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秘密出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皇子府中大操大办的举行了丧事,庆丰帝初时于宫中得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这个儿子他素来没有太过放在心上,知他天性风流,但却并没有什么野心,自小对他的在意也不是很多。

一直以来,他都不是庆丰帝众位孩子中较为出色的一个,论才学,他比不过夜倾桓,论手段,他比不过夜倾昱,而论魄力,他又较之夜倾瑄差的甚远。

再加上他的母妃位份不高,早年又因为后宫争斗害死了其他妃嫔腹中的孩子,是以庆丰帝对他并不是很上心。

或者说对他有些漠视!

也不过就是看着他安安稳稳的活在世上,不惹出什么太大的麻烦,庆丰帝便一直冷眼旁观,没有过分的宠爱,也同样没有刻意的刁难。

但是即使这样,夜倾睿也到底还是他的亲生儿子,如今突然得知他离世的消息,庆丰帝满心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他如今这般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就算夜倾睿偶尔太过风流放荡,可是至少并未闹出太大的笑话,也没有荒淫到何种程度,而且庆丰帝从来都没有对他寄予厚望,是以也就谈不上对他的行为有多失望。

可不管彼时夜倾睿是如何行径,到底他这个人还是鲜活的存在世上,反倒是如今毫无征兆的就殁了!

“你说七皇子是为了救辰儿才中箭身亡的?!”殿中已经寂静了许久,就在蔡青以为庆丰帝仍旧要继续沉默下去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的响起。

闻言,蔡青赶忙收敛思绪应道,“回陛下的话,依靖安王府中的人所言,是这般情况。”

言外之意便是这是靖安王府的一套说辞,而究竟事实到底是怎样,只怕也就只有七殿下自己才知晓。

这样的话换作是宫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说出口的,但是此刻殿中并无旁人,是以在庆丰帝的面前,有些话便只有蔡青才敢说。

听闻他此言,庆丰帝不禁微微转头看向他,见状,蔡青便只神色恭敬的低下了头。

有些话,若是连他都不敢在陛下面前言明的话,那想来这宫中也就无人再敢说了。

见庆丰帝听闻他的话,眉头越皱越紧,蔡青便只得静静候在一旁,不再多言什么。

“召靖安王”话才说了一半,庆丰帝的声音却是猛然顿住!

他方才想起,辰儿也因为刺客的事情受了重伤,暂且不管是真是假,只怕眼下段或是无法进宫的。

“命人去准备一下,朕要出宫!”

闻言,蔡青不禁心下一震!

没想到陛下竟然会打算出宫,听着他方才的意思,原本是打算召王爷进宫的吧!

只是眼下王爷对外称重伤在身,若是真的,那自然是无法进宫见驾的,而倘或是假的,那就更加不能随意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了。

“老奴遵旨!”躬身退下之后,蔡青赶忙去通知段御风,做好一应保护准备。

而庆丰帝独自站在御书房中,回身的时候不经意间见到书案之后的那把龙椅,眸中渐渐染上了一层深思。

难道身为帝王,就真的应该孤家寡人一个吗?!

他们一个一个的都离他而去了,亲人也好,仇人也罢,总归到头来只是剩了他自己一人。

如今更是白发送黑发,即便是他并未如何上心过的皇子,可也到底是他的孩子。

夜倾睿的存在对于庆丰帝而言,便是他好好活着,这是他唯一的要求和期望,至于其他想来并不多。

可是眼下偏偏是这样看似简单的要求都无法达到,是以他的心中便更见凄凉之感。

蔡青从殿外回来的时候,便见到庆丰帝一个人神色落寞的站在房中,像是从他离开之后姿势就没有变过。

见状,蔡青只轻轻的走了进去,安安静静的退到了一旁候着,并没有贸然的上前去打扰他。

只是这般看着庆丰帝的背影,蔡青便觉得无限的萧索和孤寂,自从容嘉贵妃薨逝之后,陛下便时常这般一个人发呆。

整个后宫那么多的女子,却再也没有能够令他敞开心扉的之人。

便像是如今这般失了子嗣这样的大事,也是无人能陪在他的身边,这份酸涩和苦楚,也只有他独自忍下。

“走吧”似乎是终于回神,庆丰帝的声音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说完,他便直接走出了御书房,蔡青紧紧的跟在后面,却是没有想到方才出了房门便见到在门外候着的娴妃娘娘!

