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道是多情也专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墨淸在觉察到自己的疏忽之后,便也瞬间反应过来,只欲徒手去握住那飞驰而来的箭矢。

但是终究因着手臂受伤,并不能全力阻断那股破空之势!

不仅是他自己被带的身形不稳,到底也夜倾睿受了伤!

见是有墨刈护在夜倾辰和慕青冉的身边,墨音等人便也不再有所顾忌,只纷纷四下散开,几人对付剩下的黑衣人,剩下的便都直奔外面那些弓箭手而去。

本来对方为首的那人见到墨音他们一时顾忌着慕青冉,暂时被箭雨牵制,可还未等他开始幸灾乐祸,却是在闪神的一瞬,被流鸢发现了破绽,一记飞刀直接刺进了他的喉咙中,下手丝毫未曾留情。

一招被击中,那人口中不断的冒着鲜血,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去,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不再去理会这个已死之人,流鸢只赶忙回身去帮着墨音等人对付剩下的那些。

墨刈一直神色冷冷的站在夜倾辰和慕青冉的身前,将飞驰而来的箭矢纷纷挡住,不让他们收到丝毫的危险。

而不远处倒着的夜倾睿也被墨潇等人救下,保护进了安全的地带。

对方的人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此见到夜倾睿一般,再是攻向他们的时候,不禁下意识的避开了他。

可是已经确定了慕青冉不会受到伤害,地宫的这些人便也就无所顾忌,只越杀越勇,单单从气势上就已经令对方感到有些畏惧。

夜倾辰只静静的环着慕青冉,确定她没有受到伤害之后,便神色清冷的望着两方人马对战,倒是未见丝毫担忧。

果然不多时,外面的箭雨停下,破庙中的打也见了分晓。

就在慕青冉仔细打量着地宫的人,除了墨淸之外,其他的人并未受伤之后,她方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却忽然听到一旁传来的惊呼声。

“七殿下!”墨熙的手放在夜倾睿的颈边探了探,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闻声,慕青冉方才转头看向夜倾睿,却是见他面色苍白的倚靠在香案旁,有几缕发丝散落在脸上。

“他的伤势如何?”微微推开夜倾辰的手,慕青冉慢慢走向夜倾睿的身边朝着墨熙问道。

听闻慕青冉的话,墨熙下意识的看了看双眸紧闭的夜倾睿,方才朝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心见铁即死!

而七殿下中的这一箭,却是刚好伤及到了心脉,已经是无力回天!

见状,慕青冉的眼中却是难掩震惊之色,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夜倾睿竟然会为了救她而落到如此地步!

“我是不是要死了?”忽然,夜倾睿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似乎如这般一开口说话就扯到了伤口一般,他的眉头只更加的紧的皱起,却是咬紧了牙关不肯呻吟出一声。

破庙之中有短暂的静寂,就在夜倾睿以为不会有人再回答他的时候,却是听到夜倾辰的声音在一旁冷冷的响起,“是!”

那一箭直接刺中了他的心脏,即便有墨熙在此帮他拔出箭矢,可也是于事无补!

“呵呵”听闻夜倾辰的话,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夜倾睿竟然轻轻的低笑起来。

他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这般突然的死去,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慕青冉神色凄婉的模样,夜倾睿却是忽然觉得,好像便如眼下这般,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有几句话想要,咳咳咳”说着话,夜倾睿却是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却是被他强撑着伸手抹去,“想要同她讲”一句话被他说得断断续续,可是他的目光却异常坚定的望着夜倾辰,似是在等着他的回答。

墨熙听闻夜倾睿的话,便心知他是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便只起身退到了夜倾辰的身后。

眼下这样的情况,还是趁着能交代什么就说几句,否则的话怕也是撑不了多久了!

闻言,夜倾辰只神色清冷的看了他一眼,最终却是并未说什么,见慕青冉朝着自己点了点头,方才带着地宫的人先行出去。

即便平日再是看夜倾睿不顺眼,但是他今日既是舍命救了青冉,若是有些话不让他说清楚的话,怕是青冉也难心安。

或许这样的结果也不错,否则就算是他不死,可是被夜倾瑄知道他坏了他的好事,怕是日后再难兄友弟恭!

