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误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发生的变故令在场的三个人均是不禁一愣!

宋祁是没有想到楚鸾竟然会打墨熙,而楚鸾则是没有想到墨熙居然会站在那任凭自己打,至于墨熙自己则是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打到!

在他的认知里,楚鸾虽然会些武功,尽管她是师承流鸢,但到底比起那位残暴的师傅,她的武功着实平平。

若是对付一些深宅的妇人倒是可以,可一旦对上真正的高手,却是只有被吊打的份儿。

而无疑在墨熙的心中,他自己便是那传说中的高手!

是以当楚鸾那一鞭子挥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想的不是躲,而是徒手接住!

毕竟以往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管楚鸾同他们何人过招,总是轻轻松松就会把她制服。

但是他忘了,现在站在他眼前的人,早已经今非昔比!

任何一个出入过地宫历练一番的人,再次出来的时候都会仿若脱胎换骨一般的新生,暂且不论武艺会变得如何,单是动手时候的凶狠就非常人可比。

倒不是在地宫中会学到如何高深的武学,只是在一次次的生死相搏中,会令整个人都爆发出自己的极限,不求武功的招式如何新奇,只求杀人时能够一招制敌!

虽然楚鸾之前武功不高,但是好在与流鸢学习的轻功还不错,因此在地宫的时候,几次都能够逢凶化吉。

打不过就跑嘛!

是以在她的武功有所精进的同时,便是连轻功也练得愈发出色。

可这些情况,尚且在地宫中的人知晓,可墨熙却并不得而知。

因此在感觉到脸上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意时,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嘛!

而且他这么英俊帅气的脸,她居然也狠得下心动手!

“墨墨熙啊”看着他脸上触目惊心的一道鞭痕,楚鸾的神色不禁有些心虚。

糟了!

他平日最看重的就是他自己那张脸,今日竟是被自己硬生生一鞭子抽了上去,怕是待会儿定要发疯的。

像是一时没有听到楚鸾在同他说话一般,墨熙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半晌之后方才慢慢的抬手摸向自己的脸。

“啊!血!出血啦!”瞧着自己手指上的一滴鲜血,墨熙的眼睛顿时惊恐的瞪大。

完了!

这下定然是要毁容了!

见状,楚鸾却是赶忙趁他不注意,瞧瞧的将身子往远挪了一点,情况好像比想象的要更为复杂。

但愿墨熙还能有些理智,否则的话,今日她就完了!

忽然!

墨熙猛地转头瞪着楚鸾,垂在身侧的双手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眼看着他生了这般大的气,楚鸾不禁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是要动手吗?

“啊你还我的倾世美颜!我的脸还我的脸!”也不顾宋祁还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墨熙只紧紧的握着楚鸾的肩膀不停的摇晃着。

一边晃还一边满口的嚷嚷,真真是令人聒噪的不行。

“好了!别嚎了!”实在是有些觉得受不了了,楚鸾忽然发出的一声河东狮吼,方才止住了墨熙无休无止的絮叨。

瞧着他似是被自己吓得一愣,楚鸾一时也不禁有些心头不忍,到底是她不小心弄伤了他,方才准备要好生安抚他一番,却是只见墨熙的眼眶以一种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泛红。

“你吼我!”

“诶不是!”

“你居然吼我!”

“不是那个,我”

眼见情况似乎是越变越糟糕,宋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却是看的满目震惊,根本难以相信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

她不是郡主嘛!

怎地与下人之间,竟是如此的随性自然?

尽管宋祁心中也明白,怕是依照着楚鸾的性子,段或是做不出什么端架子欺压人的事情,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会是这般与他人相处自然。

“这是怎么了?远远的便听见了震天的哭声”墨熙方才要继续说着什么,却是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道柔柔的音色。

刚一听出是慕青冉的声音,墨熙整个人都像是寻到了靠山一般,噗通一下就直接朝着来人拜倒,眼中顿时一片泪光。

“王妃!你要给属下做主啊!”一边同慕青冉控诉着楚鸾的罪行,墨熙一边眸光愤恨的瞪着楚鸾。

见状,慕青冉也是不禁一愣!

