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自作聪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满地的瓷器碎片,宋祁的眸光不觉一闪!

随后却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依旧神色如常的朝着夜倾瑄走去。

照着眼下这情况来看,大殿下这气可是生的着实不轻啊!

不过也对,费了这么多的波折,好不容易方才得到了一点点的回报,终于是将六皇子拖下了水,可是又忽然冒出来了一个三皇子,换做是谁,只怕心里都是极为不舒坦的。

“参见殿下!”

“子策来了!”夜倾瑄闻声抬头,却是只见宋祁神色恭敬的站在他面前。

两人走到一旁叙话之后,顿时便有婢女进来,赶忙急着将地上的残屑收拾了。

“殿下可是在为三皇子的事情苦恼?”

“的确如此。”说起这事的时候,夜倾瑄整张脸都变得极为难看,素来棱角分明的脸庞,此刻更见冷硬,“子策有何想法?”

闻言,宋祁却是慢慢摇了摇头,三皇子回来的如此突然,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准备,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又哪里能想到一些好对策呢!

“本殿方才考虑了一番,虽是不能一击就能令夜倾桓败势,但也定然不能这般简单的就让他得到朝中的权柄!”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这一步,若是将一切都双手送到夜倾桓的手中,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

说起来,如果不是他在前与夜倾昱斗得这般风生水起,哪里轮得到夜倾桓来捡这个便宜!

“殿下说的是,只是不知殿下打算如何做?”这般想法倒是不错,不过要想达到预想的效果,怕是并不容易。

今日上朝的时候那般情景众人也是看到了,陛下仿似也有重用三皇子的打算,如此一来倒是更加的麻烦!

听闻早前陛下对三皇子并不是这般态度,几乎是恨不得直接杀了他才算是解气,可是今日一见却是根本与传言不同。

之前三皇子还在朝中的时候,宋祁还未参加科举,是以对于此前丰延朝中的情况他的确是并不十分清楚。

听闻宋祁如此一问,夜倾瑄却是不禁眸色沉沉的望着他,半晌都未曾说话。

“此事本殿想交由你去做。”沉吟了半晌,最终夜倾瑄却是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

交给他!

“殿下手中能人辈出,这样的事情臣恐会失了准头。”他对三皇子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是以即便是知道大皇子确切的计划,只怕也是不能很好的完成他的要求。

“子策未免太过自谦了!”听闻宋祁的话,夜倾瑄一时间也并没有说仍旧要交给他做,还是准备顺着他的意思换人。

“非是臣推脱,而是臣在朝中为官时日不长,着实是对于三皇子之事,知之甚少。”

闻言,夜倾瑄方才微微点头,“嗯,此话倒也不假。”

宋祁在朝中任职的时候,夜倾桓已经许久不理朝中之事了,多是在府上参禅念经,全然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不过臣倒是可以在近段时间多去了解一些三皇子的事情,毕竟日后倘或要是对上的话,也要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不殆。”

“有劳子策了!”二人又接着商议了一番事情,宋祁才起身离开了大皇子府。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夜倾瑄的脸色却是不禁渐渐沉了下来,皱眉想了许久之后,他方才终于有了决定。

“来人!将尉迟先生请来!”夜倾瑄的话音方才落下不久,便听到门口似有下人的问安声。

他正在疑惑怎地尉迟这般快的就来了,却是不想门被打开的时候,竟然会是夏淑出现在了视线中。

“你怎么来了?”一见是夏淑过来,夜倾瑄的眼神便不觉暗了下来。

见状,夏淑交叠在身前的手不由得握紧,面上却是依旧不动声色的微笑。

“臣妾参见殿下!”尽管心中已经极为不悦,但是夏淑仍然是尽量保持着平和的态度面对夜倾瑄。

出嫁之前娘亲就曾经叮嘱过她,不管心中有多不愿,在夫君的面前都不能随意的变现出来,特别她嫁的本就不是一般人。

皱眉看了夏淑一眼,夜倾瑄便只转身先回了房中,没有再去理会她。

他眼下正是为夜倾桓的事情在犯愁,根本就没有心思同她玩那些举案齐眉的戏码,她若是有些眼色的话,今日便不该过来。

事实上,夏淑今日原本的确是不打算到他眼前来讨嫌的,只是想到宋祁都这般大张旗鼓的来了府上,她便也有些坐不住。

如若是能就此帮他走出困境的话,说不定自己至于他的意义也就不一样了!

