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近乡情怯/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夜倾辰一路回了浮风院之后,慕青冉并没有急着让紫鸢为他看看伤势,甚至是不曾再关切的问一问。

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夜倾辰的身边,什么都没有说。

“青冉”见她这般,夜倾辰一时间也有些语塞,眼中似有踌躇之意。

“我知道的,你没有受伤”说着,慕青冉慢慢转过身,眸色温软的望着他。

虽然方才一时听闻夜倾辰受了伤有些焦急,但是一路走回来的时候,她的心中已经渐渐想明白了。

墨锦并不曾与夜倾辰一同去大皇子府中,如何会在第一时间得知他受了伤?

而且即便她再是不懂那些武功之类的,可也明白内伤要比外伤严重,那是要多高强的武功才能伤到夜倾辰呢!

更何况,若是他受了伤的话,墨熙哪里还有心思去为宋祁医治,定然是要先为夜倾辰看诊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倘或夜倾辰真的受了伤,应该是唯恐自己担忧而不愿她知道的,但是方才墨锦说起的时候,他却是并未制止。

至于墨锦,他从来就极为会看别人的眼色,这样冒冒失失的说话本就不是他的性子。

“青冉我并非是有意骗你!”心知此事瞒不过她,但是夜倾辰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她发现了!

只是宋祁当时的状态,当真是不宜被她看见!

伸手轻轻的覆在了他的薄唇上,慕青冉的眼中未见丝毫的责怪之意,反倒是充满了柔光。

“我懂的,所以我才同你回来了。”她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不愿她见到宋祁受苦的样子,这些她都明白。

原本她心里就没有想过宋祁会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回来,是以心中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而如今夜倾辰这般拦着她不让她去见,只能说明也许宋祁身上受的伤要比她预想的要严重的多。

可能已经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范围!

看着她眼中仿若闪过了点点泪光,夜倾辰只能轻轻的将她拥进怀中,手指穿过她的掌心与她十指相扣。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还有他陪在她的身边!

“我想将鸾儿接回来。”乖顺的靠在夜倾辰的肩膀上,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传来。

她知道宋祁对鸾儿的心思,倘或是有她回来陪在他身边的话,或许会好一些。

“好!”眼下她说什么都是好的,哪怕是要天上的月亮他都会想办法帮她取来!

“夜倾辰”口中轻轻的呢喃着他的名字,慕青冉柔软的唇瓣轻轻的印在他的嘴角,随后扬起满脸的笑意,眸中含笑的望着他说道,“多谢!”

不仅是感谢他,还要感谢上苍,让她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将她呵护在心中。

闻言,夜倾辰的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唇角,神色有瞬间的怔愣。

随后方才微微俯身同她对视着,语气异常温柔的说道,“青冉,再谢我一次!”

方才那般蜻蜓点水一般,未免谢的太过没有诚意了些。

慕青冉:“”

他为何就这般得寸进尺,不知见好就收呢!

客院

将宋祁的手指都仔仔细细的包扎好之后,墨熙唯恐还有什么自己注意不到的情况,又好生为他把脉了一番,确定他的体内并没有什么毒素之后,方才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看着躺在床上形销骨立的这个人,墨熙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好在还有些气息,否则真的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这般样子若是稍后被王妃见到,怕是又要一番伤神了。

到底伤的是宋祁的手,墨熙也不敢大意,怕别人在这边伺候着出了什么差错,便一直守在这里。

而且他们方才回来的时候是直接翻墙回来的,为的便是不惊动太傅大人,若是换了旁人在此,稍后不慎走漏了消息就不好了。

瞧着宋祁一时睡得还算安稳,墨熙便去一旁为他准备一些滋补调养的汤药,毕竟他这身子要想尽快好起来还是要调理着的。

是以当宋祁幽幽转醒的时候,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并未瞧见房中有一人。

他的眼中充满了探究和疑惑,一时并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感觉到自己身下软软的床铺和淡淡的药香,他甚至更加不敢猜测自己心中的想法。

难道他是被救了吗?!

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如今忽然重见天日,宋祁觉得自己的眼睛一时有些看不清东西。

倒并非是完全看不见,只是有些模模糊糊的,带着一丝朦胧之感。

方才想要坐起身,却是在手指微微一动的时候,就顿时有钻心的痛意传了来!

