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刺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被流鸢忽然扯过身子以后,却是并未见到丝毫的慌张之色,反倒是脸上带着丝丝笑意,看起来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

“看来世人对于王妃的种种传言果然不假!”尽管已经被慕青冉和流鸢识破,但那人却反倒显得很是怡然自得的感觉。

来之前先生便已经吩咐了他,这位靖安王妃极为聪明,若是想要从她的口中套出话来,便是一丝一毫都不能差。

正是因此,他方才思考了许久,究竟第一句话要同她说什么,方才能听到她亲口承认今日她想要等的人是宋祁!

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般称呼她“表妹”,方才可见与她的亲近之意。

而只要她应下一句,他便自然可以判断,究竟她是不是知道宋祁就是沈灵均!

闻言,流鸢见慕青冉一时间并没有接话,便猛地一掌要打向那人,准备料理了他再仔细盘问。【仙逆漫画/】。

谁知流鸢方才出手,便只见那人身形诡异的闪退了数十步,脸上的笑意不变,依旧是颇为得意的望着慕青冉。

“姑娘家如此粗鲁可是不好”看着流鸢眸光凌厉的瞪着他,那人竟是好像要刻意激怒她一般。

“流鸢,回来!”见流鸢一时间有些气恼,但是并没有再轻举妄动,慕青冉只淡淡的说道。

听闻她说出的话,流鸢方才收敛了满身的杀气,走回到了她的身边。

“倒是个听话的小丫头!”似乎是惊讶于流鸢如此听慕青冉的话,那人的语气中满是惊诧之意,看向流鸢的目光也充满了玩味。

“公子可是传信之人?”不理会他满脸的笑意,慕青冉只眸色平静的望着他说道。

其实她本该直接离开的,只是这人刻意在此处试探她,怕是心中也有些拿不准宋祁究竟是不是沈灵均,方才想要从自己的口中探知到此事。

做戏做全套,若是她在见到等在这破庙中的人不是宋祁便直接转身离开,那便等于是变向承认了宋祁是沈灵均。

而对方既然有些不确定这件事情,她自然是不能拖累了宋祁,不管对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眼下她总要将戏做足。

“正是在下!”见慕青冉的神色未见丝毫的茫然和不解,那人反倒是有些觉得奇怪。

这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该是有些焦急和不安的嘛!

“那你可是知晓沈灵均的下落?”

“王妃怎知我就不是沈灵均呢?”没有直接回答慕青冉的问题,那人反而是反问了她一句,似乎是对于自己被看穿的事情有些在意。

“你如今这身打扮,分明是与宋大人有些相似,可依照他的身份,唤本宫一声表妹,却是实在有些逾矩了。”不管宋祁是不是沈灵均,这一声表妹却是万万不可唤出口的!

“哈哈怪不得人人皆道靖安王妃聪敏过人,看来果然如此,佩服佩服!”听闻慕青冉的话,那人竟是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只是王妃就不奇怪,在下为何要做宋大人一般打扮?”

闻言,慕青冉一直温温淡淡的眸光却是忽然一闪!

“奇怪”尽管口中说着奇怪,但是慕青冉的神色却是依旧淡淡的,并未让人觉得有任何的疑惑之意。

可是那人见此,却并不觉得慕青冉是在敷衍他,因为此前先生便告诉过她,靖安王妃虽是女子,但是心性比寻常男子还要坚韧,一般的情况也根本吓不住她。

原本他还有些觉得夸张,但是眼下见了,倒是觉得先生所言非常有道理。

“本该是为王妃解惑的,只不过”那人的话方才说了一半,便见到数十名的黑衣人将整个庙宇都团团围住。

见状,流鸢只猛地旋身,将慕青冉紧紧的护在了身后。

“在下心知依照王妃的性子,必然不会只身前来,是以特意备足了人手在恭候您!”说着话,那人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慕青冉,本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惊慌失措,可谁知见到的却是一派平静。

不管如何说,她到底是个女子,即便身边也带着暗卫,可是面对这样厮杀的境况,她竟是丝毫都不怕嘛!

随着那人的手忽然扬起,原本还围在庙宇外面的黑衣人却是瞬间直奔慕青冉和流鸢而来,手中的利剑在眼光下泛着森冷的光芒!