这般想着,夏淑只缓步跟着夜倾瑄进了书房,身后的翠沫颇有眼色的掩上了房门。

“淑儿过来可是有何事吗?”书房之地他素来极少让后院的女子过来,上一次夏柔便是因为这个方才被他处罚,她当时便在场,今日怎地竟是也这般做!

虽说夜倾瑄的语气听起来与往常无异,但是夏淑就是知道,他心里定然是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感到不悦了。

“臣妾”

“你应当知晓,书房这一处,本殿从不愿女子踏足!”说着,夜倾瑄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倒是令夏淑的脸色也是一僵!

“是!臣妾知道”赶忙低着头急急的应着夜倾瑄的话,夏淑的脸上似是布满了委屈,“臣妾前来原是想要帮一帮殿下的。”

闻言,夜倾瑄却是不禁一愣!

帮他?!

“你说什么?”她不过一介女子,能帮他什么!

“殿下如今不是正在为三殿下的事情犯愁吗?”听夜倾瑄朝着追问,夏淑便赶忙开口答道。

可是她的话音方才落下,却是不想夜倾瑄猛地起身,他神色惊骇的几步走到夏淑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胳膊便将她拽了起来。

“谁同你讲的?!”夜倾瑄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眸中暗沉的光芒似是要将人吞噬一般,生生将夏淑吓得一时僵在了那里。

她近乎是目光呆滞的望着夜倾瑄,像是连害怕都不会了一样,只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好像忽然之间不认识了他。

“说!”见夏淑一直望着他并不做声,夜倾瑄却是忽然一把推开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摔倒了地上。

猛地的一下子摔倒子在地,夏淑方才终于回神一般,顾不得周身的痛意,她只赶忙起身跪在地上,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是是臣妾,臣妾自己猜到的!”说着,还唯恐夜倾瑄不相信一般,她赶忙跪行到他的身边,紧紧的拉着他的手接着说道,“殿下要相信臣妾,此前有关三皇子的事情,不就是臣妾告诉您的吗?!”

而夜倾瑄听到夏淑的话,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她不说起这事他竟是还忘了,早前她同自己提到三皇子妃的事情,借以让他多多注意夜倾桓。

那时候他只以为是夏阙告诉她的,但是如今他倒是有些怀疑了!

夏阙已经被关进了羁候所,哪里还能如此轻易的传出消息来,而且,即便他有什么话要带出来,又怎会告诉夏淑!

看着眼前泪眼涟涟的女子,夜倾瑄的神色却是未见丝毫的怜悯之情,他慢慢的蹲下身子,目光与夏淑平视,声音格外阴沉的望着她说道,“本殿看在与你夫妻一场的份儿上,再给你一次机会,究竟是谁教给你这样的话?”

即便她是夏家的女儿,可她若是敢生出的异心的话,也莫怪他不念往日情分!

听闻夜倾瑄的话,夏淑却是不禁紧紧的闭上了双眼,泪水夺眶而出。

为什么他就是不相信她?!

难道她就不配拥有这样揣度人心的智谋嘛!

“殿下以为就只有慕青冉才会揣度人心吗?”她也是大家闺秀出身,也同样琴棋书画样样不差,凭什么慕青冉能做到的事情,放在她的身上就好像那么令人觉得难以置信!

闻言,夜倾瑄的眸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抹强烈的杀意,浓烈的令夏淑顿时后悔了自己方才说出口的话。

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即使她想要证明自己不比慕青冉差,可却也万万不该去猜测夜倾瑄的心思,这是一个禁忌!

看着夜倾瑄眸中浓烈的像是要杀人的神色,夏淑却是忽然忘记了要害怕,只神色错愕的望着他,眸中满是不含置信。

他竟然想要杀了她!

在今日之前,即使夏淑的心中很明白,夜倾瑄心里并没有她,但是两人毕竟身为夫妻,想来一些夫妻情分还是有的。

但是照着眼下的情况而言,这一切竟然都是她妄想的!

夜倾瑄竟然会对她动了杀心!

“有些时候太过聪明了可并非是什么好事!”看着夏淑像是一时间被吓傻了的样子,夜倾瑄的语气中未见丝毫的怜惜,依旧是神色冷然的同她说着。

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如同慕青冉一般,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

即便有时让人对她恨之入骨,可是偶尔也不得不让对手拍手称赞!

