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生死未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庆丰帝从靖安王府离开之后,慕青冉也没有问夜倾辰他究竟和陛下都说了些什么,很多事情他都会处理的很好,并不需要她担心,是以她也不会去多此一问。

这般被他全然保护,什么都不用去顾忌的感觉真的很好!

站在廊下悠悠的眺望着远方的景致,入目的却是满眼金黄,深秋一过,似乎连这般金灿灿的颜色也不会再有了。

院中忽然起了一阵风,虽是没有很大,但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一丝凉意。

慕青冉慢慢的伸出手,恰好有树上的叶子掉落在掌心,她眸光温软的望着那片落叶,心中隐隐有些伤感之意。

似乎是从夜倾睿离世之后,她心中偶尔便会莫名觉得有些悲戚,不知这一身情债该如何偿还,也不知因为这段缘会无意间伤害了多少人!

忽然觉得身上有了一丝暖意,慕青冉诧异的回眸,却是只见夜倾辰神色不悦的望着她,正将他的披风裹在她的身上。

他不过就是去了书房一趟,回来的时候便见她站在风口里,竟是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我这便是要回房的”见夜倾辰的眼中明显的不悦,慕青冉心知他是担心自己着凉,便赶忙柔声解释道。

只是方才走到这里,便不觉得驻足站了一会子,并非是真的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闻言,夜倾辰也没有说什么,只直接拉着她的手回了房中,一时触碰到她指尖的寒凉,他的眼中顿时怒意更浓。

方才进到屋中,夜倾辰便一言不发的将她按到了榻上,慕青冉还未反应过来,随后却是只见他动手解开了自己上身的衣物。

这是他脱衣服干嘛?!

一时弄不清楚夜倾辰究竟是想做什么,慕青冉只乖乖的坐在榻上,静静的看着他解开衣物,直到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胸膛时,他方才握住她的手直接贴了上去。

“诶”她的手很凉呢!

刚要将手从他的身上抽回来,却是不想竟然被夜倾辰紧紧按着,半点动弹不得。

看着他眸中隐隐流露出来的怒气,慕青冉最终也只好乖乖的仍由他握着,掌下是他伤痕斑驳的肌肤,却带着暖人的热意从她的指尖一点一点传到心底。

“很凉的”这样一来,就算她的手暖了,可是他也会冷啊!

“若是不想让我受凉,那下次就乖乖听话,不许再跑到风口里去站着!”看着她眉目温软,神色淡淡的坐在那里,目光专注的望着她的手,夜倾辰话中的语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冷硬不起来。

“嗯”闻言,慕青冉只连连点头,唯恐他不相信似的。

夜倾辰的大手慢慢捧起慕青冉的脸颊,眸中满是无限柔情,“你欠他的,我会帮你还,所以别再为此神伤。”

他向来不忍心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便是皱皱眉头他都会心疼,更不要说今日见她这般。

既然夜倾睿宁愿舍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救她,那便是他的选择,也并不是打算因此要束缚住她,或者一定要求她的回报。

人都已经死了,又谈何报答呢!

只是或许那人所求的,是能够在她以后的漫漫长路中,留下一时的回忆,偶尔能够记起他的存在。

“我并非是喜欢伤春悲秋,只是一时有些困住了自己。”如果夜倾睿没有离世,那她便总觉得,或许终有一日,他自己能够想通放下,从此不会再惦念这段永远也得不到的情缘。

但是如今他为了救自己而死,甚至是带着对她最深的执念离世,她的心中便一时有些难以平静。

“你还有我,为夫会带你走出来!”目光灼灼的望着慕青冉,夜倾辰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似是诉说着对她的无限疼惜。

不管将来遇到了何种样的艰难险阻,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纵使万般荆棘,他也会挥剑为她斩下!

闻言,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禁闪动着盈盈泪光,朝着他嫣然的一笑,仿若从指尖到心底都不觉暖了起来。

有些事情,未到己身便不得看的分明,只是岁月流转,很多难以想通的问题都会最终被堙没,还好她不需要等到漫长的那一日,因为身边有他在!

似乎只要有夜倾辰在,那么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只要她伸出手,他都会牢牢的握住她,带着她坚定的走下去!

