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暗藏玄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严府抄家的事情,更值得一提的是,负责带人去查抄严府的时候,竟然是靖安王夜倾辰带着人去的。

他身为王爷,即便是带着人去查抄谁人得府邸也没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令人值得注意的就是,有他在的话,那么不论是谁都无法从中捞到任何的油水了!

要知道严家可是商贾之家,如眼下这般被人直接查抄,便是随意沾一点光,那也是数目不小的一笔银子了。

但是夜倾辰这般一监察,还有何人敢轻易出手去捞钱,均是纷纷乖乖的待着,唯恐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原本夜倾瑄也是盯上了严家,虽是严权已经死了,但是到底他严家这般大的家业不会随着他一同去了。

既然父皇已经下旨要查抄,那他若是能借此机会占些便宜的话,倒是也不枉费严权跟着自己一场!

可谁知夜倾辰竟然会主动请旨,要带着人亲自去抄了严府,这分明就是打算断了他的后路!

以前夜倾辰从来都是懒得去理会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次特意亲自请旨,根本就是为了和他作对!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心中只更加的气愤,恨不得一时将夜倾辰直接杀了才好。

多少次都是他一直在坏自己的好事,如果不是因为他和慕青冉,说不定自己早就成为了这丰延的储君。

“殿下先息怒,就算是靖安王在监察抄家事宜,我们也一样可以反过来监督他!”尉迟凛的声音隐隐含着一丝笑意的响起,像是已经在心中想好了应对之策。

“先生的意思是”听闻尉迟凛的话,夜倾瑄方才渐渐平息了心中的怒气,神色严肃的望着他问道。

“靖安王这般一反常态要求监察严府抄家之事,说不定就是为了三皇子,如此一来我们自然也可以派人盯着他,一旦发现有何异常,便直接呈报陛下!”

既然夜倾辰懂得断了他的财路,那他们自然也要回敬一二!

此事并不会涉及太多的人和事,只需要派几个人暗中盯着便是,若是没有发现夜倾辰有何举动也就罢了,而一旦发现的话,那可就是一连牵扯到了一朝王爷和皇子两个人。

闻言,夜倾瑄不禁皱眉想了想,觉得尉迟凛说的很有道理。

待到与他仔细商议了事情的细枝末节之后,夜倾瑄的心中方才最终松了一口气。

“那件事情”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夜倾瑄的声音微微带了一丝疑惑的说道。

“已经在布局了,只要届时暗卫都到了,便可事成!”说着,尉迟凛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寒光,泛着丝丝冷意。

听闻尉迟凛的话,夜倾瑄一直紧皱的眉头方才渐渐舒展,很快事情就会有个结论了。

直到与夜倾瑄将所有的事情都商议完,尉迟凛方才起身离开,却是在行至大皇子府花园的时候,迎面见到了夜倾瑄身边的另外一名谋士——陈珂!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便相互拱手施礼背向而行,但是就在二人短暂的错身之时,尉迟凛却是将手中的一个小纸条塞到了陈珂的手中。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是以并未有人注意到,而他们之所以会行事如此隐秘,不过就是因着之前一直不曾确定究竟是何人背叛了大皇子,是以方才会出此下策。

为了确保如今大皇子府中的事情无法外泄,夜倾瑄只会选择自己更为信任的人去吩咐要紧的事情,并不会再当着众人的面商议何事。

不过思来想去,要盯着夜倾辰的话,到底还是要有个人去,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让宋祁暗中留意着。

毕竟眼下他信得过的人并不多,这件事情看起来不大,但却是极为重要,若是一旦事成的话,不知日后会省去他多少麻烦呢!

如此一想,夜倾瑄便着人去宋府请宋祁过来,只言有要事相商。

而就在宋祁来的时候,却是碰巧与方才来到皇子府的陈珂走了个对面。

不知那人是遇到了何事,宋祁瞧他神色满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对方似乎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这里,只顾着匆匆忙忙的埋头前行,眼见两人就要撞到一起,宋祁赶忙出言唤了他一声,“陈兄这么着忙是要去哪?”

忽然听到别人的唤声,陈珂明显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是一惊!

