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把握时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紫鸢的医术也并不比墨熙的差,由她来照顾宋祁的伤势,定然是要比自己妥当的多。

先不说自己不会医术,便是平日做事也是大大咧咧的,这个样子如何能照顾人啊!

更重要的是,她眼下一点都不想同宋祁待在一处,总觉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毕竟她曾经那么心仪他,可是最后又下定了决心要忘了他,但是当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那些担心和多余,其实都是不存在的,好像忽然间就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诶”方才要开口叫住紫鸢,楚鸾的心中却是忽然想到,紫鸢如今已经嫁了人了,若是留在此处照顾宋祁倒是会多有不便。

可是王府中那么多婢女,难道就无人能够来伺候宋祁吗?!

“我尚且未与祖父相认,是以王府中知道我住在此处的人不多。”似乎是看出了楚鸾的疑惑,宋祁便将自己的情况说与她知晓。

知道这客院中住着的是他的人,除了夜倾辰身边的护卫,便是青冉身边伺候的人,其余的丫鬟小厮一共不过四人。

闻言,楚鸾一时顾不得再去想别的,只脑中不断的回想着他的那句话,明明已经到了王府,却一直没有与沈太傅相认吗?

若说是以前的话,宋祁顾忌着夜倾瑄不敢贸然相认,可是如今既然已经真相大白了,为何还是迟迟不肯见面呢!

“为何?”难道他不知道沈太傅有多挂念他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宋祁的声音显得有一丝落寞,“我如今这般样子,不宜与他相认。”

暂且不论狼狈与否,只是让他知晓自己受了这般伤痛,怕是他老人家会心有担忧。

原本连青冉他也是不愿见的,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无法避免,不可掌控罢了!

虽然宋祁说的很随意,听起来轻描淡写一般,但是楚鸾心中却知道,他心里想来定然是极为难过的。

毕竟他曾经是那般骄傲的一个人,如今承受这断指之痛或许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他心里在乎的,应当是自己此后的样子该去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

她无法对这样的宋祁置之不理!

看着楚鸾神色略显哀伤的站在那里,宋祁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他如今,便是连想将她拥入怀中也是不能。

“喝药吧!”像是终于做了决定一般,楚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端起药碗朝着宋祁走了过去。

这本该是一副极为温馨的画面,可是看着楚鸾脸上略显悲壮的神色,宋祁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意。

她是想要亲自给自己喂药,还是打算用药毒死他呢?

尽管心中已经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看,可是楚鸾还是忍不住将目光落到宋祁的手上,甚至是连自己端着药碗的手都有些禁不住的颤抖。

见状,宋祁方才恍然大悟,觉得楚鸾多半还是在因为自己那一句“断指”而深陷其中。

“其实我”说着话,宋祁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似是想要搭在楚鸾的手上。

可是她却下意识的激灵了一下,整碗药汁都洒了出来,她的胳膊也不小心的打到了宋祁的手指。

“嘶”紧紧地皱着眉头,宋祁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极为痛苦一般。

“你没事吧!”见情况一下子被自己弄得这般糟糕,楚鸾的心中不禁更加自责。

她这哪里是在照顾人,分明就是在害人!

“我我再去帮你弄一碗药来!”说完,楚鸾便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宋祁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楚鸾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一时间,眉头皱的愈发的紧。

他宁愿她如从前那般与自己针锋相对,也不愿像如今这般,她对自己全然都是冷淡疏离。

“郡主素来吃软不吃硬,宋大人不若再装的虚弱一些,她一定会心疼的。”忽然,房中响起了一道贱兮兮的声音,语气中满含笑意。

闻声,宋祁下意识的朝一旁望过去,只见不知何时,屏风那处站着一名身着墨色深衣的男子,脸上带着贼兮兮的笑意,容貌倒是难得的清隽。

“你是?”忽略掉方才他说的话,宋祁的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

瞧着他的这一身装扮,倒是与墨熙极为相似,难道他也是夜倾辰的护卫之一吗?

“属下墨音,见过宋大人!”虽然是规规矩矩的朝着宋祁问安,可是不知为何,就是让他有一些不严肃的感觉。

墨音!

乍一听到这个名字,宋祁原本已经收回去的目光,却是不禁重新落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上。

原来他就是墨音!

