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杞人忧天/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慕青冉听闻他的话之后,整个人都一时愣在了那里,夜倾辰便不禁注目望着她说道,“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他们自己都该有自己的打算,你无需为此烦忧。”

需要她事事上心的人,也不过就是陌儿和他罢了!

“烟淼与我不同,很多事情她想不到那么长远的。”所以自己能够帮她预想到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她自幼便生长在烟霞山,除了她师傅之外便不曾接触过别人,后来便是连她师傅也仙逝了。

在与自己相识之前,烟淼甚至从未出过烟霞山,可是她如今既是这般看重夜倾桓,将来倘或是受了伤害,怕也是难以轻易想得明白。

“所以”

“如果将来真的走到了那一步,若是烟淼过得并不开心,我”她无法装作无知的视而不见!

“届时你想做什么,我都会依着你!”夜倾辰的手慢慢的拂过慕青冉的唇瓣,眸中满是似水柔光。

他何尝不知道青冉的心思,既是将烟淼当成至交好友,那么定然是不能看她受苦受难的。

而他本是于烟淼无甚相熟,但既是青冉想要帮着她,那自己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多谢王爷!”慕青冉心知夜倾辰今日的承诺是什么意思,是以心中方才会更加的感动。

怕是将来真的到了那一日,便是不仅仅与夜倾桓这么一个人为敌那么简单!

不过,也说不定是她想的太多了,夜倾桓那样聪明的人,保不齐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毕竟看他对烟淼在乎的样子,也不像是会让她受委屈的。

这般一想,慕青冉便不觉淡淡的笑了起来。

“不担心了?”见她一时又是微微笑了起来,夜倾辰的心中也是不觉跟着轻松。

“嗯,总觉得虽然夜倾桓与你性格不同,但是想来心中的情意该是一样的,应当不会让烟淼受委屈才是。”

闻言,夜倾辰便也只朝着她轻轻的一笑,用眼神示意她为自己布菜。

他膳还未曾用完呢她心里竟是只想着别人的事情,倒是不怕会饿坏了他这个夫君!

瞧着夜倾辰眼中似有打趣之意,慕青冉却是不觉淡笑着为他布菜,眸中满是温柔之意。

原本夜倾辰还在为夜倾君赖在王府老大不愿意,不想在夜倾桓用过膳之后,他们便一同离开了。

其实此前对于夜倾君常常到王府来,夜倾辰也并未表现出多大的意见,但是自从对方不再装傻充愣之后,他倒是意见忽然大了起来。

是以当他见着夜倾君站在夜倾桓的身边准备一同离开的时候,阴沉着半天的脸方才终于转晴。

见状,慕青冉也只是心下觉得好笑,并未再打趣他什么。

“叨扰了,今日且先告辞了。”

且先

难不成日后还打算再来吗?!

“我过几日再过来看你和陌儿。”将夜安陌递到慕青冉怀中之后,烟淼甚至是有些恋恋不舍的握了握他的小手。

毕竟夜安陌是他们这一辈中第一个出生的孩子,难免大家都觉得新奇一些,加上他模样长得标致,自然更讨人喜欢。

“那我同皇嫂一块来!”他今日来这一趟还未曾好好逗逗陌儿呢!

虽说此前他一直都希望仙女姐姐能够得个小女娃,不过若是如陌儿这般漂亮的男孩子似乎也不赖!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冷冷的扫了夜倾君一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嫌弃之意。

“嗯。”直到看着三皇子府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中,慕青冉方才收回了目光。

夜倾桓方才是直接走出了靖安王府的大门!

刚刚他同夜倾辰一起回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他今日一直都是自己行走,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装病下去了。

如此想来,那他今日去上朝的时候,应当就是以这样的一个状态重现在众人的眼前,吸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

旁的人倒是也罢了,夜倾瑄想来应当是极为恼怒吧!

费尽心机斗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除掉了一个夜倾昱,本以为该是胜券在握,却又不想半路杀出一个夜倾桓!

他与夜倾昱已经是相斗多年,但却是一直难分高下,如今想要再次斗败夜倾桓,还要经过那么多年,甚至是比那更久!

而此刻被慕青冉在心中念叨的夜倾瑄,也果然是在因为此事在府上大发雷霆。

“砰”地一声,又一个翡翠玉壶被摔在了地上,瞬间便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方才行至门口,夏淑便听到了房中的声音,她的脚步便不禁一顿!