待到那破庙之中只剩下慕青冉与他两人,夜倾睿方才神色眷恋的望着她,却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已经许久都没有好好的见过她了!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她,不仅是想要自己能从中解脱,也是为了不辜负皇兄对他的栽培和信任。

但是好像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真正的将她从自己心中驱逐,只要是一点点与她相关的事情,都可以触动到他心底的最深处。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青冉”气若游丝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夜倾睿的身子已经有些不受控制的向后靠去。

深知自己这般唤她,她心中想来是不愿的,只是他已经是快要死了的人了,一个将死之人,却又哪里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言呢!

“我从未觉得自己像今日这般比不过夜倾辰”说着话,夜倾睿的目光不禁移向外面,看着一身墨色锦衣的男子负手而立,他方才幽幽的叹出了一口气。

说起来,夜倾睿本是在夜倾辰之前赶到了城外,可是这一处七拐八拐,他却是浪费了许久的时间也没有寻到。

后来还是夜倾辰带着人赶了上来,他方才同他们一起找到了此处。

而当他见到那支箭矢射向慕青冉的时候,夜倾睿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好像要停止了一般,他几乎是想都未想的便奔向了她。

伸手推开她,用自己的身子护住她的那一刻,他自己的脑中似乎都是蒙着的。

好像一切都是本能的反应,脑中还未有何思考,身体便已经先一步而行了。

夜倾睿本以为,自己做的是很好的,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夜倾辰竟然是快他一步的抓过了慕青冉!

即便他没有推那一把,想来夜倾辰也不会让她受伤的。

自己能做到的,似乎只能是为她赴死,而夜倾辰能做的,是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同她一起生!

原来自己竟是这般无用之人!

听闻夜倾睿的话,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眸中一片酸涩。

“你们本就不同!”是以根本不需要这般比较,谁比不过谁这些本就不重要!

闻言,夜倾睿的唇边却是微微泛起了一抹笑意,她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如果最初遇见你的人是我你会不会也像对夜倾辰那般对我?”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问题很傻,可是夜倾睿就是忍不住想要去求个答案。

否则的话,他总是会恨命运不公,觉得上天没有安排自己与她最先相遇。

“各人缘法,自有天定,冥冥之中或许早有注定。”慕青冉倒是完全没有想到,夜倾睿竟然会问出这样一句话,她沉默片刻方才缓缓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听她如此一说,夜倾睿的唇边却是不禁泛着一抹苦笑,她竟是连骗他一下也不肯!

说是缘分自有天定,可夜倾睿却知道,这不过是她不忍心直接说出拒绝他的话罢了!

罢了既是已经能得到她的些许不忍,他合该是要知足满意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的目光开始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想要离她近一些,再近一些。

初见她之时,她一身大红喜服,头上盖着红色的盖头,却是未见容貌,但是满身气质风华却是难以被忽视。

后来他于宫中也与她见过几次,却是每一次都不禁被她惊艳!

犹记得那一次她静立桥头,微微仰着头望着空中的明月,月色之下将她映照的仿若是翩然欲飞的仙子,而他望去的一眼却不知竟深陷一生!

然而当时的夜倾睿并没有想到,即便慕青冉对他有一刹那的回眸凝望,心中也仍旧是没有他的!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而他,并不是她的“谁”!

再没有认识她之前,夜倾睿自认自己是个风流的人,而最初的最初,他会被慕青冉吸引,也的确就是因为她的倾世美颜!

可是后来,记不清究竟是从几时开始,他渐渐沉迷,不管是她的温淡清雅,还是她的丝丝柔情,都令夜倾睿觉得迷醉。

但是当他发现两人之间隔着的鸿沟之时,却已经是走到了难以挽回的深渊!

慕青冉的心中并没有自己,皇兄也不想自己再弥足深陷,他几次深感纠结和茫然,不知将自己至于了一种怎样的境地。

事到如今,就在他自己都以为终于可以将慕青冉深藏心中的时候,却是再一次因为她的事情背叛了皇兄!

“青冉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不想再每日起来都不知道将要面对怎样的阴谋诡计,也不想再去费尽心机的对付何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从未托生在帝王家。

闻言,慕青冉只静静的望着他,并没有出言打扰,眸光是从未有过的专注。

“我本就不是一个上进的人,也注定不会有大出息,皇位呵呵,我想都没有想过。”他坐不上那个位置,也走不到那一天,这件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明白,所以他从来不会生出旁的心思,这也是皇兄之所以会对他如此放心的理由。

不仅仅是他,便是夜倾辰也无法登上皇位!

