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回眸送桃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庙外秋风微起,破破烂烂的窗子被风吹的喤喤作响,可是一门之内却是寂静的可怕。

慕青冉一动不动的半蹲在夜倾睿的面前,素来温软的眼眸此刻变得无限哀戚,尚有一滴未曾掉落的眼泪挂在眼睫上,更见无限感伤。

这世间的感情最是难以说的分明,就像是她从来不知道,夜倾睿为何会对她如此情深!

他的意,她都懂,可是他的情,她却是终身都难还的清

初见夜倾睿的时候,尚且是在慕青冉第一次进宫赴宴的时候,那时只觉得自己被一道目光注视着,待她回望过去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双风流无边的桃花眼。

看着此刻夜倾睿紧紧闭上的双眼,慕青冉的脑中却是不禁回想着,当这双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便又是满眼桃花,满目深情。

从前一直觉得他为人似是有些轻浮,但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却偏偏是如他这般风流好色,也终有一日弃了身边万千花色。

尽管他一直都在帮着夜倾瑄做事,与他兄弟相称,但是慕青冉至今方才知晓,原来他一直表面上过得风风光光,好似无忧无虑,可事实上却一直夹在他们中间左右为难。

一边是他无法轻易放下的一腔深情,另一边却是不能舍弃的手足之情,不论最后选择哪一个,他余后此生怕是都再难安生!

依他自己所言,想来若非是顾及到夜倾瑄,这一段夺嫡之路,他万万是不会再走下了。

或许夜倾睿说的是对的,他不够狠,是以狠不下心肠去对付身边的人,而这样的人偏偏最是容易自苦。

纵使慕青冉再会算计人心,可也到底算漏了夜倾睿对她的情意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只是她心中早已经有了夜倾辰,再难容得下旁人,这无关乎他们二人谁好或是不好,只是端看缘分罢了!

不仅仅是对于夜倾睿,即便日后再有人对她很好,可是她也无法去接受了,是以他这一番深情,到底是错付了。

看着夜倾睿的手还在握着她的绣帕,慕青冉盈满眼眶的泪水终究是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

晶莹的泪珠晕湿了素色的手帕,她动作轻柔的伸手将帕子从他的手中抽出来,慢慢抬起手将他脸上的血迹擦去。

丰延皇室的男儿似乎容貌都极为出众,虽是比不得夜倾辰那般令人惊艳,但是夜倾睿的相貌也着实足够令丰鄰城中的女子着迷。

慕青冉隐约觉得,自己好似从未认真看过这张脸,不管是因着身份还是碍于阵营,但是今日总觉得他分外的洒脱俊逸。

也许是终于得到了解脱,再也不必为这凡尘的种种俗世牵绊,慕青冉觉得夜倾睿此刻脸上的笑意方才最为迷人,只是可惜那一双桃花醉眼,再也无缘得见了。

她一下一下仔仔细细的擦拭着他的脸颊,直到将所有的血迹都擦拭干净,露出了夜倾睿原本白皙的容貌,慕青冉方才伸手将他散在脸侧的墨发挽在耳后,又见他恢复了以往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模样。

终于弄完了这一切,慕青冉还注目打量了许久,眼前的人与记忆中初见的样子渐渐重叠,她的唇边方才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果然还是这般潇洒风流的模样方才最衬他,方才那般狼狈之态,着实不适合出现在他的身上。

一朝终把风流散,曲乱弦音断。痴情一梦望轻纱,回眸送桃花

破庙之外,夜倾辰神色森冷的站在那,目光不知远远的落到了何处,周身的气质冷的可怕。

他的身后跪着地宫的人,皆是不发一言,沉默的等着夜倾辰吩咐,可是等了许久都不曾见他说什么。

见状,墨熙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均是不敢上前与他说话。

一时间也不知他是因着王妃被刺杀的事情不悦,还是介意王妃与七皇子叙话已久,可是想了想,他们又不禁觉得,王爷虽是对王妃的占有欲强了些,但是并非是那般小气的人,这样的情况下他应当是不会为此动怒的。

“属下保护不力,还望主子责罚!”忽然,墨清的声音尤为突兀的响起,令几人皆是不禁一愣。

说起来,害慕青冉险些受伤这样的事情,本就不是墨清一人的罪责,合该是他们所有人的责任。

但是此刻他自先领罚,墨音等人即便惊诧也是不敢再贸然开口说什么,主子要作何决定非是他们可以左右的,地宫的人要做的就只是听从命令,别的都不需要管。

“此事过后,自回地宫去领罚!”就在几人以为夜倾辰仍旧是不会说话的时候,却是听到他较之往日更加清冷的声音响起。

“属下遵命!”

