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鸡犬不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慕青冉唇边淡淡的笑意,紫鸢想了想墨锦说的话,不禁有些奇怪的问慕青冉道,“王妃,为何大皇子没有出手帮严家呢?”

照理来说,既然严权一直是在为大皇子办事的话,那合该他于此时要救他一救的。

即便不能完全让他全身而退,可是到底做做样子也好,否则岂非是令现在跟在他身边的人觉得心寒!

“已经帮了!”说着,慕青冉神色颇为慵懒的翻看着手中的典籍,似乎并未太过将严家的事情放在心上。

而紫鸢听闻她的话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一时间有些没有想通。

已经帮了?!

可是她听墨锦之言,却是并未觉得大皇子有何行动帮助严权啊?

“你以为七皇子当真是偶然路过严府嘛!”瞧着紫鸢神色略有不解之意,慕青冉慢慢放下手中的书籍,不禁淡笑着同她说道。

闻言,紫鸢方才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慕青冉话中的意思。

“他是遵照大皇子的意思在办事!”说起来,七皇子与大皇子一直都是一伙儿的,由他出面的话,倒是极为稳妥。

见紫鸢明白了其中曲折,慕青冉方才依旧手持书卷静静的看着,不再多言。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凑巧的事情,既然是路过又怎么会特意带着府兵呢!

分明就是夜倾瑄不便直接出面,方才让夜倾睿代为出面处理,暂时解了严府门前的危难。

因为夜倾瑄他们心中很明白,一旦当时在严府门前的事情闹了起来,届时传到父皇的耳中,怕是事情就更加难以解决了。

不过慕青冉心中有些奇怪的是,百姓聚众闹事倒是真的,但是那群乞丐

据墨锦所言,那群乞丐似乎也并不是一品轩的人刻意去找的,但是她也没有让墨锦吩咐人去凑热闹,那究竟是何人在暗中帮着他们?!

仔细想了半晌,慕青冉依旧是觉得没有半点头绪,正在思虑间,却是忽然听到一旁脆生生的响起了一个字,“凉!”

闻声望去的时候,只见夜安陌手中扶着一旁的绣墩,肥嘟嘟的小肉腿一下一下尝试着往前迈着。

见状,慕青冉不觉朝着他微微一笑,慢慢向他伸出了手,“陌儿,来!”

似乎是听懂了慕青冉说的话,夜安陌肉肉的小脸蛋上满是笑意,身子忽然向上一窜,他便近乎急切的要走到她的身边去。

“凉凉”一边笑呵呵的喊着,他一边奋力的迈着脚步,恨不得一时就走到慕青冉的身边。

流鸢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护着,唯恐他一个不小心磕碰到了自己,而他身后也是围着两个奶娘和数名丫鬟,皆是神色担忧的望着。

反倒是慕青冉一直含笑的望着夜安陌,眸中满是丝丝笑意,有流鸢在他的身边护着,定然是不会让他伤到自己的。

看着距离自己尚远的人,夜安陌许久都没有走到,小脸上似乎渐渐有些愠怒,可是还未等他“哇”地一声哭出来,却是感觉到自己头顶上忽然罩上了一抹阴影。

高高的仰起头,夜安陌的小身子只一晃一晃的看着站在他眼前的夜倾辰,原本还在咧着的嘴角却是忽然再次笑了起来。

他猛地一把抱住了夜倾辰的腿,整个人都黏在了他的身上,手也高高的伸起来,似乎是想要人抱他。

见是夜倾辰回来,紫鸢和流鸢便都带着房中的婢女动作轻轻的退了出去,不再打扰他们一家三口。

“凉抱抱”一边扯着夜倾辰的衣服,一边咿咿呀呀的说着,夜安陌的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可是夜倾辰一听闻他的话,却是不禁整个人都黑了脸!

这孩子怎地如此没有记性,分明前几日方才教过他,缘何今日又开始抱着他喊“娘”!

父子俩一个仰着头,一个俯着首,却是四目相对,一时间相顾无话。

慕青冉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父子二人之间无言的交流,不禁淡淡的轻笑着。

一把将夜安陌抱起之后,夜倾辰几步走到慕青冉的身边,将孩子放在两人的中间之后,他方才将夜安陌的小脸对着慕青冉说道,“这才是你娘亲!”

