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冤家路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回到宫中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整个皇宫都好像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得知辰儿没有受伤,他心中一时轻松了不少,可是想到睿儿的死因,庆丰帝的眼中却是不禁有一丝迷茫之色。

也许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孩子,明明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是那么一个玩世不恭、风流无边的人。

可却是偏偏会为了青冉那丫头丢了一条性命!

倘或此事不是辰儿告诉自己,那庆丰帝绝对他定然是不会相信的!

事实上,夜倾辰也并未辩解什么,亦或是刻意隐瞒什么,他只是将当时的情况仔仔细细的说与庆丰帝知晓。

但庆丰帝毕竟是这般年纪的人,即便夜倾辰未曾说的太明白,他也能想到这当中暗藏的隐情。

想来如今丰鄰城中的那种说法,便是辰儿为了维护青冉和睿儿的名声才命人刻意编造的。

若是换了旁人的话,庆丰帝的心中说不定还会觉得有些芥蒂,认为是这女子不安分方才会引得夜倾睿对她动了心。

可若是慕青冉的话,他却是当真没有那般想!

只因依照慕青冉的样貌,即便她什么都不做,便也有太多的人倾心于她。

也幸好她嫁的人是辰儿,他有足够的能力和势力去保护她,让她不必受到任何人的侵害和肖想。

一边走着,庆丰帝的脑中不停的在回想着自己的经历,他似乎很失败!

作为夫君,他没能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子,而作为父皇,他也同样没有令自己的孩子避免夺嫡之争。

甚至这当中还有他纵容的结果!

这一生当中也不过就是这么几个身份,可他竟是全部都以失败告终!

“蔡青,你说朕是个好皇帝吗?”庆丰帝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似是带着无尽的苦楚和茫然,令人听着不禁心中酸涩。

闻言,蔡青不禁心头一震!

“陛下勤政爱民,自然是一位好皇帝!”一时摸不准庆丰帝的情绪究竟如何,蔡青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小心。

但是庆丰帝却好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般,只依旧自顾自的说着,“勤政爱民”

他的口中不禁呢喃着这四个字,唇边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颇为嘲讽的笑容。

勤政爱民他心爱的女子、他的儿子,有哪一个不是他的民!可他何曾护得住过他们!

见状,蔡青也不敢再随意插嘴,只静静的跟在庆丰帝的身后,看着前面的一代帝王萧索的背影,心中无限感慨。

待到走至御书房门前的时候,庆丰帝的脚步便不禁一顿!

而他身后的蔡青不禁有些奇怪,走至一旁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只见娴妃迎风而立,身形单薄的站在石阶上。

“参见陛下!”一时瞧见庆丰帝回来,娴妃的神色似是极为喜悦,她赶忙几步走至他的身边,眼中皆是浓浓的笑意。

“这么晚了,你怎地还在此处?”早前他出宫的时候她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吗?

“臣妾不知陛下几时会回来,便只好在这里等着”说着,娴妃似是还有些难以启齿一般,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忽有风起,吹开了她如花朵一般的裙摆,似有花香扑鼻而来。

乍一闻那香气,庆丰帝只觉得芳香怡人,若有似无的一丝味道,泛着淡淡的馨香。

“晚风寒凉,随朕进来吧!”目光扫过她肩上单薄的披风,庆丰帝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是!”

庆丰帝的话音方落,便直接抬脚进了御书房,蔡青看着跟着他走进去的娴妃,不禁在心中暗道,难道娴妃又要重新夺得宠爱了?!

然而令蔡青和娴妃都没有想到的却是,庆丰帝只是回到御书房中依旧批阅奏折,娴妃一直在一旁静坐着,待到了安寝的时间,他便着人将她送回了凤藻宫。

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他虽然每晚召她侍寝,但却从来不碰她。

直到后来没想到如今,竟是又重新上演了一次!

七皇子夜倾睿薨逝的三日之后,七皇子府开丧送讣闻,朝中一应文武百官纷纷前去吊丧!

