想在王府多蹭几顿饭呢!”像是根本没有见到夜倾辰脸上愈见难看的神色,夜倾君只一副天真的表情朝着夜倾桓说道。

听闻夜倾君的话,夜倾辰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只听到烟淼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也想同青冉再多待几日。”

夜倾辰:“”

什么意思?!

是不打算走了吗?

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烟淼却是下意识的转头望着夜倾桓,似是想要看看的他的意见。

“听你的就好。”她身边本就没有什么至交好友,难得结识靖安王妃,想要同她亲近也是常理。

“哼你自然是不敢有意见,否则到手的媳妇就又跟人跑了!”谁知这厢烟淼还未曾应话,竟是听到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

好不容易才将人连蒙带骗的从钟铭枫那里抢回来,夜倾桓自然是不敢再有任何不悦和意见。

而暗处的墨影等人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不禁嘴角微抽,王爷莫不是忘了,您自己的媳妇也是偷偷跑过一次呢!

房中又是一片静寂,烟淼略有些不明其意的看了夜倾辰一眼,却是只见对方神色不虞的望着夜倾桓。

但是后者却是好像根本没有见到一般,只在初时听到夜倾辰的话时神色微愣,反应过来之后便只朝着烟淼温润的笑着,却是并不接话。

夜倾君见态势不对,便只匆匆出了房中,跑到沈太傅的院子去找慕青珩,也不参与他们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王爷方才回来,不若先去用膳”被夜倾辰拉住的手轻轻按了他一下,随后只转头朝着他淡淡一笑。

来者是客嘛这样不善的语气会不会太过生硬了!

“你同我”

“本殿也还未曾用膳,王妃不会介意多添一双碗筷吧!”夜倾辰的话还未说完,却是被一道温润的声音给打断。

“介意”

“自然不会!”慕青冉看着旁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的夜倾辰,一时间也只朝着他温柔的笑,不好再说什么。

见状,紫鸢等人也赶忙忍住笑意低下了头,唯恐不小心惹到了正在怒火中烧的某位王爷。

“本王不”他不饿!

“他们去用膳,咱们去说说话吧!”见是夜倾桓他们要去用膳,烟淼便只起身走向慕青冉。

忽然!

就在烟淼要走到慕青冉身边的时候,却是见眼前一阵风似的,便只见慕青冉被人打横抱起来,转瞬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诶”

“好了,你陪我去用膳吧!”瞧着烟淼似是要追过去的样子,夜倾桓赶忙伸手拉住她,含笑着同她说道。

再是追过去的话,只怕夜倾辰就真的会直接杀人了!

“殿下请!”王爷和王妃已经先行离开了,紫鸢却是还要仔细的招待烟淼与三皇子的。

而这边慕青冉被夜倾辰一路抱回卧房之后,却是不禁好笑的看着他说道,“王爷今日怎地这般大的脾气?”

虽说他平日对外人也是这般神色清冷的样子,但是却极少真的动怒,今日倒是有些奇怪。

“他们自己又不是没有府邸,何以要来这里!”蹭吃蹭喝也就罢了,偏还都对青冉虎视眈眈。

“我与烟淼多时未见,她想来瞧瞧我也是常理啊!”

“我也与你半日未见,如今想黏着你也是常理啊!”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辰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开口说道。

慕青冉:“”

这样的话他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我让流鸢传些膳食过来,你也多少吃一点。”说完,慕青冉便径自推开夜倾辰环着她的手,抬脚便要向外间走去。

“好!”他果然还是极喜爱看着青冉为他操忙的样子,这会让他觉得,她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人。

“来人!将小世子给三皇子抱去!”

“是!”门口的小丫鬟应声而去之后,慕青冉不禁转头望着夜倾辰,有些不明白他这般做是何意。

“让他早些体会为人父的艰辛与责任。”既是赖在他府上混吃混喝,也该试试别的才对!

闻言,慕青冉只颇为好笑的看着夜倾辰,却是也并未出言阻拦。

左右方才烟淼也是说要见见陌儿,她倒是还未命人将其抱过来,倒是夜倾辰他们先回来了。

说起来,烟淼同夜倾桓成亲也是有一段时间了,却不知几时会见到他们的孩子。

“眼下是见不到的。”像是猜到了慕青冉心中的想法一般,夜倾辰的声音幽幽的响在她的耳边。

想到等着夜倾桓的孩子出世,怕是眼下还为时过早!