“嘶”紧紧的闭上眼睛,宋祁只能静静的忍耐,等待着那股痛意褪去。

“你醒啦!”刚刚回到内间的墨熙见宋祁似是有起身的打算,不禁惊讶的唤道。

闻言,宋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名面容清净白皙的男子,团团的娃娃脸,笑的很是开心。

他是墨熙!

他来了靖安王府多次,是以对这府中的人也多少有一些了解,之于墨锦和墨熙这样的人物他自然是有印象的。

“我这是在哪?”会在这里见到墨熙,难道

“靖安王府啊!”瞧着宋祁神色呆愣的样子,墨熙一边同他说着话,一边去将方才丫鬟送来的精致细粥取了来,“是我家王爷还有三殿下一起救了你!”

说完,墨熙便将手中的一碗热粥递给他,随后见他一双手指都被包扎的如同的粽子一般,便不禁有些歉意的挠了挠头。

“我去叫个丫鬟过来!”虽说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但是这般对着一个男子喂食,墨熙委实有些下不去手。

看着墨熙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宋祁一时也并未在意,他的心中一直在想着墨熙方才说的话。

是夜倾辰和三殿下一同救得他!

那是不是说青冉都祖父都已经见过他了?!

这般一想,宋祁的脸色却是忽然一变!

他怎么能以这样的面貌去见他们!

除了会平白的惹他们担忧,自己这副样子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用处。

虽然在大皇子府中未曾受到其他的刑罚,但是只这一双手,如今却是连吃饭都要借助旁人,他这般样子如何使得!

待到墨熙带着一名婢女重回房中的时候,却是只见宋祁正要自己试着去端起那碗热粥。

“慢着!”好在墨熙眼疾手快的先行端起,否则怕是那双手旧伤不好,又要再添新伤了。

“大人的双手还需将养一段时日,近段时间切勿轻易磕碰到。”十指连心的伤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到了的,更何况,他眼下为他用的药本就是没有止痛的效果,但是却能令他的伤口尽快愈合。

“我”

“参见王爷、王妃!”忽然,门外传来了婢女问安的声音,令宋祁的声音猛地一顿!

尚且还没有想好自己该要如何面对慕青冉,宋祁便见到了那女子盈盈含笑的朝着自己走来。

“表哥醒了!可觉得有何不适?”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看着她脸上温婉的笑意,宋祁却是一时愣在了那里,不知究竟该说什么才好。

表哥

青冉她竟然会这般唤自己!

原来,她竟是早已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吗?

见宋祁的目光发直的望着慕青冉,夜倾辰微微朝着一旁的下人扫了一眼,后者会意之后便赶忙退出了房中。

“这里并无旁人,说话无需顾忌。”看着宋祁满眼的千言万语,却是一直不知该从何处开口的样子,夜倾辰便只走到一旁闲闲的坐下,声音清冷的开口说道。

闻言,宋祁方才像是终于回神了一般,再次看向慕青冉的眸光中已经隐隐有些湿意。

终于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们!

“祖父他老人家”可曾来过了?

可曾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

尽管宋祁的话并未说完,但是慕青冉却好像是猜中了他的心思一般,微微含笑着开口说道,“外祖父并不知晓你在府上。”

想来是他不愿自己这般模样被外祖父瞧见的,或许他也不愿自己看见。

听慕青冉如此说,宋祁一直紧绷着的情绪方才终于有了一丝松懈,心中的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暂且勿要同他提起!”他眼下这般模样,着实是不宜与其相见!

“其实表哥并不需要太过在意这些,对于祖父和青冉而言,只要你还活着这比任何事情都值得开心!”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宋祁搭在身前的双手,不觉眸光一闪!

虽然已经被墨熙包扎的很好了,但是仍然能够隐隐见到从其中渗出的鲜血,是以即便没有见到当初的伤口,她也可以想见那会有多严重。

看着慕青冉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宋祁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忧虑和彷徨好像都不复存在了一般。

她好像总是有这样的能力,将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好好的保护起来,用属于她自己独有的方式。

“祖父他知道我的身份吗?”

