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可理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好笑的一幕,慕青冉除了心中略有无奈,倒是并未有何不悦的心思。

她向来不会因为不在乎的人而与自己为难,是以即便她方才帮了夜倾羽,而她却反过来怨怼自己,可慕青冉仍然不会因此感到丝毫的委屈或是伤心。

原本她帮着夜倾羽也不是因为她心地善良,不过是不愿夜倾城在此为难而已。

正是因此,是以不管夜倾羽说了什么,慕青冉都能神色平静的望着她,好像她口中的人说得根本不是自己。

但是她能够全然不在乎夜倾羽说的话,却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般!

“羽儿!明明是青冉帮了你,你怎地可以这般无理!”这样的话让人听了多刺心!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想要上前帮忙的话,青冉也不会费力不讨好的在此被羽儿如此说。

“四皇姐!”听闻夜倾城的话,夜倾羽好像整个人都被刺激了一般,猛然间拔高了声音,“四皇姐你莫要被她给骗了!一定是她是她害了皇兄!”

一边说着,夜倾羽一边赶忙向前走了几步,似是急着让夜倾城相信一般,想要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见状,温逸然只神色微凉的将夜倾城护在了身后,唯恐夜倾羽冒冒失失的不小心伤到她。

说起来,温逸然着实是对这位九公主殿下无甚好感,甚至是在他与城儿成亲之前,似是昭仁贵妃还有意将她许配给自己。

好在后来他尽快落实了与城儿的婚事,否则的话温逸然觉得他极有可能再次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莫要再如此说了!青冉不是这样的人,你日后善自珍重吧!”她不忍见羽儿这般是一回事,可是她以怨报德言语冲撞青冉是另外一回事!

说完,夜倾城便准备转身离开,事到如今她方才明白,为何方才逸然要那般说。

她能力有限,不过就是见到了,姐妹一场她不愿羽儿境地变得太过难看,不过也就是仅此而已!

“慕青冉!都是因为你”见是连夜倾城都要准备不再理会自己,夜倾羽却是不禁再一次将事情都归咎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却是被一道清冷的声音给直接打断。

“赔礼跪着!”夜倾辰的眸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完全怒了的节奏。

闻言,莫要说是夜倾羽自己,便是连一旁的温逸然和夜倾城也不禁一愣!

跪着?!

夜倾羽好歹也是一国公主,直接让她在此罚跪的话,怕是会惹来众人非议。

相较于其他人的神色震惊,慕青冉这个当事人倒是显得极为平静,她只微微转头看了夜倾辰一眼,见他面色稍有不虞,便也不再说什么。

从夜倾羽方才出现开始,夜倾辰虽是心中不悦但却一直未曾说什么,眼下见她如此诋毁慕青冉,他若是再没有什么动作的话,那才是奇怪呢!

而夜倾羽听闻夜倾辰的话,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听见了什么。

他竟是让自己跪着给慕青冉赔礼?!

见夜倾羽一直震惊的望着自己却不曾按照他说的做,夜倾辰的眼中忽然寒光一闪!

“啊”只见夜倾辰的手随意的一挥,便顿时听见夜倾羽一声凄厉刺耳的喊叫声破口而出,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

“跪到本王出宫时为止,否则的话”话虽是未说完,但是任何人都知道,夜倾辰尚未说全的半句话,绝非是什么好话。

更何况,他向来在宫中说一不二,他说一直跪到他出宫为止,那便是到他出宫为止,差半点时辰都不行!

若是换做从前的话,说不定还有六皇子或是昭仁贵妃前来说情,可是眼下怕是没有人来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夜倾辰你怎么敢!”自己毕竟是公主,他怎么敢就这般将她罚跪!

“呵这天底下就没有本王不敢做的事情!”说完,他便直接拉着慕青冉转身离开,丝毫不顾忌被跪在远处瑟瑟发抖的宫人瞧见。

就在夜倾辰转身离开之后,夜倾羽便顿时想要挣扎着起身,却是忽然见到自己的眼前从天而降一人,目光冰冷的望着她,不含一丝感情。

墨刈!

他是素日跟在夜倾辰身边的护卫,夜倾羽之前见过他几次,眼下他是在此看着自己嘛!

尽管她不敢与夜倾辰正面对上,但是总也不至于被一个下人给吓住,虽然墨刈冷冷的神色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但是夜倾羽也不会真的傻傻的跪在这里。

见着夜倾辰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夜倾羽便挣扎着要起身,可是膝盖那里也不知究竟是怎么了,竟是随意一动都钻心刺骨的痛。

方才微微挪动了一下,夜倾羽却是再次重重的跌了回去,眼眶中已经布满了泪水。

夜倾辰究竟是对她做了什么,为何一动都不敢动?!

