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相似之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看着慕青冉略显忧思的神色,紫鸢不觉下意识的开口唤道。

“无事,让珩儿今日莫要出府去玩了。”朝着紫鸢安抚的一笑,慕青冉方才淡淡的说道。

虽是珩儿眼下未曾去书塾读书,但是却也不能一直圈在这府中,她时不时的便会让人带他出去玩一玩。

之前也与外祖父商议了一番,待到过些时日,还是要为珩儿选一处私塾去才好。

原本是想着有外祖父教养他也是极好,但是此前与夜倾辰聊起此事时,他却是觉得珩儿一直被她这般护在身边不大好。

毕竟珩儿是个男孩子,将来怕是也要有所作为的,更何况他自己也是想要尽快立事,还是于外历练一番交好。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觉得的确在理,倒是她之前没有考虑周全。

是以这几日慕青珩便时常跟着王府中的人去街上玩玩,也是为了去熟悉一下城中的几处私塾,到时候选择一家过去。

但是今日既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慕青冉倒是有些不放心他再出去,还是待事情都解决了,确定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再说。

待到墨锦派出去的人回来之后,慕青冉得知的消息却是,宋大人昨晚便连夜出府去了,今晨有没有去上早朝倒是不得而知。

昨晚就出府去了!

如此一想,慕青冉心中的疑惑却是更加的深,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给她传了信真的是宋祁吗?

“王妃要去赴约吗?”之前墨锦送来的那个字条,紫鸢她们也见到了,可却总觉得有些不安心。

这若真的是表少爷还好,可若不是那岂非又是一出计策!

想到这,紫鸢看向慕青冉的眼神中便充满了担忧,她向来知道小姐的性子,怕是定然不会就此放弃的。

为了早日了结沈太傅的心愿,怕是即便心中清楚这是极为渺茫的机会,但她仍然会去的。

“自然要去!”说着,慕青冉慢慢将手中的纸条放在眼前,话中满是坚定之意。

不管传信的人是不是宋祁,她都要去见一见,即使只是一个圈套,可也至少说明有人知道些情况,万一是宋祁真的遇见了什么危险,那她岂非是当真错过了什么。

“可是”若是王爷在的话,紫鸢倒是不会这般担心。

但是王爷去上朝还未回来,若万一这是别人的圈套,那王妃的处境岂非很危险!

“我会带着墨音他们,不必担心。”慕青冉也知道紫鸢心中的忧虑,只是事关宋祁,她着实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这若是真的自然最好,可一旦是假的,便意味着宋祁现在的处境绝对不安全!

极有可能是已经被夜倾瑄发现他是奸细的事情了!

想到这,慕青冉的眼中不觉眸光一闪!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知道宋祁就是夜倾桓的人,甚至是她从未有过将两人联系在一起的念头。

或许并不仅仅是她,想来这丰鄰城中的大部分人,都难以将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两个人想到一处去。

而慕青冉之所以会开始对宋祁有所怀疑,还是在他逐渐接受夜倾瑄的示好之后,她方才渐渐有些留心他的一举一动。

说起来,她虽是与宋祁自小不在一起长大,但是自从听闻宋家夫妇的故事之后,慕青冉倒是不觉得他们会教养出一个见利忘义的孩子。

夜倾瑄对宋祁几次示好是不假,但是此前夜倾昱也是颇为积极的在拉拢他,何以最终宋祁仍旧是选择了夜倾瑄!

若说宋祁是因着夜倾瑄为他置办的那处宅邸方才会对他投桃报李,那或许他本就是那般唯利是图之人,可若真的是那样,宋祁又怎么会在宫宴的时候对翰林院掌院学士项少怀那般直言不讳!

再一则,倘或宋祁真的是有意尽心尽力的扶持夜倾瑄的话,那么他合该就一早主动提及迎娶严倩雪,这样的举动方才是在为他分忧解难。

可是他宁愿试着去接受贾惜薇也不愿选择严倩雪,一来是因为严权的为人他太过厌恶,二来便是当年严权对宋家的所作所为以及后来对于宋母的抹黑。

事关家人,宋祁似乎是有些半分也不肯退让的意思。

这般一想,宋祁的作为倒是不免有些奇怪,明明该是刚直不阿、分毫不差的一个人,可却又偏偏有违圣命的暗中帮助夜倾瑄夺嫡。

尽管心中对此有诸多猜想,但是慕青冉也不过就是闲来无事想想,并没有真的确定。

她最终有些肯定这件事情的原因,还是因着楚鸾无意间撞见了宋祁去密会何人,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慕青冉方才终于正视了这件事情。

宋祁既是已经在辅佐夜倾瑄,那何以又要如此秘密的约见何人,甚至不是一次两次而已。

这般隐秘的行事分明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知晓,那么他最是想要避开的人,应当就是夜倾瑄!