“嗯,早前便已经知晓了,只是那时时机,是以并不敢贸然相认。”

说着话,慕青冉慢慢做到一旁的绣墩上,端起被墨熙放在一旁的细粥,小心翼翼的用汤匙搅拌着。

“墨熙说你几日不曾进食,眼下还是吃些清淡的细粥比较容易克化。”将盛好了细粥的汤匙送到了宋祁的嘴边,谁知他竟是有一瞬间的涩然。

近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旁的夜倾辰一眼,见后者神色清冷却是并未阻止,方才慢慢凑过去喝了一口。

见状,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禁浮现了丝丝笑意。

只要能够吃得下东西就是好的,好在他的身上并未有旁的伤痕,想来这般仔细将养着,用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

唯有这手怕是要耗费一些时间的!

想到这,慕青冉的眸光便不禁渐渐黯淡了下来,这笔账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爹娘他们可好?”想到自己消失了这么久,他们定然也是急坏了的。

“三皇子都将他们安顿好了,身边也有人保护着,无需担心,待你身子好些了,便可以与他们相见。”

闻言,宋祁方才安心的点了点头,可是随即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他的眉头却是又不禁紧紧的皱起。

“我在王府待着,怕是有些于理不合。”毕竟他已是成年男子,比不得十二皇子那般,众人都道他心智不全,是以做出些不合礼数的事情来旁人也不会注意。

“若是身为宋大人那自然是有些不合适,可若是身为沈灵均,那却是无人能说什么的。”虽然都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两个身份之间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的。

只不过那都是以后要想的事情,眼下宋祁虽是住在靖安王府,但是外面却并无一人得知,这倒是不碍事的。

听闻慕青冉的话,宋祁心中也明白,自己早晚都要做回沈灵均,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自己的身份的,但是日后了解的时间长着呢,倒是也不急于一时。

“凉凉”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道奶娃娃的声音,顿时便吸引了宋祁的注意。

这是

还未等他想到什么,便只见一个肉呼呼、雪白的小团子迈着小腿奔向了慕青冉。

“凉”一下子扑到慕青冉怀中的时候,夜安陌自己先是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凉?!

这是何意?

“陌儿,这位是舅父哦!”将夜安陌转过身子面对着宋祁,慕青冉的声音满含笑意的说着。

闻言,原本神色清冷的夜倾辰却是忽然将注意到这一边,目光近乎是专注的盯着夜安陌,想要看看他又要如何一鸣惊人。

“舅舅”看着眼前这位毫不熟悉的人,夜安陌的小脸不禁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很是纠结,“布?”

听着他的前半句,夜倾辰险些气的一口茶喷出来,这小子喊声“爹”如此费劲,却是“舅舅”叫的这般起劲儿!

但是当他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却是顿时觉得人生圆满了!

反倒是宋祁一时并未注意夜安陌的小嘴中说的是什么,反倒是盯着他肉呼呼的小脸一直看个不停。

其实早在夜安陌百岁宴的时候,宋祁便已经见过他,可是那时候他的身份是宋祁,与靖安王府毫无瓜葛,自然也不能表现出对他的喜爱。

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这可是青冉的孩子,他的小外甥呢!

“旧布旧布”似乎是因为学会了新的话,夜安陌显得极为兴奋,望着宋祁一直的唤个不停。

“陌儿真聪明!”看着那一双与慕青冉别无二致的眼睛,宋祁的脸上不禁满是笑意。

虽说这孩子的样貌大多随了王爷,但是唯独这一双眼睛,却是着实与青冉太过相信。

这样的一个男孩子,生的如此容貌,又有着这样一双明眸,真不知将来长大又是如何的祸水一方。

闻言,慕青冉却是略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心道你可能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喊什么。

毕竟一个朝着自己亲爹喊“鳖”的人,想来也说不出什么正经的话来。

只不过因着夜安陌的这张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是以就算听着他的发音怪怪的,宋祁也绝对联想不到他真正的意思。

想到宋祁如今还在病中,还是静养为好,慕青冉怕夜安陌在这里会打扰到他休息,便带着他先回了浮风院。

随后又派了两名小厮过来这边伺候着,将他好生打理了一番,毕竟在大皇子府中被关了那么多日,眼下补足了精神,也该收拾一下,去去晦气也好。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