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营救/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听闻外面传来的声音,夜倾瑄和尉迟凛不禁相视一眼,随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有人闯进了大皇子府!

顾不得许多,夜倾瑄赶忙快步出了书房,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股迎面而来的剑气!

幸而身后的尉迟凛赶忙拉了他一把,方才没有伤到要害,但是也受了皮外伤。

对方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个人,虽是武功路数极高,生生将书房这一方的暗卫都牵制住了。

夜倾瑄的手紧紧的按住胸口的位置,目光与为首之人对上的时候,他的心中不觉一惊!

不是夜倾辰!

这般光天化日的闯到他的府上来刺杀,居然不会是夜倾辰,可不是他还能有谁!

即使不是夜倾辰,那也定然是他派来的,说不定他眼下就在大皇子府中!

如此一想,夜倾瑄的唇边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笑意。

来的正好!

便刚好趁着今日,将他们一举都拿下才好!

正在这时,却是见到府中的一名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来,只道是府上来了刺客,大皇子妃不幸受了伤。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却是不禁一暗!

竟然是兵分两路,怪不得这一处的人这般少,原是都分散开了。

冷眼看着在院中交战的几人,夜倾瑄的心中却是在飞速的思索着,书房、后院已经有了两处发现了刺客,那接下来

方才这般想,便见到又一名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来,口中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而夜倾瑄听闻之后,却是整个人更加的阴沉!

果然!

每一波的人数量都是不多,却偏偏位置及其松散,按理说应该聚在一起才好反抗,可是夜倾辰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是对自己的暗卫极其有信心吗?

“刺杀本殿,将他们全部斩杀!”随着夜倾瑄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顿时不知从哪冒出了无数的黑衣人,与那三名刺客混战在一起。

而他们的目的好像并不在杀人,只是一边逃窜一边应战,两人掩护,一人主攻,配合极为默契。

见状,夜倾瑄的唇边却是不禁泛着一丝冷笑。

他知道他们在找什么,想知道宋祁被关在哪,可哪里有那么容易!

为了将夜倾辰和他的人全部围剿在此处,夜倾瑄也近乎是出动了全部的暗卫,就是为了与其一较高下。

其实说起来,夜倾辰的身边本该不仅仅只是这几个暗卫而已,但是他素来不喜欢无用之人,与其滥竽充数,倒是不如不用。

这也就是地宫虽然在江湖上颇有名气,但却一直很低调,并没有发展成大门派的原因。

看着那三人且战且退,夜倾瑄的眼中便不觉浮现了丝丝笑意。

真的以为他的皇子府如此好闯嘛!

若然只是单单要刺杀倒是还好说,竟然还要救走宋祁,那反倒是愈加困难了。

而另外两边,夜倾辰带着人一路冲杀至大皇子府的地牢,却是生生被皇子府的暗卫围困在其中!

那里面空空荡荡的并未有一人,分明就是中计了。

再加上对方人数众多,地牢的出口又十分狭窄,如果不内外接应的话,想要强攻出去委实有些困难。

见状,墨炎便赶忙拿出玉哨,轻轻的吹了一下,便传出了幽幽的一阵笛音。

墨刈和墨潇那边闻声,却是不再恋战,纷纷直奔地牢而去。

瞧着他们匆忙离去的身影,夜倾瑄方才幽幽的开口说道,“追!”

今日一个都别想逃!

待到墨刈和墨潇这两边队伍到了之后,夜倾辰方才真正开始带着人强攻,却是不料这时夜倾瑄竟会带着一对弓箭手候在了外面。

好不容易攻出了地牢到了门口,却是只见外面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弓箭手,纷纷箭在弦上!

“辰弟还真是重情重义啊!”虽然心中已经猜想他会为了慕青冉来救宋祁,但是当夜倾瑄真的在大皇子府见到他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些觉得意外。

