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突然病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此前得了慕青冉的吩咐,是以这几日墨锦特意命人留意了一下六皇子府中的情况,想要瞧瞧王妃口中的那位云舒姑娘,究竟是何近况。

但是令墨锦感到奇怪的却是,找来找去,竟是忽然发现,六皇子府中竟是根本就没有这号人!

或者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而是原本有,但是现在不见了!

听闻墨锦说着那府上的情况,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病死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忽然病死了?

“回王妃的话,正是!”说起来,墨锦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也是不禁觉得有些疑惑。

“这是几时发生的事情?”

“就在六殿下出事前不久!”

闻言,慕青冉的脑中却是不禁想到了什么,快的一闪而逝。

云舒忽然之间病死,而且是在夜倾昱被幽禁的前不久,是以如今那府上并不曾再有人提起有关她这个人的一切。

这样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慕青冉的心中却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倒是一时间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王妃可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还需要属下继续追查下去?”看着慕青冉微微皱起的眉头,墨锦不禁开口问道。

若是王妃那般聪明的话,说不定会发现了什么,也许就此查下去,会有何发现也说不定。

“暂且不用”夜倾昱方才被陛下禁足,若是被别人发现有人在调查他府上的情况,倒是会惹来别人的怀疑。

而若是云舒自己想要金蝉脱壳的话,她如此派人一调查,万一走漏了风声,倒是无故害了人家。

还是姑且先瞧瞧丰鄰城中的情况,到时候再做打算吧!

“是!”

墨锦离开之后,紫鸢看着蹙眉微思的慕青冉,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王妃为何对这位云舒姑娘如此在意?”

说起来,紫鸢对云舒的印象,还停留在早前六皇子寿宴之时,她舍身救了王妃的那件事上。

即便后来再是有些交集,可也着实不算是有多相熟,何以王妃这般关注她?!

“总觉得那人给旁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婢女那么简单,而且这或许关系到六皇子的事情,便留意了一些。”听闻紫鸢这般一问,慕青冉的眸光中不禁隐隐带了一丝回忆之色。

初见云舒的时候,慕青冉便觉得那女子一身气度不凡,虽是只身着婢女服饰,但是有些人的周身气质,绝非是一件衣服能够掩盖的。

后来再加上她的一些应对和反应,倒是一时勾起了慕青冉的好奇,是以此后在与她的接触中,她便难免有些留意。

一来二去的,倒是觉得这姑娘有些亦正亦邪的感觉,或许一念起,便是阳光普照,而一念灭,则是万里阴云。

她总觉得夜倾昱这一次被娴妃算计的事情有些不简单,说不定找到云舒的话,便会多有一番了解。

“六皇子?他不是被幽禁了吗?”陛下都已经下了旨意,没有他的命令六皇子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得自由了。

“是被幽禁了,可是他不该是这般直接认命才是。”不管是从夜倾辰的口中,还是慕青冉自己与夜倾昱之间的一些交集,她都觉得对方不像是一个这般容易认命的人。

与其说他这般被一击打倒,慕青冉反倒是觉得他或许是真的被娴妃算计了,但却是绝对不至于这般一蹶不振。

说不定便是趁此机会淡出人们的视野,准备着何时再东山再起,虽然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

越是听慕青冉说起,紫鸢的心中便越迷糊,只觉得那些皇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她着实是想不明白,也不知王妃都是如何猜想到的。

与紫鸢说了几句之后,慕青冉却是忽然想起,夜倾昱被幽禁之后,整个六皇子一党犹如树倒猢狲散一般,均是纷纷各自保命,唯恐成为了夜倾瑄下一个要对付的人。

不过他们这群朝中的大臣倒是好说,不过是另择其主罢了!

可是昭仁贵妃和夜倾羽就不一样了,她们是与夜倾昱有着最直接关系的人,更何况昭仁贵妃此前得势时,曾经给皇后找过不少的麻烦,怕是这一次都会被人一一报复回来。

虽然她是被陛下禁足在月华宫,她自己不得出去,外人也不得随意进入。

但是那位骄纵的九公主殿下可是没有被一道禁足,想来皇后定然是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如此一想,慕青冉倒是忽然觉得,怕是如今后宫之中也是混乱不堪吧!

