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代价/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处都是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的光亮,宋祁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也不知现在究竟是几时。

从那晚被跟着大皇子府的人走以后,他便被打晕扔在了这里,之后除了有黑衣人会给他送饭进来,他便不曾再见到任何人。

那晚带走自己的人一定是大皇子府的人,他绝对不会认错!

可若是夜倾瑄怀疑了自己,为何不直接出面同他交涉,他应当是很想要知道自己的事情才对。

或者说通过自己,得知一些三皇子的事情!

这里可能是一处暗牢吧!

不知自己究竟在这里被关了多久,因着没有光亮,他根本无从判断白昼。

他倒是不怕夜倾瑄会将自己如何,只是不知眼下外面是何情形,不知青冉她是否平安!

传信给七皇子,这个举动本身就是在赌,赌七皇子对青冉的心意,和她在他心中的分量。

本来此前三皇子与自己说起此事的时候,宋祁当时并没有太过当作一回事儿,或者说他不太相信夜倾睿那样的人,居然也会对何人动了真心。

但是当晚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细想,不管信与不信,他都要赌一把!

若是赌了,尚且有成功的可能,而若是不赌的话,那就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忽然!

远处传来了一声铁链震动的声音,初时宋祁只以为是有人送饭过来,可等了半晌,却是听到了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

终于来了!

因着许久都不曾见到光亮,是以忽然瞧见远处影影绰绰的火光时,宋祁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

“宋兄别来无恙!”身前传来了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宋祁的眼睛猛然间睁开。

尉迟凛!

他慢慢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一旁的火把将对方的脸映照着明明灭灭,幽暗的火光将尉迟凛整个人都显得无比可怕。

闻言,宋祁一时间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借着一丝微弱的光亮四下看了看。

目之所及,也不过就是火光照到的这么一片方寸之地,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宋兄好胆识啊!”已经是走到了这般境地,竟然还是这般镇定,也难怪会接了三皇子的这份差事,有胆子跑到大殿下这里来做细作!

听到尉迟凛的话,宋祁方才终于正式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可眼中仍旧是没有太多的情绪。

从答应三皇子的那天起,他便一直做着最坏的打算,早就将暴露之后的情况设想了千百遍。

他本就该是已死之人,上天垂怜,让他多活了这么些时日,又得到了自己的家人,寻到了他的至亲之人,便已经足够。

虽然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自己!

见宋祁一直沉默无语,尉迟凛好似也并不着急,只慢悠悠的席地而坐,瞧着架势,倒像是打算与他长谈一番。

“宋兄若是在等殿下过来的话,那依在下之见,却是不必了!”尉迟凛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笑意,幽暗的火光中,略显狰狞之意。

“殿下目前没有空闲前来见你!”

话落,见宋祁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尉迟凛也并不着急,只依旧自言自语着。

“说起来,若不是宋兄你的一番举动,殿下合该也不至于为七殿下的丧事如此忙碌”说到“丧事”二字时,尉迟凛刻意咬重了发音,似是想要让宋祁注意到一般,而事实上,也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前面尉迟凛说了那么多,可是只有这一句,却是令宋祁脸色顿时一僵!

七皇子的丧事?!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宋兄很惊讶?!”像是很惊讶宋祁的反应一般,尉迟凛望着他震惊的眼睛笑意吟吟的说道。

“你到底要说什么?”宋祁的眸光映着明明灭灭的火光,显得有一些不安和焦灼。

如果说尉迟凛说的是真的,七皇子真的离世了,那么极有可能他真的按照自己所言去救了青冉。

可既是连他都身亡了,那青冉呢?

“已经到了眼下的境地,宋兄竟还有心思担心他人,当真是兄妹情深!”看着宋祁眼眸中明显的不安,尉迟凛的话中却满是讽刺之意。

闻言,宋祁的眸光不觉一闪,却是没有轻易的搭腔。

他不知道尉迟凛究竟对于自己的身世知道多少,万一对方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那一旦他开口辩解或是反驳都是不打自招。

见他再次不再开口,尉迟凛不过冷冷的一笑,随后接着说道,“宋兄不说话也无妨,那便听在下为你讲一段故事吧!”

