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出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鄰城中出现了这样大的事情,顿时便掀起了惊涛骇浪,所有人都在私下里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心狠的毁了严家小姐的容貌?

虽说她不是什么官宦之家的世家小姐,但到底严权也是在为大皇子做事,这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皆是会给他一些面子。

是以尽管有很多的世家小姐并不如何瞧得上严倩雪的身份,但是顾忌着大皇子的这层关系也是不会刻意去与她为难。

可是如今忽然听说了她容貌被毁的消息,倒是忍不住的震惊!

自古容貌之于女子,那是何等样重要的大事,如此这般被毁,且先不说日后要如何盘亲,单是想要安然的继续生活下去想来也是难事。

倒是也不知究竟是严倩雪自己得罪了何人,还是他们严家流年不利,这一双儿女竟是都落到了这般下场!

此前严世聪被袁徽失手杀害,如今竟是连严倩雪也被人毁了容貌,当真是气运不佳。

而这当中有一些人却是不免心思活络,想起此前丰鄰城中的种种流言,便不禁将话头都对准了贾府!

既是因着严倩雪的原因,方才害的贾惜薇误听谗言害了靖敏郡主,那眼下贾小姐好不容易回来了,又岂会放过找她寻仇的机会!

凭心而论,此事换作是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不可能轻松揭过的。

毕竟栊翠庵那种地方,可不是什么享福的所在,便是寻常已经嫁了人的妇道人家也不会前去,更遑论说是贾惜薇这样未出阁的姑娘。

她终日与一群老尼姑待在一处,这日子可想而知过得有多清苦。

再加上贾惜薇是因为得罪了靖安王府方才被赶去了栊翠庵,这庵中的人自然也不敢对她多加照拂。

虽然都说对于出家而言,众生平等,但想来也不过就是说说,栊翠庵这样的地方到底比不得惠远寺那般是众生朝拜之所在。

想通了这些,若是再看严倩雪容貌被毁的事情,众人倒是不禁有些觉得,或许比起贾小姐被送出丰鄰城,她们两人倒是也可两两相抵了。

但是有的人这般想,当事人却是未必如此!

何况此事也不仅仅只是事关严倩雪一人那般简单,严家这群小辈中本就只有严世聪与严倩雪两人,可是长子已经身死,原本指望着依靠小女招赘入婿,但是谁知竟是又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是以就算是严权舍得下这个女儿,他也着实丢不起这个人,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讨个说法的,否则这丰鄰城的人岂非会认为他们严家太过好欺负!

可严权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最终竟是会与贾家牵扯上关系,如此一来倒是令他觉得有些为难。

若是再坚持最初的想法,势必要为倩雪讨个公道的话,那么必然要与贾家的人对上,届时大皇子务必会出面调停。

而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怕就是覆水难收,不管最终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他都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

毕竟相比起一介尚书大人,严权便是自认能为大皇子赚得更多的银子也是比不上的。

只是若这般打了退堂鼓也未免有些太掉价,进退都不对,严权倒是一时间觉得有些骑虎难下了。

事实上,对于严倩雪的事情而言,为难的也不仅仅是严权一人而已,此刻的夜倾瑄也是眉头紧锁,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原本以为贾惜薇伤了楚鸾的事情早在八百年前就结了,谁知竟是在此时又闹了出来,还闹得这般严重!

眼下即便是有他出面,怕是也难以安抚下严权!

主要是夜倾瑄两方都不想得罪,或者说是两方他都不想令其寒了心,可是想要彻底的解决这件事情,想要其中一方满意的话,势必就要得罪另外一方,当真是极为难办!

原本是锦乡侯一直为他提供银钱的出处,因着前一任大皇子妃袁玮琴的缘故,是以即便锦乡侯府为大皇子府添些银钱也是使得。

但是后来锦乡侯被慕青冉算计的家破人亡,如今也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侯府的香料生意也已经破败,至如今锦乡侯对于夜倾瑄而言,已经是半点用处也无。

是以后来他方才会将目光放到了严权的身上,只是为了不落人口实,他还特意在天香居初建的时候出了一大银子,而严权对外是称为了感激和偿还自己,方才会在此后天香居赚钱的时候按月往大皇子府送些银钱。

正是因此,尽管严权并非是如同贾东岩那般是朝廷命官,但是夜倾瑄依旧不好直接舍弃了他。

毕竟一旦失去了严权,就等于是失去了一个为他敛财的手段。

就在夜倾瑄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不管是丰鄰城中的人亦或是朝中的人,却是都在翘首以盼的等着看他的决定。

而夜倾瑄心里却十分的明白,这一次怕又是慕青冉为自己找的麻烦!

