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中宫易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打算在此处待到几时?”来人没有理会夜倾昱话语中的打趣,只是语气平静的问道。

若是继续留在此地的话,难保接下来不会一波接着一波的刺杀,而他也不可能一直守在此处。

闻言,夜倾昱状似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他缓步走至那人的身边,忽然一把将他揽入了怀中。

“很想你呢!”他们方才见面,就不能不说这般严肃正经的话题嘛!

许久未见,怎么着也该同他亲近一番,再不济,便是嘴上说说,哄哄他也是好的。

这般夜黑风高的晚上,两个大男人抱在一处,场面着实令人觉得有些诡异。

可是仔细见过去时才发现,后来的这人个子较之夜倾昱矮了许多,方才到他的下颚处,身量也娇小了许多,全然不似一般男子那般壮硕。

竟然是个女娇娥!

“殿下这般旁如无人的行为,云舒着实不敢苟同。”话虽是这般说,但到底云舒并不曾推开他,依旧是静静的由他抱着。

四处都是暗卫,他竟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事,真不知道是她将他带偏了,还是他终于懒得伪装那般翩翩君子了。

“不用你赞同,本殿自己高兴便是。”左右她就算是不愿意,也从未真的排斥过他,如此便够了。

听闻夜倾昱近乎是毫无道理可言的话,云舒微微挑眉却是不再说什么。

与他多费唇舌也是无用,到最后一个不小心将他气的跳脚,恐怕遭罪的还是自己。

只不过

半晌之后,云舒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掐了一把依旧赖在她身上的男人,不知道他究竟要抱到几时。

“殿下再不松手的话,天就要亮了!”

“这样抱着才暖和!”说完,夜倾昱还更加抱紧了她一下,像是要极力证明,他说的是真的。

云舒:“”

十步之内便是屋子,他怕冷的话难道不会进去嘛!

不过这样的话,云舒是不会说出口的,因为她一旦说了,夜倾昱一定会顺着反问她一句,“哦?舒儿想回房?倒也不是不可”

诸如此类的对话,她从前不是经历过,夜倾昱真正的那副德行,她着实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不必担心我,想来近段时间,夜倾瑄是没有空暇来对付我的。”薄唇轻轻的凑近云舒的耳边,夜倾昱的声音中仿佛是带着一丝魅惑的响起。

闻言,云舒的眸光忽然一闪,随后方才声音平静的说道,“殿下多虑了,云舒并没有担心,何况即便要担心也是担心大皇子派来的人无法顺利杀死你而已。”

话音方才落下,果不其然见到夜倾昱的整张脸瞬间黑了下来。

“云舒!”夜倾昱自认向来就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可是唯有在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时候,总是一言不合就想要发脾气。

但是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就算他气的脸红脖子粗,她却还是像个没事人儿一般,该做什么做什么、该说什么说什么,丝毫不受影响。

“殿下唤这么大声,是生怕旁人不知道我在此处吗?”他应当知晓,从她选择离开丰鄰城的那一刻起,“云舒”这个人便已经死了!

看着云舒颇为严肃的神色,夜倾昱的心中有瞬间的揪痛。

“可是你又不让我唤你如今的名字”说着话,夜倾昱似是还有些委屈一般,可眼底深处却是满含期待。

“想都别想!”不知几时再是气的他跳脚,他又一个不悦大声吼出来,估计明日整个永安城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了。

夜倾昱:“”

会不会拒绝的太干脆了些!

“我不宜在此地久留,你自己万事小心,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看你。”说完,云舒便伸手推开黏在她身上的男子,眼中一片平静之色。

见状,夜倾昱虽是有些不舍,可也心知她说的没错,如眼下这般倒是难得有些怀念从前在丰鄰城中的日子。

虽是勾心斗角多了些,但是好在她一直陪在他身边,反倒是如今,日子是悠闲自在了许多,可他孤身一人在此处,难免太过孤寂了些。

但如今到了永安这一处,他不再是呼风唤雨的皇子,她也不再是身份卑微的婢女,许多事情都与从前不一样了。

“舒儿”

“嗯?”方才准备离开,可是瞧着夜倾昱眼巴巴的看着她,云舒不禁觉得脚下像是有千斤重一般,说什么也迈不开脚步。

“待到事情有了了结,便为我生个孩子吧!”夜倾昱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之色,他的手轻轻的覆在云舒的小腹上,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有了子嗣之后,他方才能安心,否则的话便要时时担忧她是不是会不告而别。

这样的话,他不是第一次说起,可是唯有这一次近乎是带着一丝祈求,想要让她为自己孕育子嗣。

闻言,云舒的神色稍显怔愣,随后她微微低下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她方才终于扬起明艳的笑脸望着夜倾昱,眸中满是张扬之色,“待到殿下能够活着走出这里再说吧!”