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宋祁觉得这人除了看起来有些不正经以外,倒是并未见到旁的缺点。

难怪楚鸾会与他玩的很好,这般油嘴滑舌的人,自然是容易将女子哄得开心一些。

不知为何,一听到墨音这个名字,宋祁的心中便不禁有些不悦。

想到之前墨熙与自己说起的,楚鸾出外历练的事情,她是醉酒之后与墨音提起她一个姑娘家,醉酒就且先不说了,竟然还与一名男子一同饮酒,这成何体统!

倒不是宋祁觉得楚鸾不自重,可他就是有一种感觉,她与墨音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再加上他仔细想了想墨音刚刚说的话,言语之间满是对楚鸾的了解,显得极为相熟的样子。

“可是有何事?”他特意来寻自己,应当是有什么要事吧!

“并非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告诉大人,要把握好时机才是”说着话,墨音还朝着宋祁挑了下眉,言辞之间,皆是充满了流里流气。

宋祁:“”

果然很是不正经!

“这是何意?”什么叫“把握时机”?

他已经被大皇子识破了身份,还能如何把握时机?!

见宋祁一脸的不明所以,墨音的心中只觉得无限热血,终于有他的用武之地了!

快步走到宋祁的身边,墨音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

这人瞧着这般聪明,连大皇子都被他给骗了,可是怎地对待感情之事竟是这般反应迟钝!

“大人如今受伤,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不趁着这段时日赢得郡主的心,可就过这个村儿没这个店儿了!”这要是换成他的话,早就不由分说开始装柔弱扮无辜,先把对方的心拿到手再说。

闻言,宋祁倒是难得的露出了一脸的深思,觉得这人说的也有些道理。

“原本郡主就是打算忘了你才会外出历练的,倘或你现在不抓紧将她定下来,将来待到你伤好了,她可还是要走的。”既是中途离开了地宫,那待到事情一了,定然还是要回去将未完成的任务做完的。

这可是主子定下的规矩,谁人能够违背!

一听说楚鸾还要走,宋祁顿时便来了精神,心里不断的想着到底自己该如何留住她。

见宋祁一脸的深思状,墨音方才觉得这人终是开了窍,脸上的笑容不禁变得愈发的荡漾。

“而且,郡主如今年纪也不小了,王妃连小世子都生下了,可她竟是还未出阁,老王爷可是急坏了呢!”说到这,墨音见着宋祁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禁强忍着笑意接着说道,“听闻老王爷这次外出会友,就有为郡主择婿的打算!”

听墨音这般一说,宋祁忽然觉得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怎地一转眼的功夫,楚鸾就要嫁给别人了的样子!

看着墨音一脸为他着想的样子,宋祁原本还在担忧的心却是不禁有些疑惑。

他难道不是与自己一样,也同样心仪楚鸾吗?为何还要反过来帮着自己?

说着说着,墨音忽然感觉到宋祁的目光充满了探究的望着自己,不禁将他看的有些发毛。

该不会被他察觉到自己的意图了吧!

“额大人瞧着属下做什么?”虽然他的确是英俊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应该不至于连男人的目光都一道吸引了才是,更何况宋祁本身自己长得也不赖啊!

“你觉得郡主如何?”

“好!这样的姑娘家简直就是天上难找、地下难寻!”说着,墨音还恐宋祁不相信一般,赶忙接着说道,“除了我家王妃之外,属下觉得郡主就是这世间最适合迎娶回家的女子!”

一个会弹琴,一个会听曲儿;一个会下棋,一个会看戏;一个爱读书,一个爱逛青楼!

这样的女子说不定就有哪个瞎了眼的想要娶回去呢!

“哦?郡主既是这般优秀,不知阁下可有想法?”

“有!当然有!”这不就急着将她嫁出去嘛!

听闻墨音的话,宋祁的眼中却是忽然充满了怒气,他特意跑到自己面前来,刻意说了这许多,难道就是为了表明他的心意吗?

“药来啦!”忽然,门外传来楚鸾气喘吁吁的声音,令房中的两个人都是不禁一愣!

乍一听到楚鸾的声音,墨音顾不得接下来要说的话,便匆忙起身准备离开。

兄弟就只能帮你到这了,到底能不能将自己嫁出去就靠你自己了!

