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密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夜倾城和夜倾宁再次回到房中的时候,慕青冉已经与惠妃娘娘说完了话,两人正神色闲闲的坐在那里,似是在说着她们儿时的趣事。

见着惠妃与慕青冉的神色都没有任何的异常,夜倾宁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奇怪,不知她不在的这一会子,王妃嫂嫂究竟同母妃说了什么。

事实上,她也不过就是接受到王妃嫂嫂眼神的示意,方才拉着四皇姐一同离开,但是对于慕青冉支开她们到底要与惠妃说些什么,夜倾宁却是一概不知的。

不过既是找到了母妃,倒也不是一定要避着她们的话,想来是不方便让她们听到。

如此一想,夜倾宁只当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拉着夜倾城走到她们旁边,继续与她们说说笑笑。

过了没有片刻,慕青冉便见夜倾城的神色似有倦怠,想到她正有身孕在身,怕是有些嗜睡的。

“可是有些乏了?”忽然听到慕青冉的声音柔柔的在旁边响起,夜倾城方才要开口说什么,却是见到有华清宫的宫女进来禀报说驸马在宫外求见。

闻言,夜倾宁不禁有些贼兮兮的笑起来,心道温大人对四皇姐当真是极为爱护!

这里虽然是惠妃娘娘的宫中,但是到底还住着夜倾宁这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直接让温逸然进来总归不好,是以夜倾城便起身向她们告辞。

瞧着夜倾城被温逸然紧紧护在身旁向远走去的背影,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中有些奇怪。

怎地夜倾辰竟是还没有来接她?!

按理来讲,温逸然都已经来了,他不该是还没有到才对。

又在华清宫坐了片刻,惠妃娘娘瞧着时辰也近了,便吩咐了人摆了膳,留慕青冉在此一同进膳。

左右见夜倾辰也还没有到,是以慕青冉便含笑着应了下来,谁知这边她们方才落座,便听闻外面响起宫女的问安声,竟是庆丰帝与夜倾辰一同来了华清宫。

“朕倒是赶上了好时辰!”说话间,便见到庆丰帝神色欢愉的走了进来。

“参见陛下!”

“宁儿参见父皇!”见是庆丰帝来了这里,夜倾宁只赶忙起身走到他身边,拉着他便入了座。

而夜倾辰也是神色不变的走到慕青冉身边,朝着她微微一笑之后,也是极其不将自己当外人的坐下用膳。

有些不对劲儿!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扫过坐在自己一旁的夜倾辰,心中却是不禁暗想,以往他莫要说留在宫中用膳了,便是多在这里待一会儿也是不愿。

何以今日竟是表现的这般随和?!

似乎是注意到了慕青冉的视线,但是夜倾辰也并未多言,只是神色清冷的为她布着菜,对她眼中的疑惑视而不见。

再说另外一边,夜倾城与温逸然离开华清宫之后,便一路奔着出宫而出,可是却在经过来时的路上时见到夜倾羽依旧跪在那里,好不可怜。

见状,夜倾城只好匆忙别开了眼睛不再看过去,否则的话,她怕自己又要忍不住一时心软了。

夜倾羽的身边还站着一人,便是方才他们离开时,夜倾辰吩咐在此处盯着夜倾羽的墨刈!

看着他神色冷然的站在旁边,对于夜倾羽的恶语相向完全充耳不闻,温逸然倒是不禁对夜倾辰手下的人感到敬佩不已。

如此定力倒是难得一见啊!

“四皇姐!四皇姐!你救救我”忽然见到夜倾城与温逸然从旁边走过,夜倾羽只赶忙抓紧机会高声喊道。

她已经在此处跪了许久了,但是夜倾辰一直都未曾出宫去,他摆明了就是故意在为难她嘛!

倘或是再跪下去的话,夜倾羽觉得自己这两条腿都要没有知觉了!

听到夜倾羽求救的声音响起,夜倾城下意识的便想要朝着她看过去,却是被一旁的温逸然按住了肩膀,朝着她微微摇了摇头。

眼下这一切都是九公主自己咎由自取,既是无故惹到了靖安王妃,那王爷想要给她些教训也是正常!

尽管一再告诉自己要忽视夜倾羽的话,可是听着那一声声的哀求,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充耳不闻。

脚步一点点的变慢,最终停了下来,夜倾羽见到这般情景,心中顿时一喜。

“皇姐!羽儿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你快去帮我告诉父皇,父皇他知道一定会来救我的!”越是朝夜倾城说着,夜倾羽的神色便越是激动。

这里虽然偶尔有宫人经过,但却是并无一人敢帮自己传话到承乾殿去!