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而夜倾昱一直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眼中透着异常坚定的执着。

他一生隐忍,唯有在对得到她的事情上难得强势,绝对不会容许她轻易退缩!

皇宫

自从庆丰帝将皇后禁足在朝阳宫之后,宫中所有的人都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总觉得陛下这一次禁足皇后,似乎并不紧紧只是处罚她那么简单。

毕竟皇后娘娘可是用了巫蛊之术诅咒陛下和娴妃,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弄得不好,甚至是连大皇子都要受到牵连的!

一些年纪小的宫人猜不出庆丰帝禁足皇后背后的意义何在,但是诸如娴妃和惠妃这般的人物,却是一眼就猜到了最严重的一种后果。

废后!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诅咒陛下都是死罪,就算陛下顾念着夫妻情深,也绝对不会再继续放任皇后坐在凤座上了。

更何况陛下与皇后哪里来的夫妻情深呢!

一直以来在陛下的心中,有资格成为他妻的人都只有容嘉贵妃一个!

想到这,惠妃娘娘的眼中,便不禁满是追忆之色。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说不定现在的后宫也不是眼下这般光景。

“母妃,您怎么了?”看着惠妃忽然之间微变的神色,夜倾宁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从前的旧事。”轻轻的抚摸着夜倾宁的头,惠妃的眼中显得无限哀思。

当年容嘉贵妃出事的时候,刚好是她怀着宁儿的时候,后来宁儿出世不久,贵妃便离世了。

倘或她那时没有怀上身孕的话,倒是可以勉力救她一救,即便没有什么用处,可到底会令自己心安。

但偏偏那时她已有身孕,着实不敢拿宁儿的性命去冒险,帮了容嘉贵妃敌对的就不仅仅只是皇后一人!

是以为求安稳度日,贵妃蒙冤之时,她并没有施以援手。

说起来,她们两人在宫中的交集并不多,可是对于容嘉贵妃的为人,惠妃却是万分肯定的。

那样无限风华的女子,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分明就是皇后等人在陷害她!

可是她不明白,连她都能轻易看透的事情,为何陛下会问也不问的相信。

好像昔日的恩爱缱绻瞬间便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满心怀疑和厌倦,莫要说是容嘉贵妃,便是惠妃身为旁观者,对于当日的情况也是只觉得分外心寒。

是以从那之后,惠妃终于明白,究竟何为帝王之爱,也是自那以后,她将心中仅剩的对庆丰帝的一丝爱恋也抹杀,从此在这后宫之中变得无欲无求。

她生下宁儿之后,便被抬了妃位,好在宁儿只是位公主,就算她升位惠妃,旁人也不会觉得她如何。

这么多年以来,她亲眼看着昭仁贵妃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宫嫔升到了风光无量的贵妃,可最终又是如何呢!

再看看如今的娴妃,虽是眼下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这圣宠不衰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真相,又有几人得知呢!

以前惠妃见到庆丰帝的时候,更多的是畏惧,她不知道一个前一刻还与你软语温存的人,为何下一瞬就会将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难道多年恩爱相守,竟然都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一场吗?!

但是如今她忽然明白了,明白了这许多年来,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不为人知的心酸与苦涩。

因此她如今再是面对庆丰帝,相比于畏惧,更多的却是同情。

多年情深却不得相守,眼下来看,容嘉贵妃离世或许并非什么不好的事情,至少她一人走的洒脱,不若陛下这般,却是自己饱受折磨。

“母妃你怎么哭了?”夜倾宁的声音放的很轻,像是不敢打扰到惠妃一般,看着她眼眶中缓缓流下的眼泪,夜倾宁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方才便觉得母妃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问她的时候也不见她提起,夜倾宁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谁知刚刚她竟是忽然落泪,倒是让她有些没有想到。

