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触不及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慕青冉起身的时候,却是见到身边早已没有了夜倾辰的身影,瞧着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她倒是未曾想到,自己这一觉竟是会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而事实上,是夜倾辰想着自己还有事要去做,不能一直看着她入睡,便让紫鸢在点了一些安神香,好让她睡得安稳一些。

毕竟就算是担心宋祁或者是沈太傅,她也要好好顾及着自己的身子才是。

由着紫鸢伺候她梳洗一番之后,慕青冉便简单了用了些早膳,只喝了一点细粥,她便已是觉得吃不下了。

“王爷可是在书房?”晨起变没有见到他,可昨日并不曾听闻他要出府去。

何况他近来一直对外称在府养伤,即便有什么着忙的事情要办,也皆是在晚间才会行动。

“回王妃的话,听说是三殿下来了府上,此刻正在书房中与王爷叙话呢!”瞧着慕青冉早膳又用的不多,紫鸢的心中便不免有些忧虑。

再是这般下去,怕是小姐的身子要吃不消的,也不知表少爷何时才能有下落!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愣!

夜倾桓来了府上?!

“几时来的?”今日并非休沐,夜倾桓于此时来王府,难道不怕被夜倾瑄觉察嘛?

“就在王妃起身前不久!”说起来,紫鸢也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么一大早的,三皇子就来了王府,着实是令人感到疑惑。

听闻紫鸢的话,慕青冉眼中的神色却是渐渐变得深思。

看来他们是准备行动了!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急有些担忧,夜倾瑄既然是大着胆子将宋祁关在府上,那想来定然不会轻易被人找到藏身的地点。

而夜倾辰和夜倾桓本就是去救人,带着一个不会武功,或许还身受重伤的宋祁,只怕行动起来会更加的困难。

不经意间抬头的时候,慕青冉却是忽然见到紫鸢也一脸忧色的站在那,眼中似有纠结之意。

“紫鸢,怎么了?”她为何会露出那样的神色?

没有想到慕青冉会忽然朝着她发问,紫鸢整个人都是不禁一惊!

“诶没没怎么!”一时没有控制好情绪,紫鸢的神色看起来似有有些被惊到的样子。

见状,慕青冉的心中便不禁更加的奇怪,紫鸢素来不会在她面前撒谎,是以她如今说的话,便是一目了然。

“是奴婢有些担心墨刈”见慕青冉仍旧是望着她,紫鸢方才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想到,若是夜倾辰决定行动的话,那墨刈定然是要一同前去的,也难怪紫鸢会担心。

“眼下王爷正在与三皇子议事,他定然也是不方便在场,你去寻他吧!”左右她这边也不用人伺候,待会去瞧瞧陌儿就是了。

“王妃”

“去吧!我去瞧瞧陌儿!”说完,慕青冉便起身先出了房中。

看着慕青冉离开的身影,紫鸢的眼中方才浮现了一深深的担忧之色。

她骗了王妃!

方才一时失神,并不是因为在担心墨刈,而是在想着晨起的事情,墨迹那时的表现有些不太对劲儿!

还有墨刈也是一样,分明就是刻意将她支开,不想让她听到墨锦禀报王爷的事情。

甚至他还叮嘱自己,不可以在王妃面前提起墨锦来过的事情,可是具体的原因墨刈却是又绝口不提。

若果真如墨锦所言,是朝中的大事,那何以要瞒着王妃!

说起来,近来王府中发生的较为重大的事情,也不外乎就是表少爷的事情了!

这般一想,紫鸢的心中便也有些明白,为何墨刈不让自己在王妃面前提起了。

依照王妃的心思,怕是即便自己什么都不说,她也能猜出一些什么,更何况她若是真的说了,怕是一下子就被王妃知道了。

是以方才她才扯了个谎,虽然担心墨刈是真的,但是刚刚并没有在想着他

想到这,紫鸢的手不禁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心中不停的念叨着,希望表少爷的事情能够尽快的解决,莫要再令小姐如此忧心了。

而另外一边,慕青冉方才出了房中,脸上淡淡的笑意便渐渐落了下去。

紫鸢在说谎!

她从未骗过自己,是以是真是假,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能让紫鸢都欺骗自己的事情,想来定然是因为她知道后会因此忧心不得安宁,这样的事情如今怕是也就只有一件!

宋祁!

