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后顾无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七皇子府大办丧事的这段时日内,夜倾瑄于朝中并未有任何大的举动,似乎整个人都沉浸了在了夜倾睿离世的悲痛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他甚至还为夜倾漓求了情,希望庆丰帝能够恩准他出府,至少去七皇子府为夜倾睿上一炷香。

对于夜倾瑄的这个请求,一些朝中的大臣也是纷纷附和,觉得既是身为臣弟,自然是要去吊唁一番的。

而庆丰帝似乎也对夜倾瑄的举动颇为满意,什么都未多言的便答应了,甚至言辞之间有些松动之意,想来过不了多久,便有可能会解了夜倾漓的禁足令。

若是换作以前,只怕夜倾漓就要被关着一辈子了!

但是如今或许是因为夜倾睿的事情,让庆丰帝忽然意识到,他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可是对于夜倾瑄的这个行为,夜倾桓并未加以制止,甚至是也帮着说了几句话,这倒是令朝中的一些人觉得有些震惊。

说起来,倒也不是夜倾桓如何好心,而是就算他不说什么,庆丰帝也会同意的。

既然如此,那还莫不如在人前留个好名声,如此这般装模作样的事情,他向来很是在行。

看着那人眸色温润的站在那里,不骄不躁,神色未见丝毫的忧虑,倘或不是确定宋祁还在自己手上,夜倾瑄都要怀疑是不是已经被夜倾桓救走了。

他为何会如此淡定,好像根本就不在意宋祁的死活一般?!

还是说在他的眼中,宋祁本就是一颗棋子,根本就无关紧要!

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从宋祁的口中得知什么不利他的消息吗?

在夜倾瑄看来,即便夜倾桓不派人四处搜救宋祁,已经准备放弃了他,可也该是想要杀他灭口才是!

毕竟他们二人直接曾经诸多联系,一旦被自己得知一点点的内容,就足以将他全部摧毁!

似乎是察觉到了夜倾瑄略显疑惑的目光,夜倾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的时候,唇边仿若还带着一丝笑意。

见此,夜倾瑄的脑海中却是极快的闪过了什么!

不对劲儿!

从他命人带走宋祁的那日开始,他便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宋家的二老!

不管宋祁是不是沈太傅的孙儿,或者说他自己知不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依照着他的性格,都不会对宋家的养父母置之不理。

而此前当父皇的人回禀宋家的主子都不知所踪的时候,他便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他尚且不曾对他们出手,可是人就已经先一步不见了,这着实是有些奇怪。

倘或说是宋祁自己安排了这一步,倒是有些可能,只是单凭着那两人,能逃得过父皇还有他暗中的搜捕嘛!

加之宋祁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事,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是以他应当是不可能有如此周密的计划,将他爹娘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救走。

如此一来,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夜倾桓!

是他的人带走了宋家的二老,躲过了父皇的搜捕,也令自己的人扑了空。

夜倾瑄觉得,夜倾桓如此做,倒也并非就是为了保护,更多的应当是为了牵制!

只要有宋家的夫妇在手中,宋祁为了他们的安危,便自然不敢随意吐露他的事情。

这般一想,夜倾瑄再次看向夜倾桓脸上的笑容,却是只觉得无比刺眼!

难怪他会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已无后顾之忧!

靖安王府

这几日慕青冉都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或者说已经发生了!

从宋祁消失的那日开始,不管是陛下搜捕的人,亦或是夜倾辰派出地宫的人,都是一无所获。

唯一还算是值得安慰的便是,至少宋家的二老在夜倾桓那里,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若是宋祁的事情被外祖父知晓,怕是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眉头便不禁微微蹙起,她已经吩咐了墨锦,不可令府中的下人议论此事,以免被外祖父不经意间得知。

最近这几日,她已经尽量将外祖父留在王府,不曾让他出去走动,一些送到府中的拜帖也没有过他的面,让墨锦找个由头给回绝了。

可即便是如此,也是瞒不了许久的,而一旦他得知宋祁再次下落不明,甚至是生死未卜,就不知他会如何了。

仅仅是这般一想,慕青冉便也觉得心中揪痛非常,不知该如何面对沈太傅。

然而这还只是一开始的情况,若是再拖下去,一直不曾找到宋祁的下落,或者是他已经不在了呢!

到了那个时候,却又如何与外祖父交代!