这几日皇子府的府门均是大开,即便是夜间那大门边的灯火也是明亮的燃着,照如白昼。

到处皆是闹烘烘的一片,人来人往,府内的哭声也是摇山振岳。

有何人前来吊唁,也是连忙奔至停灵之室,先是痛哭一番,可这其中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就不得而知了。

钦天监阴阳司在他离世的当日便已经择准了日子,停灵七七四十九日,这四十九日中,庆丰帝特意请了了空大师前来,并惠远寺的一百零八众僧人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死之鬼魂。

而值得一提的是,七皇子出事的这段时间内,夜倾瑄一直都是带着夏淑在场的,事无大小均是他尽量在周旋着,因此也在百姓心中得了个好名声。

至于靖安王府,因着靖安王重伤在身不便前来,是以只靖安王妃一人前来吊唁,不过想来是因为记挂着王爷,她来此上香之后,便不曾停留,直接离开了。

事实上,如若不是怕累及到夜倾辰的名声,慕青冉并不想去七皇子府上的。

即便七皇子妃如今不曾怨怪于她,可到底夜倾睿是因她而死,若是贸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怕是又会勾她想起伤心事。

是以纵使这般行为有些令人觉得奇怪,但好在借着夜倾辰伤重的事情,也可糊弄过去。

毕竟若是王府的主人家一个都没到的话,难免会被百姓议论纷纷,觉得他们忘恩负义。

就在慕青冉于七皇子府中短短停留的那一段时间,却是正巧遇见了夜倾瑄和夏淑!

这便是冤家路窄吗?!

“王妃刚来就要走了吗?”夏淑原本还没有注意到慕青冉在何处,可是方才见着大皇子的视线一直在望着某个方向,她便心下奇怪的顺着看了过来。

没有想到他竟是在望着慕青冉!

闻声,慕青冉方才准备转身离开,却是生生挺住了脚步。

“王爷尚在病中,有些放心不下。”慢慢的转回身,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望着夏淑。

说起来,她们也有许久未见了,似乎是从她嫁给夜倾瑄之后,便极少见到她了。

“哦说起来,若非是为了救王爷,七弟也不会有此一劫!”夏淑的话似是在感叹,但是听到别的人耳中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这话听起来,倒是有些像是夜倾辰间接害死了夜倾睿一般。

听闻夏淑的话,慕青冉的眸光却是渐渐冷了下来,泛着一丝寒凉。

“七殿下秉性善良,即便那日遇见的不是王爷,想来他也会舍身去救的。”话虽是对着夏淑在说,可慕青冉的目光却一直望着夜倾瑄。

话音落下,夏淑的脸色却顿时一变!

不仅仅是因为慕青冉的动作,还因着她说着话,照着她的意思,那不管他们再是如何反驳,反倒是毁了夜倾睿在世人心中的印象。

看着夏淑难看的脸色,慕青冉却是缓缓的走近了她几步,微微压低声音说道,“你这皇子妃当的可还快活?”

闻言,夏淑整个人都是一愣!

随后目光颇有不服气的瞪着慕青冉,心中却是一时惊骇,不知她忽然这般说究竟是何意。

见夏淑的眼中隐隐透着一丝惊疑,慕青冉的唇边却忽然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既是能保你成为大皇子妃,便自然有法子再将你推下去一切不过看你的表现罢了!”轻轻柔柔的声音在夏淑的耳边响起,似是姐妹之间最为亲密无间的话语,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夏淑神色近乎是惊惧的望着慕青冉,那般清楚明白的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威胁和警告。

那双眼睛依旧是一片温淡之色,可若仔细看过去的话,却是不难发现其中的寒凉之意。

一直以来,慕青冉给人的感觉都是清雅温淡的,或者说她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不曾见她动怒,不曾见她随意的发脾气,可现在夏淑方才知晓,她不是真的没有喜怒哀乐,而是懒得去在乎罢了!

原来从前,她不过就是懒得与自己计较,在慕青冉的眼中,自己什么都不是,她是这个意思吧!

这般一想,夏淑的眼中顿时迸发出无限的恨意,似乎一切的情绪都不再刻意去隐藏。

慕青冉的声音虽是不大,但夏淑就站在夜倾瑄的身旁,是以她的话均是一字不落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不过她好像本来就没有要避开夜倾瑄的意思,话音落下的时候,她还特意扫了他一眼。

“好大的口气!”尽管心中因为慕青冉方才的话在恐惧着,可仍旧是颇为不屑的说道。

不管怎样,都不能让慕青冉看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否则一定会输的更彻底!

“要试试吗?”看看她究竟能不能将夏淑从大皇子妃的位置上推下去!

闻言,夏淑的神情有片刻的怔愣,随后整个人都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这样近乎是有些张狂的语气,从来都不是慕青冉一贯说话的方式,但是唇角那抹淡淡的笑意却是又向人昭示着,她就是慕青冉!

其实不单单是夏淑,便是夜倾瑄在一旁听着、看着,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是见到了夜倾辰!

方才慕青冉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眼中寒光一闪,虽然美目流转,但那个神态和语气着实是与夜倾辰别无二致!

“你”

“或许根本不用我动手”说着,慕青冉的目光忽然转向了一旁的夜倾瑄,“说不定过不了几日,殿下自己就忍不住动手了!”