“臣妾参见陛下!”一见到庆丰帝从御书房中走出来,娴妃的眼中便顿时一亮。

闻声,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扫向眼前的女子,她一身月白色宫装,头上只简单的簪了一支珠花,却再无多余的配饰。

见庆丰帝在望着她,不知她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竟是有点点泪光闪动,好不楚楚动人。

“起身吧!”她往日总是一身桃红衣裙,今日忽然换了颜色,庆丰帝倒是一时有些愣住。

自从他寿宴之后,便极少召见娴妃,或者是再也没有召幸过她。

而前些日子她小产,庆丰帝虽是命太医们仔细照料着,偶尔也去她宫中小坐,但是去到次数却是还比不得他往华清宫那里去的多。

“臣妾得知了七皇子的事情,恐陛下会为此烦忧,寝食难安,便特意熬了一些易克化的细粥来。”说着,她便命身后的婢女将食盒提过来,眸中满是期待的望着庆丰帝。

可是看了半晌,庆丰帝都没有派人接过来,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淡淡说道,“着人送进去吧!”

话音方才落下,庆丰帝便也不再去理会娴妃,抬脚便直接离开了。

而娴妃见此也未见丝毫的不悦,只盈盈欠身施礼,待到庆丰帝走远之后,方才带着那名婢女悄然无声的离开。

她也是方才听说,七皇子夜倾睿竟然死了!

这样的消息不可谓不令人震惊,堂堂一国皇子,竟是说死就说死了。

奇怪的是,此前并未听闻夜倾睿身子有何不对劲儿的地方,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后来娴妃仔细命人出去打探了一番方才知晓,原是七皇子为了救靖安王才会死的,而靖安王虽是没有死,但据说也是受了重伤。

瞧着方才陛下神色凝重的样子,怕是要出宫都靖安王府去吧!

如此来说,夜倾辰他竟是真的伤重垂危?!

对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她是半点也不懂得,可是想着既然连七皇子都被刺杀了,那对方自然是极厉害的,夜倾辰会因此受伤也是自然。

只不过娴妃心中想不明白的却是,七皇子怎么会去帮夜倾辰?他们不是敌对的吗?

想了许久都无法猜到其中的原因,娴妃最终便也就放弃不再去想了。

方才她刻意去到陛下的面前,一来是想要借着陛下心伤的这段时日好好陪在他身边,二来便也有借机打探一些消息的想法。

虽然七皇子平日里并不得陛下的宠爱,可是娴妃觉得,再是不受宠那也是陛下的儿子!

更重要的是,就算七皇子并不曾做过什么令陛下龙颜大悦的事情,可他到底也没有十分惹陛下厌恶。

正是因此,是以在他死后,陛下必定会有所伤感的缅怀,此刻也正是心中最为脆弱的时候,她若是能陪着他走过这段时期,说不定会重新得到他的宠爱。

她今日特意做了这般素雅清淡的打扮,为的就是让陛下觉得,她也是善解人意的人,即便是死了皇子又怎样,她一样会尽一尽哀思。

这般一想,娴妃的手便不禁抚上了头上戴着的珠花,脑中不禁浮现了清丽绝伦的一张脸,也是这般简单的装束,却是从未让人觉得太过素淡,只因着那张脸当真是绝美!

想到慕青冉,娴妃的神色便不禁一变,却依旧是脚步不停的回了凤藻宫。

再说另一边,庆丰帝带着人出宫之后,便一路直奔靖安王府而去。

墨锦看着眼前便衣而来的庆丰帝,不禁便是一愣!

陛下怎地会来了王府?!

见他身边只带着蔡青和段御风,墨锦便心知他是暗中出宫,并未惊动旁人。

再是想起丰鄰城中传扬的王爷受伤的消息,墨锦的心中便对庆丰帝此行有了大概的了解。

一路引着庆丰帝直奔浮风院而去,墨锦的心中却是不觉思索,陛下前来怕是不仅仅看望王爷那么简单。

七皇子忽然身死,王府给出的说辞,即便旁人不敢多言,但是陛下却定然是要问上一问的。

只是不知王爷打算如何回禀陛下。

毕竟初时没有对外言明七皇子救下的人是王妃,为的就是避免有心之人在此事上作文章。

不管怎么说,王妃也算是七皇子的堂嫂,先不说他二人为何会遇到,单是他们的阵营而言,他就不可能会出手救她!