“怎地伤的如此重?”说着,慕青冉不禁微微蹙眉。

她是没有见到鸾儿如何出鞭,只是单看着墨熙脸上红肿的伤痕,便也可见她当时定然没有收敛力气。

但是慕青冉心中却是知道,楚鸾素来都不是那般容易动怒的人,她其实比任何人都要能忍!

“是郡主说要去剁了大皇子,属下拦着她”待到墨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清楚,慕青冉方才最终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

“王妃!属下这可算是负伤了”不知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墨熙在说出这话的时候,似是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闻言,还未等慕青冉说话,便忽然见到夜倾辰从门外走进来,将一件轻浅披风搭在她的身上之后,方才冷冷的朝着墨熙说道,“负伤?”

只是清清冷冷的两个字,却是让墨熙的小心脏不禁一抖!

随后他赶忙猛地低下了头,不敢再轻易胡言乱语,直到夜倾辰的声音再次响起,墨熙方才如释重负一般的逃离了出去。

一时间,房中只剩下了他们四人,夜倾辰神色清冷的走到桌旁坐下,并不再开口,大有一副冷眼旁观的态势。

“你们怎么过来了?”瞧着外面的天色也是快要渐渐暗了下来,他们怎地来了此处?

“墨音说鸾儿回来了,是以便过来瞧瞧。”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看了看楚鸾的神色,瞧她被墨熙这般一闹,似是渐渐冷静了下来,方才淡淡微笑。

这个墨熙有些时候还真是很大智若愚呢!

依照鸾儿的性子,若是与她自己密切相关的事情,她或许并不会太在意,旁人对她的好与不好,她多是不会太计较。

可唯独对身边的人,她是绝对忍受不了的,是以刚刚见到宋祁这般样子,再是听说罪魁祸首是夜倾瑄,一时控制不住脾气倒也实属正常。

但是被墨熙这般近乎是胡搅蛮缠的一折腾,她倒是一时没有了方才的冲动,注意力暂时被转移到了旁的地方。

“青冉!你不是在信中同我说他快要死了吗?!”说着,楚鸾用手指着一旁的宋祁,眸中满是疑惑之意。

闻言,宋祁却是也不禁一愣!

他快要死了?!

此事为何他自己竟是不知?

看着宋祁自己也是一副迷蒙的状态,楚鸾的心中顿时觉得更加的奇怪。

原本她是在地宫历练的,虽然每日都想着都逃离那个魔窟,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回来。

初到地宫的时候,墨炎就同她说过,在这里想要出去的话,就只有打败守宫的几人,可以用尽一切办法,但是重点是活着出去。

在那里也不会再有“郡主”那么一说,墨炎在将她送到之后,便也即刻不停的直接赶回了靖安王府。

此后楚鸾方才终于得知,墨炎走前与她耳语的那一句“一定要不折手段”到底是何意!

也是从那之后,她每日都希望自己早日脱离苦海,虽然心知自己是被夜倾辰耍了一通,但是找他算账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等她有命回去再说。

因为每每进行训练的时候,楚鸾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与她决斗的那些人不是为了要提高她的武功,而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与墨嫣等人与她过招不同,她们首先想到的是不会让自己受伤,而地宫的那群“畜生”,则是好像生怕她不受伤一般。

然而就在这般一日复一日的人间炼狱之中,楚鸾似乎都已经渐渐适应了随时准备赴死的打算,却是没有想到会忽然接到青冉传给她的消息。

只道是宋祁病重垂危,让她得见最后一面,是以方才速速叫她回来。

可是方才她回来的时候看见宋祁,身形倒是消瘦的不成样子,但眼睛还是精神的很,难不成是回光返照?!

这般一想,楚鸾刚刚才好些的神色却是又忽然一变!

见状,慕青冉自然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毕竟那消息就是她命人传过去的。

“不如此说的话,你会这般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吗?”淡笑着望着楚鸾,慕青冉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笑意的响起。

倘或说别的事情,指不定楚鸾又会用别的理由来搪塞,唯有这个不管她心里信与不信,都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而且,慕青冉也不仅仅是想要骗她尽快回来那么简单,如此的原因,也是希望楚鸾能够认清自己的内心,有些感情如果真的无法舍弃,那便也无需太过为难自己。

说起来,此事慕青冉也是有些私心的,若是换了别的人之前那般伤了楚鸾的心,她一定不会再去主动撮合。

但若是换成宋祁那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自己的表哥,更何况她早前便知道他有些苦衷,这态度自然便与常人不同。

不过这也只是她心中的打算,并不会强求鸾儿,缘分一事本就是不可刻意为之。

听闻慕青冉的话,楚鸾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慢慢明白了过来。

青冉她是在诓骗自己?!