慢慢朝着夜安陌的房中走着,慕青冉的身后跟着几名小丫鬟,看着王妃越走越慢的脚步,几人不禁纷纷对视了一眼,却是终究什么都不敢说。

虽是不知宋祁现如今情况到底如何,但是慕青冉觉得,还是莫要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好,免得见到他的时候失望。

夜倾瑄一定让他好过的!

如此一想,慕青冉的眉头便不禁微微蹙起,但愿夜倾辰他们的计划能够顺利,不要再有人受伤了!

书房中

白皙的指尖一下下的抚摸着杯沿,夜倾桓的目光慢慢落在眼前的这十二个墨衣的人身上,眸色淡淡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他果然很疼你”不知想到了什么,夜倾桓竟是忽然发出了这样一句感慨。

皇家的一等暗卫竟是尽数交到了夜倾辰的手中!

闻言,夜倾辰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便转头朝着他们吩咐道,“墨锦、墨音、墨影,依旧留在王府保护王妃!”

“属下遵命!”

“墨刈、墨淸、墨昀,直攻书房!”

“属下遵命!”

“墨潇、墨晗、墨嫣,主攻后院!”

“属下遵命!”

“墨炎、墨渊、墨熙,你们随本王直捣大皇子府地牢!”随着夜倾辰的命令一个一个下达,地宫的人近乎是全体出动。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夜倾辰方才转头朝着夜倾桓冷冷的说道。

“这是自然!”只要夜倾瑄能上钩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只不过想到他来之前烟淼说的话,夜倾桓的眸色便是不禁一变。

那样的危险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会让她一同前去呢!

“你还是担心好你自己吧!带着她说不定还能帮到你。”照夜倾辰来看,夜倾桓有这样武艺高强的媳妇放着不用,简直就是浪费!

更何况,他自己的武功根本无法与烟淼相较吧!

听闻夜倾辰的话,夜倾桓却是不禁淡淡笑了一下,可是那笑容并未到达眼底。

“若是靖安王妃有此高强的武功就好了,辰弟还会带她去出生入死!”

夜倾辰:“”

那可是他的亲娘子,怎么可能舍得!

看着夜倾桓眼中明显的打趣之意,夜倾辰方才慢慢的转过了头不再多言。

罢了此事算是他未曾推己及人,想来不管身边之人如何彪悍,一旦成为了自己心头上的人,都是不舍得她以身犯险的。

“不过烟淼还是会去的!”说着,夜倾桓的眼中渐渐有一丝不悦闪过。

见此,墨音等人不禁心下一惊,三皇子竟然也会有情绪啦!

这人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温温淡淡的样子,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有丝毫的不悦和怒气。

但是谁知今日说起他的皇子妃,竟是会忽然有些不高兴了!

“三殿下真是舍己为人,竟然会为了救人带着自己的娘子出生入死!”

夜倾桓:“”

地宫的人:“”

主子你要不要还击的这么快、这么明显!

心知夜倾辰是在为方才的事情刻意与自己这般说,夜倾桓也并不动怒,因为事实上本就是如此。

他倒是也想拦着烟淼,只是事关慕青冉,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只因着上一次慕青冉入狱的时候,自己就曾拦着她不让前去擅闯刑部天牢,是以这一次她听闻宋祁的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要闯进大皇子府去救人。

与其让她自己冒冒失失的闯进去,还不如和自己一起,至少能确保她的安全。

说起来,这位靖安王妃对烟淼的影响力,还委实是不小呢!

竟是比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夫君还当回事儿,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看着夜倾桓唇边扬起了轻笑,眸中温润的神色愈加的明显,夜倾辰便心知,这货心里指不定又要算计什么呢!

也幸而是烟淼那样简单的性子,偶尔被夜倾桓骗一骗,指不定自己还察觉不出来。

这若是换成青冉,莫要说是骗她,不被她骗就不错了!

不过还是觉得他家青冉最好!

站在旁边的墨锦等人看着眼前的这两位身份无比尊贵的人,一个面露深思,一个神色得意,心中不禁觉得有些无力。

该不会都是在想着自己媳妇吧!

大皇子府

下朝之后,夜倾瑄便一直待在书房中同尉迟凛在议事,前几日因着在忙碌夜倾睿的事情,已经是堆积了许多的公务。

他近来一直派人在盯着三皇子府和靖安王府,前者自是不必说了,那府中原本的一举一动就不是秘密,但是后者着实是难以探知。

可昨日老三不曾上朝,他估摸着想必是去了靖安王府,打算与商议什么对策。

之所以会派人盯着夜倾桓,是因为夜倾瑄担心他会趁着这段时间,又玩出什么花样来。

至于夜倾辰则是极有可能为了慕青冉来营救宋祁!