在夜倾宁的认知中,惠妃虽然不算多坚强,却一直很乐观向上,极少在她的面前流露出软弱或是哭哭啼啼的样子。

那么今日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听闻夜倾宁的话,看着她眼中震惊的神色,惠妃方才恍然回神,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果然有潮潮的湿意。

“母妃想到了曾经的一位故交,所以心里一时有感”一边说着,惠妃一边拿出丝绢,赶忙擦干脸上的泪水。

闻言,夜倾宁的眼珠儿微微一转,随后便也不再多问。

能令母妃落泪的事情,自然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事,她不提便是了,免得惹她心中更加忧伤。

“啊!母妃,宁儿是要给你看这个的!”说着,夜倾宁将手中的绣帕递给惠妃,看着那上面娟秀的字迹时,她的眸光不觉一闪!

那丝帕上其实只有一个字“等”!

若是旁人见了,只怕定是有些不解的,单单是这一个字,任是何人都难以得知这背后的事情。

但是惠妃却知道,这是慕青冉在告诉她,让她暂且等一等,先不要对娴妃出手。

原本她心中也是有此打算的,毕竟宫中方才出了皇后的事情,若是赶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娴妃也出了事,那接下来的戏岂非是无人能唱下去。

是以惠妃本打算待到皇后的事情尘埃落定,她再按照之前与慕青冉约定的那般,方才稳妥一些。

“母妃知道了,你去将这个拿去少了吧!勿要被人瞧见!”

“是!宁儿知道了!”

说完,夜倾宁便蹦蹦跳跳的出了殿内,而惠妃的目光却是再是变得深远,眸中一片忧思。

早在之前她便有心交出掌宫之权,可是照着眼下的情况来看,或许这个想法又要落空了。

皇后一旦被废,那就意味着后宫真正没有了主事的之人,而陛下绝对不会再册立新后!

也许现在朝中的人还在纷纷猜测,究竟何人会是下一个皇后,但是惠妃心中却十分的清楚,不会再有了!

陛下此生都永不会再立后了!

尽管夜倾瑄已经费尽心机的去周旋,不管是从宫中入手,打算收买眼线也好,令人证明翻供也罢,却最终发现都是徒劳。

因为在暗中阻止他,不让他顺利调查此事的人除了夜倾桓和夜倾辰之外,最重要的是还有庆丰帝!

在事发的第二日朝中,事情根本就没有像夜倾瑄所预料的那般发展,庆丰帝并没有将此事与任何大臣商议,而是直接就颁了圣旨,下旨废后!

虽然很多人的心中已经对此有了猜测,但是当他们真的听到那道废后的旨意从蔡青的口中一字一句的念出时,到底还是有些震惊的。

可震惊归震惊,肯开口为其求情的人却并不是很多,除了大皇子一党的人在极力求情之外,旁的人没有高呼“陛下英明”就不错了!

而事已至此,夜倾瑄再是说什么也是无用,这一场无声的战争,似是还未开场,他就已经败北而归。

庆丰帝根本就没有打算再严查此事,似乎只要定了罪,废了她的后位便可。

但是当这道圣旨颁布到朝阳宫的时候,皇后整个人都僵愣在了当场!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陛下竟然真的会下旨废后!

就算是真的在她的宫中搜出了那些东西,可为何连查证都不需要,便直接下旨!

陛下他就算相信自己会害娴妃那个贱人,可到底不会害他啊!

还有瑄儿瑄儿为何没有救她?

蔡青看着皇后瘫坐在地,却是依旧神色平静的开口,未见丝毫的怜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皇后卫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他子,训长异室。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

曾念其达明干练,深蒙圣恩,委以重任,得沐天恩,贵为皇后,统掌后宫。然其恃恩而骄,恃宠放旷,纵私欲,进谗言,结党营私,弄权后宫。

以巫蛊之术残害妃嫔,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属十恶不赦,有失妇德,难立中宫。今革除其一切封号,贬为庶人,冷宫安置。

钦此!

话落方落,皇后整个人都不堪打击的晕倒了过去,脸上尚且是未干的泪痕。

见状,蔡青的目光对上皇后身边的陶女官,慢慢的开口说道,“将卫氏押送冷宫!暂封朝阳宫!”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