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试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理来说,即便天香居中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可是也不至于京兆府的人出面直接将人给锁了,但是尽管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方庭盛却仍然带着人去了。

甚至是唯恐有人不知道一般的,大张旗鼓的亮出了官威,当场就将严权扣押了!

先不说这丰鄰城中的百姓,单是朝中的那些大臣,有几个不知道严权是在为大皇子办事,是以尽管心中瞧不起他身为商人的身份,但是面子上的功夫他们都会做足。

方庭盛身为京兆府尹,掌管这丰鄰城一方的大事小情,他不会不知道严权与大皇子之间的关系!

既是知道还敢这般做,若不是他的背后有何人指使,那就是他的脑子坏掉了!

而方庭盛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原因,倒并非是有意针对严权,是因为他接到了百姓的状告,说天香居老板谋财害命!

若是按照这样的说明来看,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本来当今陛下就是爱民如子,素来对百姓之事格外上心,而严权如今这般等同于骗人的勾当就是触犯了他的大忌。

再加上方庭盛在回明这件事情的时候,还特意说的声情并茂,将严权完全说成了一个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的形象。

就在这件事情还未决断的时候,又是接着有人翻出了多年之前,严权早在晋安之地的时候,就开始唯利是图,丝毫不懂的忠义二字为何物。

早前原本他是与如今宋祁宋大人的父亲宋谨一起合作开酒坊,可是后来他私下在售卖酒水的时候,在原本的酒水中掺水,一时令宋家的酒坊名誉扫地。

反倒是他自己已经从宋谨那里学到了全部酿酒的手艺,便开始另立招牌做生意,一时间在晋安之地混的风生水起。

如此人品败坏的一个人,想来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不该令人感到惊讶的。

不管是在晋安,亦或是在丰鄰城,想来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见着人家一品轩的生意比他更好一些,他便心中妒忌,是以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与人家为难。

原本之前听闻严家的大小姐严倩雪容貌被毁,众人心中还不免觉得有些可怜她,毕竟这样一个花样年纪的姑娘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哪里会接受的了呢!

但是如今瞧着严权的行事,他们又是不禁觉得,怪不得生了一双儿女都不得善终,根本就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

说起来,这件事情旁的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众怒难犯!

倘或是朝中的官员亦或是一些世家公子在此吃坏了身子,他们便是心中愤怒,可是看在大皇子的面上,也不会将此事闹到台面上来,只悄悄的私下解决就是了。

毕竟说是谋害人命,事实上却着实说的有些严重了,其实也不过就是跑几次茅厕,泻泻火而已。

可这事情严重就严重在,受害的大多是一些寻常百姓,虽说民不与官斗,但是严家人在百姓心中,也不过就是这天香居的老板。

更何况有京兆府尹出面,这位在百姓心中的廉政清官,可是刚直不阿一般的存在,是以倒是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众人只一副不将此事给个交代,便誓不罢休的态势!

而从出事之后,严权就直接被方庭盛带着人给绑了,根本连一丝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正常而言,便是该在闹出事情第一时间做出决策,如果是确定难以压服下去的话,那就该早些备好银钱送到各家去,以为看病之用。

可是严权一被人抓走,严家便顿时群龙无首,根本没有能拿主意的人。

一群妇道人家,见着严府的门前围了一群的乞丐和百姓在闹事,只慌里慌张的命仆从将人赶走,这当中自然是少不了的推推搡搡,倒是也不知究竟如何,又是打伤了一些百姓。

幸而路过此地的七皇子见了,方才命令带着的府兵进行镇压,事后又亲自进行调停,方才暂时压服下了这件事。

但是夜倾睿能做的,也不过就是没有让此事闹得更大的而已,可丰鄰城中已经开始传言纷纷,说是严家人纵奴伤人,要杀人灭口。

这般说法完全就是捕风捉影,说的连边际都没有了,可即使这样也还是有人会信,接着不停地传扬着。

一时间,天香居的事情已经是闹得满城风雨!