皇宫

散朝之后,夜倾睿方才看着被几位大臣围着叙话的夜倾瑄,便先行出了皇宫。

一路向宫外走着,夜倾睿的眼中满是回忆之意,这条出宫的路他已经走了许多年。

从前小的时候,他经常喜欢跑出宫去玩,只要是走着从宫内到宫外的路,他心中便觉得很喜悦。

尽管皇兄大他一些,但是对于宫外的向往都是一样的!

可是后来他们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皇子府,终于不用整日的被困在宫中,但是谁知他们竟是又开始争着抢着的想要进宫,只为了能够登上那把龙椅!

原来时日愈久,他们心中所求的东西越多,儿时的纯真丢失的也就越多。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倾睿越来越来厌烦这样的生活,日日都是相互算计,处处皆是勾心斗角。

他已经很厌倦了这样的日子,不想要再明明是亲兄弟,却偏偏要你争我夺的不得安生。

但是这样的话他如论如何都无法与皇兄说出口,因为实在是不忍心见他为此心伤的样子。

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走出了皇宫,看着守在宫门口的他府上的小厮,夜倾睿的脚步不禁一顿!

而那名小厮原本正急的不行,不经意间抬头的时候见到了夜倾睿,赶忙眸色一亮的跑向他。

“殿下!您可出来了!”那人似是急的不行,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袖管掏着什么。

“发生了何事?”见那名小厮神色匆匆,似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的样子,夜倾睿也是不禁心中一紧!

“回殿下的话,今晨您来上早朝之后,府上便来了一人,只言将此物交给您,说是人命关天,务必亲自交到您手中。”说完,那小厮便将一个小纸筒呈到了夜倾睿的面前。

闻言,夜倾睿只面露疑惑的接了过来,心下不禁奇怪。

“何人送来的知道吗?”

“奴才问了,只是那人没有说,只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要亲自交给您,不可给任何人知晓。”他也是怕耽误了事,方才早早的便来此处候着。

拆开那纸筒之后,夜倾睿看着那宣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青冉有难!

只有这四个字,却是令夜倾睿整个心都不觉跟着揪了起来。

她有难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夜倾辰在,慕青冉难道还会遇到什么危险不成!

方才这般一想,夜倾睿的脸色却是猛然大变!

不对!

夜倾辰也是方才散朝,而且方才父皇还留了他叙话,眼下根本不与慕青冉在一处。

顾不得细想,夜倾睿只动作迅速的翻身上马,方才勒紧了缰绳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余光忽然扫到了从宫中缓步而出的夜倾瑄,手中的动作便顿时停住!

皇兄是他吗?

青冉若是真的有难,是和他有关系吗?!

“你继续守在此处,若是靖安王出来了,便将眼下的情况说与他知晓,切记不可被皇兄听闻!”说完,夜倾睿便赶在夜倾瑄注意到他的身影之前赶忙驾马离开。

“奴才遵命!”看着夜倾睿策马而去的身影仿若一阵风一般,那名小厮只按照他的吩咐静静的守在宫门前,还颇为小心的避开了夜倾瑄。

再说夜倾睿这边,离开了皇宫之后,他驾马一路直奔靖安王府而去!

倘或真的是皇兄向慕青冉发难,那眼下势必就是要紧的时候,他必须赶过去救她!

怪不得这几日皇兄议事的时候都会让自己避开,夜倾睿原以为这是他为了查清究竟出卖他的是何人方才会这般做,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是为了不让自己参与此事,从而毁了他的计划!

可是皇兄若然是别的事情,他都可以装作无知,只有慕青冉的事情,他不能不能坐视不理!

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强迫自己去忘了她,不再去回想有关她的一切,可为什么皇兄就是不能放过她?

明明现在的局面已经与往昔不同,即便是杀了慕青冉也根本不会改变现在的情况,只会更加的激怒夜倾辰,到底皇兄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

夜倾睿的脑中此刻都是被这样的问题塞满,乱的没有一丝头绪。

风风火火的到了靖安王府门前,夜倾睿也顾不得许多,只急吼吼的便要冲进去,这若是换了旁人,王府门前的侍卫早就将其拦下来了。

只是夜倾睿毕竟是皇子,他们也不好硬拦,幸而墨锦闻声赶过来,便恰好截住了他。

“见过七殿下!”看着满脸焦急之色的夜倾睿,墨锦的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好端端的,七皇子何以这般神色闯进他们王府!

“慕青冉呢?”知道墨锦在这府上的地位非旁的下人可比,夜倾睿只赶忙抓着他问道。

心中一时急的没了章法,只觉得越是耽误时间,怕是她的处境越是危险。

闻言,墨锦的眼神却是忽然变得有一丝冷意!

