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打人不打脸/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慕青冉回到浮风院的时候,便只见夜安陌躺在夜倾辰的怀中睡去,眼角似是还有些泪意。

“这是怎么了?”见此,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心中不免有些心疼。

“你走后他便睡了,只是后来醒来,想是一时睡得迷糊,未曾见到你便有些闹脾气了。”夜倾辰的语气中似是隐隐带着一丝嫌弃,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没事哭什么!

可话虽是这般说,但他却是在夜安陌醒后便一直将他抱在怀中,直到慕青冉回来之前,并不曾将他放下过。

想到夜安陌方才哭着眼眶红红的模样,夜倾辰的心中也是多有不忍。

闻言,慕青冉赶忙伸手将夜安陌从夜倾辰的怀中接过,白皙的指尖轻轻的抚上他的小脸,将他眼角的泪滴拭去。

从出生开始便是,夜安陌向来很少大哭,满月之后便更是微乎其微,除非是饿了或是别的特殊情况,否则平时他都很少放声哭泣的。

“你也去歇一下吧!”虽说孩子还小,但是到底也是实打实的一身肉肉,这般抱了许久,想来他的手臂也是酸疼的紧。

“无妨。”随意的坐在慕青冉身边,瞧着她神色未见如何大的变化,夜倾辰便心知她此次入宫极为顺利。

至于她打算做什么,他却是不会阻拦的!

不仅不会阻拦,他甚至会尽他所能的,帮助她达到一切想要达到的目的。

说起来,青冉与他处事手段虽是有些不同,但是这护起短来,倒是有些不谋而合。

“过几日宫中恐会生出大变!”忽然,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好像说着什么稀疏平常的事情一般,却不知那话中的意思究竟是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闻言,夜倾辰只是微微转头看着她,却是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和疑惑。

“需要我帮什么?”话虽是这般问,但是夜倾辰心中却觉得,依照青冉的性子,应当是万事都会自己谋划好的。

“并非如此”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陛下那边”

她是担心她这般依照自己的心意办事,可会无意间坏了陛下的计划。

“无需担忧,不过就是方法略有不同罢了,结果都是一样的。”夜倾辰却是并没有如慕青冉一般的顾虑,反倒是一副全然无所谓的样子。

“你知道我做什么?”自己决定的时候,似乎还未同他说起吧!

“多少猜到一些!”说着,夜倾辰只轻轻的拉着她的手,微微搭在自己的眼睫上,慢慢向她靠过去,将头枕在了她的膝上。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再作声,只静静任他拉着手,将目光落在了他和夜安陌的身上。

再说另外一边的宋祁,自从被接到靖安王府之后,每日都是墨熙在服侍着他。

原本他对此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想到自己现在这般样子不宜被祖父见到,也着实不宜声张,便只好暂且麻烦墨熙。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双手不便,许多事情都要烦劳他人,这一点委实令人感到恼火。

“大人也不必太过心急,且耐心等上一两个月,这手自然便好了!”见宋祁这几日一直都是一筹莫展的样子,墨熙便不禁笑嘻嘻的安慰道。

为了能够让宋祁的手尽快恢复,墨熙在用药的时候几乎下的都是猛药,虽是外敷会痛了一些,但是好歹效果十分明显。

更何况王妃已经吩咐过了,将用药的方子和剂量以及会有的反应都同宋大人说清楚,要选哪一种情况也要他自己做选择就是。

“不能再快些吗?”听着墨熙说道一两个月,宋祁心中虽然清楚,这时日已经不算长,但是他实在是想要尽快同祖父相认,这般模样却是着实不合适。

“再快?!不能再快了!”闻言,墨熙却是惊惧的瞪着眼,连连摆手说道。

若是再快的话,他的身子就受不住了,眼下的药量便是最佳的状态了。

虽然墨熙的回答在宋祁的预料之中,但是不可否认,他的心中仍旧是有些小失落。

“诶墨熙!”见墨熙拿着方才写的方子似是要药庐,宋祁赶忙开口唤了他一声。

“大人还有何吩咐?”

令人奇怪的是,宋祁明明一脸的有话要说,却是见墨熙站在那处的时候,半晌都没有开口。

见状,墨熙的心中也是不禁有些奇怪,心道他叫住了自己,可是却又什么都不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有何不便?

难道是要解手?!

不得不说墨熙的脑回路,还真是转的仿若三路十八弯!