只是他方才脚步太过匆忙,虽是一时收住了脚并没有狠狠的撞到宋祁的身上,但反倒是陈珂自己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

“小心!”见状,宋祁赶忙伸手将其扶住,方才不至于让他摔倒在地。

“多谢子策兄”待到陈珂终于稳住身子的时候,他仿似还有些心有余悸一般,声音颤颤的同宋祁说道。

“陈兄今日怎地这般神色?”见他额上似有汗水,眸中闪闪烁烁,宋祁一时间心下更加的奇怪。

闻言,陈珂的脸色却是不禁忽然一变!

“不不曾!”说完,便匆匆忙忙的越过宋祁直接离开了,一如方才来时那般。

瞧着他那般慌张的神色,宋祁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总觉得陈珂有些不对劲儿!

他虽是大皇子身边的谋士,但远比不得尉迟凛那般得到重用,反倒是有些不大受重视的感觉。

但是今日瞧着他这般匆匆忙忙的从大皇子书房的方向的过来,宋祁的心中却是不禁微思,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就在宋祁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是忽然瞥见地上掉落了一个小小的荷包,见此他不禁蹲下身拾了起来。

拿至眼前细看时,宋祁方才发现这并非是自己的东西,想来应当是陈珂方才掉落的。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荷包,不过就是寻常身上的佩戴之物,但是唯一有一些不寻常便是那荷包里面似乎还有些什么东西在!

联想到陈珂方才慌里慌张的神色,宋祁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来,左右见身边并无一人,他方才将那荷包直接收进了袖中。

而一直到了从大皇子府离开,回到宋府之后,宋祁方才终于再次拿出了那个荷包。

顺着旁边的缝隙打开的时候,入目是两具雪白雪白的身躯纠缠在一起,十分的袒露大胆。

见此,宋祁的手猛地握成拳,将那个荷包一下子握紧在了手中!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荷包内竟然是另有乾坤!

另一边的空白之处,还写着一首诗,可是宋祁看着那上面的字时,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眸光不觉一闪!

刺红铺陈一线开,

愁杀娇娘青丝白。

微移靖步脚无力,

哪得心安泪沾臆。

却对菱花王女妆,

投怀雪腻玉妃香。

这是一首淫诗!

说是一首淫糜之诗,但是相比于那夸张大胆的图画,这已经算是很含蓄了。

虽然素日与陈珂之间的接触并不是很多,但是宋祁却感觉那人不该是这般不尊重的样子,何以会随身带着这样的东西!

再则,即便是他带着这样的物件,又怎会这般不小心的掉落出来!

将那荷包随意的丢在案面上之后,宋祁便慢慢的在书房中踱着步,脑中不禁回忆着今日在大皇子府中发生的事情,总觉得陈珂的样子很反常。

即便是遭到了大皇子的斥责,也不该是这般状态!

当时陈珂的样子,竟像是被什么事情吓到了,方才会如此慌里慌张的。

只不过身在皇子府中,能有什么事情可以吓到他呢?!

难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如此一想,宋祁的心中却是不禁一紧,想到近几日都没有见到七皇子,大皇子究竟去派他做什么他们也是不得而知。

瞧着样子,倒像是在事先准备什么,自从发生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大皇子近来行事极为小心。

通常都只是暗中与要交代的人商量,绝不会让第二人知晓,以此确保不会走漏风声,也可以试探出究竟谁是背叛他的人。

想到这,宋祁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隐约猜测着,今日会不会是大皇子与陈珂说了什么事,方才会将他吓得那般?

不知是不是怀疑陈珂的话,若是的话,倒是真的成全了他!

若是能让陈珂替他背了这黑锅的话,宋祁觉得倒是不错,毕竟经此一事之后,自己只会更加得到大皇子的信任,对以后的事情也更有助益。

可大皇子若不是在怀疑陈珂,那究竟是同他说了什么,才会令他露出那样的神色!

一时想不通,宋祁便也不再去冥思苦想,只又去院中散了散,便准备回卧房中休息。

然而就在他方才躺在床榻上之后,宋祁的脑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原本还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里面一片震惊之色。

那首淫诗他方才看过一遍,便已经记在了心中,虽是当时未觉得有何不对劲儿,只是感觉陈珂既是面见殿下,怎地会如此不注意仪态的带着这样的东西!

自己险些便被骗过去了!

匆匆忙忙的起身,随意披了一件外衣,宋祁便提着灯笼直奔书房,倒是令门口守夜的小厮不禁一愣!

大人不是睡下了吗?!