那一晚发生了那样大的事情,竟是连惠妃娘娘宫中的宫女都被牵扯了出来,虽是后来陛下直接命人将其秘密处死在宫中,但到底还是被夜倾辰的人得知了消息。

倘或是后宫中的任何人参与了娴妃的事情,慕青冉都会相信,可是唯独惠妃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她已经是在宫中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即便没有十足的聪明,但是明哲保身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不管是六皇子要暗害娴妃腹中的子嗣,亦或是娴妃要诬陷六皇子轻薄于她,这些都根本不关惠妃娘娘的事情。

从一开始她心里就很是清楚,她膝下只有夜倾宁这么一个亲生孩子,即便后来夜倾城也寄养在她的宫中,可也仍旧是位公主,根本就与夺嫡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即使是有哪一方想要利用这两人的婚事,可是夜倾宁年纪尚小,而至于夜倾城则是因着此前离墨亭的事情,除了陛下,旁人根本不敢妄议她的婚事。

久而久之,惠妃便也就成为了后宫中难得与世无争的存在。

是以那日在凤藻宫中为娴妃证明的人,慕青冉倒是觉得,只怕那人不是被人收买了,就是有什么把柄落了人家的手中,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因为只有打出惠妃娘娘的旗号,方才不会让陛下怀疑,那人是受人指使,反而是真的见到了夜倾昱轻薄娴妃的举动。

不过也好在那日惠妃娘娘并不曾出现在凤藻宫,倒是省了与其相互对峙的这一番。

只是华清宫出了这样的宫人,想来惠妃娘娘也该是要好生惩戒一番了,否则的话,只怕有一就会有二,将来再想管束怕是就难了!

而且,即便她再是与世无争,可是被娴妃如此算计利用了一番,也不会装作不知才是。

“紫鸢,你去告诉墨锦,稍后准备车驾,我要入宫一趟。”有些事情怕是耽搁不得。

“是,奴婢这就去。”

看着紫鸢匆匆离开的背影,慕青冉一时间又是陷入了深思。

就在慕青冉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准备进宫的时候,正巧见到夜倾辰从外面回来,二话不说便也同她一起上了马车。

“王爷今日无事吗?”夜倾桓忽然回了丰鄰城,他应当也该有许多事情要做才是。

“嗯委实有些清闲。”朝中之事有夜倾桓接管,陛下近来也不曾交代他做什么,至于其余的事情他也懒得管!

更何况如今的朝中,不管事务大小,夜倾瑄的人像是唯恐权柄会落在夜倾桓手中一般,均是抢着做,倒是难得勤快。

闻言,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禁微微扬起一抹笑意,旁人都忙得不行,偏只有他还整日过得悠闲。

不过怕是也就只有这几日了!

“要去华清宫?”她向来都不是很喜欢入宫,如果不是有什么非要她亲自出面的事情的话,想来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近来并不曾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真的要说有,怕也就是夜倾昱的事情了!

“嗯,那名自称是华清宫的宫女虽是已经被陛下处死了,但是娴妃的这一番举动,还是要让惠妃娘娘防备些才好。”她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未免夜长梦多,还是要尽早的将娴妃约束住。

慕青冉倒是并非一定要取她的性命,但是如眼下这般让她胡乱的任意妄为却是万万不可。

她总觉得娴妃对于夜倾辰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思慕那么简单,似乎已经转化成了一种扭曲的执着和占有。

这样的感情继续再纵容下去的话,谁也不敢保证她究竟还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的事情来!

“直接杀了她便是!”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觉得碍眼便杀了!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却是慢慢的摇了摇头,“不能杀!”

杀了娴妃的确是不难,可到时候就会免不了的被众人猜测,皇后应当是正想将那晚的事情宣扬出去呢!

“陛下狠下心肠杀了那么多的宫人,为的就是掩盖那晚发生的事情,而于此时娴妃一死,只怕定然会招来别人的怀疑。”这样一来的话,岂非就白费了陛下的苦心。

回过神的时候,却是见到夜倾辰靠在大迎枕上,神色闲闲的望着她,眼中满是丝丝笑意。

“王爷笑什么?”可是觉得她优柔寡断?

“笑娘子如此聪明过人,倒是显得为夫无用!”也幸好他在这些事情都不是很上心,否则若是换了别的人得了这般聪明伶俐的妻,怕是都要挖个坑儿把自己埋了吧!