难道说宋祁根本不会死?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楚鸾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中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一种名为忧心的情绪渐渐消散。

可是目光不经意间扫到宋祁缠满了白布的双手,眼中却是再次不禁泛红。

“他的手就连墨熙也没办法诊治吗?”手指既然已经是断了,那想都不用想,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挽回。

但是楚鸾只要一想到要放弃救治宋祁的手,心中就好像被无数把匕首刺着,痛的不能自已。

闻言,莫要说连慕青冉,就是夜倾辰也是不禁与她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照眼下的情况来看,似乎误会还不止一个呢!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落到了宋祁的身上,果然见到他一脸震惊的望着楚鸾,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

见状,她只淡淡的笑着,忽然想到方才墨熙的那个眼神,她觉得或许自己可以添一把火。

“墨熙素来最是看重自己的那张脸了,想来如今是要闹些脾气的,这几日鸾儿你便先照顾一下表哥吧!”

“我为什么要我来,王府中又不是没有婢女,何况我又不会医术”一听要留下来照顾宋祁,楚鸾整个人都有些老大不情愿,嘟嘟囔囔的说了许多,却是片刻之后方才猛然一惊!

表哥!

青冉方才是说了一句表哥!

她在喊谁?!

左右看了又看,这里除了宋祁之外,便只有夜倾辰了

难道说

看着慕青冉朝她淡淡一笑,随后便与夜倾辰出了房中,楚鸾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忽然不够用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为何她不过就是去了一趟地宫而已,回来之后宋祁竟然会成了青冉的表哥!

“你是沈灵均?”想了半晌,楚鸾方才终于想到,沈太傅的孙儿一直下落不明,虽然很多人都觉得那孩子必然是已经去世了,可是照着如今的情况来看,那人竟原来是宋祁嘛!

“是!”看来此事青冉尚且未曾告知她,这样也好,由自己亲口来说,或许也更显诚意。

听到宋祁这毫不犹豫的一声回答,楚鸾觉得脑中一直在嗡嗡作响,这信息量也太大了点。

从方才回来的时候,她初时只一直担心着宋祁的安危,是以并未注意到,可是眼下一想,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他明明是大皇子一伙儿的人,何以会被夜倾辰所救,如今还将养在靖安王府中?

不过依照眼下的情形,他既是沈太傅的孙儿,那这一切便都好解释了。

虽然心中是如此想,可是真的看着宋祁的那张脸,楚鸾还是一时难以接受,他真正的身份,竟然会是沈灵均!

“那你此前帮着大皇子那些,都是假的?”

“是!”不知宋祁是想到了什么,一直眸光专注的望着楚鸾,嘴角一直带着一丝笑意,显得心满意足。

如她眼下这般还愿意同自己说话,宋祁心里便觉得好受多了,像是连手上传来的痛意都没有那么难熬了一般。

原来都是假的!

好像是忽然打破了一直以来笼罩在自己心头的阴云,楚鸾觉得自己的心里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真的放松了下来。

原本他站在与青冉敌对的一面,而自己却偏偏倾心于他,楚鸾的心里便已经觉得很是纠结和难受。

但是现在宋祁告诉她,那些都是假的,扶持夜倾瑄是假的,与青冉作对也是假的。

“那你的伤”是因为被发现了吗?所以才会遭到如此酷刑吗?

看着他单薄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跑似的,他从前再是怎样,也不会是如今这般弱不禁风的样子。

偏他自己好像还根本不觉得如何一般,楚鸾仅仅只是看着他,便觉得眼睛酸涩的厉害。

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宁愿受伤的人是自己,至少她身子骨好,即便是被折磨一番,她也会很快恢复过来的。

“其实我的手”

“郡主、宋大人,这是墨熙方才熬得汤药,王妃命奴婢送过来。”紫鸢的声音轻轻的在外面响起,随后进来将药放下之后,便又直接离开了。

见此,楚鸾心中却是猛然想到,墨熙虽然使小性子了,可是这不是还有紫鸢嘛!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