已经投到了夜倾瑄的麾下,可是见得人却是要避开他,那么宋祁真相效忠的人,想来最有可能的便是他的劲敌。

按理来说,夜倾瑄的敌人应当就是夜倾昱无疑,但是此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慕青冉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之前因着夜倾瑄一直被庆丰帝禁足的事情,夜倾漓心有不甘,便试图迎娶流鸢过门,以此来报复慕青冉。

但是后来事情峰回路转,夜倾漓没有娶成流鸢不说,竟是还被人发现了豢养娈童的事情!

这件事情当时是最先被夜倾辰知晓的,不过后来他们却是将此事透露给了夜倾昱知晓,借着他的手困住了夜倾漓。

原本这也没什么好值得注意的,但是有一点特别的是,当时楚鸾发现宋祁密会神秘人的时候,是在一处小院子。

而为了掩人耳目,宋祁当时是作为那群小孩子的教书先生,可是鸾儿当时回来同她说,那是一群被拐子拐卖的小孩子,都是要被送到大户人家去做那种勾当的!

因着宋祁之前无意间接触到了这个案子,是以便将这群孩子救下之后都藏到了这里,因为怕一些有权势的人动了一些邪念。

这两件事情,若是乍一想的话,的确是觉得毫不相关,可仔细想着其中的细节,却是不难发现其中的关联。

两件事情中皆有被拐卖的小孩子,也皆是充作娈童之用,似乎处处都有些不对劲儿。

更重要的是,慕青冉太了解夜倾辰,他从来都不是这般喜欢曲线救国的人,若是他有心对付夜倾瑄,便只会直接对付他,而不是这般绕了好大一圈去对付夜倾漓。

是以他也不会特别去关注夜倾漓的事情,更何况是被人掩藏的这般深的豢养娈童这样的大事。

最有可能的便是,他也是经由别人的口中得知,再将此事透露到了夜倾昱那里。

那么会是谁将这样的机密的事情告诉夜倾辰,让他去对付夜倾漓呢?

似乎这整个丰鄰城中,没有谁会刻意的去与一个皇子为难,除非那人也是一名皇子!

但是有关夜倾漓的事情都是夜倾辰告知的夜倾昱,因此排除了他,便只剩下夜倾桓一个人了!

这样一想的话,那么便不难猜出,夜倾桓与宋祁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了。

当然慕青冉的这些猜测,夜倾辰之前便也有所怀疑,只是倘或这样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宋祁的处境有多危险,即便不用他自己说,他们也能想象到。

是以未免慕青冉为了此事担忧,夜倾辰并未将心中的猜想说与她知道,直到后来得知宋祁奉夜倾瑄的命令,带着人去杀了楚轩,夜倾辰便愈发的肯定宋祁的身份了。

后来在慕青冉与他说起此事的时候,他便也就不再遮掩,见他得知的事情都说与了她知道。

原来,早在宋祁还在晋安之地的时候,就已经与夜倾桓早有结识。

那时为了要避开丰鄰城中的种种刁难,夜倾桓常常借故要为夜倾君寻医而四处闲游,一次无意间去到晋安的时候,方才认识了宋祁,见他谈吐不凡,学识渊博,便起了招揽之意。

只是那时夜倾桓也不是的肯定就要将宋祁招至麾下,但后来无意间得知了他的身世,仔细命人查探了一番,却发现大有问题,这才觉得此人日后或许会有大用。

本来夜倾桓想要说服宋祁为自己做事,是看中了他的才学,想着依照他的学识定然会考取功名,届时在御前谋得一官半职,也好为他以后的打算铺路。

但是连夜倾桓也没有想到的是,因着晋安之地科考之风不正的事情,宋祁竟是在大殿上艳惊四座,一时间成了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看着夜倾瑄和夜倾昱都在竞相拉拢他,夜倾桓便忽然变了想法,觉得莫不如直接顺水推舟,让他成为自己的探子也不错。

不过这样的事情,他到底也是要问过宋祁自己的意见,若是他不同意,他自然也不会去逼迫他。

然后一切便都是按照计划开始了!