闻言,夜倾辰却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面具中露出的一双眼睛泛着森森寒光。

原本将营救宋祁的时间定在眼下,就是挑准了白日的防守最为薄弱,还有府中的人防范意识最为松散。

因为夜倾瑄一定会认为他们会在夜间行动,是以晚上大皇子府中的守卫一定是最严密的,他们若是那个时候赶过来只怕是比现在还要困难。

倒是反其道而行之,说不定会有不同的转机。

再一则,若是夜倾瑄不在府上的话,那么他为了以防万一,必然是加紧了府中的守卫,那时营救也不是最佳的时机。

唯有眼下,所有的条件都是他预想不到的,夜倾瑄必然知道夜倾桓昨日没有去上朝,但是他却不会想到今日他们就攻了上来。

“放心就算你此刻摘下面具,也不会有人将此事说出去的。”说起来,他们两人虽是敌对的关系,但是在针对宋祁的这件事情上却是不会互相拆台。

毕竟,他府上藏着宋祁是事实,这自然是不能对外张扬,而夜倾辰带人擅闯他的皇子府也是事实,更是不能轻易与人言说。

是以今日之事,不管是谁输谁赢,都只能是吃了这哑巴亏,自尝苦果。

听着夜倾瑄说的话,夜倾辰的眼中不觉闪过了一抹冷芒!

见他一直不曾说话,夜倾瑄也不再说什么,只微微扬起手,随后猛地落下。

顿时!

离弦的箭密密麻麻的如同细雨一般,纷纷朝着夜倾辰等人而去。

见状,墨刈等人却是极为默契的将夜倾辰护卫在了中间,行成了一个严密的保护圈,将所有的刀光剑影都隔绝在外。

而夜倾辰却是只冷冷的站在中间望着夜倾瑄,像是全然不担心自己会不慎被箭矢刺中一般。

地宫的人几次试图突围,但却是无法杀将出去,尽管他们武艺高强,但是夜倾瑄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除了一直在与他们厮杀的暗卫,甚至是大皇子府的府兵也是一层接着一层的涌上来,怎么样都杀不完似的。

如此一来,就是要用车轮战耗费他们的体力了,怕是时间久了,他们也要支撑不住!

眼看着夜倾辰等人似是渐渐有些不敌,夜倾瑄的神色变得极为得意,好像是连身上的伤都变得不再重要。

然而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忽然有一名黑衣人满身是血的飞驰而来,方才到了这一处,却是体力不支的重重摔倒在地。

他的脸上已经满是血迹,身上也是鲜血淋漓,不难想象方才经历了怎样一番生死相搏。

“殿下人被”话还未曾说完,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闻言,夜倾瑄的脸色却是猛然间大变!

随后眸光愤恨的瞪着夜倾辰,只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难怪!

难怪他会与自己在此周旋了这么长的时间,原是领派了人悄无声息的去救了宋祁。

反倒是他自己亲自带着人,在一处引开他的注意力和大部分的守卫,只不过是为了给营救宋祁的人争取更多的时间。

“给本殿杀了他们!”说完,夜倾瑄也顾不得这边的情况,只匆匆忙忙的赶向暗牢的方向。

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却是忽然听到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响起,“撤!”

话音方落,便只见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那几人招式忽然变得凌厉,眨眼间杀出一条血路,便反手扔出了什么顿时,眼前便顿时一阵白烟,待到终于能看清楚的时候,却是早已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夜倾瑄简直要气的浑身发抖,他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尉迟凛,快步奔至暗牢。

声东击西!

这一招夜倾辰果然是玩的极好!

他竟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不要,宁愿亲自来当诱饵,也要着人将宋祁救出去。

一路匆忙赶至暗牢的时候,看着那一处近乎诡异一般的安静,丝毫没有见到一丝打斗的痕迹,夜倾瑄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不好!

中计了!

方才这样想,却是听到了一道温润含笑的声音淡淡响起,“多谢!”

说完,便只见不知从何处冒出一队青衣之人,转眼间就与守卫暗牢的人打将在了一起。

而为首的那人却是一身黑袍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无从分辨究竟是何人。

但是即便如此,只是单听声音,夜倾瑄便已经足够肯定,此人定然就是夜倾桓无疑!

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本以为夜倾辰已经撤退,那么方才牵制他的那些人就该来此处救援,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人前来,夜倾瑄便心知自己不仅仅是被骗了一次!

刚刚冒死传信给他的人假的,扬言要撤退的话也是夜倾辰刻意说给他听的,为的就是要让他相信,他们真的已经救走了宋祁。

可是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是还不知道宋祁被藏在何处,不过是在诈他而已。

看着眼前一边倒的形势,夜倾瑄狠狠的瞪着站在不远处的夜倾桓,近乎是咬牙切齿的吩咐道,“杀了他!”

说完,原本在他身边护卫他安全的一名黑衣人便瞬间拔剑而上,直奔夜倾桓的面门而去!