“郡主郡主她可还好?”虽然靖安王府对外称是将靖敏郡主送到了别院去修养,但是宋祁心知那不过是骗人的说辞罢了!

只是说起来,他这几日倒是真的不曾在府中听闻有关她的事情,倒是有些奇怪。

闻言,墨熙的眼神却是瞬间变得极为复杂,先是有些惊讶,随后是疑惑,最终方才变成了然。

原来宋大人是要同他问起郡主的事情啊!

他该不会是

“郡主她出去历练了!”墨熙的眼睛贼兮兮的望着宋祁,像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倒是令后者稍稍有些难以启齿。

“那可有说几时回来?”历练?!

“这倒是没说,不过之前听墨音说起,郡主有次醉酒后嚷嚷着什么要修的铁石心肠之类的方才回来。”不过墨熙觉得这应当是她醉酒之后的胡言乱语,毕竟这“铁石心肠”是什么鬼!

或许原本是打算是练得一身铜墙铁壁,这倒是符合她去地宫的目的。

要修的铁石心肠!

难道自己当日的举动,就带给她如此大的神伤吗?

看着宋祁一脸的震惊和失魂落魄,墨熙却是不禁更加的茫然,不明白这人怎地忽然间就变了神色。

瞧着他似是并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墨熙方才拿着方子准备去药庐,却是在走至门边的时候,脚步不禁一顿。

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转身朝着宋祁试探性的问道,“大人真的没有别的吩咐了?”

比如要去解手什么的!

闻言,宋祁却是只神色呆呆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落寞之意。

原本自己以为当时的举动对她而言是一种保护,却是没有想到令她误会的这般深,甚至可能会觉得自己心中根本没有她。

可是事实上,并不是那样的!

他从来没有心仪过哪个女子,一直以来在宋祁的心中便只有两个念头,一个是认祖归宗,一个就是令爹娘过上好日子。

但不论这两个中的哪一个,都没有娶妻生子这个想法,他从来都不曾有过这种设想和计划。

如果没有认识楚鸾的话,或许有朝一日他也会遵从父母之命,娶一个他们心仪的女子,陪他走完这一生。

也可能会为了子嗣考虑,三妻四妾的娶进门,或者像是此前一般,为了取得大皇子的信任,万般无奈之下娶一个像贾惜薇那样的女子,一辈子相敬如宾,却无法交心。

本来宋祁的心中已经是这般打算了,可是他遇到了楚鸾,然后从此眼里心里便好像都只有她一个人。

不想再遵从别人的命令去娶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女子,更不想明明看着她就在自己眼前却无法同她言明心意。

可是为了能够尽早帮三皇子登上皇位,他只能如此!

只有打败了大皇子,青冉和祖父才能安全,他方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同他们相认。

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便有机会再去同楚鸾说出心中的话

但是宋祁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此前的几次避让,竟然已经彻底令楚鸾寒了心。

难道他们就这般注定了有缘无分吗?!

这边宋祁独自一人在房中好不神伤,而墨熙却是略有些神秘的回了药庐,亲手熬着治疗宋祁手伤的药。

而客院中每日煎药、送药的这般折腾,即便是想要完全瞒过沈太傅却是不可能的。

是以墨锦只言这是王爷江湖中的一位友人,之前重伤来此投奔,因着不宜声张,方才如此神秘。

沈太傅虽然不知道夜倾辰几时与江湖中人有了往来,但是王府的事情他素来很少过问,是以也并没有很是在意。

反倒是慕青珩心中有些好奇,他如今正是博闻强记的时候,对很多事情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特别是于武学之道异常的痴迷,因为他总觉得只有有了如夜倾辰那般强悍的武功,方才能保护好他的大姐姐。

因此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对客院中住着的神秘江湖人十分好奇。

总想着这人是不是就是楚鸾姐姐给他讲的那些话本中的避世大侠,一直梦想着能够得他指点一二,自己也好在武学上有些精进。

说起来,慕青珩虽是于文学之上颇有才华,小小年纪便已经是见解独到。

但是对于武功他却着实是有些笨拙了!

前前后后换了地宫中的好几位为师傅,但是最终都没有太大的进展。

慕青冉恐他小小年纪会累到身子,反倒是会影响了课业,是以并不希望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武功上。

毕竟练武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强身健体,而并非是与人称凶斗狠。

对于慕青冉的话,慕青珩还是听得进去的,但是这依旧不妨碍他对于客院中那位贵客的好奇,而直到有一日当他亲眼看着一身红衣的楚鸾风风火火的跑进去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是不禁满是茫然之色。

方才那人是楚鸾姐姐吗?!