长得蹦精蹦灵的一个孩子,怎地如此难以教化,已经说了那么多遍不准再叫他娘亲,今日又不记得了。

“凉”脸上满是盈盈笑意的扑进了慕青冉的怀中,夜安陌肉呼呼的小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嘴唇一下下的蹭着她的脸颊。

“陌儿真聪明!”眸色温软的望着夜安陌,慕青冉的眼中满是柔柔笑意。

闻言,夜倾辰神色微凉的看了夜安陌一眼,唇角微动,却是最终没有说什么。

青冉都已经说了他聪明,若是自己这时候再泼什么冷水,怕是会招来她的不悦,还是不说为好。

“陌儿,这是你的父王哦”将夜安陌反身抱在身前,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她的眸光温温软软的望着夜倾辰,轻轻拉着夜安陌的小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辰方才微微含笑着握住了夜安陌的肉呼呼的小手,觉得这儿子顺眼了不少。

“鳖”

夜倾辰:“”

他可能得了一个假儿子!

看着夜倾辰忽然变了的脸色,慕青冉实在是忍不住的轻笑起来,顺便将夜安陌紧紧的抱在怀中,以免被他父王抓过去打屁股。

说起来,夜倾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颇为愤怒,但是实际上,慕青冉倒是觉得他从未真的同夜安陌有过不悦。

一来是陌儿年纪尚小,即便是夜倾辰心有不悦,表现出来了他也未必懂得。

再则怕是他也不忍心的!

想来若是夜安陌唤他一声“爹爹”,那不管他有什么要求,夜倾辰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是靖安王府的第一个孩子,而是依照着夜倾辰护短的性格和对于慕青冉的喜爱,便是爱屋及乌,他也定然万般宠爱夜安陌的。

更何况是他自己打从心底里喜爱这个儿子!

“陌儿快去认错,你父王不高兴了。”慕青冉的轻轻的贴在夜安陌的耳边,声音异常轻柔的同他说道。

闻言,夜安陌竟是好像听懂了一般,只微微转头看着夜倾辰,黑灿灿的眼睛与他对视着。

半晌之后,方才见他软软的开口唤道,“爹爹”

见他脸上满是天真无邪的笑容,夜倾辰的脸色方才稍有好转,为何他有一种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感觉?!

随着夜安陌能够开口说话,渐渐试着走路,整个靖安王府都陷入了极大的喜悦之中,人人皆是喜气洋洋的。

然而相比于王府的一片欢乐,大皇子府如今却是愁云惨淡,显得格外冷寂。

原本此前袁玮琴身为大皇子妃的时候,这府上也是姬妾成群,虽是偶尔也有一些勾心斗角,但那不过是一些小打小闹,袁玮琴也镇得住。

但是自从她殁了以后,夜倾瑄又娶了夏淑进门,可她自己尚且忙着与夏柔斗法,又哪里会想到要去管理整个大皇子府呢!

即便她有心去管,当时也是没有那个精力,只一味的顾着与夏柔争风吃醋了。

待到解决了夏柔,她方才回过神要治理皇子府,可是那个时候已经失去了她身为皇子妃最佳立威的机会。

而那府上的一群侧室夫人又岂是等闲之辈,之前有袁玮琴一直拿道理谈压着,方才都收起了狐狸尾巴安稳度日。

可是如今换成了夏淑,倒是令她们一时又有些心思活络起来,再加上前几日夏淑去书房找夜倾瑄,不想出来的时候竟是被人搀扶出来的,甚至还泪眼涟涟,倒是让人不禁猜想是不是失了宠。

是以这几日大皇子府上便又开始有些动静,夏淑因为之前在夜倾瑄面前丢了脸面,如今也不敢随意有什么大动作,唯恐招的他更加的不悦。

那群侧室夫人见她没有任何举措,只当这位皇子妃如今也是没了支撑,只行为愈发的大胆。

最终令夏淑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她方才终于暗中出手,一个一个的开始解决,虽是在那群人立下了威风,可也将好好的大皇子府闹得鸡犬不宁,三天一小事,五天一大事。

尽管夜倾瑄警告过她要安分一些,但是后院的事情,他向来管的不多,只要自己不再跑到他面前去自作聪明,想来他也不会再说什么。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态度,夏淑近乎是将夜倾瑄留在后院的女子都清的差不多了,将自己在他身上所受到的怨气都发泄到了那些女子的身上。

而当某一日夜倾瑄终于踏足他自己的后院时,却是忽然发现冷清的可怕。

夜倾睿无意间听大皇子府的下人说起此事的时候,只当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皇兄直接出面也是不好,是以他便只在外寻了数十名美貌女子,一并送到了大皇子府中。

说起来,倘或皇兄真的能尽快有了自己的孩子,说不定以后竞争皇位真的会更有帮助。

可是夜倾睿只一味从大局出发,并没有考虑过夜倾瑄后院的情况,夏淑不是七皇子妃,夜倾瑄也不是他!

