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可疑人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夜倾瑄直接去到大皇子府的时候,夜倾睿在行至前院的时候,恰好见到了夏淑从不远处走过。

可是不知为何,夏淑并未如往日一样上前与他寒暄几句,只远远的朝着他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见此,夜倾睿倒是不禁心下有些奇怪,不知道皇嫂这是怎么了?

皱眉看向一旁的夜倾瑄,却是只见他阴冷着神色,像是根本没有瞧见夏淑一般,依旧是脚步不停的直奔书房。

瞧着夜倾瑄脸色不大好看,夜倾睿也不敢贸然问起他们究竟是怎么了,何况身为臣弟,过多过问皇兄后院的事情也是多有不便。

更何况眼下最要紧的也不是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小打小闹!

若是不能尽快的找到皇兄身边的细作的话,怕是将来要坏了大事!

一路到了书房之后,夜倾瑄眸色沉沉的坐在书案之后,皱眉回忆着今日殿中发生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想,夜倾瑄都没有想起有丝毫不对劲儿的地方,似乎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很正常,从贾东岩到其他的那些人,都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那问题究竟是出在了何处?!

“皇兄可有些头绪了?”见夜倾瑄皱眉想了半晌,夜倾睿方才沉吟着开口说道。

“这一次夜倾桓揪出的这些人皆是前不久在暗中给他使绊子的人!”仔细想了想,夜倾瑄忽然发现了这群人当中的规律。

说起来,他这一边的人自然是不止今日被革职查办的那些,但是何以夜倾桓唯独挑中了他们?

倘或说是觉得他们官位低好应对的话,那贾东岩又是什么情况!

是以夜倾瑄最终猜想,夜倾桓应当是在针对早前为难他的那些人,而他们恰好就是以贾东岩为首!

闻言,夜倾睿的心中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快的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再要去仔细回想的时候,却是已经记不起了。

“所以他是在报复?”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夜倾睿的心中不禁一紧!

“如果是报复的话,那只能是他在被贾东岩等人为难之后方才会有此行动,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会谋划出这么多事情,除非是他早就计划好了!”

因此夜倾桓才会在自己的人去找他的麻烦的时候故作不敌,事事退让三分,其实不过就是诱敌深入罢了!

“皇兄的意思是,这名奸细也是参与此事的人?!”否则的话,又怎会这般清楚的知道究竟有何人暗中对付了夜倾桓!

“定然是如此!”于他这边确定了所有的事情之后,虽是会通知夜倾桓,但是为了不暴露自己,夜倾桓便依旧会假装中计。

“如此说来的话,那这范围倒是小了不少。”说着,夜倾睿的脑中不禁仔细回想着参与计划的人,左右不过就是皇兄素来信任的那几个人罢了。

尉迟凛、宋祁、赵石安前后不过五人而已!

“此前的事情,我皆是交于了尉迟凛去处理”话虽是未说完,但是夜倾睿已经是明白了夜倾瑄的意思。

暗中算计夜倾桓的事情虽是他们几位谋士一同商议,但是最终如何具体执行,皆是尉迟凛在与贾东岩等人交涉。

不仅皇兄从头到尾未曾出面,便是连其他的几人也是不知具体要如何做。

这样说来的话,这嫌疑最大的人岂非就是尉迟凛!

“话说如此说,但也未必就不会是旁人。”此事到底是没有真凭实据,还是要多加试探一番方才能断定究竟何人是内鬼。

“你传我的话,让他们速来见我!”此事不必旁的事情,必须要尽快解决,刻不容缓!

“臣弟这就去。”听闻夜倾瑄的话之后,夜倾睿只赶忙匆匆离开,唯恐耽误了大事。

其实夜倾瑄素来为人也是极为谨慎,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自己竟是也会阴沟里翻船,竟然会被别人坑了一把。

更令人气愤的是,事到如今他竟是还难以确定究竟是何人在背后插了他一刀!

他自认素来对效忠自己的人并不差,他们既是选择设计自己,那就要等着将来付出的代价了!

