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残酷手段/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宋祁的眼中却是不禁闪过了一抹惊诧!

脚步声好像多了一个人!

虽说宋祁被关在这里多日,一直都不曾见到外面的光景,但是眼睛不好用,反倒是耳朵更加好使了。

便如眼下这般,单单只是听着脚步声,他便隐约能够猜到,来的人不止是尉迟凛和往日行刑的那两名黑衣人。

想来是正主儿也到了吧!

果然!

当尉迟凛出现在宋祁视线中的时候,他果不其然的见到了在他身后的夜倾瑄!

从他本关在这里的那日开始,就一直不曾见到夜倾瑄亲自过来此处,过了这许久的功夫,终是见到了他本人。

“子策如今的模样,倒是令本殿有些意外”说着话,夜倾瑄慢慢的从一旁走到了宋祁的眼前,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满头的汗水,却是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宋祁给人的印象都是翩翩公子,何曾如此狼狈过!

即便往昔只是一位穷酸落魄的书生,可也定然是衣冠整齐,面容清净,不见丝毫的邋遢狼狈。

但是如今却是与从前判若云泥!

目光缓缓的打量了这里一圈,在见到摆放在宋祁面前的一堆血团时,夜倾瑄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随后朝着身后的黑衣示意了一下,后者便赶忙上前见其端了下去。

虽说将这东西放在宋祁的眼前每日折磨着他也很好,但是他觉得还有更好的用处。

此前夜倾辰将他派去刺杀的慕青冉的人都送回了大皇子府,或者说是将一具具尸体公然的丢在了他的主院中,这笔账他怎么也要算算的!

“不想殿下竟是还有空闲来这里”宋祁的目光直直的望着夜倾瑄,眼底深处满是不服输的倔强之意。

尽管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在不经意间扯动伤口,带了一波接着一波的痛意,但是宋祁却是咬紧了牙关,说什么也不肯发出一丝的声音。

听出了宋祁话中的暗讽,夜倾瑄却是并未轻易被他激怒,依旧是笑笑的望着他。

“本殿此生最恨的就是背叛!你阴了我这一手,你说这笔账该如何算呢?”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意,可是夜倾瑄的眼中已经变得幽暗一片,显得分外可怕。

一旁的尉迟凛闻言,只是静静的站在后面,并不轻易的开口说什么。

大皇子有他自己的打算,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与其说他是憎恨宋祁,倒不如说他是觉得被夜倾桓耍了一通。

只是眼下又无法对夜倾桓做什么,便只能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眼前这个人的身上!

再加上七皇子一死,这对大殿下的打击又是不小!

“兵不厌诈”能被他骗到,说明夜倾瑄识人不明,而自己反被他发现,也是说明手段不够,与人无尤。

既是已经被他抓住,那他随他处置就是了!

“哈哈好!好一个兵不厌诈,本殿就是欣赏你这份胆识和胸襟!”说起来,原本没有怀疑宋祁之前,夜倾瑄对他是真的很欣赏的。

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夜倾桓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探子!

怪不得自己之前百般示好都不见他有何回应,原是吊足了他的胃口,只等着他深信不疑的时候,方才投至他的麾下,让他不会轻易的起疑心。

而想必宋祁自己也是想到了,即便当时投诚,可后来也一定会受到自己的试探,所以在面对楚轩的那件事情上,他方才没有选择出卖自己。

反倒是以雷霆手段,直接解决了楚轩!

还有贾家的事情,先不说他透露了消息给夜倾桓,单单是在面对贾惜薇的事情上,他怕是就已经对自己玩了心眼儿。

他既是那般聪明的一个人,如何能不知道自己和老七最初的打算是想要他娶了严倩雪!

这样一来,既能牢牢的把控住宋祁,也能令严权对他更加的死心塌地。

谁知宋祁宁愿违背他的意愿也不愿意迎娶严倩雪,却是反而选择了贾惜薇。

当时夜倾瑄只以为他是心中还在记恨着严家,加上宋祁素来得性子本就有些耿直,是以他方才真的相信,他是因为心存芥蒂才不愿迎娶严家的女子。

但是如今一想,夜倾瑄觉得自己还是上了宋祁的当!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是宋祁真的有心效忠于他,莫要说是娶一个严倩雪,便是让他与严家握手言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而宋祁之所以会拒绝,一来是怕太积极会引起自己的怀疑,二来怕是也觉得严家不足为惧,将目光放到了贾东岩的身上。

毕竟比起一个商贾之家,还是工部尚书的作用来的更大!

