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树下暗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之中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大皇子府中的人竟是眼下方才得知!

幸而刚刚夜倾瑄特意派人去宫中传信儿,否则的话,岂非是要一直被蒙在鼓中。

“出了这般严重的事情,为何一直没有人来回本殿?”夜倾瑄的声音沉沉的响起,令书房中的人都不禁深深的低下了头。

而方才提到慕青冉入宫去的陈珂则表现得更为恐惧。

说起来,也是他没有考虑到这层因素,因着当时大皇子府出了那般大的动静,殿下与皇子妃均是不幸受伤,他以为不该因为这样的小事前来打扰的。

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他一时的疏忽,竟然引发了后来这么多的情况!

“是是在下办事不利,还望殿下责罚!”看着夜倾瑄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陈珂赶忙慌慌张张的起身,声音中都不免带了一丝颤抖。

闻言,夜倾瑄眸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时间并未说话。

如今的局势,已经不是处罚陈珂就能够轻易解决的了!

父皇将母后禁足在朝阳宫,可是至今未有消息传出来,想来不仅仅是他下了命令,或许夜倾辰和慕青冉也在暗中插了一手。

否则的话,依照他往日布置在宫中的眼线,不该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情况着实是太过诡异了。

“殿下,依在下之见,还是先解决皇后娘娘的事情要紧”见夜倾瑄的眼中已经隐隐流露出杀意,尉迟凛的声音却是忽然在一旁响起。

倒不是他如何好心要救陈珂一命,而是眼下的确不是惩处他的时候。

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已经少了一个宋祁,难道还要再多折进去一个!

何况这个时候对陈珂动手的话,难免不会闹得人心惶惶,即便尉迟凛心中知晓,大殿下的身边从来不留无用之人。

听闻尉迟凛的话,陈珂的心中却是不觉松了一口气。

大殿下为人是怎么样,他心中还是有些了解的,如他这般犯了这样大的过错,定然是要引来他的不约。

而他们这群人当中,能够勉强在他面前说的上话,或者说能够令他改变主意的人,说起来也就只有尉迟凛了!

同为大皇子的谋士,尉迟凛的身份地位却并非他们这群人可比,甚至是之前的七殿下和八殿下见了他,也是颇为尊重的唤一声“尉迟先生”。

由此,倒是可以想见,如今有着尉迟凛的一句话,想来殿下即便真的是有心杀他,也会再加以三思的。

果然!

恰如陈珂预料的那般,夜倾瑄在听闻尉迟凛的话之后,果然微微敛去周身的杀意。

见状,陈珂方才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头上已经出了细密的汗水,吓得他一身冷汗。

脸色不虞的扫了他一眼,夜倾瑄并没有提起惩罚的事情,但却也没有说就此放过。

尉迟凛说的没错,眼下最要紧的并不是陈珂的事情,而是母后被父皇禁足一事!

若他所料不错的话,最迟明日早朝,父皇一定会在朝中提起废后一事!

而一旦事情闹到了那个地步,纵使他这一党的人尽力维护,可也架不住还有夜倾辰和夜倾桓的人在当中横加阻挠。

更何况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直接出面为母后作保,毕竟他们母子二人本就是一体,此事不比旁的,一旦他亲自开口求情,便难保对方不会抓住机会将他也拉下水!

毕竟这事情复杂在,母后用巫蛊之术去对付娴妃也就罢了,可偏偏却是连父皇也一并算计在其中。

但到底一日夫妻百日恩,加之母后素日对父皇也算是用情用意,何以要行此手法来害他!

若当真是嫉妒娴妃受宠,那直接除掉娴妃就是了,着实没有必要再谋害当今陛下,是以旁人一定会以为,她是为了夜倾瑄!

虽说眼下夜倾瑄与夜倾桓之间的皇位争夺一直未见谁胜谁败,但是好歹大皇子的生母是中宫皇后,他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

反倒是夜倾桓,容嘉贵妃已经薨逝不说,甚至还在死前背负着那样不堪的名声,难免不会拖累了他。

如此来看,一旦庆丰帝有个什么好歹而不曾事先留下遗诏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人,就该是大皇子——夜倾瑄!

这般一想,夜倾瑄整张脸都黑了!

书房中一时静默无语,尉迟凛的心中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是以当他见到夜倾瑄幽暗的眸光时,心中不禁一紧!

他同殿下想到一块去了!