说完,尉迟凛略顿了顿,幽幽的声音便在这一处阴暗之地缓缓响起。

之前在大皇子府中,他与殿下心中都有些怀疑是有人泄露了他们的计划。

因着贾东岩之事一直都是自己在负责,是以不管出了任何的问题,首当其冲受到怀疑和伤害,都一定会是他尉迟凛!

但是旁人或许并不知道,即便很多迹象都表明是自己,但只要殿下相信他,那就都不是问题。

而事实上,殿下就算是怀疑任何人,也定然不会怀疑自己的!

是以在那之后,他们便暗中商议着,在外人的面前做一出戏,让人误以为殿下已经对他心有芥蒂,开始怀疑他了。

只不过他素来在大皇子府中地位不低,若是一下子被贬到最低,想来也是无人会信的。

因此他们只是在言辞之间稍稍透露一些,让对方慢慢降低戒心而已。

说起来,尉迟凛自己也不敢肯定叛徒究竟是谁,对方很聪明,一直不曾留下任何的马脚。

可殿下既是打定了主意要将那人揪出来,那办法自然也是有的,不过就是麻烦了一些。

虽说大家都是身为大殿下的幕僚,一直都是甘愿追随于他,但是上位者总是要恩威并施,信任与手段皆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很早以前开始,他便帮着大殿下收集了所有幕僚的情况,一一详尽在册,为的便是有朝一日避免对方的背叛。

而在这群人当中,只有宋祁的身份最是令尉迟凛觉得好奇!

未曾想到这风光一时的探花郎竟然会是养子!

丰鄰城中与宋祁有关的传闻着实是不少,尉迟凛想知道的话,随意一打听便是。

但旁人听到的也不过就是一个热闹,可他听完之后,却是想到了许多的问题。

再是继续探查下去的时候,尉迟凛也果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宋祁就是靖安王妃的表哥,沈太傅的孙儿!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尉迟凛自己也是震惊的,他也不确定宋祁自己知不知道这边情况。

若是他知道自己就是沈太傅的孙儿,可却依旧是待在殿下的身边,那便足以证明他的居心叵测。

可他若是不知道,那将来倒是可以利用他的身世,好好打击靖安王妃一番!

毕竟兄妹相残,不管伤到的是哪一方,这结局都注定不会很好,而沈太傅那般大的年纪,想来也是经不住这样的打击吧!

是以尉迟凛将这件事情暗中回禀了殿下,两人便只商议着,暂且装作不知,瞧瞧情况再说。

而在后来出了贾东岩这件事情之后,尉迟凛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宋祁!

只不过那些都是他的猜测,未免出现什么差错,他特意设了一出局,引对方上钩。

那日宋祁在大皇子府遇到陈珂的时候,随便捡到了一个荷包,那东西看似平淡无奇,实则里面暗藏玄机。

倘或换成是旁人的话,尉迟凛倒是会担心对方根本参透不了其中的含义,但若是宋祁,想来应当不是难事。

他特意叮嘱陈珂要在宋祁的面前不着痕迹的落下那个荷包,再在他的面前做出一副慌里慌张的样子,方才好让他相信。

接下来的事情,便端看宋祁作何选择了!

如果他不是三皇子的人,那么在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之后,要么选择装作无知的沉默,要么便是自来请命,将那荷包归还。

可他若是三皇子的人,即便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断然不会坐视靖安王妃的事情不理的。

因此只要看住了宋祁的举动,便可对所有的事情一目了然。

事实证明,宋祁虽是不曾直接传信给靖安王府,反倒是出乎意料的通知了七皇子!

而因着他的这个举动,直接害的七殿下身亡,想来大殿下定然是不会放过他了!

“原来竟是一出计!”听闻尉迟凛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多,宋祁方才终于醒悟,竟然从一开始就是一出计!

他原本还在疑惑,是不是自己那里做的出了问题,亦或者是七皇子没有去救青冉,进而将他暴露了。

未曾想,竟是从一开始,就是针对他而来的算计!

如此,便算是他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怨怪的!

“倒也不全是,毕竟殿下也真的是派人去刺杀了靖安王妃,否则的话,七殿下又怎么会英雄救美呢!”不过一箭双雕罢了,能趁机杀了靖安王妃自然最好,即便杀不了,也可以瞧瞧宋祁究竟是不是叛徒。

闻言,宋祁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担忧,对于慕青冉的情况有些担心。

她身子本就不好,夜倾辰好不容易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渐渐将养的好些,如今再是遇刺,又不知是何情况。

再一则,祖父年纪越来越大,倘或是青冉出了何事,那他老人家

这般一想,宋祁眼中的忧思之色便变得更加的明显。

见状,尉迟凛的眼中却是划过了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宋兄可是想要知道靖安王妃的情况?”