他等了那么久,为的就是与自己的孙儿相见,她此前给了他希望,如今若是生生将这个念想毁掉,她恐外祖父会承受不住!

是以不管如何,一定要找到宋祁!

瞧着慕青冉颇为凝重的神色,紫鸢和流鸢也是在一旁干着急,却是半点力也帮不上。

近来发生的事情,也着实是太多了些,七皇子薨逝,表少爷失踪,王妃这般忧虑也是自然。

可她们看在眼中,却已经是有些心疼不舍,更何况是王爷!

夜倾辰这几日也是假借养伤的由头,一直暗中搜查着宋祁的下落,尽管一直派人盯着夜倾瑄,可是却并未发现他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每日均是上朝、回府甚至都未曾去过别的地方。

而当夜倾辰将这般情况说与慕青冉的时候,却是只见她的眸光忽然一闪!

从不出府难道?!

猛地抬头看向夜倾辰,却是只见他微微朝着她点了点头,见此,慕青冉方才确定自己刚刚的猜想。

原来,夜倾瑄当真是将宋祁藏在了他自己的皇子府中!

正所谓,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

想来夜倾瑄也是深知这个道理,方才会兵行险招,将宋祁直接关在了大皇子府!

“可有详细的计划?”大皇子府那么大,夜倾瑄既是放心的将宋祁藏了起来,定然便是有些有恃无恐,旁人肯定是不易发现那一处的。

“硬闯!”说着,夜倾辰的眼中忽然寒光一闪,隐隐跳动着嗜血的杀意!

慕青冉:“”

这也叫计划嘛!

这分明就是去拼命!

“既是有胆量将宋祁关在大皇子府中,他定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说不定就是为了引你前去!”即便为了掩人耳目,大皇子府眼下的守卫瞧不出多严密,可是一旦等夜倾辰他们行动,说不定就会刚好中了他的计!

“那你觉得夜倾瑄认为我会亲自去吗?”忽然,夜倾辰收敛了满身的杀气,竟是忽然含笑的朝着慕青冉说道。

闻言,慕青冉不禁皱眉细想,若换做是从前,夜倾瑄多半是认为不会,但是如今

“会!”就算他心中不敢确定夜倾辰一定会为了她去救宋祁,他也一定会照着最严重的情况做打算。

是以,如今的大皇子府就等于是龙潭虎穴,实在是太过危险!

“所以夜倾桓会同我一起去!”

夜倾辰如此一说,慕青冉的神色却是不禁变得更加的惊讶!

他们两人到底是计划了些什么?

“宋祁既是在为他办事,合该由他去救,我不过是去引开夜倾瑄的注意力罢了!”在夜倾瑄的认知中,宋祁或许不过就是一颗棋子,根本不值得夜倾桓为他去冒险。

可是事实上,因着青冉的这层关系在,夜倾桓若是放弃了宋祁就等同于是放弃了靖安王府,所以他一定会去救他的。

但即便夜倾辰如此说,慕青冉也可以想象,那当中会有多艰难。

“你务必要小心!”既是由他出面引开夜倾瑄的注意力,便自然等于是与整个大皇子府的人对抗,这处境有多艰难,即使她没有亲眼见到,也能想象其中的危险。

“你当为夫真的受伤了不成!”说着,夜倾辰不禁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慕青冉的眉心,语气中是浓浓的笑意。

自从宋祁失踪之后,她便是一直在为此担忧着,夜倾辰看在眼中,可也心知这般心情是自然,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尽快救出宋祁!

闻言,慕青冉不禁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夜倾瑄对他们的恨意已经是深彻入骨,加上这一次夜倾睿死去,他心中定然是极为气愤的。

想来他也是知道了夜倾辰并未受伤,是以一定时时刻刻防备着他会去救宋祁,甚至是想要将他置之死地!

“我不曾与你玩笑,是在说正经的!”只瞧着夜倾辰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慕青冉便有些担心。

他越是说的轻松,她心中便越是不安!

见慕青冉的眼中渐渐氤氲了一层水汽,夜倾辰方才将她紧紧的搂进怀中。

“我会平安回来,也会将宋祁带回来!”这是他的承诺,答应了她,他就一定会做到。

恰如青冉所言一般,夜倾瑄近来,一定会全然戒备着他,也定然想好了各种各样可能发生的情况,避免自己使计将宋祁救走。

可他根本不会用任何的计谋,这样的情况下,任何计策都可能会有风险,到时候一旦失败,等待宋祁的就是杀身之祸!