可是这宫里除了父皇的话,就再也无人能够救她了!

皱眉看着温逸然,夜倾城的眼中满是纠结之意,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我只同她说几句话”

有些话,想是自己不对她说的话,便也无人肯告诉她了。

闻言,温逸然微微点了点头,轻轻扶着她向夜倾羽走去。

他虽然觉得城儿的性子太过良善了些,可是他喜欢的便是这样的她,不会如旁人一般随波逐流、见风使舵的刻意去迎合亦或是疏远谁。

既是她心中如此放不下九公主,那总要她自己去亲自试了才知道,究竟她能够帮她到几分。

“皇姐”看着夜倾城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夜倾羽竟好像是看到了救赎一般,眸中满是精亮的光芒。

“羽儿,你不该如此胡闹的!”如今后宫是何局势,也能容得她这般肆无忌惮的闹腾!

更何况眼下昭仁贵妃和六皇弟都被父皇责罚,一旦她出了何事,又哪里有人会保得住她!

“皇姐是来教训我的吗?!”听到夜倾城的这句话一出,夜倾羽的神色当场就变了。

她是想让她帮自己传个口信给父皇而已,并不是要听她训导她!

看着夜倾羽忽然间冷下来的神色,夜倾城的眸中不禁有些神伤,不明白她为何要如此像个刺猬一般,不管旁人说什么她都能这般想成不好的事情。

明明不管是自己还是青冉,原本都是想要帮她的!

“羽儿不过是想求皇姐帮我给父皇传个信,你不会连这个都做不到吧!”说着,夜倾羽的眼中满是乖张之气,颇有些怒气冲冲的样子。

温逸然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几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最终都忍住了。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昭仁贵妃已经被禁足,六皇弟也被幽禁在紫菱洲,这后宫之中再也无人能够维护你,你若是再如此这般无理取闹的话,便是连父皇也不会再管你了!”她为何不懂收敛,反而是事事与旁人拧着来,当真是不怕惹恼了父皇嘛!

尽管夜倾城的言语中满是关切之意,可是听在夜倾羽的耳中,竟然都变成了对她的嘲笑和讽刺。

不过就是瞧着她如今在宫中落魄了,是以任是谁都想要到她头上踩一番,真的是墙倒众人推呢!

“哼皇姐如今倒是愈发威风了,可你别忘了,我再不济还有母妃在宫中,而你”夜倾羽的话虽是未说完,但是听在别人的耳中却是都明白了她是何意。

四公主幼年便失去了亲生母妃,这么多年一直寄养在惠妃娘娘的华清宫,这本也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如夜倾羽这般直接大张旗鼓的说了出来,如此情况倒是极少。

毕竟即便是没有了亲生母妃,陛下对于四公主的疼惜也是不少,这宫中也不敢有何人去欺负她。

加之惠妃娘娘也不是那等性子专横之人,是以她与四公主之间的关系倒是处的极好。

而如今夜倾羽的这一番话,却是好像在那尖刀刺着夜倾城的心脏一般,一下一下刺的鲜血淋漓。

“啊还有,便是你如今看起来风风光光的生活,也要多亏我才是!”眼中满是骄傲之意的说着,夜倾羽的目光慢慢慢从夜倾城的身上移到了一旁温逸然的身上,眸中闪烁的光芒只让人觉得无比阴寒。

多亏她这是什么意思?!

顾不得方才与她争论的事情,夜倾城的眼中满是惊疑之色,不明白夜倾羽为何会有此一言。

“皇姐不会不知道,当初温大人可是母妃为我选的驸马呢!”一边说着,夜倾羽一边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欣赏着夜倾城略显震惊的神色,“不过后来我回绝了,我不要的驸马最终才轮得到你!你说这难道不是多亏了我嘛!”

闻言,夜倾城的身子猛地一晃,幸而温逸然在一旁一直扶着她,方才不至于让她昏倒在地。

“怎么皇姐为何不说话了?可是觉得无话可说了?”就算母妃和皇兄都不在,她也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哪里是谁人想教训就教训的!

更何况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她不愿嫁给温逸然的话,如今宫中人人交口称赞的贤伉俪哪里还提得到夜倾城!