眸光愤恨的瞪着墨刈,可是对方却一直直视前方,根本不去管她的神色如何愤怒。

周围偶尔有路过的宫人均是在偷偷的交头接耳,纷纷议论着这一处的情况。

夜倾羽隐隐听在耳中只是觉得心下愈加的羞愤,恨不得将慕青冉和夜倾辰碎尸万段才好!

可是不管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落魄,也是没有人能够再来救自己了!

一边忍着痛跪在地上,夜倾羽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如果忽视掉她眸中深深的恨意,倒是十分惹人怜爱。

而另外一边,那四人离开月华宫的门前之后,便直接奔着华清宫而去。

“青冉,是我太妇人之仁了”说着话,夜倾城的脸上满是纠结之意。

她的确是有些不忍心看着夜倾羽那么可怜,但是也万万没有想到会因为自己的一时之念为青冉惹来麻烦。

“你们姐妹一场,心有同情也是自然,无需如此。”听闻夜倾城的话,慕青冉却是好像根本不曾将夜倾羽的事情放在心上一般的朝着她盈盈浅笑,倒是令夜倾城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闻言,夜倾辰只微微转头看了慕青冉一眼,眸光略微一闪!

她总是如此,对自己在乎的人就有无限的包容和维护,不管夜倾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青冉都不会同她心有芥蒂。

“不过方才温大人说的也是对的,你帮不了她,反倒会让她更加的深陷其中!”夜倾羽不是一个懂得见好就收的人,否则的话,方才自己已经帮她解了围,甚至是震慑了那群宫人,她便该拿出一个公主应有的气度直接离开。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她能够确保自己不被人陷害,想要解救昭仁贵妃便还是有机会的。

更重要的是夜倾羽根本就没有找到问题的所在!

禁足昭仁贵妃的人是陛下,她即便是要吵要闹也该是去陛下的面前,与一群宫人较着劲儿又有何用!

再一则,如今的庆丰帝是一位难得贤德仁慈的帝王,特别是对这几位公主,真真是当成掌上明珠一般。

只要夜倾羽不是犯下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想来他都不会怪罪于她的,甚至可能会因为她如今的境地而给她更多的关爱和呵护。

是以夜倾羽如今最应该做的,应该是示弱,即便一时委曲求全,可是只要博得了陛下的心疼和维护,想来有朝一日为昭仁贵妃求情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太过可惜,这位公主似乎并没有那个脑子,而慕青冉也着实没有那份好心去提点她这些事情!

“嗯我知道了。”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城不禁轻轻的点了点头。

经过了方才的事情,她也算是看出来了,羽儿根本就是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她实在是太过不醒事了。

说话间,四人便到了华清宫,将人送到宫门口之后,温逸然便只与惠妃娘娘问安之后就先离开了。

事实上,后宫这一处他身为男子便不该进来的,只是因着如今城儿有孕在身,即便身边有人伺候着,但是到底比不得自己在一旁方才安心。

正是因此,他方才特意求准了陛下,偶尔她进宫看望惠妃娘娘的时候,可以恩准自己亲自将其送到华清宫,唯有如此,他才能心安。

看着温逸然与夜倾辰一同离开之后,惠妃娘娘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似是对于这位乘龙快婿极为满意的样子。

虽说夜倾城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是她毕竟在自己身边教养了这么多年,这孩子又素来懂事听话,加上此前姻缘不济,也是令人心疼。

如今既是终于觅得良婿,惠妃娘娘觉得她亲生母妃若是泉下有知,想来也会放心了。

“难得王妃嫂嫂和四皇姐都来了华清宫,今日倒是极为热闹!”她们两人竟是一起来了此处,倒是乐坏了夜倾宁。

“听闻你前些时候身子不适,如今可好了?”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人儿,慕青冉觉得自己大抵是白担心了。

而且事实上也未必就是她得知的那般情况!

忽然听闻慕青冉提起那件事情,夜倾宁只窃窃的笑着,随后拉着慕青冉走到一旁悄悄的说道,“其实宁儿是装的!”