是以如果真的是将当时真实的情况说与世人知道的话,却会平白的毁了两人的名声。

王妃自是不必说了,王爷定然是舍不得她受丝毫的委屈和抹黑的,但是七皇子他毕竟救了王妃的性命,人既是已经去了,不管是王妃还是靖安王府,都会承他这份恩情,是以必然不会让他在死后名声受损。

正是因为出于这层考量,是以王爷才会吩咐他们,对外只说是七皇子救了他,如此既可以避免外面的流言蜚语,又等于是替王妃受了这份恩情。

即便世人对此颇有怀疑,可也着实传不出什么花儿来!

方才行至浮风院门口,便见到慕青冉盈盈站在那里,面上含笑的恭迎着庆丰帝,却是并未见她如何惊讶,好像一早便猜到了他来此一般。

将庆丰帝送到浮风院后,墨锦瞧了瞧院中伺候的人,便只留下了流鸢和紫鸢,其余的皆是退到了院外去候着。

而当庆丰帝进到房中,本该是躺在床上养伤的重患之人,却是安然无恙抱着夜安陌在地上站着,见此,他眼中的担忧方才变得淡了一些。

“朕就说依着你的能耐又怎会轻易受了重伤!”走到夜倾辰身边的时候,庆丰帝看着他怀中的夜安陌,不禁笑的愈发和蔼。

“来!给皇爷爷抱抱!”说着,庆丰帝便伸手从夜倾辰那里接过了夜安陌。

本以为这么小的孩子定然是要认生的,谁知他竟是眨巴着大眼定定的看着庆丰帝,好似觉得十分新奇一般。

“陌儿,这是你皇爷爷!”见夜安陌初时只是一味的盯着庆丰帝在看,后来便时不时的朝着夜倾辰和慕青冉的方向在张望,她方才声音轻柔的说道。

“夜夜”不知是不是看到了庆丰帝的满头白发,夜安陌的眼睛忽然变得发亮,小嘴一边念叨着,一手便猛地揪住了他的头发。

慕青冉、夜倾辰:“”

这恐怕是整个丰延第一个敢在陛下头上动手的人了吧!

而蔡青见着这般情况,顿时吓得跪在了地上,陛下怀中抱着的,可是靖安王府的小世子,即便是行为失礼,可也轮不到他去说什么。

虽说夜安陌现在年纪尚小,但是他使劲儿的握着什么,也是不小的力气,如此这般一扯,便直接扯乱了他的满头银发。

“哈哈陌儿这般大的手劲儿,将来怕是要同你父王一样习武了!”谁知被夜安陌这般无礼对待,庆丰帝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神色间满是欢愉之态。

见状,蔡青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方才落下。

本想着陛下此刻心绪不佳,若是不小心被小世子惹怒,这岂非是闹得不愉快!

不过蔡青担心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庆丰帝像是忘了来此的目的一般,只自顾自的陪着夜安陌在玩闹。

中间有婢女进来为他重新梳理发髻,慕青冉本是打算抱着夜安陌避开,想着陛下定然是有话要问夜倾辰的。

但是没有想到庆丰帝却是只字未提,只一直抱着夜安陌不撒手,心中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爷爷”也不知是这两个字较为好说还是如何,夜安陌竟是听了没几遍就可以很清楚的唤出来。

而不管听了几次,庆丰帝的神色都好像是第一次听见一般,显得格外的开心。

反倒是一旁的夜倾辰,偶尔面露不善的望着夜安陌,心中不觉沉吟这孩子是不是故意针对他,否则为何“爷爷”唤的这般起劲儿,可是叫他的那句“爹”却是如此艰难!

蔡青在一旁看着庆丰帝自从踏进房中就不曾落下的微笑,心中却是不觉跟着放松。

陛下有多久不曾这般开怀的笑过了,他身为帝王,身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虽是拥有这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也同时失去了太多其他珍贵的东西。

或许如眼前这般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老王爷会有,但是陛下却是求之而不可得!

也只有在面对王爷的时候,他方才能卸下心防,作为一个普通人,感受亲情备至。

与夜安陌玩闹了许久,见他似是要累的睡去,庆丰帝方才终于同意让人将他抱走。

见此,慕青冉便朝着夜倾辰微微颔首,随后也走出了房中。

有些话,不是不可以让她听到,而是有她在场,或许会令庆丰帝的情绪受到波动。

毕竟夜倾睿就算再不受宠,那也终归是他的儿子,而如今他为了自己死去,就算庆丰帝再是深明大义,怕是心中也不好受。

是以她才会避出来,只留下空间交给夜倾辰,想来他会将事情的全部与陛下说清楚的。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