“呵慕青冉是个例外,对吗?”若是换成平时的话,夏淑此时定然能够反应过来,不该再随意的开口说什么,否则只会更加的惹怒夜倾瑄。

可此刻的夏淑也不知是被夜倾瑄给吓傻了,还是已经被妒忌给蒙蔽了双眼,她的心里只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比不了慕青冉的一丝一毫!

看着夏淑嘴角明显的嘲笑,夜倾瑄的心中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无名火。

“本殿不需要一个自作聪明的妃子,你若是嫌弃自己的聪明才智得不到施展,大可以退位让贤!”他相信大皇子妃的这个位置,这丰鄰城中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要的。

而夏淑听闻夜倾瑄如此一说,神色顿时便变得更加的激动。

什么?!

他难道竟是打算休了自己吗?!

“不可以!我才是你的正妃!你不可以休了我!”像是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夏淑只能尽可能的拉住夜倾瑄,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她跪在地上,眼泪不停的滑落脸庞,有发丝偶尔被沾湿贴在脸上,显得略有些狼狈。

夜倾瑄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忽然觉得有些陌生,这还是往日那个温柔贤淑的人吗?

狠狠的甩开被夏淑握着的手,夜倾瑄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今日之事,你最好都给本殿忘了,若是敢与任何人提起,就莫要怪本殿了!”

如今的夏家已经今非昔比,若是夏桀能够找到证明西宁侯是被冤枉的证据的话,那或许还有一些转机。

有了西宁侯在那府上镇着,说不定夏府还能东山再起。

可是若夜倾辰那边也咬紧了不放,彻底将夏阙的罪名坐实,那只怕夏府也会步了襄阳侯府的后尘!

愣愣的看着夜倾瑄,夏淑拄在地上的手不禁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是不是如果不是因为夏家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他今日就会毫不留情的杀了自己?

“来人!将大皇子妃送回去!”夜倾瑄的话音方才落下,顿时便有婢女进来将还在哭泣的夏淑搀扶了出去。

翠沫看着房中的景象,却是一时吓得连头都不敢轻易抬起。

方才皇子妃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地一会儿的功夫不见,竟是闹得哭了起来。

瞧着殿下的脸色难道是皇子妃说了什么话,惹得殿下不快了不成?!

顾不得细想,翠沫赶忙上前同另外一名婢女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夏淑,动作缓慢的走出了书房。

身后是夜倾瑄异常阴沉的一张脸,紧紧的盯着她的背影。

如果不是因为夏家还有一些可能存在的用处,他断然是不会再留着此人了!

居然会同自己提到慕青冉,她难道不晓得,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听到这三个字嘛!

他从小就学习帝王之术,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脾气,不会轻易的让对手察觉他的半点心思。

可是好像自从认识了这个女子之后,她就不止一次的再打破自己原有的规矩。

身为女子,不安分守己的待在后院相夫教子,竟是事事都要与男子较个高下,而夜倾辰竟然也是百般纵容她如此!

从一开始,夜倾瑄也是只觉得她这般有违常理,可是久而久之,他却也好像慢慢接受了一般。

想着她与自己一次次的互相算计、谋害竟有时会撇下成见的觉得,这般女子若不托生为男儿,倒是着实有些可惜了。

只是想归想,却依旧不会改变什么!

就像是要除掉夜倾昱一样,慕青冉和夜倾辰非死不可!

暂且先打压住夜倾桓,不能让他如此顺利的就接手朝中的事情,否则的话,依照着他多年前身为太子的影响力,说不定朝中的一些老臣就会动摇了。

更重要的是,如今父皇这般不清不楚的处事方式,也是着实令他有些惊心了!

如果他心中的猜测是对的,那么父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保护夜倾桓,方才会对他不假辞色,反倒是对自己和夜倾昱更见宠爱。

后来引得他们两人不断的争斗,而夜倾桓却是只冷眼旁观,只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及至如今,他与夜倾昱斗的你死我活,他方才以一种绝对震惊世人的姿态出现。

想来即便此前倒台的是自己,也一样不会对父皇或是夜倾桓造成任何的影响,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只要其中一方败了,便是取得了暂时的胜利。

因为他很难再用这么多年的时间,再次去击垮一个人!

自古征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想来便是在形容他眼下的境地。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