也正是因为严权被捕入狱,方庭盛言明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是以便三天两头的派出衙役去天香居中查探,生生将原本就惨淡的生意搅弄的再无一人,渐渐变得门可罗雀。

与之相反的,倒是一品轩的生意一日好过一日,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原本为了与天香居竞争而降低的菜价竟是也没有上涨,一时间丰鄰城中的百姓倒是更愿意去那里。

就在这时,一品轩的老板放出了消息,只言如今天香居的老板严权被捕入狱,想来不久之后天香居就要关门大吉了,这伙计的银钱定然是发不上的。

届时他们若是无处可去,大可以来投奔他,一品轩中正要招揽伙计呢!

这样的消息一放出来,天香居中顿时便有一些人心思有些活络了,尽管有的人是签了卖身契,但只要等着东家散了这里,他们的卖身契自然便不算做数了。

如此一想,整个天香居中的下人便更加的涣散,整日整日的没有客人,他们便也就乐的清闲。

但是这样的事情也不知是何人传到了严家大夫人的耳中,没过几日她便带着人冲到了天香居中,想要教训一下这群眼睛里没有主子的下人!

只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她带着人与店中的掌柜和伙计理论的时候,不想却是被正好前来探查的京兆府衙役见到!

瞧着严府的下人两个一堆的按着一个个天香居的伙计,前来办事的衙役神色顿时便是一变!

原来外面传言严家纵奴行凶是真的,这事若是方在严府中,自然是轮不到他们管得。

可是眼下是在天香居,尽管这是他严府的产业,可是这里雇佣的下人与他们府上家生的奴才可是不同,容不得他们随意说打死就打死!

看着天香居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是让丰鄰城中的人看够了热闹。

一品轩一间最里面的包间中,娟娘看着负手站在窗边的“男子”,不禁轻言说道,“天香居气数已尽,公子准备何时动身?”

“就这几日吧!”那人并未回身,只依旧微扬着头,看着飞过天边的大雁,声音清脆沉稳,倒是一时难辨雌雄。

严家已经垮了,就算严权不会被问罪,经此一事之后,怕是在这丰鄰城中也是难以立足。

“那这里”娟娘的眼中似是有些不解之意,毕竟公子方才接手一品轩,若是在此时离开的话,怕是难保会有些麻烦呢!

而且这次让严权吃了这么大的亏,怕是将来他定然要报复回来的吧!

“日后这一品轩便还是交由崔掌柜来管,他经营酒楼多年,也比较有经验。”这崔掌柜原本就是这一品轩中的掌柜,因着之前被天香居挤兑着,是以方才有些开不下去了。

不过后来他将这里买了下来,也一并留下了原本要被崔掌柜遣散的伙计,甚至是连崔掌柜本人他也留了下来,依旧是作为这一品轩的掌柜。

当时这样做的原因便是想着,他不会在此久待,解决完要办的事情之后,他就要离开,而一品轩留一个有经验的人坐镇会比较好。

“万一严权被放出来的话”娟娘的话虽是未说完,但是那人似乎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

“他活不到那天了!”已经入了京兆府的大牢,哪里还有那么容易被放出来的道理!

闻言,娟娘的神色不禁一愣!

随后想了想,方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也就不再担心了。

“公子此次要去何处?”说起来,公子这一次在丰鄰城中停留了较长的时日,倒是一时未见他有离开的打算,不想会这般突然。

“永安!”清清脆脆的两个字,从那人的口中说了出来。

而娟娘听闻之后,却是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满是不解之意。

永安?!

公子要去那里做什么?!

“那公子几时回来?”虽说眼下丰鄰城中也并非是一定要公子在才行,只是朝中之事瞬息万变,倘或是有什么重要的变故发生的话,怕是要通知他也有些来不及。

“归期未定”将来的事情又有何人说的准呢!

只不过他隐约觉得那一日也不会远了!

“你只依旧照看好玲珑坊,一品轩这边全权交给崔掌柜,只偶尔私下留下这边的动静就行了。”说着,那人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方才接着说道,“若是我不在的期间你遇到了什么难事,便拿着这封手书去求见靖安王妃,她会帮你的!”

话音方落,便见他缓缓的转过身,将手中的一张信封交到了娟娘的面前。

“是,娟娘明白!”说完,娟娘便只万分谨慎小心的将其收好,神色颇为郑重担忧。

其实娟娘心中也知道,这信封中的内容怕是不到最后的难为关头,她断然是不能轻易用的。

而且依照着公子素日的行事作风,怕这也不过就是其中一个以防万一的准备之策,说不定根本就不上呢!

