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欺骗/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移动中,耳边有疾风呼啸而过,宋祁的唇边不觉扬起了一抹苦笑。

他居然产生了幻觉!

明明就是一直被关在大皇子府中,又怎么会忽然有风呢!

眼前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漆黑一片,虽然再次失去了光明,但是至少不用再面对那些血肉模糊的东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宋祁隐隐觉得,自己或许就快要死了!

可是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还没有去同祖父和青冉相认,不曾认祖归宗,心中实难心安!

忽然!

耳中好像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令宋祁尚在游离的思绪渐渐回神。

“殿下,要直接将宋大人送到王府吗?”

闻言,宋祁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奇怪,殿下这是在唤夜倾瑄吗?

但是听着声音,好像不是尉迟凛,也不是大皇子府中的其他的人。

“看来不用了”清润的一道声音响起,像是当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一般,宋祁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这个声音是三殿下!

夜倾桓看着匆匆走向他的夜倾辰,神色温润的朝着他微微点头,可若是仔细看过去,便可见其眼中的寒凉之意。

虽然一早便心中清楚,宋祁一旦被夜倾瑄发现真实身份,便自然不会好过。

可是真的见到他受此刑罚,还真是有些心中难安!

“诶”方才要开口说话,宋祁的声音却是一时没有发出来,只短短的一个单音。

“大人先莫要急着说话,待属下看看再说!”可墨熙的话方才说完,却是只见宋祁直接晕倒了过去。

瞧着宋祁虽是消瘦的厉害,整个人都仿若是脱了一层皮一般,但是身上却并未见什么伤痕。

只是那一双手却是着实有些令人不敢直视!

“今日多谢辰弟帮忙了!”说起来,即便没有夜倾辰出手的话,他也是要救宋祁出来的,只是不会像今日这般顺利罢了!

闻言,夜倾辰只冷冷的看了夜倾桓一眼,便不再理会他直接带着宋祁离开了。

他们之间不过就是相互利用罢了,根本不存在谁谢谁,没有夜倾桓,他也一样要救宋祁,而没有自己,夜倾桓也是一样会施救,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过程略有不同而已。

“去哪?!”看着身旁的烟淼也准备跟着夜倾辰一伙人一道走,夜倾桓赶忙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回三皇子府的方向在另外一边吧!

她是忽然忘了回家的路了吗?!

“靖安王府!”见夜倾桓死死地拉着她不放手,烟淼不觉有些奇怪望着他。

“去王府做什么?”闻言,夜倾桓不禁觉得疑惑。

稍后夜倾辰就会带着宋祁回到靖安王府,到时候那府中少不了是一阵忙乱,烟淼于此时过去,靖安王妃还要分身招待她,倒是多有不便。

“陪一陪青冉,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烟淼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帮青冉分忧而已。

她已经听说了,宋祁就是青冉的表哥,可是那人受了那么严重的对待,想来青冉心中也是不好过,她陪陪她也是应该的。

“夜倾辰会陪着她的!”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却是不禁摇头失笑。

之前方才觉得她太过将慕青冉放在心上,眼下这不就来了!

反倒是对自己的事情都未见得有对慕青冉这般上心,幸而对方只是一个女子!

“他是她的夫君,自然是该陪着她,可我也是她的好友,如何能不闻不问呢!”

“可如今那府上正是忙乱的时候,你此时过去反倒是添乱,待他们都安定下来之后,我再陪你一同去,可好?”心知烟淼就是个死心眼儿,若是眼下不与她说明白的话,她是不会听他的。

闻言,烟淼不禁微微皱眉,仔细想了片刻之后,觉得夜倾桓的话有理,这才打消了要跟去靖安王府的念头。

望着靖安王府的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夜倾桓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

还是要尽快回府去安排一些事情,想来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平了。

依照那位靖安王妃的性子,得知宋祁被夜倾瑄折磨的这么惨,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了那个时候,好戏方才刚刚开锣呢!

靖安王府

看着手中半天不曾翻过的书籍,慕青冉最终还是微微闭眼,慢慢将其放回了身旁的小桌上。

到底还是无法静下心来,只要想到夜倾辰他们的计划,她的心中就一直无法安宁。

不管是担心夜倾辰会受伤也好,忧虑宋祁无法被成功救出也罢,总之就是在他们离开之后,她的心里便一直惶惶不安。

瞧着慕青冉目光直直的望着某一处,紫鸢便心知她定然是在担忧着王爷和表少爷他们。

只要一想到之前墨锦的脸色,紫鸢便隐隐觉得有些事情是她们并不知道的!