从将宋祁扣押在大皇子府开始,他心中的打算便不仅仅是要从他的口中探知到什么,那只是其中一个目的。

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只要宋祁在自己的手上,那么慕青冉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届时只要夜倾辰爱屋及乌的前来营救,他就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

如今对夜倾辰的试探也是足够多了,他的身边暗卫,夜倾瑄自认也是摸的清楚了。

此前几次的多番试探,加上这一次对慕青冉的刺杀,夜倾辰已经是暴露了他身边所有的暗卫!

那日他特意派了几个人前去暗中埋伏,无需出手,只要瞧瞧盯着那一处的情况,回来禀报于他便是。

可是不曾料到,当日竟是只逃回了一人,还是说没几句就当场毙命了!

不过好在,后来还是有一个活口被留了下来,虽然也是重伤在身,但是好歹能撑着把话说完。

原来夜倾辰的身边带着十一名护卫!

想来这十一人便是素日暗中保护他和慕青冉之人,之前为了救她,便已经倾巢而出了。

既然能被夜倾辰选中,这武艺自然是不差的。

因此他特意备好了一切,单等着他们上门呢!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不殆!

他已经算是掌握了夜倾辰那边的情况,但是对方对于自己,却是还属于一无所知。

只要他们敢来,他便一定会让他们终生难忘!

“宋祁那边如何?”提到这个名字,夜倾瑄的眉头便不禁紧紧的皱起,这个人是他的耻辱!

竟然被他如此玩弄了一通,还坑的这般惨,现今工部从上到下皆是夜倾桓的人,他再想插手进去已是难上加难。

待到夜倾辰前来营救他而困死在此之后,宋祁的作用便也就不剩什么了。

“回殿下的话,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过就是一口气罢了!

每日皆是如同用膳一般的上刑,他又已经吃不下东西,整个人瘦的如同皮包骨一般,风吹一吹就散了。

“可又说了什么?”如果不是还想借着他这个人引夜倾辰前来的话,早在老七死的那一日他就将她杀了!

“意识已经混沌了,都是一些胡言乱语而已。”说起来,尉迟凛倒是不禁有些佩服宋祁!

明明不会武功,身子也未见如何强壮,可偏偏就是咬紧了牙关不肯松口。

虽然之前也说了一些有关三皇子的情况,但却都是真真假假,还需要事后仔细分辨。

这倒是极为不容易,已经是受了极刑,可在那样的状态下,宋祁竟然还能凭着意志力去不断的编造各种各样真真假假的信息。

因为一旦要说出能够瞒过自己的谎言,就代表着势必要保持最清醒的头脑,可是脑中越是清醒,用刑的疼痛感觉的就是明显,尉迟凛觉得宋祁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要那么做。

如此忠心又如此意志力顽强的人,竟然不归顺于大皇子,倒是着实有些可惜了。

既然是敌人,便万万不能留他活命,是以尉迟凛心中,倒是不禁对宋祁这条命绝对有些惋惜。

这样的良才,却不知为何这般死心眼儿!

“用不了几日,想来夜倾辰就会动手了,之后就将他”说着,夜倾瑄的话却是不禁一顿,随后眉头紧紧的皱起。

不论如何,宋祁到底是跟了自己一场,即便他背叛了他,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真心辅佐过自己,但那都是生前的事情,死后却是着实不必与他为难。

原本是打算说直接丢弃在乱葬岗的,只是抛却两人的利益关系和阵营不谈,单单是宋祁这个人,他还是很欣赏他的。

生前事、生前毕,既然已经都报复了回去,死后与他为难也是无用。

“待他死后,将他安葬了吧!”

闻言,尉迟凛的神色却是不禁一变,略有些疑惑的望着夜倾瑄。

“殿下为何不将尸体送到靖安王府?”如此一来,不管是靖安王妃还是沈太傅,都会受到不小的打击,说不准还会一病不起。

听闻尉迟凛的话,夜倾瑄的眸光却是不禁一闪!

他不是没有这般想过,但是到底还是太过冒险了,一旦被夜倾辰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的话,就是作茧自缚了。

何况她

忽然!

就在两人还在书房中叙话的时候,外面却是不料传来了一阵刀剑相搏的声音!

------题外话------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