谁知对方却是不躲不闪,只静静的站在那,微微低着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一般。

就在这时,却是只见从夜倾桓的背后忽然飞出一人,一袭白色轻纱,眼角一滴泪痣,眸色清冷的望着夜倾瑄这一方的人,一掌便打了过来。

先不说那名护卫是何情况,单单是在一旁看着的夜倾瑄和尉迟凛都感觉到了强烈的掌风和杀气!

不过就是看似随意的一掌而已,那名护卫却是直接摔倒在地,满口鲜血的没有再爬起来。

见状,原本护卫在夜倾瑄周围的几名黑衣人便互相看了看,顿时将包围圈缩小,不再贸然上前送死。

高手过招,有时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即便不用同那女子交手,只是看她的掌法而言,他们心中便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莫要说是一人,就是他们几人合力围攻,怕是也就只有送死的份儿!

烟淼静静的站在夜倾桓的身边,不再轻易出手,只眸色清清冷冷的望着他夜倾瑄,似乎是在等着他的举动。

一旦他下令再对夜倾桓出手,那么她也一定会毫不手软的大开杀戒。

两方人马就这般对峙着,然而暗牢之中,夜倾桓的人却是已经找到了宋祁的所在!

待到夜倾瑄看着宋祁被人小心翼翼的抱出暗牢时,整个人都显得无比阴郁。

大皇子府中的守卫方才要再次追赶上去,却是只见那女子再次上前一步,手持一根玉笛,转眼化剑的立在了他们面前。

倒是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前来营救的宋祁的人已经开始撤退,一时间,暗牢的门口,只剩下烟淼和夜倾桓还站在夜倾瑄的面前。

“把他们围起来!”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宋祁从自己的眼前被救走,这般屈辱他如何能忍!

“皇兄何苦让他们枉送性命”忽然,那一直蒙着黑袍的男子终于开了口,却是语气含笑,令人听闻十分恼火。

闻言,夜倾瑄顿时气的有些血气翻涌,原本胸口受到的伤便没有包扎,此刻听闻对方如此刻意的话,倒是更加的令人气愤。

夜倾桓当真是好样的!

原本以为他娶了一个江湖女子,不过就是为了掩饰他的野心罢了,眼下看来,他竟是早早的就开始谋划了。

这般武艺高强的女子,却倒是比那些绣花枕头要实用的多!

“你竟是会来营救宋祁,倒让为兄颇感意外!”本以为宋祁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棋子,夜倾辰豁出性命去救也就罢了,竟然连他也来凑热闹!

“臣弟曾经答应过灵均,他日会亲自送他与家人团聚,自然不能食言。”

灵均!

这是宋祁本来应该有的身份——沈灵均!

听闻夜倾桓如此说,夜倾瑄的神色顿时变得极为可怕,只要想到眼前这人暗中监视了他这般久,就恨不能将他杀之而后快。

“皇兄看起来,似是极为不悦,难道是因为臣弟擅自接走了灵均吗?”夜倾桓每说一句话,夜倾瑄的脸色便会愈加难看一分,可是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般,依旧是语气含笑自顾自的说着。

“这便开始受不住了的话,那将来可如何是好呢!”看着夜倾瑄略微惊疑的神色,夜倾桓方才接着说道,“皇兄!这一切才不过是刚刚开始!”

比起当年你与你的母后加注在我母妃身上的,这才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接下来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完,夜倾桓便慢慢抬起头,朝着夜倾瑄近乎是诡异的一笑,随后扬起黑袍,将烟淼护在其中之后,便转瞬消失了身影。

“殿下!”见此,尉迟凛也是不禁一惊!

这般诡异的身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三殿下武艺如此高强!

即便他是会些武功,可也不过就是这些皇子平日强身健体,或是用于自保,但绝非是这般身法诡谲!

而此刻的夜倾瑄,心中的震惊却是丝毫不比尉迟凛的少,夜倾桓本以为已经对他知道的够多了,可是眼下却忽然发现,实在是少之又少。

他为何会有这般高强的武艺,夜倾君究竟是疯了又好了,还是从始至终都不过是在装疯卖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谜!

甚至是夜倾桓最后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句话,再想起夜倾桓的那抹笑容,夜倾瑄只觉得锋芒在背,似是被一条暗藏的毒蛇盯住了一般。

夜倾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