如此被关在这处,怕是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也是不好受吧!

听闻尉迟凛的话,宋祁便心知他绝无可能会这般好心,眼中的情绪便渐渐淡了下去。

“你想知道什么?”平白告知他青冉的情况,尉迟凛不会这么好心,即便是说了,也定然是打算同他做什么交易,亦或是想从自己的口中得知什么。

“哈哈难怪三皇子会选中你来潜伏在大殿下的身边,当真是聪明!”像是忽然间被宋祁的话逗笑,尉迟凛的笑声慢慢回荡在幽暗的暗牢中。

“我可以告诉你靖安王府如今的情况,但是同样的作为交换,你也要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这样一来,方才公平吧!

闻言,宋祁却是不禁在斟酌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做这笔交易。

他如今身为阶下囚,即便是知晓了外面的情况,可也不过是爱莫能助,反倒是会泄露三殿下的事情,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笔赔本的买卖。

“好!”若是能一时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到自己的身上也是好的,只要给殿下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大业便可成了。

“来人!”尉迟凛慢悠悠的起身,伸手掸了掸自己身上若有似无的灰尘,眼中忽然划过了一抹饶有兴致的意味。

话音方落,便见到有几名黑衣人进来,手中不知拿着什么物件,径直走向了宋祁。

在自己的手脚都被牢牢的拷在椅子上之后,宋祁的唇角却是不禁扬起了一抹苦笑。

方才还在想着,眼下便是来了,这般准备对他用酷刑的架势,倒是也附和眼前之人的做事风格。

瞧着宋祁的眼中未见丝毫的恐惧之意,尉迟凛也不气馁,他准备这诸多刑具,本也不是为了要对他逼供的。

沈将军的后人,又岂会是一个软骨头!

怕是就算自己将他的皮扒了,宋祁也不会说什么的。

“宋兄可别怪我,这都是殿下的意思,毕竟若不是你,七殿下也不会死!”大皇子素来较为看重自己这两个皇弟,如今一个被禁足,一个直接离世,他心中有气也是正常。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都是眼前的这个人!

不过尉迟凛也会赞成夜倾瑄对宋祁用刑,却不仅仅只是为了泄私愤。

“宋兄若是准备好了,咱们便可以开始了!”姿态悠闲的坐在宋祁的对面,尉迟凛朝着一旁的微微颔首,便只见那人手中拿着铁质的钳子走向了宋祁。

尉迟凛的声音方才落下,便只听宋祁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在这幽暗的地牢中显得无比凄厉。

“啊”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照着宋祁煞白的脸色,显得尤为恐怖。

鲜血顺着他白皙的指尖流下,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好似还有着“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这般静寂的暗牢之中,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既是要用刑,便难免会有些疼痛,宋兄忍一忍便是了!”说着,尉迟凛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但是此刻的宋祁,已经完全注意不到他的神色,只觉得手上传来的痛意堪比挖心!

“素来听闻十指连心,看来果然不假!”看着那血淋淋的指甲被小心翼翼的放在托盘中,尉迟凛方才再次将目光放回到了宋祁的身上。

普通的刑罚对于宋祁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毫无一丝作用!

倒不是说他武艺如何高强,能够挺得住这般疼痛,只是对于这种心智无比强大的人,单单从身体上的折磨是击不跨他的。

唯有从精神上彻底打击到他,才能令他陷入一时的迷茫和彷徨,那时再与他交涉什么,便容易的多。

“三皇子可是找到了扳倒西宁侯的证据?”见宋祁的一只手上已经满是鲜血,眼睛睁的很大望着前面的一滩血,尉迟凛方才幽幽的开口。

只有等他受尽了折磨,一边思考着回答自己的问题,那么脑中愈见清明,痛感便会越强烈。

而倘或他想要编出一些合理的谎话来诓骗自己,便需要足够清醒的头脑,可越是清醒,便越是痛的撕心裂肺。

但若是浑浑噩噩,便会无意间泄露三皇子一党重要的秘密,如此周而复始!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