他从前不懂,可是后来心中对她有了执念之后,夜倾睿方才明白。

不管是他还是夜倾辰,只要心中尚有情意在,便无法狠下心肠登上那个位置。

所谓夺嫡是一条用至亲血脉铺就的道路,手中未染鲜血,心中未断执念,段或是走不到那一步的。

父皇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嘛!

即便曾经那般宠爱容嘉贵妃,可是到最后的结果,仍旧是凄凄惨惨的收场,甚至是连夜倾桓和夜倾君也被牵连至此。

是以他们这群人都无法真正做到心冷意冷,但是皇兄不一样!

之前袁玮琴的事情便已经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他能够恨得下心,也断得下情,所以不管走到哪一步,他心中都不会放弃对权利的向往。

“若我不是与皇兄一处,说不定”我们的结局也不会是这般,哪怕是有一点点的转机,他都不会轻言放弃的。

听他如此说,慕青冉的眼中也未见丝毫不悦,只依旧是眸色温软的望着他,渐渐有些温热的湿意。

“皇兄他咳仍旧想要利用离墨亭的死牵制温逸然,你要多加留意”此事一直都是他在负责,可一旦待到他死后,皇兄一定会派别人接手此事,届时万一真的发现什么,就真的麻烦了!

闻言,慕青冉的心中倒是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已经到了如今地步,夜倾睿竟然还会嘱咐她这样的事情。

“多谢”不管是今日的救命之恩,还是他方才嘱咐她的话,亦或是曾经的种种,她心中皆是感念的。

“我年幼之时,四皇姐对我颇多照拂”便算是偿还了她这份情意,她前生命中凄苦,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自己的幸福,他如何忍心去亲手毁掉!

话音方才落下,夜倾睿却是又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脸色白的可怕,但是唯独那一双桃花眼,却是比之往日更为多情。

见状,慕青冉赶忙走到他的身边,拿出她的绣帕轻轻的擦拭着他唇边的鲜血。

“殿下素来风姿倜傥,这般落魄狼狈的样子实在与你并不相称。”一边说着,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一滴眼泪。

即便夜倾睿一直以来皆是在帮着夜倾瑄做事,但是慕青冉的心中却从未真正如何厌恶过他。

看着慕青冉一边神色温软的同他说着话,眼中却是掉了一滴晶莹的泪水,他下意识的把要伸手拂去,可是目光瞥见自己自己手上的鲜血时,却是眸光渐渐变得暗淡,手也缓缓的重新落了回去。

她那么美好,老天似乎将所有完美的一切都给了她,美好的让他都不忍心去触碰!

“青冉我如此牵情与你,其实是我一厢情愿,说不定还令你觉得颇为苦恼”已经有了夜倾辰那样的挚一宠爱,他的感情反倒像是负累!

“青冉早已心有所属,但殿下之情,难能可贵,青冉从未轻贱视之!”她并非不知道夜倾睿心悦于她,可恰恰是因为知道,她方才不能对他有一丝一毫的理会,否则的话,便会害他越陷越深。

闻言,夜倾睿的眼中却是不禁露出了一丝惊讶,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慕青冉竟然从未厌恶过他。

她方才说自己的感情对她而言,也是珍贵的,只是她心中没有他,所以不回应才是对他感情的尊重!

慕青冉你总是如此通透,将所有的事情都想的明白,竟是让人想要恨你,也是无从恨起!

“如此便好!”说完,夜倾睿的手轻轻的扯着她绣帕的另一端,像是握着她的手一般,唇边满是温柔笑意。

那一双艳波流转的桃花眼,深深的望着她,像是想要将她牢牢的刻在心中,永不忘怀。

这一生、这一世,已然如此,若有来生的话,他就算做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宁可负了天下人也要同她一起。

但愿那个时候,她还未曾遇见夜倾辰,未曾将他彻底的隔绝在她的芳心之外。

外面似是忽然起了风,满地的落叶随风而扬,趁着深秋的天色,也别有一番景致。

而夜倾睿的眼中,随着那一双风流无边的桃花眼缓缓落下,这一生的桃花债终是在她这里有了了结!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