听下人们说,刚刚殿下下朝回来的时候脸色便很是难看,她本以为是在朝中被陛下训斥了,但是眼下这般来看,却是好像并非如此。

殿下虽是有心争夺皇位,但是却不再背后表现对陛下的丝毫不敬,是以即便真的是陛下说了什么,也绝对不至于让他这般恼怒。

可是如今六皇子已经被陛下下旨幽禁,又有何事值得他如此动怒呢?!

仔细想了想,夏淑的心中却仍旧是没有个头绪。

皱眉想了想,她便直接转身准备回自己的院子,并不打算再进到夜倾瑄的房中了。

“走吧!”

“您不进去?”见夏淑直接转身往回走,她身边的婢女只端着手中的汤盅跟上,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这汤是皇子妃特意为殿下准备的,怎地已经到了门前,竟是过门不入?!

“不了!”殿下如今正在气头上,即便她进去也是帮不上什么,说不定还会讨来他的厌烦,还是有眼色些勿要凑上前去了。

说起来,自从嫁到大皇子府之后,除了初时与夏柔的一番勾心斗角,夏淑也并未觉得生活有何变化。

夜倾瑄似是既不喜欢女人插手政事,尽管曾经有关三皇子的事情还是自己最先发现告诉他的。

三皇子!

忽然之间,夏淑像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她的眸光倏然一凝!

“翠沫,你派人去外面打探一番,今日朝中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眸中也隐隐有些急切之意。

“是,奴婢这就去。”

看着翠沫快步出了房中,夏淑的心中不禁“突突”地跳着,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虽说她不能算是完全了解夜倾瑄这个人,但是嫁进这府上多时,她或多或少也是有些认知的。

他向来极少发脾气,特别是像今日这般如此大的脾气,更加是极为少见!

是以夏淑觉得,定然是今日朝中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而这件事情足以令夜倾瑄觉得焦躁不安。

但是夜倾昱已经败势,靖安王府根本未曾有何动静,而且父亲与三叔也是在尽力在找证据,试图帮祖父洗脱罪名,近日也已经有些眉目了,他不该是有何愁事的。

除非是此前他们一直在忌惮的事情——成真了!

而当翠沫再次回到房中的时候,夏淑便知道,她猜的果然没错!

只不过便是她也没有想到的是,夜倾桓的腿竟然也好了!

“当真?!”明明此前已经严重到不良于行,出行皆是要有人推着的,怎地不过是出了一趟丰鄰城,回来之后便神奇的好转了?

“回皇子妃的话,确无虚言!”她特意着人问了好几遍,都说是亲眼见着三皇子自己走进皇宫的!

闻言,夏淑却是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瞬间便呆愣在了当场。

夜倾桓他的腿竟然没事!

那究竟是近日治好的,还是原本他就没事?!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那夏淑只能说,这人的心机委实太过深沉,真真是将世人都算计了去!

她原本还做着美梦,觉得殿下既然是已经除掉了夜倾昱,那么想来皇位便是唾手可得,她将来也要成为这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慕青冉见到自己也是要问安施礼的。

或者说,真的到了那时,说不定就没有慕青冉了!

但是眼下又忽然冒出来一个夜倾桓,生生拖累了他们的脚步,难道还要再除掉一个他才行吗?!

那又会不会,等到好不容易解决掉夜倾桓,再有什么其他的皇子冒出来?

其他的皇子!

忽然,夏淑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什么,让她不禁一愣,随后皱眉仔细的想着。

即便夜倾桓再是不好对付,可那又怎么样他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个痴痴傻傻的夜倾君嘛!

直面夜倾桓不容易,但是对付一个小孩子家,想来应当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般一想,夏淑的脸上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笑意,她便是想让殿下看看,轮起算计人心,便不仅仅是只有慕青冉才会。

不过就是他不曾将目光放到自己身上罢了!

倘或是自己能帮他解决掉夜倾桓,是不是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就会有所不同?

自从嫁进大皇子府之后,夏淑便隐隐觉得,夜倾瑄对于她这个正妃并没有很是在乎和用心。

她曾经见到过他对待袁玮琴的样子,虽是比不得靖安王对待王妃那般,但是到底也算是多加呵护。

但是换做自己的时候,他却只是与她相敬如宾,不曾郎情妾意,让她可敬、可畏却偏偏不可爱!