王妃的闺名从七皇子的口中这般被唤出,实在是有些失礼了。

“回殿下的话,我家王妃今日身子不适,不宜见客!”尽管对于夜倾睿的言行颇有微词,但是墨锦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朝着夜倾睿有礼的笑道。

“她是不是根本就不在府中?!”猛地一把扯住墨锦的衣领,夜倾睿的眼中已经渐渐开始泛红,似是极为恼怒的样子。

见状,墨锦倒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为何七殿下的神色看起来这般焦急,难道他知道王妃出了何事吗?!

“你自己看!”心知这府上的人定然是信不过自己的,夜倾睿也不同墨锦再多费唇舌,只狠狠的将那个纸筒丢给他之后,便匆匆离开了靖安王府。

就算是皇兄要对付青冉,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打算,还要再去着人查探才是。

若是皇兄打算先抓了慕青冉的话,那情况或许还好些,但若是只一心想要杀了她的话,那就真的来不及了!

而就在夜倾睿离开之后,墨锦慢慢展开手中的字条,看着上面写着的内容时,却是不禁一惊!

王妃遇难!

这是怎么回事?

若说是传信的话,那合该告知王府的人,又怎会传到七殿下那里!

而且,临行之前王妃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还特意将此事着人通知了王爷,不该会有何差错才是。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墨锦不敢轻信夜倾睿的话,尽管他此前也算是帮过王妃,但是此一时彼一时。

眼下靖安王府已经明确站队三皇子,与大皇子正是闹得水火不容的时候,七皇子会在这个时候这般好心的来提醒王妃出事的事情,墨锦实在是有些不敢贸然相信,更遑论是将王妃的行踪说与他知晓。

毕竟在去赴约之前,就连王妃在内也不知那信中所言是真是假,万一真的是表少爷本人,他却带着七皇子去了那里,岂非是在坏事!

不过未免万无一失,还是着人暗中沿路去瞧瞧情况。

然而此刻丰鄰城外的一处破庙之中,却是厮杀不断,刀剑相搏!

慕青冉被地宫的几人紧紧的护在中间,保护的密不透风,丝毫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而原本那个伪装宋祁的人却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心中不觉惊叹,不亏是靖安王身边的暗卫,竟是以一当百也不为过!

他带来了数十名的暗卫,相斗至此却是连靖安王妃的边儿都没有碰到!

这群人也着实是忠心,若说是保护靖安王的时候如此上心也就罢了,竟是连保护一个女子也是这般舍命相护!

即便对方人数众多,但是慕青冉好像是丝毫不曾担心一般,依旧是眸色淡淡的望着不远处的那人,眸中一片清润之色。

来的时候她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里等着她的不是宋祁就是刺杀!

是以她方才特意带了地宫的几人过来,而非往日一般只带了墨音和墨影两人而已。

“王妃不亏是女中豪杰,竟是刀剑面前不见丝毫胆怯!”不知是不是有意要激怒墨音等人,那人竟是又幸灾乐祸的开口,语气中的调笑之意令墨音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聒噪!”低低的说了一声之后,墨音直猛地挥剑,挑夺过对方的一柄利剑之后,直接朝着那说话之人狠狠的刺了过去。

却是没有想到,被那人诡异的身法给直接躲了过去。

“哼!雕虫小技!”一时躲过了墨音的一击,他方才只变得更加的不屑,脸上满是讽刺的笑容。

“流鸢,杀了他!”忽然,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于此刀剑相搏的声音中实在是太过轻柔,甚至是近乎被掩盖了去。

但是围在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句话,而流鸢只在瞬间就飞驰而出,直奔那人而去!

闻言,墨音几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王妃都已经怒了,他们也莫要小打小闹的同他们往下去了!

忽然之间,他们几人的招式竟是猛地变得凌厉了起来,招招致命,步步杀机。

就在此时,却是忽然听闻外面“嗖”地一声,随即便只见一道道箭矢如同暴雨一般密密麻麻的朝着他们飞射过来。

如此绵密的箭雨,分明就是打算致他们于死地,而墨淸一招不甚被划破握着宝剑的右手时,便只见一根泛着寒光的冷箭奔着慕青冉而去。

感觉到有人大力的推了自己一把,随后慕青冉便见到夜倾辰抱着自己快速的飞身后退,待到避过那一箭回身的时候,却是只见夜倾睿唇角带血的被刺伤在地!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