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准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着夜安陌回了浮风院之后,慕青冉却是吩咐墨锦备车,她即刻便要进宫一趟。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禁微微皱眉,有些不愿她如此奔波,但是慕青冉却并不这般觉得。

如今他们已经成功的救出了宋祁,此时夜倾瑄定然是最为恼怒的时候,也一定会筹谋更多的计划准备随时报复回来。

而她必须赶在他之前给他致命的一击!

更何况他将宋祁折磨的这般,不管怎么说,这笔账都是要好生清算一下的。

见她去意已决,夜倾辰也不好再横加阻拦,只是他现下对外声称在养伤,也是不便同她前去。

好在夜倾瑄今日怕是也被打击的不小,眼下不会有何举措,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目送着慕青冉上了马车之后,夜倾辰方才抱着夜安陌回了院中。

青冉此刻不在,还是要看住了外祖父,不可让他于此时发现宋祁的存在,姑且再等上几日吧!

再说另外一边,慕青冉一路到了皇宫之后,却是直奔凤藻宫而去。

自从上次一别,娴妃已经是许久不曾召她入宫了,却是没有想到今日慕青冉竟然会不请自来!

“今儿外面吹得是什么风,怎地将靖安王妃给吹来了?”看着神色温淡的坐在殿中的人,娴妃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疑惑。

她怎么会忽然来了凤藻宫?

难道是察觉了自己做的事情?!

“来同你做笔交易!”没有理会娴妃话中的阴阳怪气,慕青冉只是微微淡笑着同她说道。

闻言,娴妃却是不禁一愣!

交易?!

“王妃这是何意?”忽然跑到她宫中,又忽然开口说什么交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娘娘帮我办一件事,我帮娘娘守口如瓶。”说着,慕青冉的眼中充满了暗示的望着娴妃,却是见对方神色不禁一凛!

“呵呵王妃真是爱说笑,本宫有什么事是需要你守口如瓶的!”话虽是这般说着,但是娴妃的心中却是恍若打鼓一般,一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看着娴妃仿若是一脸的不甚在意,慕青冉慢慢望着她轻轻笑道,“娘娘小产之后,这么快就恢复了身子,不知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本以为慕青冉要说什么不得了的话来,谁知竟是这般近乎闲话家常的一句,可也偏偏是这一句,却偏偏吓得娴妃顿时惨白了一张脸!

见状,娴妃身边的两名宫女却是面露焦急的上前,“娘娘!”

“都下去!”话虽是对着那两名宫女在说,但是娴妃的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盯着慕青冉。

待到殿中只剩下娴妃和慕青冉两人时,她方才语气不善的直接开口说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左右之前已经算是撕破了脸,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心有好奇,所以随口问问而已。”看着娴妃依旧惨白着脸色,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娘娘为何这般在意?”

看着慕青冉脸上扬起的淡淡笑意,娴妃方才要开口说话,却是猛地住了口。

不对!

不能顺着慕青冉的话和她谈,否则自己一定在不知什么时候就漏了馅,她的心思实在是太过深沉了!

似乎是意识到了慕青冉要套她的话,娴妃慢慢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走回一旁的坐下以后,方才接着说道,“本宫只是忽然想到了那与自己无缘的孩儿”

说完,娴妃还像是忽然有些神伤一般,眼中隐隐有些哀戚之色。

“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但是机会错过了就再也难寻了,你说是吗?”慕青冉的目光柔柔的望着娴妃,可是说出的话,却是号线带着无限的嘲讽之意。

闻言,娴妃看向慕青冉的目光顿时变得极为怨恨,不知她为何要一直揪着那件事情!

“你帮我做一件事,作为交换,我不会将陷害六皇子的事情说出去。”看着娴妃已经渐渐有些恼怒之意,慕青冉不禁心中暗叹,这么快就动怒了!

话音方才落下,娴妃却是满眼震惊的望着慕青冉,像是根本不敢相信她在说什么。

陷害六皇子为何她会知道?!

“娘娘为何要如此惊讶,这本就是事实不是吗?”难道自己做过的事情也会忘记吗?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

“娴妃娘娘!”见娴妃似是还打算遮掩些什么,慕青冉却是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声音,“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不必再费心遮掩了。”

听闻慕青冉的话,娴妃原本还想再辩解什么,却是忽然住了口。

“就是你布局布的再是精妙,可是一开始你就选错了对象!六皇子从来就不是这般没有分寸的人,而你之所以会成功,不过是因为陛下想让你成功罢了!”