倘或事情果真如他们设想的一般发展,那就真的糟了!

既事他们能够想到,那么陛下以及朝中的人一定也可以想到,如此一来,皇后娘娘的所作所为便等同于是为了大皇子。

更严重的一种情况是,旁人会觉得此事就是大皇子授意皇后娘娘做的,毕竟他们是母子,若说皇后所行之事大皇子全然不知情,那才会令人觉得奇怪呢!

但问题是,夜倾瑄根本就不相信母后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平日虽是性子冲动了些,也的确对后宫受宠的女子有些嫉妒的心理,可对于父皇夜倾瑄却是觉得她是真心实意的付出的。

即便这么多年形同冷宫的生活会渐渐磨损她的爱意,可是却绝对不至于令她憎恨父皇到要利用巫蛊之术来害他!

就算她真的利用此事想害死娴妃,但是对于父皇他相信母后不会的!

只不过他相信没有用,要看父皇相不相信!

“在下觉得,皇后娘娘一事有些蹊跷。”尉迟凛的声音略显斟酌的响起,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没有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宋祁的事情方才过去没几日,他们甚至是还未曾反应过来,只是一眼没有照顾到的地方,竟然就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

闻言,夜倾瑄也不禁暗沉着眸光点了点头,他心中也是这般想法。

此事定然有古怪!

想到方才陈珂提到的,慕青冉之前曾经入宫找过娴妃,夜倾瑄的心中便有了些计较。

会有那般巧吗?

慕青冉前脚离开凤藻宫,随后过了没多久,娴妃就与母后起了冲突,而后就被父皇查到了那两个小布偶,这事情未免有些太过凑巧了!

“宫中那些人不可再用了,着人再去安排新的人手。”说着话,夜倾瑄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恨意。

原本宫中的那些眼线,宋祁也知道一些,而他如今即是已经活着被救走,那么那些人夜倾瑄觉得便万万不可再用了!

先不说那些人本身可不可靠,单单是宋祁将他们的身份说出去,便可被一一剪除。

本来在宫中安插眼线便极为不易,一旦被父皇发现的话,情况只会变得更加糟糕。而他如今却是要放弃手中现有的所有眼线,岂会那般甘心,他将那些人收归自己所用,又岂是那般简单的事情!

只是这般一想,夜倾瑄便顿时气的不轻,宋祁又岂是坑了他一点两点而已!

他暗中的谋士、宫中的眼线几乎所有事关重要机密的事情,宋祁均是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他已经活着离开了大皇子府,那么就代表着,夜倾桓和夜倾辰都将知道这一切,并且会利用这些事情反过来对付他。

因此夜倾瑄觉得,他必须要赶在他们动手之前下手,方才不会让他们抓到把柄。

“那皇后娘娘那边”说着,尉迟凛不禁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夜倾瑄脸上的神色,似是有些担忧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引起他的不悦。

“先命人去朝阳宫中瞧瞧情况,看看能否传信进去。”这一步也是冒险之举,毕竟父皇眼下正在气头上,说不定正是命人严密的看守着朝阳宫。

可若是不与母后取得联系的话,他根本无法得知当时的情况究竟是如何也就没有办法找到解决之策去救她。

搜宫那日去的人都是素日跟在蔡青手底下的,那几人不能打主意,因为宫中人人都知道,蔡青手下训练出来的人,都是宁死也不会多说一句话的主儿,贸然去收买他们,说不定反倒会被父皇察觉。

是以如果不能与母后取得联系的话,那日的情况究竟是怎样,怕是宫中再无一人得知了。

“是!”尽管知道夜倾瑄所言有些冒险,但是尉迟凛也心知,要救皇后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毕竟他们对于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即便要行动也是茫然无措,根本无从下手。

但是不管如何,总之是不能让皇后丢了凤印的,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七,你带人去”心中想着的话脱口而出,直到眼中并没有见到那个手持折扇的潇洒公子,夜倾瑄方才恍然回神。

老七原是已经不在了!

“殿下节哀!”瞧着夜倾瑄神色稍显落寞,书房中的众人不禁微微低下了头。

七殿下这般一走,倒是令大殿下的身边少了一个得力的助手,从前至少还有一位八皇子,可是如今便是连他也被禁足。

眼下瞧着大殿下,倒是有些孤家寡人的感觉!

“七皇子府那边近来如何?”