此事过后究竟从几时开始方才算是“此事过后”,夜倾辰没有说,墨清也不敢随意去问,只应声之后不再言语。

“启禀主子,这边该如何处理?”看着满地的尸体,墨刈的眼中忽然之间变得更加的冷寂。

“送去夜倾瑄府上!”说着话,夜倾辰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浓烈的杀意,他似是不经意间转头扫了一眼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黑衣人,又冷冷的补充了一句,“一个都不能少!”

今日来了多少刺客,他就要给夜倾瑄还回去多少!

“属下明白!”

将手中的绣帕仔细折好之后,慕青冉再次将它放回到了夜倾睿的手中。

这一生而言,夜倾睿的情意,她已经无以为报,惟愿他永享安乐,来世莫要再托身于帝王之家。

转身走出这间破庙的时候,慕青冉眼中泪意已经渐渐退去,她望着天边忽然席卷而来的乌云,眸中一片黯淡。

秋风乍起,让人觉得莫名有一丝寒意,像是忽然之间就变了天,一切都来的猝不及防。

见到慕青冉从里面走出来,夜倾辰便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微微泛红的眼眶,他便一把将她搂进了怀中。

墨音等人见此,便纷纷低垂下头,不敢抬眼看过去。

“青冉,我在这里”夜倾辰的声音异常温柔的在她耳边响起,他的手轻抚着慕青冉的背后的长发,眸中一片柔情。

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夜倾辰的这句话,慕青冉方才压抑住的泪意却是再次泛滥,华光流转的美目中,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滴一滴的掉落。

她何其有幸,能得他人如此挚爱!

“将他安送回皇子府吧!”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响起,还带着一丝哭音,听得夜倾辰更加的心疼。

“好!”说完,他便吩咐一旁的墨音等人,将夜倾睿的尸身送回丰鄰城中。

空中淅淅沥沥的开始下着小雨,伴随着深秋的凉风,方才掉落在身上,便只觉得有些彻骨的寒凉。

抱着慕青冉回到马车上之后,夜倾辰的手慢慢抚过她愈见清丽的眼眸,却是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夜倾睿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她心中悲戚也是自然,即便自己再是容易吃醋,可是这样的时候,他段或是不会去闹她的。

而此刻的慕青冉,却是微微闭着眼睛,静静的被夜倾辰抱在怀中,渐渐平息自己的心绪。

原是生离死别这般牵动人心,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合上了眼眸,从此于这世间再无半点干系!

他是用尽一生柔情,以此表明这一番深心

大皇子府

从下朝回到府中开始,夜倾瑄便一直自己坐在书房中,虽是看起来坐的较为安稳,但是他眸中隐隐跳动的兴奋的神色,还是出卖了他最真实的情绪。

今日这一局若是能成,倒也不枉费自己舍得出那么多的暗卫!

即便杀不了慕青冉,可是只要能引她身后之人出来,到底也不算是失策。

而倘或是真的有幸这一次就取了慕青冉的性命,那倒着实是连老天都在帮他!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了一个慕青冉并不会造成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实际上,除掉了慕青冉,就等同于是毁了夜倾辰!

初时旁人都在说,觉得夜倾辰如此看重一个女子,将来怕是要坏了大事。

如今若是自己着人取了慕青冉的性命,夜倾辰只怕就是直接疯了,定然是要不管不顾的跑来杀了他。

这样的事情,他不是没有考虑过,甚至是已经在他的预料之内和算计之中。

但是慕青冉身死,和他有何干系,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证明,是自己派人杀了她。

是以如果夜倾辰借此来让自己血债血偿的话,先不说在朝中会引起多大的骚动,单单是在丰鄰城中就会掀起惊涛骇浪。

若说平日里他行为放肆一些,想要收拾何人便收拾何人,可自己毕竟是一国皇子,也是他能说杀就杀的!

就算他得父皇的宠爱,就算他是这丰延国的战神,可也不能这般无法无天。

届时一个疯疯癫癫的王爷,如何还能令众人臣服,而他只要确保自己不被夜倾辰暗中杀了,便算是赢了。

至于慕青冉她非死不可!