闻言,慕青冉倒是并未显得如何惊讶,她此前心中便已经隐隐有些猜测了。

当时墨锦只说华清宫的一位宫女为娴妃作证,说是夜倾昱当真轻薄了娴妃,但是不知为何惠妃娘娘倒是一直未曾出面。

如果是出于私人感情而言,慕青冉自然是希望惠妃娘娘不要出面插手此事的好,但是凭心而论,依照当时凤藻宫中的情况,惠妃娘娘不管是作为后宫的主事之人亦或是华清宫的主子,她合该是要出面的。

可是直到娴妃的事情结束,华清宫这边也是不见丝毫的动静。

是以之后慕青冉便特意吩咐墨锦仔细打听了一番,原是当晚夜倾宁腹痛难忍,这才将惠妃绊住了脚,不得空闲。

此事若是夜倾羽来做的话,慕青冉倒是相信她是真的腹痛难忍,可若是换成夜倾宁的身上,这事倒是或许会有别的可能。

依照着她那个鬼机灵的样子,指不定又是生出了什么鬼主意呢!

“王妃嫂嫂怎地不惊讶?!”见慕青冉依旧是淡笑的望着她,夜倾宁却是忽然恍然大悟,“嫂嫂你不会是已经猜到了吧!”

说完,夜倾宁还神秘兮兮的朝着夜倾城和惠妃娘娘的方向瞄了瞄,像是唯恐她们听见似的。

倒也不是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她们,只是说与她们知道,也不过是图惹担忧罢了!

但是王妃嫂嫂就不一样了,即便自己不说,她自己也是能猜到的。

而且有些事情自己拿不定主意,说与王妃嫂嫂之后,倒是也可以让她帮自己想想办法。

说到底,都是四皇姐的性子太过善良,而且她的心肠也太软,经不住别人求求情,她心中便慈悲了,是以有些事情,即便是说给她知道,也不过是惹她烦忧。

“嗯”心中略微沉吟,夜倾宁斟酌着该如何与慕青冉开口,却是不想还未等自己的请求说出来,她竟是主动提及了。

“可是要我将此事瞒着她们?”这丫头虽是机灵了些,但是却并不会自作聪明,倒是极为难得。

“嗯!正是此事!”一听慕青冉提起,夜倾宁只赶忙连连点头,脸上满是灿烂的笑意。

哎有位如此冰雪聪明的嫂嫂当真是极为幸福,话无需出口她便均是已经猜出来了。

余光瞥见惠妃娘娘偶尔望向这边的目光,慕青冉只轻轻的刮了一下夜倾宁的鼻子,便拉着她的手走回了她们的身边坐下。

“这孩子一见了青冉便黏着她,当心被你辰哥哥见到!”看着夜倾宁在慕青冉身边围前围后的样子,惠妃便不觉好笑的打趣她说道。

“才不会呢!辰哥哥巴不得我多去王府给王妃嫂嫂解闷儿呢!”左右他人眼下也没在此处,还不是由得她胡说八道!

闻言,几人均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纷纷看着夜倾宁这个活宝。

话说了一阵,慕青冉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望着夜倾宁,随后又转到一旁夜倾城的身上,前者会意之后,只笑笑的拉着夜倾城的手说道,“四皇姐,宁儿有个东西要给你看下,你同我来一下。”

还未等夜倾城有何反应,便只见夜倾宁拉着她起身欲向外走去。

见状,惠妃却是赶忙开口说道,“你这丫头!可仔细些,城儿如今可是双身子的人!”

唯恐夜倾宁冒冒失失的失了准头,惠妃赶忙吩咐身边的人在一旁扶着,十分小心着夜倾城的身子。

看着惠妃眼中的浓浓的担忧之色,慕青冉的唇边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柔柔的笑意。

或许庆丰帝和惠妃都是这后宫中令她感到惊讶的存在,他们似乎都难得的保持着自己的本心,尽管身居高位,尽管万般苦楚,可是都不曾失了一颗真心。

后宫素来便有寄养皇子和公主的例子,可是能处到如惠妃与夜倾城的这般倒是不多见,毕竟惠妃已经有了自己亲生的孩子!

但不管是夜倾城对惠妃的敬爱之情,还是惠妃对她的呵护之意,都是真真切切,半点作不得伪的。

“青冉今日过来原是有件事情想要拜托娘娘。”直到看着夜倾城和夜倾宁被一群宫人簇拥着出了房间,慕青冉方才声音轻柔的开口说道。

闻言,惠妃倒是有一瞬间的怔愣,不知慕青冉会有何事要拜托她!

“当然待青冉将事情的始末说完之后,娘娘可以选择答应或者不答应,青冉绝不强求!”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