“回殿下的话,再过不几日,便是七殿下下葬的日子了。”

“嗯”只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夜倾瑄便不再多言。

丹籍生涯浅,黄泉归路深

不想老七已经归去多日了,待到他出殡之后,他们兄弟二人,便是真的天人永隔了!

靖安王府

宫中发生的事情,慕青冉应当是最早知晓结果的,或者说早在事情还未发生的时候,她就已经猜测到了事情的走向和结果。

非是她料事如神,而是因为这一切本就是她策划的!

那日进宫去见娴妃的目的,便是要借着她的手对付皇后。

而之所以会将目光定在娴妃的身上而非是惠妃娘娘,不过是因为慕青冉恐夜倾瑄事后会报复,自然不能连累她与夜倾宁下水。

但是娴妃就不一样了,倘或由她出手对付皇后的话,一来不会让人太过怀疑,二来也可以引去夜倾瑄的注意。

就算他猜到了幕后之人是她,可总也要先解决皇后的危局才是。

说起来,娴妃原本还是夜倾瑄自己的人,不知道被自己一手养起来的狼反咬一口是什么样的滋味。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边不觉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显得整个人愈发的温柔。

可是素日熟悉她的人却是都知道,她心中定然又是在算计什么了,每每当慕青冉笑的越是绝美时,就代表着她心中的想法越是复杂。

如今的后宫,已非昔日可比,夜倾瑄失了先机,便注定了他要想解了这一局要耗费不少的精力。

既是要玩,那便要玩个大的!

总是那般小打小闹的有何意思!

正是看准了陛下的忌讳所在,慕青冉方才会如此设局。

巫蛊之术呢这可是每一位帝王都分外痛恨的事情,因为他们才是皇权的象征,百姓心中的信仰,而非这般阴邪之术。

是以历代帝王对于巫蛊之术都是深恶痛绝、明令禁止的。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为后宫之主的皇后不说响应皇帝的律法也就算了,竟还带头违反,这可是大忌!

再一则,谋害陛下可是要诛九族的!

这般来看,便是连夜倾瑄自己恐也会不保!

但是慕青冉知道,借由这一次能够扳倒皇后便已经足够,至于夜倾瑄怕是难以这一次一举攻下。

毕竟皇后和他之间还是有些区别的,陛下会因为一时气恼而处罚皇后,可是对于夜倾瑄毕竟朝中还有他诸多追随者,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说起来,慕青冉那日告诉娴妃的计划,也不过就是将宫中明令禁止巫蛊之术的事情告知她,剩下的事情即便不用她再多言,想来娴妃也会明白的。

多余的话她并没有说太多,详细的计划也没有告知她,因为说的越多,暴露的就会越多。

对于娴妃而言,只要给她提供一个方向,剩下的事情她自己就会去做。

如此一来,即便将来有人要去搜查的话,也是难以查到自己的身上。

凡事都会到娴妃那里为终结!

如今,她便只等着看戏,瞧着对于皇后即将被废的局面,夜倾瑄究竟要如何解!

永安紫菱洲

静谧的夜空中,繁星点点,看似安静的环境中,可却是隐隐有些诡异。

夜倾昱静静的站立中院中,微微仰头看着漆黑的夜幕,眸中一片忧思。

忽然!

院中四周的围墙上,忽然出现了数名黑衣人,纷纷架着弓箭对准了他!

见状,夜倾昱的唇边却是忽然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眸中仿若坠入了空中的繁星一般。

他来此也算是住了一段时日了,不想隔了这么久,终于有人来人!

那群黑衣人见着夜倾昱竟是不躲也不闪的站在院中,心中也是不禁有些奇怪,却是顾不得细想,纷纷拉圆了弓,箭矢顿时飞射而出。

而与此同时,众人的眼中却是忽然见到,原本还空荡荡的院落,瞬间就又出现了几人,直接挡在了夜倾昱的身前,挥剑挡开了飞驰而来的箭雨。

待到后来的这几人将先来的那几名黑衣人都解决掉之后,方才神色恭敬的朝着不知几时出现在院中的一人略一拱手,随后便又如同来时一般消失不见。

“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说着,夜倾昱含笑的望着来人,语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闻言,那人慢慢从树下的阴影中走出,一头青丝整齐的梳于脑后,眼角微微上挑,神色显得极为傲气,周身气质非凡。

却正是之前搞垮天香居,买下一品轩的幕后老板!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