就在主仆俩都若有所思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到流鸢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妃!宋大人被救回来了!”

“在哪?!”方才听闻流鸢的话,慕青冉便不禁站起身急急的问道。

“已经被送去了客院!”

流鸢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慕青冉微提起裙摆快步朝着客院的方向而去。

见状,紫鸢和流鸢两人也赶忙跟上,一路去到客院中。

方才行至门口的时候,慕青冉便见到了刚好从房中走出的夜倾辰,见他并未受伤方才稍稍安心。

“宋祁呢?”慕青冉的语气中充满了急切,眸中的担忧和焦急令夜倾辰忽然有种拦住她的冲动。

眼下便这般情绪,若是待会儿她进去见到宋祁的样子,他甚至都不敢想象。

“在里面。”难得的,夜倾辰竟也有一日会这般语塞,他的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握住了慕青冉的手腕,只是微微用力不至于让她挣开。

一时想要见到宋祁的心切,慕青冉便并没有注意到夜倾辰的脸上有些异色,只匆忙间就要走进房中。

“青冉!”忽然,夜倾辰却是猛地收回手将她拉向了自己,随后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止住了慕青冉即将迈入房中的脚步。

而随后赶来的流鸢和紫鸢见此,却是赶忙转过身不敢再看,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嗯?”没有想到夜倾辰会忽然抱住自己,慕青冉不禁有些奇怪他的反应。

他这是怎么了?!

“我”

与此同时,刚刚从房中走出来的墨锦见了这般景象,本是打算若无其事的再退回去,却是不想被夜倾辰冷冷的一眼扫了过来。

若是换成旁的人,或许不能明白的夜倾辰的意思,但是对于墨锦而言,完全轻松无压力。

“王爷既是受了伤,还是赶快回房去修养一下比较好!”深深的低着头没有再看向两人,墨镜的声音却是略有些斟酌之意的响起。

闻言,慕青冉赶忙退出了夜倾辰的怀抱,眸中满是担忧的望着他。

“你受了伤?!”方才她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瞧见他身上有伤口,是以以为他安然无恙呢!

看着慕青冉颇为担忧的神色,夜倾辰到了嘴边的话却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虽然是一番好心,可就这般欺骗她,害她为自己担忧

“回王妃的话,主子只是受了一点内伤,修养几日就会没事的。”见夜倾辰并未接着慕青冉的话回答,墨锦便微微收敛心神,依旧神色恭谨的回答着。

“别担心”慢慢的抬起手,夜倾辰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上她的眼睛,心中极为想要拂去她眸中的忧思。

“启禀王妃,宋大人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眼下墨熙正在帮他包扎,还未曾醒来”墨锦的语气一直很平缓,甚至是隐隐带着一丝放松的意味,听在慕青冉的耳中倒是不禁放心了许多。

只是一些皮外伤的话,那想来仔细将养的慢慢就会好的,幸好并未危及到性命。

“他尚在昏迷中,墨熙正在为他包扎伤口,你此刻也不便进去,不若先陪我回去?”

“好,那稍后我再过来。”

说完,慕青冉便轻扶着夜倾辰出了客院,相比于来时的焦急,看起来倒像是不那么担心了。

毕竟仔细想想,夜倾辰说的也是对的,宋祁身上既是有伤,那墨熙为他包扎的时候,自己在场自然不合适。

还是等稍后他们那里都忙完了,她再过来瞧瞧他。

更何况目光望向身旁的人,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身后的墨锦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不禁觉得松了一口大气!

还好没有让王妃进去,宋大人身上的伤哪里是王妃看了能承受的住的。

便是他平日见惯了地宫的各种刑罚,可是今日乍见到宋祁身上的伤痕,也是不禁心跟着揪起!

或者不能说是身上的伤,而是手上的伤!