“得遇夫君,是青冉此生之幸”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慕青冉的唇边不禁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见她好似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什么,夜倾辰便也就不再多言,只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她散在身后的青丝。

墨锦看着紧闭的房门,听紫鸢说方才王爷似乎脸色不大好,直接拉着王妃回了房中,是以她们方才都退了出来。

听闻紫鸢她们如此一说,墨锦自然是不敢贸然去求见的,万一眼下王爷还在气头上,他岂非是自己找死!

而即便王爷现在消了气,可也一定是在与王妃温言软语的在一处,他没眼色的撞上去,也是个死!

哎横竖都是死,也不知自己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又在门外候了许久,久到墨锦以为自己要在这站成石像的时候,方才见到夜倾辰的声音从房中传了出来。

“进来!”

“属下有要事回禀王妃!”忽然听到夜倾辰的话,墨锦觉得大抵是自己在外面嘀嘀咕咕的声音被王爷听到了!

“可是七皇子妃出了何事?!”乍一听墨锦说起“要事”,慕青冉整个人都是不免一惊!

从将夜倾睿的尸身运回七皇子府开始,慕青冉便命墨锦着人暗中盯着那里,便是心中担忧七皇子妃会因此出了何事。

那女子对夜倾睿的一番深情,也是天长地久得见其心,可终究还是被辜负了!

“王妃别担心,不是七皇子妃!”见慕青冉近乎是有些急切的问着,墨锦便赶忙应声说道,“是派去看着七皇子府的人来回话,说是那府上有几个夫人不大安分,不过已经暗中解决掉了。”

正是因此,他方才急着来回话,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是要先回禀王妃一声的。

闻言,慕青冉瞬间提起的心方才落下,她一直担心着那府上的情况,怕有人趁着夜倾睿不在借机生事。

是以才特意叮嘱了墨锦,务必派人多加留意那府上,不仅仅是为了照拂七皇子妃,也是为了注意她一些,以免她一时间想不开。

“如此便好”听闻墨锦的话,慕青冉才算是不那么担忧,至少七皇子妃没有出了何事。

至于那几个夫人倒是不足为惧!

暗中解决了就好,想来旁人也不会注意,便是有何人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也是没有立场开口的。

待到墨锦离开之后,慕青冉的眉头却是紧紧的蹙起,一直未曾舒展。

“宋祁有消息了吗?”那日她本就是准备去见宋祁的,可是到底还是令她失望了,到底还是一出局!

而就在他们回到王府之后,夜倾辰已经立刻派人去找了,只是眼下尚未有消息传回。

闻言,夜倾辰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眸中一片清冷之色。

从他们回到王府到现在,方才过了不到两个时辰,虽然心中怀疑是夜倾瑄控制住了宋祁,但是眼下却是毫无一丝头绪。

说起来,若单从此事来看的话,夜倾辰觉得宋祁多半已经是暴露了,是以方才会引起夜倾瑄的怀疑。

将青冉骗到城外,或许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刺杀她,因为想必他心中也是明白,青冉的身边有人在暗中保护,想取她性命并不容易。

依墨音他们之言,初时有人假冒宋祁套青冉的话,如此看来,夜倾瑄对于宋祁的身世也是有所怀疑,只是尚且不确定罢了!

“夜倾睿是如何得知我遇袭的?”夜倾辰会赶去那处破庙救她,是因为她一早便将消息告知了他。

但是夜倾睿他又是从何得知的这个消息?!

仔细想想这整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夜倾瑄想要杀了自己的话,为防万一,想来他是会瞒着夜倾睿的。

既然如此,那他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微微蹙眉想了片刻,忽然!慕青冉的脑海中却是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宋祁!”

“宋祁!”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因为除了宋祁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得知这般隐秘的计划,并神不知鬼不觉的透露给夜倾睿知晓。

只不过他为何会知道夜倾睿一定能救下自己?!

似是看出了慕青冉眼中的疑惑,夜倾辰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想必是夜倾桓之前告诉他的”

便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宋祁为人虽然聪明,但是于男女感情之事上,怕是有些脑子不大灵光,若是指望他能瞧出夜倾睿对青冉存了什么心思,怕是着实有些不易。

可夜倾桓就不一样了,那是个表面上看起来光风霁月的活神仙,可实际上却是阴损到骨子里的人,眼睛毒的很!

加上他手中的一些眼线和势力,夜倾辰倒是觉得,夜倾桓若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才是奇怪呢!