“青冉是女子,自然行事小家子气,不比夫君行事张狂,尽显男子气概。”明显听出了夜倾辰话语中的打气之意,慕青冉便也只含笑的同他玩笑道。

说不上到底是为何,慕青冉便只觉得夜倾辰就如这般快意的生活就好,那些阴险诡谲之道原就不适合他这样的人去做。

毕竟他是那么多人心目中的信仰和神话,本就该活的潇洒肆意,张扬热烈。

闻言,夜倾辰却是难得开怀一笑,伸手将慕青冉揽进了怀中,轻轻的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汲取着她发间的馨香。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马车便在不知不觉间到了皇宫。

方才下了车,夜倾辰便注意到慕青冉的目光在望着某一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只见温逸然小心翼翼的扶着夜倾城走下马车。

感觉到这边有人在看着他们,温逸然下意识的转头看过来,却是见到慕青冉和夜倾辰相携站在那里。

“四皇姐!”慕青冉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夜倾城他们,想来也是进宫探望惠妃娘娘。

“青冉!”忽然听到一旁传来的一道唤声,夜倾城只下意识的抄着声源处望去。

“王爷、王妃!”及至走到近前,温逸然方才神色谦和的朝着两人略一拱手。

自从之前在惠远寺一别以后,慕青冉倒是一直未曾与夜倾城再见面,原本在他们回到丰鄰城之后,她是打算到温府看望的,只是后来接连发生了许多事,倒是一时没有抽出时间。

“温大人有礼!”眼下瞧着温逸然的样子,倒是着实比之前在惠远寺的时候看起来要好了许多。

慕青冉觉得,当时的温逸然就像是失去了阳光雨露的树木,整个人都没有一丝生机,显得黯淡无光。

失去了夜倾城,温逸然就好像在一瞬间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义,是以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他便只能追随她的脚步,此生都寸步不离。

一番风雪一白头,

一场风雨一伞守。

一梦千重一朝醒,

一生执手一念悠

“你们这是要去惠母妃宫中吗?”面带微笑的望着慕青冉,夜倾城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这夫妻二人都是不爱凑热闹的人,素日与宫中的各位娘娘也都没有什么联系,更何况昭仁贵妃已经被禁足,皇后又素来与他们并不交好。

是以随便一想,便也可知他们进宫只可能去华清宫了!

“正是!”说着,慕青冉的眸光温柔的望着夜倾城的小腹,虽然还不是十分的明显,但若仔细看过去的话,便可以见到已经隐隐有些显怀了。

“四皇姐这一胎做的可还安稳?”虽是并未亲自去温府看望,但是从夜倾城离开惠远寺回到府上的时候,慕青冉便已经吩咐墨锦送了许多滋养的补品过去。

再加上靖安王府有紫鸢和墨熙这两个人在,有了之前慕青冉怀胎的经验,他们再是调理起有孕之人的身子也是更为明白一些。

“嗯初时的确是有些不适,不过倒也不是很严重,现下已经好多了。”一边说着,夜倾城的手不禁轻轻的覆在自己的小腹上。

“明日让紫鸢再去为你把一把脉,务必要仔细调养着”其实陛下早前便派了两名太医一直在温府伺候着,并非是信不过他们的医术,只是有紫鸢去的话,慕青冉心里也更能放心一些。

闻言,夜倾城脸上满是柔柔的笑容,眸光满是感动的望着慕青冉。

虽说辰弟一直都是与人不甚亲近的样子,但是有青冉这样的人陪在他身边,二人倒是极为相得益彰。

不过他们某些方面倒是极为相似,比如护短这一点!

想着青冉事事为自己着想,此前还怕她心中不得解脱,特意跑到了惠远寺去寻她,只是如今这般想着,夜倾城便觉得满心感动。

当日若是没有她与自己说的那些话,夜倾城觉得或许自己并不会那么快的想通一切。

眼下自己有孕在身,她也是事无巨细,几乎能想到的,青冉都是在尽心的帮她计划着。

“多谢你!”只是可惜自己并不能帮上她什么,一直都是她在照顾着自己。

想到这,夜倾城的眼睛忽然瞥到一旁的夜倾辰,见他眸光认真的凝望着身边的慕青冉,她倒是一时释然了。

青冉她其实并不需要别人做什么!

只因她想要的,她所求的,皆已有人拼尽全力的在满足她!

------题外话------

月底了,大家有没有送出去的票票,一定要记得送出去,否则过期就作废了!

不管是给大奇还是给其他喜欢的作者,都一定要记得送出去,千万千万别浪费就好!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