靖安王府

自从夜安陌会开口说话之后,整个靖安王府便如同是炸开了锅一般,时不时就能见到夜安陌的床前围着一层身着墨色深衣的人。

“诶到我了到我了!”墨影狠狠的推开一旁的墨潇,满脸期待的挤到了夜安陌的面前,“小世子,我是墨影,墨影”

一字一字的教着夜安陌读他的名字,墨影的眼中满是期待之色,然而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自然也就越大。

“摸摸饼”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墨影的脸,夜安陌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响起,虽是还不太清楚,但是已经能够大致听到他说的是什么了。

闻言,围在他床前的地宫那群人有片刻的沉寂,随后就是哄堂大笑,纷纷指着墨影唤着“饼”!

墨影:“”

忽然体会到了王爷心中的痛,明明刚刚听着他唤紫鸢和流鸢都是很好的,怎么到了他这画风就变了。

看着围着自己身边都笑的前仰后合的人,夜安陌的小脸上也是洋溢着浓浓的笑意,眸光精亮精亮的。

这一笑却是犹如春风化雨,让人觉得美不胜收,特别是那双眼睛,像极了慕青冉,隐隐泛着水光。

墨炎等人见着这般景象均是纷纷仔细的观察着夜安陌,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无法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的瑕疵,这个孩子似乎是得天独厚般的容貌。

“有人来了!”忽然,墨晗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话音还未落下,便只见原本地宫的几人四下一散,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瞧着原本还围在自己身前的人忽然间就消失不见,夜安陌只觉得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一样,兴奋的挥舞着小手不停的咿咿呀呀的喊着什么。

奶娘推门进来的时候,便只见到紫鸢和流鸢逗着床上的夜安陌,玩的好不开心。

今日王爷休沐,也并未见他有出府的打算,是以紫鸢和流鸢才过来伺候小世子,没有在王妃面前待着。

而另外一边,慕青冉目光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籍,一页一页慢慢的翻看。

夜倾辰坐在旁边的书案后,时而批阅公文,时而抬头看看旁边的慕青冉,眸中满是温柔的情意。

似乎只有在这靖安王府中,还会有宁静的时光,而出了这里,便到处都充满了勾心斗角。

如今夜倾瑄和夜倾桓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朝中的人已经渐渐开始站队,甚至是以抚远候为首的一伙人也开始隐隐有投靠夜倾桓的迹象,似乎只要可以扳倒夜倾瑄,不管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在这一群人中,靖安王府好像是一直都在帮衬着夜倾桓,众人也不知道他们二人究竟是何人联系到一处的。

或许是在夜倾君一次次的寄宿在靖安王府开始,也或许是在靖安王妃在皇后赏花宴帮助三皇子妃的时候开始,更甚者也许从一开始这夫妻二人就像目光锁定在了三皇子的身上!

朝中不免有看事通透的人,瞧着如今靖安王府力保夜倾桓的架势,便不免纷纷猜想,这会不会是陛下的主意?!

毕竟这么多年来,不管是老王爷还是夜倾辰,都从未明确的表示过到底要扶持哪位皇子上位。

即便此前在外人看来,慕青冉似乎一直在帮着夜倾昱对付夜倾瑄,但是如今来看,她对付夜倾瑄是不假,但若说是帮着夜倾昱倒是有些不对了。

如今三皇子不复从前一直被大皇子打压的态势,竟是直接奋起反抗,他前几日在朝中的那一手,生生是打了大皇子一个措手不及。

如若说在此前的事情中大皇子得到了什么益处的话,那大概也就只是贾东岩被革职查办。

因为贾东岩一倒台的话,那么即使没有大皇子出面,严家所受的这份屈辱似乎也就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更何况原本这件事情就不确定一定是贾府的人所为,只是严家一直紧咬此事不放,众人方才纷纷猜测。

不过眼下倒是不必了,毕竟其中一方已经彻底垮台了,说起来,众人也是不禁有些同情这位贾家的小姐。

早前因着被严倩雪蛊惑,她害的靖敏郡主身受重伤,之后为了赎罪她被贾大人送到了栊翠庵,近日好不容易才被接了回来,可是谁知贾府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那满府上下皆是在仰仗着一个贾东岩在生存,如今他被革职查办,那府上的一应妻儿老小怕是都要乱了阵脚。

原本以为贾府这边出了事情,严家的人便会因此心里舒坦些,暂时过上好日子,可是不料却在此时原本生意兴隆的天香居竟是生意惨淡,十分的不景气。

要知道这天香居自从开门以后就一直在丰鄰城中独霸鳌头,甚至是将一品轩都盖了过去,但是近来不知是为何,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初时严权还并未留意,只当时近来是淡季,想着此后慢慢生意就会好的。

谁知后来竟是被店里的伙计无意间发现,原是从他们这流失的顾客都是跑到了一品轩去!