那样的酷刑,王爷不想让王妃见到也是自然,待到墨熙为宋祁包扎后之后,即便那时她看到了也是不知曾经的景象,倒是比眼下要好了许多。

方才从房中出来,墨熙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即便身为医者见多了鲜血淋漓,可是到底宋祁也是他们一伙的人,心中已经有了偏袒,是以再去为他医治的时候,便不免有些觉得揪心。

“王爷骗王妃说受了一点内伤,稍后王妃过来看望宋大人的时候,你切莫要嘴快说漏了!”原本瞧着王爷的样子便是不愿欺骗王妃,若是待会儿他再没有眼色的给说破了,就等着死吧!

“哦、哦好的,你不说我还真有可能说穿了!”

墨锦:“”

幸好嘱咐了一句!

原本心中对于墨锦提醒这件事情还是充满了感激的,可是墨熙看着墨锦满是鄙夷的目光,心中顿时就有些不服气。

“用你提醒!我看起来就那么傻嘛!”他分明聪明的很,就算没有墨锦提醒,他自己也一样不会惹出问题的。

闻言,墨锦皱眉看了墨熙许久,直到对方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声音方才幽幽的响起。

“你的傻仅仅是看起来吗?!”明明就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身傻气,哪里还用的着用眼睛特意去看!

墨熙:“”

这样对话的话,估计兄弟就是没得做了!

“墨熙啊其实你不用纠结自己心智不全这件事,好歹你还有一身医术,至少可以弥补一些别的缺陷。”要是有一天连医术都被别人比下去了,那估计就只能去卖身了,之前听郡主说,那些楚馆多是喜欢墨熙这样的货色。

墨熙:“”

这都是教训!下次一定要随身带着刀,否则杀人的时候还要现找,好麻烦!

“要是我被人这样说的话,早就动手了!”忽然,一旁传来了流鸢天真的声音,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圆溜溜的看着墨熙。

都被人这样说了,居然还没有动手,墨熙真是好脾气!

墨熙:“”

听闻流鸢的话,墨熙难以置信的转头望着流鸢,眼中委屈的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为什么都要这么伤害他!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他早就动手了,哪里还能容得那个笑面虎这般欺压他!

“你这样下去,别人会认为你是个怂”那个“包”字还没有说出来,流鸢就被墨潇从后面一把搂住,直接就把人给拖走了。

怂怂包

他居然被流鸢说是怂包!

“气死我了!墨锦!我要跟你一决高下!”不能被说是怂包,就算打不过也要试一试,否则他在地宫的地位就堪忧了!

“诶,你见我打过小孩子吗?”就在墨熙磨刀霍霍准备与墨锦好好比试一番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般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句话不禁将墨熙给问蒙了,一时间他只愣愣的摇了摇头,“没有啊!”

好端端的他打小孩子干嘛!

“所以说啊我不和心智不全的人打架!”说完,墨锦也不等墨熙回应,只笑眯眯的转身离开,丝毫不理会身后气的跳脚的人。

而紫鸢远远的看着,不禁心中微叹,墨熙对上墨锦,完全就是被碾压啊!

忽然有些心疼墨熙!

再说另外一边,墨潇将流鸢拉走之后,后者不禁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啊?”

就差一个字就说完了,谁知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将自己带走了。

“说完墨熙会不高兴的!”那人小气的很,还是不要去招惹他。

将来出任务的时候还指望着那货给他们治伤呢,可不能现在就把他给得罪了!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为什么要不高兴?!”王妃一直教导她,要用于面对自己的不足,这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闻言,墨潇也不禁一时有些语塞。

好像流鸢说的也没什么不对

“而且为什么墨锦不怕他不高兴呢?”他不是也同样说了很多吗?

“因为墨锦从来不用出任务!”说着,墨潇的嘴角不禁微微抽动。

那个狡猾的像是狐狸一样的人,当然不会断了自己的后路,要是他也同样时常出任务的话,想来定然不会这样欺负墨熙了。

“哦”听墨潇解释了一大堆,流鸢方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都不能对墨熙说实话了吗?”说了实话就不高兴,这人的品质着实成问题。

“也不是要看情况!”

“那你呢?我可以和你说实话吗?”说着,流鸢忽然歪头朝着墨潇问道。

“当然可以!”嘴上这般说着,墨潇看着流鸢的眼中都好像发着光一般。

好可爱!

他的小媳妇太可爱了!

“其实我觉得墨锦说的心智不全的那些话,放在你身上也比较合适!”

墨潇:“”

小媳妇没爱了是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