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迁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遇到了慕青冉之后,夜倾城便也不用温逸然在一旁扶着,只神色略有些雀跃的同慕青冉在前面走着,两人不停的说着有关身孕的事情。

而温逸然则是神色紧张的同夜倾辰走在落后的一点的位置,可是眼睛却一直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人。

他如今是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已经听说了那么多女子在有孕期间滑胎的事情,如今到了城儿有身孕,他自然不敢大意。

“此前多谢王爷!”虽然是他自己主动向城儿提及了当年的事情,但是想来即便如此,大皇子等人也不该是会轻易的放过他才是。

仔细想想,或许也就只有眼前这人的帮忙了!

若是换作从前的话,温逸然定然是不会相信夜倾辰会出手帮他们的,但是如今目光看着夜倾城身边的那名女子,他心中便有些猜想,怕是除了夜倾辰再无旁人!

“不必!”他也不过是顺手为夜倾瑄找了一些小麻烦,让他不至于一直惦记着温家的父子俩而已。

说起来,他做这些事情本也不是为了让他感念自己,不过就是见不得青冉为此烦忧罢了!

听着夜倾辰冷冷的声音响起,温逸然也只是淡淡的笑着,不再多言什么。

这位王爷除了在面对靖安王妃的时候,素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是以如此同自己说话也委实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相比于前面慕青冉与夜倾城的相谈甚欢,这边两人的气氛倒是安静的很!

只不过均是神色专注的望着自己心中的人,眸光仿若月光般柔和。

忽然!

旁边传来了一道异常尖锐的女音,一时引得几人都朝着旁边看过去。

“不过一群狗奴才罢了!当真是得了鸡毛当令箭,竟然连本公主都敢阻拦!”夜倾羽满面怒容的瞪着眼前的几个宫女,口中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声音大,也一句比一句更加的难听。

自从皇兄被幽禁,母妃被禁足之后,这宫中的人真是愈发不将她放在眼中了!

“陛下有旨,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月华宫,公主殿下还是请回吧!”只见方才拦着夜倾羽的几个宫人中站出了一位老嬷嬷,话听起来虽然很是恭敬,只是那神色却是当真有些不将人放在眼中了。

“你算什么东西!本公主今日就是要进去,看你们有谁人敢拦!”说完,夜倾羽便不管不顾的直接要往里走,那位老嬷嬷见了却示意身后的人赶忙拦住她。

即便眼前之人是位公主,可是陛下的圣旨有谁敢违抗,今日若是放她进去,怕是将来她们守着月华宫的这群宫人都要身首异处。

更何况如今宫中是个什么光景,哪里还有昭仁贵妃的半点位置!

纵然她仍旧是占着贵妃的名头,可是已经被陛下禁足在月华宫,于这后宫之中也是半点影响也无。

再加上此前六皇子被罚便是因为得罪了娴妃娘娘,她们这群人若是想要在后宫好好活下去,自然是要顺着主子的意思做事。

眼下既是能够为难九公主,便也等同于是在讨好娴妃娘娘,她们何乐不为!

“做什么?!你们好大的胆子!”尽管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开钳制自己的人,但是夜倾羽那弱不禁风的身子又怎么会是这群膀大腰圆的嬷嬷们的对手!

不管她怎么奋力抵抗,都是不能挣脱自己被人架走的命运,只一时又气又急的大哭起来。

夜倾城皱眉看着眼前的景象,眸中满是不忍与可怜。

见状,慕青冉的神色却是依旧淡淡的,似乎并未因为那群仗势欺人的宫人而感到不悦,也并未因着夜倾羽的遭遇而感到同情。

说起来,之前昭仁贵妃伙同太后和皇后一起算计她的那一次,慕青冉还未曾正儿八经的与她算过账呢!

方至如今见到她们这般境地,她不去落井下石就不错了,难道还指望她会出手相救吗?!

原本她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旁人既是对她不好,她也段或是做不出以德报怨的事情来。

不过也因着她之前利用了夜倾昱,他眼下遭事儿她也并未施以援手,是以便算是两两相抵!

这般一想,慕青冉便收回目光准备直接离开,却是不想夜倾城神色凝重的望着那个方向,忽然抬脚向那边走去。

毕竟大家都是姐妹一场,她虽然无法说服父皇解了昭仁贵妃的禁足令,但是也不能看着九皇妹这般肆无忌惮的闹下去。

怕是一旦惹恼了父皇,连护着她为她求情的人都没有了!