“还有若是严家人在此期间跑到店里来闹事的话,你只让崔掌柜出面料理,莫要插手此事。”这一品轩中即便再是不济,可也终究是一群男子,不比玲珑坊中一群姑娘家,敌不得那些五大三粗的男子。

倘或是由娟娘出面解决此事的话,不仅是会让别人更加怀疑他的身份,也会为玲珑坊带来劫难。

是以不管是好是坏,还是先要确保娟娘与玲珑坊中的人能够安然无恙才行!

“是”听着那人一句句的话,娟娘的眼中不禁隐隐有些泪意翻涌。

如果不是之前被公子所救,她如今怕是早就已经横尸街头,原本想用这条命报答公子,谁知他竟仍然是事事以坊中的姐妹为先,唯恐她们受到丝毫的委屈。

见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交代完毕,娟娘方才将亲手为他赶制的衣服拿了出来,一件一件的为他包好,收拾好了行囊。

公子的衣服向来都是她亲手缝制,倒并非是他穿着定要如何讲究,而是只有自己亲手做的,方才最合他的尺寸。

瞧着娟娘说完了正经事便开始为他忙里忙外的操持着,那人便只目光含笑的转回身,依旧望着窗外的方向。

秋风过境,大雁南飞,平地起苍茫

靖安王府

听着墨锦说起这几日丰鄰城中发生的事情,慕青冉倒是并未觉得太过惊讶,因为这当中本就有她的推波助澜!

初时得知一品轩易主的时候,她并未在意,毕竟那一处被严家的天香居挤兑的如此冷清,再是继续坚持开下去的话,也不过就是赔钱罢了!

是以如当时那般,直接将酒楼兑卖出去倒也没什么好令人感到惊讶的。

只是令慕青冉没有想到的是,收买一品轩的那人目的似乎并不仅仅在于要重振那一处,更多的似乎是为了针对严家的天香居!

一个酒楼不为盈利赚钱,反倒是宁愿搭钱进而搞垮对手,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激进的手段。

但是这样的一场豪赌却不是人人都赌的起,至少在慕青冉看来,即使严权眼下没有被京兆府的人抓走,他也未必敢继续降价!

而之前她在听说有人在天香居用膳的时候吃出了虫子之后,慕青冉第一时间便觉得这是一品轩幕后那位大手笔的老板动的手脚。

她特意让墨锦派人去留意过,那人素来行事较为神秘,极少在人前露面,不过瞧着形似作风倒是不像夜倾瑄一伙的人。

只要确定了不是夜倾瑄一伙的人,那么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亦或是他的幕后之人是谁,慕青冉觉得眼下并不重要。

若是能借着他的手除掉严权的话,便又能令夜倾瑄折损一员大将!

严权虽是不比贾东岩等人那些朝廷大臣,但是他近一年为夜倾瑄赚得银子,怕是都够别人活上一辈子了!

少了他的话,夜倾瑄府中的一应开销便只能仰仗着他的俸禄,或者再从其他的地方另谋出路,那自然又要费一番麻烦!

既然那人已经设好了局坑严权一把,那她若是能帮他帮戏做足的话,效果自然会更好,也省得将来自己还要再去折腾一遍。

从天香居的事情闹出来开始,慕青冉便让墨锦第一时间通知了方庭盛,还特意叮嘱了他几句,要好好审问严家家主,否则怕是难以向陛下回话。

方庭盛素来都不是没有脑子的人,墨锦特意这般说了,他心中自然明白这便是她或者夜倾辰的意思,是以再之后的行事中便自然不会让严权好过。

虽然他心中可能也会顾忌着严权是大皇子的人,但是之前因着秦嬷嬷状告西宁侯的事情,便已经算是彻底将夜倾瑄给得罪了,若是此时再不抱紧靖安王府这棵大树,怕是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

而此后天香居接二连三的闹出事情,慕青冉觉得那必然也是一品轩那位老板所为!

倘或只是为了盈利赚钱,那么天香居基本已经算是被他弄垮,但是此后他依旧是没有将菜价升回,这分明就是要置严家于死地,让天香居彻底翻不了身。

这一次怕是夜倾瑄也难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了吧!

------题外话------

小礼物走起来!花花钻石砸过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