是以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夜倾桓透露给宋祁知晓,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夜倾睿对青冉的感情而从中传信。

因此当宋祁得知夜倾瑄要对青冉下杀手的时候,他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方才冒险传信给夜倾睿。

只是怕连夜倾桓也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竟然会闹到这般结果!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的脑中不禁在慢慢理顺着整件事情,可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皱眉想了片刻,她方才终于恍然大悟!

“既是得知了夜倾瑄的计划,为何不直接传信到王府,反倒是冒险告诉夜倾睿?”慕青冉的声音中隐隐有些颤抖之意,她能想到的最坏的打算,便是

若是夜倾睿对她的情意如现今这般深厚倒是还好,他便会去救她,可若是与眼下的情况相反呢!

那夜倾睿不禁不会赶去救她,甚至是连宋祁自己,也会被顺藤摸瓜的发现,进而暴露他的身份。

依照宋祁的心机,不该是想不到这一点,那他为何明知道这般危险却还要去做!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却是未见丝毫的惊讶之色,只眸色沉沉的望着慕青冉。

这样的情况他在回来时的路上就已经想到了,正是因此,他方才会不停歇的让墨潇等人出去查探。

但是因着夜倾睿的事情,她本就有些伤神,是以他才没有将心中的猜测告诉她。

“你已经想到了是不是?”只是看着夜倾辰的神色,慕青冉便可知他心中的想法。

更何况他那么聪明,不该是猜不到这样的事情的。

宋祁之所以没有将消息直接告知她或是夜倾辰,只能证明他在此之前就被夜倾瑄怀疑了!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想要不动声色的将消息传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正是因此,他方才会冒险联系夜倾睿,因为派人给他传句什么话,要远远比传到靖安王府来的不引人注意的多!

“青冉我会救他回来的!”不仅仅是他,想必现在夜倾桓也应该在担忧宋祁的安危才是。

他回到丰鄰城的时候,便已经派人去宋府查看了,就在他们离开城中的这段时间内,宋家夫妇也随之不见了!

而他们的消失,有可能是夜倾瑄派人抓走,以此逼迫宋祁说出更多的秘密。

不过也极有可能,是夜倾桓早已有了部署,将人直接接走了。

此事还是要等到稍后见到夜倾桓再详细说!

“嗯”宋祁将夜倾瑄骗的这么惨,想来他定然是不会简简单单就将他杀了的。

短期之内,宋祁不会有性命之忧,可是怕只怕若夜倾瑄一直对他用刑折磨着他呢!

何况宋祁本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比不得墨刈他们这些习武之人,尚且可以撑上一段时日。

但不管她心中如何担忧,便也只能等着地宫的人传回消息了。

想到明日的早朝上不会出现宋祁的身影,陛下也定然会派人严查,而这些情况夜倾瑄定然是想到了,可他依旧是将人扣下,便只能说明他有万无一失的应对之策。

正好赶上夜倾睿出事,夜倾瑄若是将此事一并算在宋祁的头上,那就真的太过危险了!

因为夜倾瑄说不定会觉得,如果不是有宋祁给夜倾睿传了消息,他也不会为了救自己死了!

这种种事情,在他无处发泄的时候,都会尽可能的算在宋祁的头上,到时候就不仅仅是一死那么简单了。

只要想到宋祁可能会遭受到的刑罚,慕青冉的心中便顿时变得冰凉。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而当第二日朝中的时候,果然没有见到宋祁前去上朝,对于他的行踪,朝中的人也是一无所知。

庆丰帝着人去他府上查看的时候,却是发现早已经人走茶凉,除了府上的一些下人之外,不仅是宋祁,就连宋家父母也不在了!

可府上的下人对此却是一无所知,好像这三个大活人忽然之间就凭空消失了一般,无人得知去向。

宋祁毕竟是朝中的官员,未曾辞官就这般消失不见,到底是有些玩忽职守。

是以庆丰帝只下令在丰鄰城中严查,务必要找到宋家人的线索。

直到散朝之后,夜倾辰看着朝他笑的一脸云淡风轻的夜倾桓,眸中不觉一闪!

不管他是故作淡定也好,装模作样给夜倾瑄看也罢,宋祁若无事也就罢了,若然有何事,他段或是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