如今他至少可以确定,在夜倾瑄没有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时,他是不会轻易杀掉宋祁的。

而且那日青冉刻意在他面前说起西宁侯的事情,想来也会令他更加的好奇,想要尽快从宋祁的口中得知,靖安王府和三皇子这一边,到底有没有找到确切的有关西宁侯的证据。

这样一来,便等于是间接的能保住宋祁多活一段时间,即便是要对他用刑,也会顾忌着不能伤他性命。

夜倾辰的手近乎是温柔的抚摸着慕青冉的一头青丝,而目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却是渐渐暗了下来。

很多事情都不适合让她知道!

比如宋祁如今的境地,比如他可能遭受的对待,一切一切的都不适合让青冉知道。

只要他将宋祁平安的救出来,那样就算是他被夜倾瑄的酷刑所折磨过,好歹人是活着回来了。

但是如眼下这般,青冉未曾见到人,若是和她说宋祁可能会被用刑的话,想必她自己会忍不住去乱想。

不过她那般聪明,说不定早就猜到了宋祁的境地。

可能就是不会确切的知道,他们这些皇室子弟用刑的手段到底会有多残酷!

素来各家的暗卫和死士皆是嘴巴最硬的人,因为自小便被灌输着随时准备赴死的打算,是以在被敌人抓到时,不管对方会用什么的酷刑折磨,都咬紧了牙关不会松口。

即便如此,此前他抓到了夜倾瑄的暗卫,只需要将他丢进地宫,不出一日一样会将所有的事情交代的一五一十。

所以青冉即便知道宋祁会被用刑,却也绝对想不到,那究竟会是怎么令人生不如死的刑罚!

滴答、滴答、滴答

下下雨了吗?

如果没有下雨的话,为何会有雨滴掉落的声音?

慢慢的睁开眼睛,宋祁的眼前触及到的,却是鲜血淋淋的一小团东西,被人仔仔细细的放在托盘里,就摆在他的眼前。

见此,宋祁却是控制不住的“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可是已经两日未曾进食,身体里面已经是没有可吐的东西了,只是一直忍不住的干呕罢了!

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一旁幽暗的烛光将他整个人显得分外阴森恐怖,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发髻此刻散落下来,显得分外的狼狈。

嘴唇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干裂,眼底满是乌青之色,如今的宋祁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全然不复昔日翩翩公子的模样。

微微动了一下手指,却是顿时有钻心的痛意传了来,他不停大口的呼吸着,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手脚皆是被镣铐锁着,不能轻易动弹,甚至是连脖子也被人带上了枷锁,他只能一直看着前方,除非闭上眼睛,否则只能一直望着从他身上一片一片的生生拔下的鲜血淋漓的指甲!

可是一旦闭上眼睛,手指上传来的痛意就会变得愈加的明显,让人只恨不得直接死在这里。

或许是因为痛意传来,宋祁的意识渐渐变得清楚,他的唇边不觉扬起了一抹苦笑。

原来不是下雨了,是他指尖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方才发出的声音。

从尉迟凛第一次过来开始,大约到现在,也有三日了吧!

初时他并不知道究竟外面是几时,即便此处现在燃着微弱的烛火,可是对于外面的情况他却是一无所知的。

但是自从那日之后,尉迟凛每隔一段时日便会见此同他叙话,而他则是一边受着刑罚,一边将脑中的信息拆解的七零八碎,再说与对方知道。

宋祁的心里很明白,若是自己说的全部都是假的,那定然是瞒不住尉迟凛的。

是以他说的话中,大多都是真真假假,还要靠他们自己去分辨才行!

而对于尉迟凛同他所言,青冉因为那场刺杀而重伤昏迷,若非是后来夜倾辰赶到,怕是连她也会身亡!

这样的消息,宋祁初时的确是被震惊了,只是他当时身处剧痛之中,根本无法好好的分辨尉迟凛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既然自己可以诓骗他,他自然也不会全然说实话。

说什么青冉重伤昏迷、祖父忧心晕倒,至今还卧病在床这样的话,宋祁并非全然相信。

或者说他是不愿相信!

忽然!

远处再次传来了铁链震动的声音,宋祁的眸光不觉一闪!

来了!

------题外话------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