他们两府上的情况实在是大有不同,是以他的这番举动,虽是好意,但却是只让夏淑以为这是夜倾瑄的意思,一时间心中只更加怨恨。

这一日,夜倾瑄正与宋祁等人在议事,却是忽然见到门外有婢女过来回话,说是府上的段夫人要自请为奴,甘心伺候殿下和皇子妃。

闻言,夜倾睿的眉头猛地一皱,心中不觉回想着,段夫人这似乎是他给皇兄送来的美人。

竟是要自请为奴婢,这是为何?!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更要紧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事情,他这位皇嫂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果然!

夜倾瑄方才一听闻这话,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

他眼下正在与幕僚议事,已经吩咐了下去不准任何人来打扰,但是夏淑偏偏这个时候派人过来,是故意给他没脸嘛!

“将这不懂规矩的丫鬟杖毙!”夜倾瑄紧紧的皱着眉头,眼中满是不悦之色。

话音方落,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女子的求饶声,而夜倾瑄却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接着冷冷的吩咐道,“放她进来的人自去领罚吧!”

如若不是不想让在座的这些人以为他有当暴君的潜质,夜倾瑄真想将他们都直接杀了。

既是都没有将他的话当做一回事,那还留着有何用!

“皇兄消消气,皇嫂向来不是不懂分寸的人,想来是还有别的隐情。”虽然夜倾睿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当着外人的面,话总是要说的好听些。

否则按照那婢女言语中的意思,那段夫人竟是宁愿自请为奴也不愿做皇兄的女人,这岂非是对皇兄极大的侮辱!

但是夜倾睿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奇怪,他在挑选这批人的时候,虽是较为看重身体情况和样貌,但这是否聪明伶俐他也是注意了些,并未有太过蠢笨之人。

那何以竟是会做出这般自毁性命的事情?!

“无需理会,你们继续说!”心知夜倾睿是在为自己找台阶下,夜倾瑄只眸色沉沉的应了一声,便只与他们继续说着朝中的事情,并没有去后院看看的打算。

想来都是夏淑一个人的把戏,他也懒得去同她计较,只要她活着坐在大皇子妃的位置上就好了。

不过倘或她若是再如此胡搅蛮缠的话,他倒是不介意为她换个院子,左右夏家的女儿也不止她一个!

“殿下,臣发现近来朝中的许多老臣都与三皇子走的较为亲近”

闻言,夜倾瑄微微皱眉沉吟,一时间没有立刻说话。

他也有所觉察,有几名他百般拉拢也不肯效忠于他的人,原本夜倾瑄以为他们只是保持中立,一心效忠父皇,但是照着眼下的情况来看,倒是并非如此。

原来不是不选择站队,而是原来的皇子中,没有他们想要押宝的人!

如今夜倾桓回来了,他们便也开始选在自己想要辅佐的人了。

“此前夜倾桓坑了本殿一次,倒是令朝中一些举棋不定的人拿定了主意!”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或许有一些人连他们自己也是不知道究竟该支持谁,但是瞧着上次夜倾桓以退为进的那一手,便开始有些动摇了。

方至如今,朝中的阵营已经变得十分明显了,甚至是连温家的那父子俩都隐隐都倒向夜倾桓的趋势。

“老七,温逸然的事情,你再去查一查,尽量弄到证据到手,届时交由礼部尚书,想来他不会轻易罢休的。”说着,夜倾瑄的眼中不觉寒光一闪。

虽然之前便与夜倾睿说起过,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许久,能够隐约得知真相已是不易,但若是想要得到证据却是难上加难!

听闻夜倾瑄的话,夜倾睿整个人都是一惊!

“是臣弟明白。”他没有想到,已经是到了现在,皇兄也仍然没有放弃温逸然当年杀了离墨亭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事情,若是一旦被爆出来,怕是温家会如何还是其次,难的是四皇姐!

她如今正是有孕在身,倘或温逸然有个什么好歹的话,想来她也不会好过,万一到时候闹个一尸两命,怕是自己这一辈子都难以心安了。

但是皇兄既然已经吩咐了,他暂且应下便是了,以后的事情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本殿今日还有一件事情要说,此前工部尚书贾大人的事情,本殿恐是有何人走漏了风声,不知你们以为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