看着宋祁一言不发的直奔书房的方向,那小厮回神的时候赶忙合上了房门,随后也一路小跑的跟上。

而宋祁步履匆匆的赶至书房的时候,顾不得房中未燃起烛火,只直接将手中提着的灯笼放在书案上,随后便提笔写了起来。

他神色严肃的照着那荷包之上的诗句抄录起来,一字一字都极为认真,唯恐出了一丝的差错。

宋祁认认真真的将那首诗仔细读了好几遍,首字相连、尾字相连但是都没有任何的不对。

直到他依次按照字数类推下去,方才终于发现了端倪。

第一句第一个字、第二句第二个字、第三句第三个字

刺、杀、靖、安、王、妃!

待到这六个字被他写出来之后,宋祁的手猛地一抖,笔尖顿时便在宣纸上留下了好大的一滩墨渍。

竟然是这个意思!

怪不得陈珂的神色会如此慌张,怪不得他面见殿下也要随身带着这样的劳什子,原来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将消息藏在这荷包之中,即便是不甚遗失被何人捡到,只怕也是被人当成不正经的东西随意丢了,根本不会去细想。

倘或不是自己今日恰好遇见了他,刚好见到他那般慌里慌张的神色,怕是也不会有所怀疑。

而陈珂得到的这个命令,倒是足以令他露出那样的神色和反应了。

大皇子竟是打算刺杀青冉!

这个想法一出来,宋祁的心中不禁狠狠的一紧!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出事的,必须尽快想办法通知她才行。

只不过,怕是不能由他出面,否则定然会引起大皇子的怀疑,然而还未等宋祁想出较为完全的办法,却是门口的只见门口的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来了,只言外人有人说奉大殿下的话,前来传他过府议事。

闻言,宋祁心中顿时一惊!

好快的动作!

大皇子如此行为,怕是已经得知了刺杀之事走漏了风声,不管他是不是怀疑自己,势必都要试探一番的。

若是他方才并没有看住那荷包中的秘密所在,怕是也无人得知夜倾瑄的计划!

匆忙回身间将那荷包还有他写下的字通通都烧掉,宋祁方才紧皱着眉头慢慢走出书房,行至素日身边带着的那名小厮身旁时,宋祁声音微低的吩咐了一句话,不顾对方震惊的神色,便回房换了衣服,就随大皇子府的人走了。

而待到宋家父母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便得知宋祁昨夜竟是趁夜出府,不知究竟是为了何事。

方至今晨也未见他回来,虽是有可能直接入宫上朝去了,但是以往他都会事先留下话来,这一次倒是不知为何。

靖安王府

这日一大早,墨锦便见王府门前的守卫前来寻他,并且交了一支箭羽给他。

那箭羽倒是没有什么出奇,只是上面绑着一张字条,却是分外惹人注意。

见此,墨锦不由分说的直接拆开,却是在见到上面写的字后,整个人都不禁一惊!

顾不得许多,墨锦只匆忙赶往浮风院,王爷去上早朝了,想来这个时辰王妃也起身了。

近乎是运起轻功一路奔至浮风院,院中的下人见到墨锦这般倒是不禁十分奇怪,在王府中待了这般久的时日,倒是极少见到墨管家有这样神色焦急的时候。

而待到墨锦将手中的纸条交给慕青冉之后,她在看到那上面的话后,也是不禁神色一愣!

灵均求见!

灵均是指沈灵均吗?

“这是门前的侍卫今晨交到属下手中的,原是被刺入了王府大门前的地面里。”看着慕青冉瞬间微变的神色,墨锦便心知事情怕是有些麻烦。

“嗯”慕青冉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张字条,看着上面潇洒俊逸的字迹,她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原本她之前心中已经有些确定,宋祁就是当年舅父走失的孩子——沈灵均!

但是如今这字条上言明,要与她约在城外相见,倒是难辨真假。

“去宋府瞧瞧,看看宋祁可是正常去上了早朝”若是传信之人不是宋祁,那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属下遵命!”听闻慕青冉的吩咐之后,墨锦便赶忙转身离开。

“此事先不要让外祖父知晓!”微微转头朝着身边的紫鸢和流鸢吩咐道,慕青冉的心中不禁想着那字条上的话,一时思绪散开。

若是平白的说与他知晓,倒是图惹他担忧,还是待到自己确定之后再说与他知晓。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