手法与上一次严世聪被袁徽失手杀死的时候一模一样,也是要刻意挑起他手底下的人争斗,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

严世聪身死的那一次,他最终虽是压服了下来,但是到底也还是委屈了严家。

如今若是再来一次的话,只怕就会彻底寒了严权的心,届时倒是有些不好办!

然而令夜倾瑄没有想到的却是,这边还没有解决严家与贾家的事情,朝中却是忽然爆出了另外一件大事。

御史大夫于朝中弹劾以工部尚书贾东岩为首等数十名官员,时常于天香居相聚,于市井之间散布谣言,污蔑三皇子夜倾桓等种种罪状!

本来因为发生了夜倾昱的事情,庆丰帝便一直不愿大臣们私下与皇子过从甚密,但是天香居是严家的产业,而严权又恰好在为夜倾瑄办事,那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大皇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庆丰帝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阴沉,紧皱的眉头昭示着他的不悦。

闻言,夜倾瑄只赶忙跪到了地上,面色微沉的回道,“回父皇的话,儿臣也不知!”

“哼!你不知!这奏折上写的如此明白,你竟是还说不知!”话落,庆丰帝狠狠的将手中的奏折猛地仍向了夜倾瑄。

“陛下息怒!”见庆丰帝动了极大的怒气,满殿的人均是纷纷跪下,唯恐自己一时不慎引得陛下更加的动怒。

“如今丰鄰城中人人都在说,朕老了是时候该退位让贤了。”忽然,庆丰帝的目光锐利的望着跪在地上的夜倾瑄,周身的威压令所有人都不禁紧紧的低下头。

“反倒是大皇子呼声很高!”随着庆丰帝的话一句一句的说出来,夜倾瑄的脸色却是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儿臣不敢!”他紧紧的将身子俯在地上,拄在地面上的双手青筋暴起,令人甚至不敢看向他的脸色到底如何。

“暗中阻扰三皇子行事,处处与他为难,这皆是你的人做的,你还有何话说!”说完,庆丰帝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跪在前面的贾东岩,眸中满是森森凉意。

“父皇所言之事,儿臣确然不知!”不管庆丰帝问了什么,说了什么,夜倾瑄始终都是这一句话。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然的话他该说些什么呢如果为贾东岩求情,那么就等同于是包庇!

可若是将事情都推到他们的身上,不仅会让现在跟着自己的人寒了心,便是对于父皇而言,怕也是会引来怀疑。

倘或不是他指使他们那般做,为何自己又会得知的那般清楚!

是以思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一无所知,虽为下下策,但至少是保命之法!

忽然想到了什么,夜倾瑄猛地转头看着一旁站着的夜倾桓,脑中顿时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声东击西!

如此简单的伎俩他竟是没能识破!

表面上看起来,是慕青冉设计严倩雪,引起严家和贾家的争斗,进而令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

但是实际上,他们真正的一击是今日!

只有有人引开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夜倾桓方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搜集这些事情,从而将他这一方的人马一网打尽!

怪不得此前不管自己怎么打压他,夜倾桓都是一副任人欺压的模样,原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他就说嘛既是能够在他和夜倾昱的眼皮子地下躲藏了这么久,又岂会是这般容易被打败的人。

看来自己果然还是小瞧了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他暗中有所谋划,但是毕竟也需要掩人耳目,想来行事并不方便。

可是照着眼下的态势来看,夜倾桓这个对手或许比他想象要更为难以应付。

而反观夜倾桓倒是神色淡淡的站在那里,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这件事情的挑起者也并非是他一样。

他只像是从前一般不理会这朝中之事,只是静静的站在那,眸中无悲无喜。

但就是这副样子,方才令夜倾瑄恨得牙根痒痒!