是以夏淑总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够好,很多事情不能帮到他,如果她也能同慕青冉一般的成为夫君的贤内助,他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此前她甚至还想着,大皇子既是那么想要致慕青冉于死地,那自己如果帮他达到这个目的,他会不会更重视她一点?

可是后来她忽然发现,夜倾瑄想要的其实并非是要慕青冉的性命!

也许原本他是打算杀了她的,但是后来,再一次次的针锋相对中,他的心思就渐渐地发生了改变。

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想要取慕青冉的性命,而是想要打败她,让她对他臣服!

可能在最初的最初,夜倾瑄曾经真的想要杀掉慕青冉,那也并不仅仅只是针对她一人,因为只要她身死,想来对于夜倾辰而言,也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和伤害。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是以一开始的时候,夜倾瑄才会卯足了劲儿去对付她。

然而令夜倾瑄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却是,他会在一次次的设计陷害中,渐渐丢失了自己本来的意图和打算。

最明显的也不过就是如今,夜倾瑄好像已经越来越难集中精力去对付靖安王府的人,或者说他好像越来越难狠得下心肠去对付慕青冉了。

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夜倾瑄自己注意到了没有,总之夏淑作为旁观者,她看的一清二楚!

虽是说不准那到底是不是夜倾瑄对于慕青冉的爱慕之意,可也着实令人看着灼心。

想到这一点,夏淑的眼中便充满了愤怒,她的手轻轻的搭在桌面上,却是慢慢收拢成拳,越来越紧的握着。

她是一个女子,对于感情之事有着天生的洞察力,特别如果对象是自己的夫君的话,那么她心中的想法只会更加的明确。

夏淑想不懂自己究竟比慕青冉差在哪里,为何所有人的都围着她转,为何她明明只是被临水放弃的一个和亲公主,却是也能得到这么多本不该属于她的一切!

慕青冉既是已经嫁给了夜倾辰,又得到了他独一无二的宠爱,难道上天如此眷顾她还不够吗?!

如今竟是连殿下对她的感觉也渐渐有些变质!

原本夏淑并不确定这一点,只是她上一次隐晦的与夜倾瑄提起要帮他除掉慕青冉的时候,那时夜倾瑄脸上的神色她不会看错!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错愕,但是仍然被夏淑注意到了。

后来他甚至是旁敲侧击的警告了自己,不许轻举妄动的插手他的事情,更不可以暗中盘算着自己的计划去找慕青冉的麻烦。

若是换成以前的话,说不定夏淑会相信,夜倾瑄当真是为了大局考虑。

可是事到如今,她却是只觉得怕是连夜倾瑄自己也没有想好,他究竟要将慕青冉怎样!

只怕已经是舍不得杀她了吧!

“皇子妃”看着夏淑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可怕,翠沫静静的站在一旁,最终忍不住轻言唤道。

这是怎么了?

皇子妃方才的神情变的好可怕!

恍然回神间,便见到了翠沫一张略显担忧的脸,夏淑赶忙收敛自己的情绪,朝着她微微一笑,示意自己并没有事。

“你让人去看看,若是殿下那边无事了,派人来回一声。”暂且不去想慕青冉的事情,眼下还是夜倾桓的事情要更为要紧。

“是”方才应下,翠沫却是在转身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奴婢方才回来的时候,见到宋大人来了府上。”

“宋祁?”

“对!就是那位宋大人!”那人来了府上多次,她不会认错的!

闻言,夏淑不禁微微皱眉,以往多是朝中出了重要的事情,宋祁方才会来府上,看来她猜的果然不错。

“七殿下没有一同来吗?”按理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夜倾睿该是一早便来了府上才是。

“这奴婢就不知了”她会见到宋祁也不过是碰巧遇到的,并非是刻意打探。

“嗯还是依方才之言,你且去瞧瞧再说。”

“奴婢遵命!”

翠沫离开之后,夏淑脸上的笑容却是慢慢消失不见。

夏柔已经被她斗败,再无翻身的可能,殿下对她也是厌恶至极,现在整个大皇子府的后院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很快地她就会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不会比慕青冉拥有的差!

只要殿下能够给她机会,她一定也可以为他效力的!

越是这样想,夏淑眼中的神色便愈见坚毅,闪着精亮的光。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