“属下告退!”话音方落,宋祁便眼睁睁的看着墨音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好厉害的武功!

是因为这样,楚鸾才会对他另眼相看的吗?

宋祁的心里一直都知道,楚鸾对于很多事情都不像寻常女子一般,她的想法和行为总是很怪异,也很大胆。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她,不会女工,不会琴棋书画,却唯独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从前不知道心仪一个人究竟是何感觉,但是认识楚鸾之后,他好像忽然就明白了,纵使那个人打破了你对生活所有的常规,可你依旧觉得她是对的。

为了她,甚至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改变自己的想法,对她无限的纵容。

在那之后,楚鸾这两个字,成为了他生命中与众不同的存在!

“好了好了!快点来喝药吧!”小心翼翼的将药碗端到了宋祁的面前,此刻的楚鸾已经是顾不得什么尴尬不尴尬了,只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再是弄洒了汤药,全神贯注的盯着手中的药碗,是以并不曾注意到宋祁的目光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

一只手端着药碗,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将汤匙递到宋祁的唇边,可是谁知他却是并不配合。

“张嘴啊!”他不张嘴她要怎么喂啊!

说完,宋祁却是依旧没有反应,只是神色专注的望着楚鸾,眸中似有千言万语要说。

“我让你喝药你没听到吗?!”见宋祁一直不肯开口,楚鸾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这是要干嘛?放弃治疗吗?!

“宋祁!我警告你我的”

“鸾儿”忽然,宋祁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却是令刚要发火的楚鸾住了嘴。

他方才唤她什么?

“你说什么?”她应当不是出现了幻听才对!

“鸾儿!”第二次唤出这两个字,宋祁的脸上忽然扬起了一抹堪为明媚的笑意。

如眼下这般唤着她的名字,宋祁曾经在脑海中预想中无数次,但是却没有一次敢在清醒的时候说出来。

一直苦苦压抑自己的感情和思念,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好在日后他都不会再这般为难自己了。

“鸾儿也是你叫的!我告诉你唔”看着眼前微微闭着眼睛的男子,楚鸾的声音顿时哽在喉中,无法再轻易的发出。

想要一亲芳泽这样的事情,宋祁很早以前就有过这般冲动,但最终却被他用理智克服了。

在他的观念和认知里,男女授受不亲,未曾行大婚之礼之前,纵使心中再是喜爱非常,也不可越雷池一步。

但是如今,通过方才与墨音的一番叙话,他忽然改变主意了。

既然已经确定了就是她,那或许时间的或早或晚,并没有什么区别,从前是他自己太过刻板了。

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接近楚鸾,她的唇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软,好像还带着一丝甜甜的味道。

他慢慢的退开身子,依旧是与她离得很近,双手轻轻的搭在楚鸾的手臂上,宋祁的声音低低的响起,“鸾儿,乱动的话我的手会更疼。”

说完,便不顾楚鸾震惊的眸光,再次低头压向了她的唇畔。

而楚鸾的脑子已经变得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她也不敢反应。

方才是一时被惊住,没有来得及做出反抗,现在她想反抗,却是根本连动都不敢动。

乱动的话我的手会更疼。

宋祁的这一句话,就像是咒语一般的不断回响在楚鸾的耳边,甚至让她呼吸都变得很轻。

畜生!

威胁她是吗?

一定是在威胁她!

可是偏偏她就是这般无用的被他吓住,尽管一根手指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推开,可是最终她却是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保持着一种近乎畸形的坐姿,任宋祁轻轻的吻着她。

像是春风拂过脸庞,让人通体都变得极为舒畅,看着眼前之人的脸上不可抑制的带着一丝红晕,楚鸾的心中却是忽然有了一丝戏谑之意。

如眼下这般情况,她在那些风月话本子里见得多了,虽是刚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如宋祁这般,明明是自己主动却还脸红的情况,她却是着实不曾见过。

见他说完那句话之后,楚鸾果真一动不动的坐在那任他吻着,宋祁的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心。

好在她没有嫌弃的推开他!

只要她心里还心疼着他,那么或许墨音的话就是对的,他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让鸾儿对他回心转意才行!

“待到我好些,与祖父相认之后,我便去向老王爷提亲!”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