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奸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中发生的一切事情,从开始到最后,夜倾桓都没有插一句嘴,他一直都是冷眼旁观着。

而御史弹劾的奏折中言明的种种,都表明他是一个受害者,甚至是被贾东岩等人暗中拖累着受到陛下的责罚。

如此一来,他一直对此事闭口不言,没有咄咄逼人,倒是有些避嫌的意思。

但是夜倾瑄心中却是明白,夜倾桓没有出言说什么是不假,只因为有夜倾辰在前面胡搅蛮缠的不讲理!

说起来,夜倾瑄至今也是想不明白,到底夜倾桓是做了什么,方才让夜倾辰心甘情愿的这般帮着他!

不管是他还是夜倾昱,其实从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想要将夜倾辰拉拢到自己的麾下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都不尽如人意。

是以他心中倒是难免好奇,为何这样的一个人会甘心辅佐夜倾桓,还是说夜倾辰其实是奉命行事?!

这般一想,夜倾瑄只觉得心中猛地一紧!

随后他的眸光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望着庆丰帝,似乎根本无法接受心中的想法一般。

明明他们都是父皇的儿子,可是原本他心里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竟是还不如夜倾辰这个侄子来的受宠!

可是今日忽然想到的这个问题,却是让他一瞬间打破了自己原有的猜测,或许事情还另有一番隐情!

父皇其实你心里最宠爱的人,也未必就是夜倾辰吧!

只是这么多年,你为了保护夜倾桓,想要将他好好的藏在背后,便只能冷落了他。

但又不能真的完全架空了他的势力,否则的话,即便将来有一天将帝位传到了夜倾桓的手中,怕是他也难以服众。

正是因为顾忌到了这一点,所以父皇才会这般对夜倾辰委以重任,唯有如此,才能确保将来即使夜倾桓无法服众,也有人能够扶持他登上皇位!

这便是父皇对于夜倾桓的安排和谋划,是吧!

可是父皇,那你可曾想到过我们,难道只有夜倾桓是您的儿子吗?!

就因为他的母妃是您曾经最爱的人,所以您就对他百般呵护,所以就可以完全不顾及你其他的儿子了!

夜倾瑄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庆丰帝,他的眼中似乎渐渐凝聚了一团热气,随后猛地低下了头,掩去了眸中的泪意。

旁边的夜倾睿忽然注意到夜倾瑄的神色大变,不禁神色微愣,倒是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而原本还在吵吵着冤枉的贾东岩却是不知因为什么,竟是忽然闭口不言,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

事实上,庆丰帝也果然没有令人感到意外的,此次事件中一应涉案官员均是被革职查办,无一幸免!

听着庆丰帝的旨意一道道的传下来,夜倾桓的唇边淡淡的泛着一抹笑意,显得温润又谦和。

他微微侧目,看着对面站着的一名男子,神色端正的站在那里,感受到他的目光之后,宋祁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眼神定定的望着前面。

见状,夜倾桓也慢慢收回了视线,看着俯身跪在地上的夜倾瑄,眸色渐渐变得寒凉。

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直到散朝之后,夜倾睿方才赶忙起身扶起了夜倾瑄,他原本还以为父皇会责怪皇兄,好在最后他也不过就是斥责几句,倒是并未再惩处什么。

原本夜倾睿还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向父皇求求情,将八弟放出来,照着眼下的情形看,怕是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了。

紧紧的扶着夜倾睿的手臂,夜倾瑄眸中满是一片死寂,毫无一丝的生气。

见他这副模样,夜倾睿的心中倒是不禁奇怪,从前在朝中的各种大风大浪皇兄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何以这一次竟是会受到这般大的打击!

虽说折了工部尚书的确是他们的损失,可是也不能只因为这样就如此意志消沉啊!

“皇兄”夜倾睿的声音中隐隐透露着担忧,不知道夜倾瑄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无事。”仔细想想,夜倾瑄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到底是他自己真的拥有,还是父皇刻意送到他的手上?!

为的是带给他虚假的希望,让他自以为是的去争夺那把龙椅,从而吸引去所有人的目光,这样就能将夜倾桓更好的保护起来!

夜倾桓夜倾桓为何这世上偏偏要多一个夜倾桓!