从前就是被夜倾桓这般模样给骗了,还真的以为他是看破红尘,不再眷恋皇位,就算是偶尔心有怀疑,可是看着夜倾桓一次又一次的自毁前程,他也算是慢慢放了心。

“陛陛下,臣冤枉啊!”贾东岩的声音听起来颤颤巍巍,似是害怕的极了。

闻言,夜倾睿不禁转头瞪了他一眼,心道这人今日怎地如此没有眼色!

夜倾桓今日分明就是做足了准备要将大皇兄一党的人除去,虽是不能完全被拔除,但是也绝对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一击!

眼下这个时候,父皇正是在气头上,便是他一句话不说想来都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说他还自己往刀尖上撞!

更重要的是,死了一个贾东岩不值什么,可若是因此牵累到皇兄,那就是真的不值当了。

想到这一点,夜倾睿方才要开口说什么,却是没有想到一道清冷的声音蓦然插了进来。

“谋害郡主、结党营私、中饱私囊这桩桩件件贾大人哪一件是被冤枉的?”夜倾辰的声音听起来不含一丝的感情,眸中冷冰冰的神色让人不敢直视。

“臣臣不曾啊!”神色慌乱的同夜倾辰辩解着,贾东岩一会儿看着夜倾辰,一会儿又将目光转向了庆丰帝,像是唯恐夜倾辰的话被人相信一般。

“不曾?!呵从郡主出事到现在,你一共送往了王府多少银钱,自己怕是都记不得了吧!”看着贾东岩的神色猛地一僵,夜倾辰方才接着说道,“要本王将账目拿来与你瞧瞧吗?”

“这这都是王爷!陛下明鉴啊!这都是靖安王当时威胁臣啊!”

方才听闻贾东岩的话,夜倾睿的眉头便是紧紧的一皱!

“污蔑本王,罪加一等!”说着,夜倾辰的目光看着贾东岩,只好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毫无一丝的波澜。

“父皇息怒!王爷息怒!此事的确是贾大人一人之事,原是与皇兄无关!”见是事情已经闹到了这般地步,夜倾睿只赶忙开口说道。

怕是再晚了一会儿,还不知贾东岩又要扯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

闻言,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收回了目光,不再多言。

左右今日也不可能一举收拾了夜倾瑄,不过就是先折掉他的一些羽翼罢了!

看庆丰帝虽是阴沉着脸色,但是却并未阻止他说下去,夜倾睿方才赶忙接着说道,“原是早前贾大人家的小姐将严家的小姐容貌给毁了,严家家主欲追究此事,可贾大人却求到了皇兄这里,想要帮其遮掩过去,但是被皇兄拒绝,想来正是因此他方才心有芥蒂”

夜倾睿的话虽是并未完全说完,但是众人已经是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原是贾大人想要混淆是非黑白,大皇子拒绝了帮他,他便在打着大皇子的名头在外招揽党羽,刻意诬陷他!

“你们”像是万万没有想到夜倾睿竟是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贾东岩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夜倾睿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即便丰鄰城中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可是也并没有证据证明就是薇儿毁了严倩雪的容貌,他有谈何请求大皇子为他遮掩呢!

这一切不过都是城中之人对此的猜测罢了,并无丝毫的真凭实据,怎么做的数呢!

可是事到如今,看着七殿下这架势,是准备舍弃自己了

不过贾东岩心中也想得明白,事情闹到了这般地步,大皇子自己尚且是自身难保,更何况是他!

三皇子既是已经准备反击,那段或是没有给他们留活路的说法,怕是不死不休!

倘或他是孑然一身的话,倒是不怕再为自己争一争,但是他家中妻儿老小那么多口人,又岂能让他博得起!

若是今日直接认下这罪责,说不定陛下还不会牵连到他的家人,只要是能够保住一名到底是好的。

再加上他方才已经见到了七殿下颇为警告的目光,想来自己若是再胡说八道的话,那就算是陛下不予追究,大皇子也不会放过他的家人!

“贾东岩七皇子所言可是真的?!”兜兜转转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儿,竟是最终发现起因竟是两个女儿家引起的。

这样的情况倒是着实令人感到始料未及,不过尽管如此,也是无人开口辩驳什么。

不敢七皇子口中只言是真是假都轮不到他们去置喙,只要陛下认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而夜倾桓一伙的人见着他神色如常的站在那里并不多言,便也只静立殿中,不贸然插嘴。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