“你说什么?!”娴妃的眼睛瞪得很大,神色震惊的望着慕青冉,搭在椅背的手不禁紧紧的握住。

“我说”慢慢的起身走至娴妃的身边,慕青冉的声音渐渐放的愈发轻柔说道,“是陛下想要借着你的手,除掉六皇子!”

说完,慕青冉方才起身,微微低头看着脸色惊惧的娴妃,她唇边带笑的接着说道,“你以为你骗过了所有人,可是陛下、大皇子、甚至是宫中其他的人心中都十分清楚事情的真相,不明真相的人——是你!”

不明真相的人是她?!

难道她自以为骗过了所有人,竟然到头来,只有她自己在沾沾自喜吗?

“可可那又怎样?陛下并不曾问罪于我,大皇子也不能拿我怎样!”她依旧是这后宫中最受宠的娴妃娘娘,任谁也不能否认!

“呵陛下的确是不曾问罪于你,因为还不到时候。”说着,慕青冉忽然转身望着娴妃,眼中璨若流光,“朝中近来多有传言,八皇子被禁足已久,想来快被放出来了,你可知这是为何?”

闻言,娴妃愣愣的看着慕青冉,却是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因为七皇子一死,陛下便动了恻隐之心,不管犯了多大的错,那都是他亲生的儿子!”既是能有一个八皇子,自然便也可以有个六皇子!

听出了慕青冉话中的意思,娴妃顿时便瘫靠在了椅背上。

一旦等到夜倾昱被放出来的那一天,第一个倒霉的人就是自己!

可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你在骗我!陛下既是心疼其他的儿子,难道死的就不算吗?”她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陛下合该是一想到夜倾昱就想到他才对,如此一来,只会更加加深他父子二人之间的芥蒂才是。

“算!自然算!可是连你自己也会说,是死了的这自然与活的无法相比。”尽管口中说着如此尖锐的话,但是慕青冉的脸上却是一直洋溢着笑意,令娴妃只看得遍体生寒。

“而且,若是有人将当日的情况说与陛下知道,你说你还有命活吗?”说到这的时候,娴妃分明见到了慕青冉眼中明显的戏谑之意,心中却是不禁更加的憎恨。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被慕青冉随意玩弄在掌心,毫无还击之力,她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你威胁我?”说什么有人将这件事情告诉陛下,还不就是她!

“是呀!”看着娴妃脸上气愤的神色,慕青冉却是淡淡的笑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虽然娴妃自认自己当日的事情并未有何把柄留下,凤藻宫上下均已经换了人,所有人知情的人都已经死了才对,她本没有什么好心虚的。

但是事实上的情况,她心中却无比清楚,慕青冉说的是对的!

即便之前陛下不曾与她问罪,但是不代表以后不会,毕竟看着这几日陛下因着七皇子的死在神伤,她心中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更何况,自己当日就是看准了陛下对于子嗣的看重,方才会那般算计六皇子的。

而如今,一旦夜倾辰跑到陛下的面前去加减些言语,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或许旁人的话,陛下不会相信,但是夜倾辰,那个人的话,陛下一定会毫不怀疑的相信的。

现在不行!

还不到与慕青冉彻底对上的时候,瞧着陛下如今的状态她尚且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闻言,慕青冉便心知娴妃这是答应了下来,一时间,唇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温婉。

听着慕青冉一字一句的同她交代了一番之后,娴妃却是整个人都僵愣在了那里。

她居然这么大胆!

“你这是害我去送死!”她若是真的照着慕青冉所言去做了,只怕自己后脚就会杀了。

“可你不去就能活了吗?”这事的确是有些风险,否则她也不会特意进宫来找她了!