明明他才是中宫皇后所出的皇长子,不管立贤立长父皇都该是选择他才对。

可是自从夜倾桓出世之后,父皇竟是不顾所有人的阻拦,直接就册立他为太子,生生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甚至是在后宫中,他的母妃也要压着他的母后一头,可分明皇后才是那后宫之主!

似乎从一开始,他与夜倾桓就是两个完全相克的人,或者说非是一人死,不得一人生!

看着夜倾桓面带微笑的同夜倾辰从他的身旁走过,夜倾瑄的眸中满是暗涌的恨意。

“三皇弟今日这一手玩的着实漂亮,为兄佩服!”竟是在之前伪装的那般真实,害他真的以为夜倾桓是被自己打压的毫无反击之力。

谁知这人竟是在刻意演戏,让自己放松警惕的同时,暗中谋划着这么一大出戏。

甚至是连夜倾辰和慕青冉也在一旁帮他打掩护,什么严倩雪容貌被毁,什么贾惜薇离开栊翠庵,这些都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彼此彼此”忽然听到夜倾瑄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夜倾桓的脚步顿时一顿!

推开夜倾睿扶着自己的手,夜倾瑄慢慢走到夜倾桓的面前,眸色阴沉的望着他说道,“皇弟用人可要看清楚了,如靖安王这般可以背叛旧主的人,难保他日你不会步老六的后尘。”

闻言,夜倾桓的神色丝毫未变,只淡笑着望着夜倾瑄,见他都说完了方才慢慢说道,“不劳皇兄费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既是选择了相信夜倾辰,便自然不会再去怀疑他。

再则,他如今心中想要去做的事情,怕是整个丰鄰城中,便也就只有他才能帮自己做到了吧!

而夜倾瑄这样一番明显挑拨的话听在夜倾辰的耳中却是如同玩笑一般,根本就没有吸引他的半点注意。

嘴长在他的脸上,自然是他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只是偶尔也要看看自己的心情好不好罢了!

今日恰逢他心情不错,眼下正赶着要回王府去同青冉用膳,倒是懒得在此同他瞎耽误工夫。

没有理会他们三人,甚至是招呼也未打以下的,夜倾辰便长腿一迈直接离开。

见状,夜倾瑄不禁望着夜倾桓满含深意的一笑,像是在同他说,看吧这样一个任性而为的人,根本就不是何人能够轻易掌控的。

只是夜倾瑄这样的表现似乎是并未能引起夜倾桓的注意,他只是依旧神色淡淡的朝着他拱了拱手,随后便也抬脚离开了。

看着先后离开的两人,夜倾瑄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是一变!

而他身旁的夜倾睿却是不禁满脸的疑惑的看着他,总觉得方才在大殿上开始,皇兄便有些不对劲儿。

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他好像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而且很严重!

直至方才,他当着夜倾辰的面说那样的话,就像是无奈之下硬说出的气话故意去激怒他一般。

但是夜倾睿心中却知道,夜倾瑄素来不是这般会乱了分寸的人,想来当真是他发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也说不定。

待到夜倾桓和夜倾辰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以后,还未等夜倾睿的疑问出口,便是听见夜倾瑄声音冷冷说道,“我们手下出了叛徒!”

话落,夜倾睿的眉头却是猛地不紧,心中也是不觉跳个不停。

叛徒!

皇兄这是什么意思?!

“贾东岩虽是效忠于我,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即便是对他心有猜测,倒是到底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说着,夜倾瑄不紧皱眉回忆着今日大殿上发生的一切,想起那御史奏折中所言的事情,桩桩件件,事无巨细,均是记载详实。

何况抛却贾东岩不谈,单单是其余的十几个人,如若不是知他甚深,也定然不会知晓的那般确切。

而最后可能的便是夜倾桓在他身边安插了人手,绝不可能是最近几日,那么短的时间,他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人。

他方才刻意在夜倾桓的面前表现的像是要挑拨他与夜倾辰之间的关系,但是实际上却是想要让他相信,自己一时因受打击,近乎是被打的措手不及,一时乱了阵脚。

唯有如此,他方才能有时间调查出究竟是何人背叛了自己,或者也说不上是背叛,因为极有可能那人一开始就是夜倾桓的人!

只是他一时倒是没有想到,究竟会是谁?!

靖安王府

夜倾辰回到王府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今日府上的气氛十分欢愉,倒是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喜事。

一路回到浮风院的时候,看着较为清寂的院子,夜倾辰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往日流鸢那丫头都是会在此处与墨潇闲闹,怎地今日竟是如此安静?!