说完,却是见夏淑和夜倾瑄两人的神色均是纷纷大变!

听闻慕青冉的话,夏淑近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夜倾瑄,忽然觉得背后有一丝寒意。

她不是不知道慕青冉是在刻意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夜倾瑄此前的确是动过要杀了她的念头!

甚至起因还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

没有理会一旁夏淑投注过来的视线,夜倾瑄的目光定定的望着慕青冉,忽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没有死去或许也是好的,否则的话自己不是要失去这么有趣的对手了!

“你不要在那挑拨离间!我不会相信的!”不管心中如何作想,眼下夏淑却必须要这么说。

否则被夜倾瑄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有所怀疑的话,说不定她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挑拨离间?”闻言,慕青冉笑笑的望着夏淑,眸中华光四射,“用不了多久,西宁侯府就会从这世上永远消失,失去了母族,你以为你还是高贵的夏家小姐嘛!”

看着夏淑眼中的震惊之色,慕青冉的声音继续接着响起,“大皇子妃不若想想,若是锦乡侯府没有败落的话,这皇子妃的位置也轮不到你来坐!”

说完,慕青冉便不再理会那夫妻俩,直接转身离开了七皇子府。

而在她的身后,是夜倾瑄一双满是深思的眼睛,今日的慕青冉感觉很不一样!

以往若是夏淑或是何人在言语上惹了她,也不过就是随意应付几句,说的对方哑口无言也就罢了。

但是今日,她似乎是故意要激怒夏淑一般,刻意说了这许多,就像是要发泄心中的怒气一般!

难道因着老七的死,她心中也是颇为难过吗?

所以即便她心中满满都是夜倾辰,但有人这般为她赴死,她心中也是惦念的,是这样吗?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方才提到了西宁侯府,用不了多久侯府就会消失,这是什么意思

是他们要有何动作了?!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眸中一片幽暗。

这话若是慕青冉平时说,夜倾瑄指不定还以为她不过是在吓唬夏淑罢了!

可今日她明明知道自己也在一旁,却还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说给夏淑听,倒是有些泄愤的意思在其中。

她应当知道如果她说的是假话根本瞒不住自己,所以他们难道真的找到什么对付西宁侯的证据了?

相比于夜倾瑄此刻的诸多思绪,夏淑的脑海中却是一直回荡着慕青冉的那句,侯府要消失了。

就算夏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却是不会对西宁侯府坐视不理,因为一旦没有了夏府,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袁玮琴不就是最好的例子,锦乡侯府逐渐败落之后,夜倾瑄便直接舍弃了她。

那件事情至今想起来,夏淑都觉得尤为惊心!

难道自己就要步上袁玮琴的后尘了吗?!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见夏淑一脸的慌张恐惧,夜倾瑄的眼中极快的闪过了一抹厌恶。

竟是被慕青冉的几句话就吓得如此,这样的人如何配与他比肩!

“殿下”夏淑还欲再说什么,却是见他直接转身回了灵堂。

目光扫过一直跪在灵堂的七皇子妃,夜倾瑄的心中却是有着不小的震撼。

他这位七弟妹,一直都是以老七为天,似乎什么事情自己都拿不了主意,永远都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但是如今七皇子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竟是仅凭一己之力就将丧事操办的如此,却也实属不易。

虽然这当中也有父皇派来的宫中的人帮着一同料理,可也毕竟是这么一大摊子事,再加上她自己本身就伤心欲绝,便也更加的不容易。

或许往日是自己小看了她,老七娶了她是福气,只是他自己不曾好好珍惜。

但愿有来世,他们都能遂了自己的心愿吧!

------题外话------

《锦绣皇途》

南城有耳

她是掌握帝王生死的空镜司指挥使。

他是身陷他国为棋为质的天之骄子。

她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他温文尔雅,却暗藏杀机。

一朝相遇

他窥破她的秘密,给她使绊,威胁她“入伙”。

虽然她有张良计,可他次次都有过墙梯。

于是,吃干,抹尽,顺便以这江山为娉。

这是一个女子被坑,皇子崛起,

两个古人互撩的故事。

小剧场:

月夜风角处,萧五正默默垂泪,见小九行来,哭嚎道:“小九,为夫被城里人套路了,你要为为夫报仇。”

小九眉头一皱:“何人?”

“你。”

“你偷走了为夫的心,还不给为夫亲。为夫被套路得好辛苦。”

小九白眼翻起:“你还可以再无耻点吗?”

一阵风过,萧五已到身前。

“那不若夫人试试?”

此处省略八百万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