而就在此时,慕青冉却是忽然伸手拉住了她,止住了夜倾城还欲往前的脚步。

“青冉?”她为何要拉住自己,是不愿她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吗?

仔细想了想,慕青冉却觉得自己无法将心中的想法都说与夜倾城知晓,她们两人的性格到底不同,再加上夜倾羽与她毕竟是同为姐妹,想来是无法坐视不理的。

只不过目光扫到夜倾城微微隆起的小腹,慕青冉的眸光变得愈发的温软。

“还是我去吧”她如今有孕在身,若是不小心有个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

说完,慕青冉只朝着夜倾城淡淡一笑,便走向了要被嬷嬷们带走的夜倾羽。

一直走在后面的夜倾辰和温逸然见状,只赶忙上前,唯恐有何意外发生。

“这是怎么了?”方才走至那群人的面前,慕青冉只笑语盈盈的问道。

话音方才落下,便见那群嬷嬷们转头望过来,一见是靖安王妃在此,赶忙纷纷跪下问安施礼。

“奴婢参见王爷、王妃!”忽然见到靖安王夫妇都来了此处,那几位嬷嬷心中却是不禁有些惶恐。

这两位主子皆是她们惹不起的主儿,万一要是一个不小心触怒了,怕是会伤及自己的性命。

原本夜倾羽听到一旁传来的声音,心下还奇怪是何人,可是一见是慕青冉和夜倾辰朝着这边走来,她方才惊喜的脸色却是蓦然一变!

他们怎么会在这?!

是刻意来看她笑话的吗?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慕青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倒是并没有要为难那群宫人的意思。

见此,那几名嬷嬷互相看了看,方才悬着的心才最终落下。

“启禀王妃,原是九公主要擅闯月华宫,奴婢们恐有违陛下旨意,方才想要将其拦回去。”否则一旦被九公主闯了进去,先不要说她会如何,先是她们这群宫人,怕就难逃罪责。

“哦?竟是有这样的事情?”说着,慕青冉的目光似是颇有些惊讶的望着夜倾羽,忽视了对方仇视的眼神之后,她方才接着说道,“既是陛下的旨意自然是不能违抗的。”

闻言,那群嬷嬷只当是自己做的没错,便是连靖安王妃都如此说,可见她并非是要帮着九公主了。

而且此前六皇子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也不见靖安王在朝中为其求情,倒是可见两家的关系并未如传言一般的好,否则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还轮不到你来看本公主的笑”夜倾羽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夜倾辰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原本冲口而出的咒骂声也是戛然而止,夜倾羽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以及还有着对夜倾辰深深的恐惧!

反倒是慕青冉,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夜倾羽的话一般,连眼神都没有分给她半点。

如果今日不是为了夜倾城的话,她根本不会管这个闲事,不过就算是管得了一时也管不了一世,夜倾羽若是一直这般没有脑子的话,怕是早晚要折在这深宫之中。

那几名嬷嬷见夜倾羽上来就对靖安王妃出言不逊,心下却是更加的放心,只要她将人都得罪的遍了,日后她的处境方才会更加艰难,而她们也不会如眼下这般顾忌。

然而就在这几人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慕青冉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出的话也是令她们都不禁一愣!

“可话虽如此说,她毕竟是陛下的女儿,皇室的公主,你们竟这般藐视欺负她!”话锋一转,慕青冉的唇边虽是依旧带着丝丝笑意,可是看在那群嬷嬷的眼中却是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奴婢奴婢不敢啊!”听闻慕青冉的话,那几人连忙跪在地上磕着头,一声接着一声的解释,“是九公主她”

倘或不是她自己要闯进月华宫的话,她们又何必阻拦她!

“这宫中几时变得这般没有规矩了,奴不敬主不说,竟是还敢将事情赖到公主的身上”那其中一位嬷嬷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慕青冉给直接打断。

“王妃恕罪!王妃饶命啊!奴婢们哪里敢”口中虽是这般说着,但是她们心中也是茫然,这九公主分明就是不待见靖安王妃,那她为何还要帮着她说话?!

再则,瞧着靖安王妃初时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帮着九公主的样子,怎地忽然间话锋就变了?