是以他同意了与贾家的婚事,但是却在贾惜薇惹上楚鸾的时候,刻意将整件事情丢给了慕青冉,借着她的手料理了这桩麻烦的姻缘!

如今这般想来,夜倾瑄只觉得他还当真是小看了宋祁,分明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也能玩出那么多的花招。

“即便你如此不仁,可本殿却不会对你不义,若是你能将老三的事情说出一些来,本殿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的爹娘!”见宋祁听了自己的话,果然露出一副惊疑的神色,夜倾瑄的眼中便不觉闪过一抹阴险的笑意。

“你是否觉得,夜倾桓会保护你的爹娘?”

宋府如今的确是没有宋家二老的身影没错,但是眼前宋祁活着,夜倾桓会保护他们的安危,可若是宋祁死了呢!

一个已死之人,便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带入地下,永远被尘土掩埋,再也无人得知。

到了那个时候,夜倾瑄觉得夜倾桓绝对不会再浪费人力去保护两个失去作用的人!

而届时他们落到他的手中,便只能是子债父偿了!

闻言,宋祁的眼中不禁划过了一抹异色,随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眼下你还未死,老三自然会保护他们,可一旦”后面的话,夜倾瑄并未说尽,可是宋祁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一旦他死了,那么三皇子便无需再顾忌自己是否会出卖他,届时他的爹娘便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到头来,他不过就是竹篮打水,什么都没有得到。

没有保护好爹娘、没有与祖父和青冉相认,甚至还将自己也给折腾了进去

“可殿下还没得到想知道的信息,如何舍得让我死呢?”虽然夜倾瑄说的都在理,但是宋祁并不觉得他会杀了自己。

如果自己死了,那么他想要得到的消息便都无从谈起了!

“子策素日聪明的很,怎地今日这般愚笨了,难道是被刑罚折磨的缘故?”夜倾瑄的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笑意,然而听在几人的耳中,只觉得无比阴寒。

“本殿如今自然是舍不得杀了你,但是让别人误以为你已经死了的情况,本殿还是可以办到的!”

话音方落,宋祁的眸光却是猛地一闪!

没错!

夜倾瑄不会真的杀了他,但是对外制造一些他已经身死的假象,却还是可以的。

届时一旦有人知晓并且相信的话,三皇子哪怕是任何人一个人知道,宋祁都不在乎,可是青冉和祖父不行!

只有他们两人绝对不能让他们知晓!

“怎么?想清楚了吗?”见宋祁一直沉默无语的望着前方,夜倾瑄等了半晌之后,方才悠哉悠哉的问道。

“殿下想知道什么?”神色严肃的望向了夜倾瑄,宋祁的语气中似乎是带着一丝不管不顾的意味一般。

见状,夜倾瑄的眼中却是不禁露出了饶有兴致的意味。

“本殿想知道,夜倾君是不是一直在装傻?!”

随着夜倾瑄的话音落下,宋祁的眼中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掉的惊讶之色。

靖安王府

天色方才蒙蒙亮,王府中的下人便见到墨锦神色匆匆的赶去了浮风院,令一众人觉得奇怪不已。

这一大早上的,想是王爷和王妃还未曾起身,墨管家这是有什么急事吗?!

不仅仅是其他人,看到墨锦步履匆忙的过来,也是不禁一愣!

“你怎地这个时候过来,可是出了何事?”依照紫鸢对墨锦的了解,这人素来都是王府中最为有眼色和分寸的人,从来不会行差踏错一步。

可是今日竟然会这么一大早的,不顾王爷和王妃还在休息就跑到浮风院来,不免让人心下多有猜测。

“是朝中有事要与王爷禀报!”听着紫鸢略带担忧的语气,墨锦仔细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一直在王妃身边伺候,若是说与她知道的话,万一一个不小心在王妃的面前流露出什么来,怕就会麻烦了。

“哦”见墨锦的神色渐渐恢复如常,紫鸢的心中却是不禁奇怪,朝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值得墨锦如此焦急。

闻言,墨刈轻轻的拉过紫鸢,依旧同她在廊下候着,却是不动声色的挡住了紫鸢看向墨锦探究的目光。

朝中现在的形势根本就是不宜轻举妄动的时候,三皇子忙着在找宋祁,大皇子在忙着布局,是以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墨锦明显就是在撒谎,倒并非是信不过紫鸢,而是怕她会在王妃的面前流露出什么不安担忧的情绪吧!