便是下人少一些倒也罢了,怎地他竟是没有感觉到地宫的人在院中?

带着满心的疑惑走进房中,在看到围在矮榻边上的一群人时,夜倾辰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诧异。

这是

“属下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小世子今日会开口说话了!”第一个注意到夜倾辰站在门边的人就是墨锦,他赶忙用脚踢了踢了还半跪在床边的墨音等人,一边拱手朝着夜倾辰拜道。

话落,地宫的人均是纷纷拜道,语气中不难听出激动之意。

而夜倾辰听着墨锦的话,倒像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愣愣的站了片刻之后,方才抬脚走向了慕青冉。

墨音等人见状,便也是该散的散,该走的走,各自走开了,一时间,房中只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

“陌儿说话了?!”待到房中已经没有了外人,夜倾辰方才神色清冷的问道,虽是语气依旧很平静,但是慕青冉明显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嗯只是方才他隐隐模糊的说了一个字,倒也并不是十分的清楚。”恰好被紫鸢她们都听到了,她们一时惊讶,便好不雀跃。

正是因此,墨音他们方才也进到房中来,就是为了等着亲耳听听陌儿再说一句,只是刚刚他们已经等了许久,却依旧是没有听到半个字。

“说了什么?”一把将夜安陌抱在怀里之后,夜倾辰方才有些急急的问道。

“只是唤了一个”

“凉凉”慕青冉的话还未说完,夜倾辰就直接夜安陌抱着他的脖子,脆生生的喊了一个“凉”字。

凉?!

这是什么意思?!

眸中满是不解的望着慕青冉,夜倾辰在心中想了又想,也是不明白这一个“凉”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来是要喊娘亲,只是他方才会说话,说得不清楚,也只会说一个字。”看着夜倾辰脸上明显的喜悦之色,慕青冉的唇边也不觉扬起了一抹笑意。

“凉”也不知是看着夜倾辰格外的开心还是如何,夜安陌竟是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只一个字接着一个字的喊着。

“青冉!你听他在同我说话!”初时夜倾辰还感到颇为惊讶和新奇,可是随即想了想,他不经意间看到慕青冉眸中的笑意之后,却是恍然醒悟。

这臭小子抱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喊娘是怎么回事!

“我是你爹!”好不容易看着模样倒是张开了,怎地竟会是如此蠢笨,爹娘都分不清楚!

“鳖”身子猛地往上一窜,夜安陌粉粉嫩嫩的小嘴一张一合,照着夜倾辰的话又是喊出了一个字,却是顿时让夜倾辰的脸黑了下来。

居然敢骂他!

臭小子!毛都还没有长齐呢竟然就学会骂起老子来了!

听着夜安陌循着夜倾辰的声音学着说话,慕青冉听到那一声响亮亮的“鳖”字之后,赶忙微微转头,抬手掩住自己唇边的笑意。

想来这丰鄰城中若说是能在对着靖安王如此说话之后还能活命之人,怕是也就只有夜安陌了!

其实从夜安陌一出生开始,慕青冉就发现夜倾辰似乎对他有着绝佳的耐心和脾气,似乎只要是对着陌儿,不管让他做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

而如今,尽管是被自己的儿子在无意间骂了一句,不过看起来似乎某位王爷仍旧是未见丝毫的怒意。

“爹!爹!我是你爹!”怎地他与青冉的孩子竟会是这般蠢笨,不过就是一个字罢了,也是如此难以学会!

不过这样的话夜倾辰也就只是敢在心中想想,当着慕青冉的面,他是万万不会说出口的。

此前因着嫌弃了一会陌儿的长相,此后青冉都记得打趣他,若是今日再说他资质平庸,怕是她定然不会理自己的。

“鳖”看着夜倾辰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夜安陌却是只愈发的开心,脸上的笑容竟是仿若天上的骄阳一般,温暖的足够融化冰风霜雪。

不管夜倾辰教了几次,夜安陌都仿若是充耳不闻一般,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才懂的话。

偶尔冒出的一两句“鳖”字,生生气的夜倾辰觉得心口发疼!

慕青冉瞧着这父子俩玩的这般愉快,便只吩咐着下人备膳,不再去注意他们。

“夜安陌,要我将你扔出浮风院吗?”这样的傻儿子,他不准备要了!

“爹爹”

“嗯孺子可教!”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