“你们只需记着,不管其他人如何,公主永远是公主,当真惹得她动了怒,跑到陛下的面前撒个娇,你们以为自己还有命活吗?还是你们觉得自己的命值得某些人去与陛下作对?”

这个“某些人”,慕青冉虽是未曾言明,但是想来那几人心中都是明白的。

随着慕青冉的话一句一句的说出来,那几名嬷嬷却是不禁纷纷吓软了腿。

如此说来,靖安王妃说的倒是没错,九公主素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可是不管她犯了多少的错,也未见陛下将她如何。

眼下她们几人如此为难她,倒是有些拿鸡蛋往石头上碰了!

“奴婢们也是奉旨行事,还望公主恕罪,公主饶命啊!”想通了这一点,只见那几人纷纷转头朝着夜倾羽不停的磕着头,神色间满是惶恐之意。

似是唯恐夜倾羽跑到庆丰帝那里加减些言语,怕是自己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见状,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只和夜倾辰准备转身离开,而就在他们回身的瞬间,那几名嬷嬷见夜倾羽一直不曾说话,便颤颤巍巍的慢慢起身。

“本王有叫起吗?”夜倾辰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甚至是头都未回,可偏偏这状似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便吓得那几人重新跪倒在地。

从方才来至此处开始,靖安王便不曾开口说什么,谁知竟是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将她们罚跪。

忽然听闻夜倾辰这般吩咐,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想着这些人平日在宫中怕也是欺软怕硬,引风吹火的主儿,罚一罚倒是也好。

而另外一边,夜倾城看着慕青冉和夜倾辰缓缓走了过来,方才微微放心。

“青冉,麻烦你了”她知道青冉是担心自己会忧虑过多而动了胎气,是以方才会不让她出面的。

只是如此一来,倒是折腾了她一趟。

“不值什么!”左右不过就是说几句话罢了,也没有什么好麻烦的。

“城儿,你帮不了她的!”忽然,一直在一边沉默无语的温逸然开口说道。

闻言,夜倾城不禁转头望着他,像是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有此一说。

“九公主的脾气你应当知晓,即便今日靖安王妃帮她解了围,可是下次呢?”夜倾羽的性子绝非是见好就收的主儿!

相反的,她会愈演愈烈,生生要折腾的人仰马翻才算完!

听闻温逸然的话,慕青冉与夜倾辰不禁相视一眼,其实他们三人的心中皆是这边作想,只是不好直接告诉夜倾城,恐她会更加担心罢了。

但是很显然温逸然是想要一次性解决这个麻烦了,免得日后再进宫的时候,夜倾城还是要为了夜倾羽的事情忧心。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道理她都明白,可什么都不做的放任不管,她心中难安。

“慕青冉!”就在几人边走边聊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极其尖锐的声音。

慕青冉闻声望去的时候,却是只见夜倾羽气势汹汹的朝着她走来。

“哼!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你做梦!”

“羽儿!”夜倾城在一旁听着夜倾羽的话,不禁皱紧了眉头低斥道。

明明就是青冉帮了她,才免得被那群宫人为难,她不感激也就罢了,为何要这般针锋相对!

“四皇姐”见夜倾城的脸上似有不悦,夜倾羽一时间也觉得颇为委屈,可是目光扫到站在一旁的人,心中顿时便像是燃起了一团烈火。

“都是你!你不是与我皇兄是一伙的嘛那为何他被人所害不见你去帮他?!”早前她便听闻母妃不止一次的说起过,因着六皇兄与靖安王府的人在交好,那为何现在他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却不见慕青冉他们施以援手!

“公主慎言!”看着夜倾羽愈见狰狞的神色,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这就是她不愿与夜倾羽有交集的原因,她太不成熟,而她不愿与这样的人斤斤计较,可又不愿委屈了自己,是以便远远躲开就是了。

更何况眼下夜倾昱和昭仁贵妃都是不在,即便为难了夜倾羽也是无人出来为她周旋,不过就是图惹旁人看笑话、顺了他们的意罢了。

“说不定就是你和娴妃谋害的我皇兄和母妃!”她之前便听闻慕青冉常常去凤藻宫中做客,说不定早就与娴妃是一伙的,只是刻意在皇兄的面前假装与他一伙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她们才会轻而易举的算计了皇兄!

听着夜倾羽越来越没边儿的话,夜倾城不觉轻轻的摇着头,好像根本不认识了眼前的人一般。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