想到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慕青冉的眼中便满是担忧之意,如夜倾瑄这样的人,怕是此生最恨得就是遭人背叛。

而一旦当他得知,被他如此重用的宋祁竟然就是背叛他的那个人,那么他心中的怒火和恨意,慕青冉甚至是不敢想象的。

宋祁若是有什么意外的话,外祖父要如何

“王妃”看着慕青冉忽然之间变得面带愁容,紫鸢不禁轻轻的唤出声道。

“让墨锦去备车,我会按时赴约!”不管究竟是什么情况,她都要亲自去见见。

她自然也可以让别人先去探探虚实,可是那字条中言明要她亲自去见,自然是不可疏忽的,事关家人的性命,她半点都松懈不得。

“是”

“墨淸!”紫鸢离开之后,慕青冉淡淡的朝着空中唤了一声,随后便见到有人一身墨衣的半跪在她的身前。

“属下在!”

“你与墨熙一同进宫,待到王爷下朝之后,务必第一时间将情况与他禀明。”即便是准备要去赴约,她也不会毫无准备的就去。

若是等夜倾辰回来的话,怕是时辰就来不及了,还是她先去,待到夜倾辰下朝之后过来寻她便是了。

其实她觉得,只要她乖乖的听夜倾辰的话,带着墨音他们的话,想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未免他会为自己担心,也是真的恐有什么突发状况,还是让他去接应自己比较稳妥。

刑部大牢中的那一次事情已经够了,她着实不愿他再为自己担忧了。

“属下遵命!”

看着墨淸转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慕青冉幽幽的叹出了一口气,绝美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忧虑。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一路向着城外而去,慕青冉只带着流鸢坐在马车上,暗处还有墨音等人护卫着,反倒是王府的侍卫她并未带了许多。

之所以会选择这样丝毫不引人注目的马车,为的便是避开众人的眼线。

万一这传信之人真的是宋祁,那她带着王府大批的侍卫出城,届时定然会引起骚动,反而会让别人有所察觉。

何况若真的是陷阱的话,那即便带着王府的侍卫去了,想来也不过就是去送死,着实没有必要。

“王妃,会不会是陷阱啊?”看着马车越走越远,周边的景色越走越荒凉,流鸢一边将手中的东西沿着窗子不着痕迹的撒出去,一边皱眉同慕青冉说道。

“去了才知道。”即便是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也只有按照那上面写的到了地方见到了人方才能有判断。

看着流鸢拍了拍手,将掌中细碎的粉末都散了出去,慕青冉的心中方才渐渐安心。

那是临出来时紫鸢交给流鸢的,说是她与墨熙一起研究出来的东西,平常闻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

可若是事先服过另外一种药材的话,这粉末的味道就会变得极其明显,倒是个记路的好办法,免得沿路标记被人发现。

她见这里的路七拐八绕,倒像是极为难寻,有了紫鸢这个法子倒是好了许多,想来有墨熙在夜倾辰的身边,待会儿他过来此处也会方便一些。

似乎走了很远的路,周围荒凉的已经没有了一处人家,马车方才终于停了下来。

下车之后慕青冉便见到了一座破败的庙宇,已经年久失修了一般,墙皮和屋顶的瓦砾都已经破败不堪。

见状,慕青冉只四下大致看了看,发现这里除了一片树林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一步一步的着里面走去,流鸢伸手推开破旧的门扉之后,却是果然见到那里面负手站着一人。

无论是身形还是背影,皆与宋祁别无二致,甚至是身上的衣物都是他惯常穿的素色衣袍。

“表妹来的果然准时!”忽然,那人的声音略带笑意的响起,似是极为轻松一般。

闻言,流鸢却是忽然一愣!

这声音竟然是宋大人!

原来竟不是陷阱,那传信之人自称“灵均”,竟真的是宋祁!

相较于流鸢的激动,慕青冉原本在进到庙宇中瞬间亮起的眸光,却是在听闻对方的话之后忽然变得黯淡。

表妹

这样的称呼放在如今她与宋祁的身份上,会不会有些不大合适。

可是在她的了解中,宋祁从来都不是这般没有分寸的人!

那这一声“表妹”,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吧”慕青冉声音淡淡的响起,眸中渐生凉意。

这人根本就不是宋祁!

听闻慕青冉的话,流鸢的眼中难掩震惊之色,但是她知道王妃的话定然是不会错的,只瞬间闪身至那人的身后,猛地扯他转过身子之后,果然是一张与宋祁完全不同的脸!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