听闻夜倾羽一句比一句讥讽的话,夜倾城近乎是无力的微微闭眼,却是闭口不再多言。

有些事情,她已经是无能为力,作为她的皇姐,不忍心看她落魄至此是一方面,可是却不代表她就会一忍再忍的让她伤害自己身边亲近的人。

“你要如何想,都是你的事情,好自为之吧!”方才看她对青冉恶语相向的样子,夜倾城便已经决定不会帮她什么,只是到底还是有些话想要提醒她,未免她以后境地变得更加的艰难。

只是照着眼下的这般情况来看,倒是她自作多情了!

话音方才落下,夜倾城便直接转身欲走,却是不想被一旁的温逸然轻轻的拉住了手。

“去一旁等我,我有几句话要同九公主说。”将夜倾城扶到几步之外,温逸然方才又折返回了夜倾羽的面前。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女子,眸中的厌恶之意任是何人都看得出来。

“昭仁贵妃会放弃将你许配给我的婚事,并非是因为你不愿意,而是臣早前就向陛下表示过,此生非城儿不娶!”看着夜倾羽震惊的神色,温逸然的眸光变得格外的冷然。

“你”

“还有你让城儿去帮你给陛下传信,指望着他能来救你。”说着,温逸然忽然朝着夜倾羽一笑,看着她眸中满是疑惑,他方才接着说道,“臣与城儿在方才出了华清宫的时候,刚巧见到了陛下和王爷,瞧着样子似是要去惠妃娘娘宫中用膳。”

说完,温逸然神色自若的收回目光,好像方才周身冷肃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依旧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走回了夜倾城的身边,温逸然只朝着她淡淡笑了笑,随后便带着她出了宫。

身后是夜倾羽略显绝望的一张脸,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盼望。

她原本还等着,只要有人能够将她现在的情况禀报父皇,他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父皇竟然去了华清宫用膳,甚至还是与夜倾辰一起,那就意味着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可却是依旧没有来看看她!

如此一想,夜倾羽好像是忽然就失去了支撑一般,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从夜倾辰离开开始,到现在也有两个多时辰了,初时她还能感觉到地上的丝丝凉气侵入自己的腿中,可是及至现在,夜倾羽觉得她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加上一直未曾用膳,她眼下肚子也是饿的紧,口干舌燥,眼前已经渐渐开始发晕了。

看着摇摇欲坠的夜倾羽,墨刈微微转头扫了一眼,确定她勉强还能坚持个把时辰,便依旧是不动如山的站在那。

原本夜倾羽是打算晕倒的,只要自己倒在地上,她就不信夜倾辰还会将自己罚跪在此处。

再则,只要她就此装装病,想来父皇也会多有心疼,到时候她就趁机让父皇狠狠的责罚他!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打定了主意这般做之后,却是忽然听到墨刈的声音如寒冰冷雪般响起,“王爷有令,公主便是晕倒了,也必须要在此处躺到他出宫为止!”

闻言,夜倾羽整个人都震惊在了当场!

这话若是换成别的人来说,她一定不会相信,甚至是直接倒在地上,偏要看看对方如何做,但是夜倾辰那个疯子!

夜倾羽在此被夜倾辰罚跪的事情很快就在后宫传遍了,皇后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高兴的不行。

早前她便想要找个机会去教训一下夜倾羽,只是一直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不想今日夜倾辰倒是代劳了。

看来他与慕青冉果然不是真的想要扶持夜倾昱,否则的话,即便不能顶撞陛下为其求情,也不该是这般直接为难夜倾羽才是。

说起来,夜倾辰这般做倒是极好,至少传到陛下的耳中,与旁人是无关的。

如此一想,皇后的手慢慢抬起,轻抚着自己的青丝,目光扫到一旁的铜镜,原本的笑颜却是在见到铜镜中的容颜时渐渐消散。

果然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另外一边,慕青冉与夜倾辰在华清宫用过膳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又坐着叙话了一番。

瞧着外面天色擦黑方才起身告辞,紧紧的握着慕青冉的手向宫外走去的时候,他们两人倒是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出宫之遇见娴妃。

看着她身形消瘦的站在不远处,衣裙飘飞间,娴妃的神色看起来极为落寞。

她慢慢转头看向这边,在见到夜倾辰的瞬间,眸光忽然的光亮没能逃过慕青冉的眼睛。

看起来这位娘娘的心意当真是极为执着!

“王爷和王妃是几时进宫的?”说着话,娴妃神色平平的慢慢走向了他们两人,倒是并未瞧出有何异常。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