这样的大的事情可是马虎不得,他们赶忙禀报严权的时候,后者也是不免满心惊疑,不明白怎么会忽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仔细派人调查了许久他方才发现,原是一品轩中换了老板,为了重新开张,特意自降菜价,以此吸引城中的人前去。

再加上人们都图个新鲜,一听闻这一品轩换了老板,又重新将楼内的布置换了一番,价钱又公道,人们自然是想要凑个热闹!

而如今的天香居也着实不像以前刚开张的时候那么好了,菜价不停的上涨不说,便是那店中的伙计也不尽职尽责,总之就是大不如前!

在此情况之下,一品轩忽然又东山再起,人们自然是有些好奇的想要去瞧瞧究竟是何样子。

要是说起一品轩那日重新开张的时候,便是连玲珑坊的娟娘都亲自带着人去恭贺一番,倒是令人好奇这一品轩幕后的老板究竟是何人。

对于此事丰鄰城中也是传言纷纷,有偶尔见到过那幕后老板真面目的人只言那是一个风流俊俏的公子,长得颇为秀气,甚至有人在背后议论会不会是娟娘的相好呢!

只是对于这样的流言,娟娘听到了也不过是一笑了之,似乎并不十分放在心上,依旧是时常带着人去关照一品轩的生意。

菜色好、价钱低、花样多这么多的好处摆在眼前,众人自然是想要都来一品轩中用膳。

相比之下,倒是天香居中显得无比冷清,倒也不是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是较之此前的门庭若市,眼下着实凄凉了些。

是以为了扭转这样的局面,严权万般无奈之下,只要也将天香居中的菜品进行降价。

原本以为自己也降了价百姓就会依旧来关照他的生意,可是效果却并不十分明显,对此严权却是不禁愈发的奇怪。

谁知派人仔细的打探了一番方才知晓,原是就在他们降价的当日午后,一品轩也有样学样的再次压低菜价。

见此,严权的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自己方才压低了价钱对方就也跟着压低,还只是相差甚少!

说起来,这般一味的减价是极为自损的法子,因为倘或不是有足够的银钱在背后支撑的话,那么过不了多久整个酒楼就会倒闭了。

严权毕竟也在这行中混迹了许久,自然晓得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本以为对方是为了要在这丰鄰城中分一杯羹,有钱大家赚这话是不假,但若是断了他的财路那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初时严权打算先让对方赚些银子,待到对方得意到了时候,再一举将其击败。

可是后来他忽然发现,对方的目的似乎并不在赚前,而是为了搞垮自己!

对方的价钱一直比自己低很多,时常还会将做多的菜食分给街上的乞丐,倒是更加赢得民心,自己若是也效仿的话,那么势必要豁出银子,与对方做持久战的打算。

而他若是不加理会,依旧是坚持自己原来的经营的话,那么就会流失大部分的客人,怕是慢慢也要关门大吉。

进退都不行,除非他的手中有足够的银钱,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陪着对方赌一场!

但是严权的性格素来小气惯了,这样的事情他万万是做不出的,真的要是赌那可就是活活往里面扔钱!

再则他如今是为了大皇子在敛财,若是将眼下这么好的生意给搞砸了,定然会被他责怪的。

这般一想,严权的心中便不禁动起了一些小心思

既然明着来赢不了他,那便只能暗着来了!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却是,还未等严权心中的想法付诸实践,竟是他自己的店中先被人发现了不对劲儿!

初时是有人在他的天香居中用膳的时候吃出了一个虫子,随后又不断地有人腹泻难止,而京兆府尹方庭盛接到报案说有人谋财害命之后,便连忙赶至了天香居中查探。

最终发现,原是近几日天香居中做给客人的膳食都是馊的!

几乎都是几天前做剩下的饭菜,再之后有客人点的时候再回锅重新热一下,以此来节省开销。

这个消息一传了出来,严权整个人都蒙了,他竟是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但是不管他如何解释,京兆府的衙役也是无人理会,只直接镣铐闯进严家将他锁了去!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