“属下有要事求见王爷!”墨锦的声音尽可能的压得极低,即便紫鸢与他同在房外,若是不看着他的唇形,怕是也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看来是怕打扰了王妃的休息,这些时日因着七皇子的事情她本就有些伤神,再加上表少爷一直下落不明,她也是夜不安寐,是以她们近来伺候着,也皆是万分小心谨慎。

房中

原本还在假寐中的夜倾辰忽然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阵的热气,微微低头看着慕青冉乖顺的蜷缩在他的怀中,呼吸间的气息洒在他的身上,抱着她的双手便不禁收紧了一些。

看着她眼底隐隐的疲惫之色,夜倾辰的心中不免满是心疼之意。

自从宋祁失踪之后,她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每晚皆是他强制的抱着她躺在榻上,她方才能渐渐入眠,可是稍有声音便会惊醒,睡得很是不踏实。

昨夜也是如此,若不是他一直将手一直搭在她的眼睛上,又是不知她到几时才会睡去。

宋祁的事情若是再不解决,怕是青冉的身子也要熬坏了!

听到外面墨锦隐隐传来的声音,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闪!

一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发生,否则墨锦不会在这个时候赶过来求见,而如今对于靖安王府中的人来讲,最重要的事情怕就是事关宋祁了。

小心翼翼的将手从慕青冉的肩膀下抽出,夜倾辰的手轻轻的拍着她,像是她时常哄夜安陌入睡时做的那般。

见她不曾有醒来的迹象,夜倾辰方才悄然无声的穿戴好衣物,轻手轻脚的出了房中。

“参见王爷!”看着夜倾辰神色微凉从房中走了出来,墨锦赶忙朝一旁的墨刈使眼色,让他将紫鸢带到一旁去。

“何事?”若是宋祁于此时出了什么变故的话,倒是有些棘手了!

瞧着紫鸢被墨刈带到了一旁,确定她不会听见他说什么之后,墨锦方才朝着夜倾辰面色凝重的回禀道,“启禀王爷,今日晨起时,在府外发现了一个锦盒”

原本墨音已经察觉到了那人,但是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看来是轻功极佳的人,不为刺探,只是跑腿前来而已。

“是什么?”眸色微冷的扫了一眼墨锦空空的双手,夜倾辰的心中倒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会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墨锦连呈都没有呈到他眼前。

“回王爷的话,是宋大人的指甲!”回想起打开锦盒的那一瞬间,墨锦觉得现在他眼前还是那般鲜血淋漓的样子。

正是因此,他方才没有将那东西呈到王爷的面前来。

对于墨锦而言,那些东西不可怕,可怕的是想到宋祁如今受到的遭遇和对待!

他本身就是暗卫,对于那些残忍的刑罚自然一清二楚,更何况地宫中本身就是一个残酷的所在,什么样的花样他没有见过!

只是因着宋祁与靖安王府的这层关系,他再是联想到他如今可能遭受的刑罚,便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猛地闪过了一抹冷芒!

这算是正式宣战吗?

夜倾瑄百般折磨宋祁暂且不说,他眼下刻意说了这样的东西过来,想来是为了给青冉和沈太傅看。

而他自然也能够想到,若是这东西到了他的手上,便必然不会被青冉见到,可是靖安王府不比大皇子府,夜倾瑄的人没办法来去自如,便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将东西放在门口。

可是不管怎样,这件事情都绝对不能让青冉知晓!

“还有何人知晓此事?”

“只属下还有墨音知道,旁人一概不知!”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自然不能随意透露别人知晓,否则万一传到了王妃或者太傅大人的耳中,那就惹出大麻烦了!

“不可再让一人知晓此事,特别是王妃和外祖父,你可明白?”

“属下明白!”

墨锦离开之后,夜倾辰便转身回了房中,看着尚在睡梦中的慕青冉,原本清冷的眸色渐渐变得有了一丝暖融。

他的手慢慢覆在她的脸上,眼中满是疼惜之色。

所有想要伤害你,试图带给你悲伤的人,我都会为你一一除去,而你只需要无忧无虑的待在我的身边就够了。

不过就是一个夜倾瑄而已虽然答应过陛下,但是事到如今,便是杀了又何妨!

------题外话------

重生豪门之幽灵女王

苏子婉

唐诗一直觉得,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便是遇见了宋辞

而宋辞觉得,他这辈子最大的悲剧,则是遇见了唐诗

话说在某一天,宋影帝在回到家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家里变得一团糟,于是有洁癖的影帝先生便在家里开始苦苦寻找罪魁祸首,最后就发现了在空中飘着的唐诗。在唐诗的各种撒娇卖萌下,宋辞一时脑抽答应了留下唐诗。

从此,宋影帝给小幽灵既当男票又当爹,日子过的苦不堪言,高冷宋影帝成功蜕变成居家好男人的伟大进化史!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