她怎么跑到那位大侠的院子去了?王爷姐夫不是下了命令,不准旁人随意出入的吗?!

皱眉想了许久,慕青珩也是难以想出个所以然来,便索性不再去为难自己。

左右他若是实在想知道,等着楚鸾姐姐出来时他问她一问便知了。

而此刻的客院卧房中,宋祁神色震惊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她她怎么会在这?!

墨熙不是说她出去历练了吗?

“你你还没死?!”一路奔至客院,方才破门而入,楚鸾便一眼就见到了依靠在床边坐着的那人。

他的面色有些苍白,两颊隐隐有些凹陷,眸中虽是已经闪着精光,精神瞧着倒是极好,可这身形却委实消瘦的像个将死之人。

宋祁听闻楚鸾的话,却是满腔的欣喜之情都哽在喉中,半句话都无法说出来。

看着她急匆匆的赶回来,难道竟只是为了看自己到底死没死吗?

原来她心里竟是如此恨他!

见宋祁只神色哀戚的望着她,但却半句话也没有,楚鸾慢慢打量着他,不经意间落到了他被包扎的层层叠叠的双手之上。

他的手!

“你的手怎么回事?!”青冉的信中并未提到这一茬啊!

闻言,宋祁慢慢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包扎的恍若熊掌一般的手,唇边不觉扬起了一抹苦笑。

“断了!”这样说的话,她心里是不是会更痛快!

若是能让她心里觉得舒坦一些,他便是真的断了手指也无妨。

可是楚鸾听闻这话,却是顿时一惊!

断了!

听宋祁如此轻描淡写的说这两个字,楚鸾的眼中却是发怒的像要喷出烈火一般。

居然有人敢断了他的手指!

“是谁?”她当日那般被他伤了心,尚且不忍动他一根手指头,如今竟是被别人断了手指!

“夜倾瑄!”她该不会是还要跑去感谢他一番吧!

话音方落,宋祁便只见楚鸾二话不说的就往外冲,正巧与过来送药的墨熙撞了个满怀,滚烫的药汁洒了满身,有几滴还溅到了她的手上。

“嘶”几乎是下意识的,楚鸾便缩回了手,可随即却猛然顿住。

“郡主!你没事吧!我让你去给你拿烫伤的药膏来”

没有仔细去听墨熙在一旁呜了哇啦的叫唤声,楚鸾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眼泪忽然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她不过就是被药汁溅到而已,可尚且是这般疼痛,那宋祁断指之时,又该是何种煎熬难忍。

常听人道,十指连心,那想必断指之疼,便堪比剜心之痛!

“诶郡主你别哭啊!”墨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郡主去了一趟地宫回来,反倒是变得愈发娇气了起来。

这被药汁烫伤虽然疼些,可是旁人会因此哭泣墨熙倒是信,但是楚鸾他打死都不信!

一听楚鸾哭了,宋祁也是心急的不行,方才准备要下榻,却是忽然听闻“啪”地一声,随后便只见楚鸾一根长鞭在手,整个人无比凌厉的便要出门。

“你去哪?”见状,宋祁赶忙出言询问,虽是心知她极有可能是不愿见到自己,可来都来了,总该给他个机会把话说完才是。

“大皇子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几个字之后,楚鸾抬脚便要离开。

闻言,墨熙却是一时脑抽的来了一句,“去哪干嘛?”

“你说呢?”慢慢的转头望着墨熙,楚鸾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却是令在场的两人都不禁心下一紧!

这人真的是往日嘻嘻哈哈的楚鸾吗?!

“不行!你不能去!”

“别拦着我!我要去砍死夜倾瑄那个狗杂种!”见墨熙一把拉住了自己,楚鸾便顿时火了,反手就是一鞭,只朝着墨熙的面门而去。

说起来,墨熙也不是没有与楚鸾交手过,是以对她的武功路数还是十分熟悉的,也并没有太过当回事。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楚鸾方才从地宫回来。

堪比于——地狱归来!

因此,就在墨熙自认为能够轻轻松松接下楚鸾这一鞭的时候,却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烈焰鞭“啪”地一声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