“但是你当初明明说过,不会将目光放到我身上的!”她此前明明承诺过自己,只要她不再帮着大皇子做事,她便不会与自己为难。

“娘娘此言差矣,是你先将目光放到王爷身上的!”眸光温软的望着娴妃,慕青冉的口中一字一句的说道。

话落,娴妃却是不禁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一时间无言以对。

“而且,此前大皇子又重新找上过你吧!所以你眼下除了跟我合作以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看着娴妃的面色似有松动,慕青冉缓缓的蹲下身子,玉手微微挑起娴妃的下颚,满脸笑意的望着她说道,“你应当知晓,后宫的事情我插手的并不多。”

眸光微闪的想了许久,娴妃方才最终做了决定。

她没有办法同慕青冉对着干,因为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她尚且不能完全的把持整个后宫,手段还是稚嫩了些。

受制于人的日子她已经过够了,再也不想体会那种感觉了。

此前大皇子的确是已经暗中派人传了信过来,但是她却并没有加以理会,她已经查清楚了,爹娘都已经不在了,再是为大皇子做事也是没有了意义。

是以从今往后她要自己再也不会受人威胁,要全凭自己的活着。

“你最好说话算话!”只要自己再帮了她这一次,她便不会让夜倾辰到陛下的面前去说什么。

“自然!”说完,慕青冉又朝着娴妃笑了笑,便施施然的出了大殿,离开了凤藻宫。

看着慕青冉渐行渐远的背影,娴妃却是猛地一把扫落了桌上的杯盏,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尖尖的指甲刺进掌心,而她却是好像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意。

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将她们都踩到脚下,让他们也试试这般无能为力的滋味!

殿外候着的宫女听到了殿内的声响,赶忙进了来,看着满地的瓷器碎步一时也不敢胡乱说话,只小心翼翼的清理着。

这时,御前伺候的小太监前来传话,只道是陛下晚上召娴妃娘娘侍寝。

闻言,娴妃的脸上方才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就算她算计了六皇子又如何,到最后,这后宫中最得宠的人还是她!

而以后不会再有!

“给本宫去取那件印有桃花的宫装来”

出宫之后,慕青冉静静的坐在马车,想着方才与娴妃的对话,她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总觉得娴妃的变化有些明显,有一种有恃无恐的感觉!

虽然最后仍然是妥协了,但是慕青冉能够感觉到,她心中仿似还在计划着什么。

难道她背后除了夜倾瑄,竟是还有旁的人?!

这个想法一出来,慕青冉的心中便顿时一紧!

原本之前已经与惠妃娘娘商议好,要尽快除去娴妃的,但是如今看来,倒是还要留她一段时日。

待到她将所有的余温余热都发挥完,方才是她能够退场的时候。

不知为何,慕青冉的心中隐隐有一种预感,若是不尽快除掉娴妃的话,将来恐会生出大变!

马车一路回了靖安王府的时候,方才进到府中,慕青冉便见到了迎面走来的沈太傅。

“外祖父这是要出去?”瞧着沈太傅精神饱满的朝着府外走去,慕青冉不禁淡笑着上前。

“嗯,与几位老先生有约,正要前去。”见慕青冉刚刚是从马车上下来,沈太傅的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不曾见倾辰陪在她身边,那青冉这是去哪了?

“如此便不耽误外祖父前去赴约了”说完,慕青冉微微转头朝着一旁跟着的小厮说道,“小心服侍着。”

“是!”

直到沈太傅出了王府之后,慕青冉仍旧是望着那个背影,眸中渐露深思。

印象中那位脊背永远挺直的外祖父,似乎也在岁月的剥蚀中渐渐老去,尽管他的身姿依旧笔挺,但是眼中的沧桑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掉。

外祖父他已经老了!

这个想法一出来,慕青冉只觉得心中忽然一紧,隐隐有些痛意。

他似乎是已经苦了这大半辈子,接连失去了自己亲人的那种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受的。

倘或不是为了自己的话,也许在当日他便会得到解脱了。

不过似乎冥冥之中一切都早已经注定,即便舅父与舅母都已经魂归九天,可是表哥还在!

如此一来,好像外祖父这么多年受的苦、遭的罪都有了最大的回报,他心中一直想着、念着的人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有生之年他还能找到沈灵均并认回他,或许这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而她一定会守着这份难得美好,不会让任何人去破坏它!

以前一直都是外祖父在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和磨难,将所有的事情都帮她想到,尽他所能给她最好的一切,而从她踏出临水的那一刻开始,便是她反过来要守护他的时候。

------题外话------

对不起我又把娴妃放出来了!

地址:鸟不拉屎星球逗逼省二货市(大奇)收

要寄刀片的就去吧~(><)~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