“为何?”依着夜倾桓对烟淼的态度,合该是极宝贝他们之间的孩子才是。

“你道他为何于此时回到丰鄰城?”膳食已经齐备,夜倾辰只一边拉着慕青冉的手入座,一边语气闲闲的同她说道。

“自然是为了揽下原本在夜倾昱手中的事务。”既是已经准备了夺嫡,那合该是要手中握有一些权柄的。

否则即便是有人扶持,但是本身一丝作为也无,只怕将来即使登上了皇位,也会被人质疑和不服。

是以最好的办法,便是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立一立威名,扬一扬威风,震慑一下在朝中的牛鬼蛇神也好。

“权柄易主,又岂止是说说那么简单!”说起此事的时候,夜倾辰的神色不禁变得更为冷寂一些,“夜倾瑄一定会在暗中找他的麻烦,便是对付朝中的那些人已经是分身乏术,哪里还敢让烟淼在这个时候传出消息!”

听夜倾辰如此一说,慕青冉正在为他布菜的手便是不禁一顿!

照这样来看,竟是要等一切尘埃落定,众人方才能最终安了心嘛!

其实照夜倾辰来看,即便烟淼在这个时候传出什么喜讯,夜倾桓也不是护她不住,只是到底心中记挂着。

将她安养在丰鄰城中,便无可避免的要招来各路的暗害,自然要事事小心提防。

而将她送回烟霞山的话,倒是可以避免被人暗害,只是不在夜倾桓眼皮子底下,想来他也是难以安心的。

是以思来想去,夜倾辰觉得这才是他们至今没有孩子的原因。

“烟淼怕是并不知道夜倾桓的想法吧!”慕青冉总觉得烟淼好像夜倾桓现在处境一无所知,而对方也没有告诉她,他们即将要面对的一切究竟有多么的残酷。

“他自然不会告诉她!”夜倾桓还指望着在烟淼的面前继续伪装他谦谦君子的形象呢!

“如果将来真的是夜倾桓继承了皇位,那烟淼该怎么办?”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她从前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时总觉得这件事情距离他们还很远,似乎一切都是未知的。

加上那个时候她并不确定烟淼在夜倾桓心中的位置到底是怎样,是以并未想的如何深远。

但是如今夜倾桓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在计划这一切,不管有没有靖安王府在背后作为依凭,他都是要与夜倾瑄等人有上一斗的。

那么将来若是他真的登上了皇位,又该将烟淼至于何地?

“青冉想要如何?”夜倾辰只一边吃着她为他布的菜,一边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若是换成是你继承皇位,你会如何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中只浸满了柔柔的水光,眸光温软的望着他。

倘或是你继承了皇位,与夜倾桓面对同样的局面和境地,你会怎么做?

“将皇位推给夜倾桓!”他要那皇位做什么!

慕青冉:“”

某位王爷你够了!

你自己不愿意做,就这么不问别人意愿的直接推出去,这样真的好吗?!

“青冉”忽然将手中的碗筷放下,夜倾辰只双手捧着慕青冉的脸,目光中满是凝望专注的说道,“如今你为靖安王府的王妃,那这王府的后院,便只会有你一人!而倘或将来有一日我继承皇位,那么我的后宫中,也依旧是只会有你一人!”

即便这世间沧海桑田,诸事皆变,但是唯有这件事情,是夜倾辰心中无比确定的!

他这一生,便只认定了她一个人,旁人进不去他的心,而她也出不来!

不可否认,夜倾辰这样一番话说下来,即便素日淡然如慕青冉,也是不禁有些动容。

尽管夜倾辰从不吝惜他对自己的情意,但是每一次从他的口中听闻这样的话,慕青冉的心中都是不免感动的。

她也不知自己何其有幸,能够在这样的机缘之下结识他,甚至是成为了他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样的一个慕青冉,便刚好有一个夜倾辰将她放在手中,当成挚宝一般的宠爱。

“那夜倾桓也会同你一般吗?”想到烟淼的性子,慕青冉的心中便不禁有些担忧。

虽然她的性格定然是不会令自己吃亏,但是即便如此,身不伤,唯恐心伤。

伤身还有药可医,可是心死只怕就再难起死回生了。

“不会!”他们两人本就有太多的不同,自然做出的选择与决定也是不同。

闻言,慕青冉的心中便是不由得一紧!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