从前夜倾瑄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最初对付慕青冉的时候,他只是满心憎恨,觉得她碍了自己的路,是以方才想要除掉她。

可是后来慢慢地,时间愈久,他内心想要彻底杀了她的想法就越是淡了。

原本他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般情况,但是后来当他猛然间被夏淑的话点醒,夜倾瑄方才最终明白,他竟是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对慕青冉软了心肠!

旁的倒也罢了,唯有这件事情,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

既是要谋大事,如何能被这些儿女情长之事束缚,不管他是嫉妒夜倾辰也好,倾心慕青冉也罢,这样的情绪就算不能完全摒除,却也绝对不能任其发展而不加理会。

老七便是最好的例子!

自从遇见了慕青冉,他整个人都变得魂不守舍,哪里还有一点当初风流公子的样子。

他从前一直觉得老七太过风流,偶尔也会让他收敛,可是后来他倒是宁愿他依旧那般风流之态,也好过整日的对慕青冉念念不忘。

谁知风水轮流转,竟是有朝一日,他自己也会面临这样的情况。

只是他绝对不会如老七那般放任自己,绝不能轻易的被慕青冉左右,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只有杀了她!

一旦慕青冉死了,这个世上就没有能够制衡他的了,夜倾辰会被他轻易的揪住软肋,不就是因为他对她太过在意嘛!

是以尽管心中稍有不忍,但是夜倾瑄依旧是利用慕青冉布了这一出局,不仅仅是要试探宋祁,还要彻底除了自己心中的念想。

“启禀殿下,尉迟先生求见。”门外小厮的声音忽然想起,唤回了夜倾瑄渐渐飘散的思绪。

“请他进来!”夜倾瑄的话音方才落下,便见到尉迟凛从门外走了进来。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终于是要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一边走进书房中,尉迟凛的声音一边含笑的响起。

说着话,他只拱手朝着夜倾瑄一拜,眼中满是笑意。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不觉一闪,心中有些觉得莫名,不知为何,听闻尉迟凛的话,他的心里竟会突然揪痛了一下。

“这还是对亏了先生的妙计!”忽视掉心中的一时不对劲儿的感觉,夜倾瑄只起身走到尉迟凛身边说道。

如果不是尉迟凛提醒了他许多,他竟是一直未曾留意到许多问题。

“殿下过誉了”说起来,这倒是尉迟凛第一次与那位靖安王妃直面对上,不想日后可能就会没有机会了。

他此前一直在北境,对丰鄰城中的事情虽是有些耳闻,但是到底知道的并不十分详细。

原本是在那里解决一些事情,但是殿下这边传了信儿给他,这才匆匆赶回。

早就听闻这位靖安王妃智计无双,尉迟凛一直心中颇为好奇,他从前一直觉得女子不过就是弄些女红刺绣而已,但是自从早前在北境结识了那人,方才知道是自己想法狭隘了。

正是因此,如今得知靖安王妃竟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他方才事事万般小心,不敢大意轻视。

说起来,尉迟凛倒是有些佩服这位靖安王妃,有靖安王府在背后撑腰是一回事,她自己有本事是另外一回事。

之前听闻她与大殿下之间争斗的种种,尉迟凛的心中却是不禁感慨,好在这位靖安王妃是个女儿身,若是身为男儿,指不定还要再生出多少事端呢!

将她止步于后院之中,到底还是能有所收敛,若是如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一般,却是只会更加的麻烦!

“殿下可想好了,稍后要如何面对七殿下?”若是慕青冉再次侥幸逃过一劫,那后面的事情倒是不必担心,可若她真的被杀了,那想来七皇子的心中也是不好受。

而万一他因为此事与大殿下生出什么嫌隙,届时被有心之人一利用,岂非更加坏事!

闻言,夜倾瑄皱眉想了想,心中也是有些不忍。

他知道老七对慕青冉的心思,是以今日这件事情他方才没有让他插手,之前就一直支开了他,没让他接触到此事。

一来是怕他一念之仁,坏了他的计划,二来也是不忍心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若是他稍后知晓了此事

还未等夜倾瑄开口回答,却是见门外忽然闯进一人,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什么人?!”见状,尉迟凛赶忙上前一步挡在了夜倾瑄的身前。

“殿下属下前来复命!”来人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身上的伤痕显得触目惊心,“靖安王妃被七殿下所救,殿下他中箭身亡”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