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相认/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本宫不相信!本宫不相信!”被侍卫架出朝阳宫的时候,皇后忽然醒了过来,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的开始拉扯着架住她的两人。

她的口中不住的大喊着,像是要极力证明着什么,不愿承认自己被废的事实。

见状,陶女官便想要奔至皇后的身边,却是不料一旁的蔡青轻挥拂尘,便有小太监上前将她一并制止。

“娘娘!”看着皇后硬生生的被人拖拽出朝阳宫,陶女官一边挣扎着,一边不住的唤道。

“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说完,蔡青便眼睁睁的看着陶女官被人带了下去。

若说等待皇后的是一处冷宫的话,那么迎接陶女官的便只有死亡!

这么多年,她跟在皇后的身边也是够久了,在这深宫之中搅弄风云的事情她做的也是不少,如今也是时候该偿还了。

只不过想到陛下吩咐的事情,蔡青便不由得朝着陶女官颇为嘲讽的一笑。

倘或不是留着她的性命还有用的话,蔡青毫不怀疑庆丰帝一定会用最为残酷的手段来惩罚她。

“本宫要见陛下!陛下!”不管自己此刻的姿态变得有多狼狈,皇后依旧是满口唤着庆丰帝,像是怎样都无法甘心一般。

“娘娘”慢慢走到皇后的身边,蔡青的语气中有些讽刺的唤道。

闻言,皇后方才猛然想起,自己如今已经不是皇后了!

“您若是不想要大殿下受到波及的话,就该安分些才是,毕竟如果不是有三皇子在一旁求情的话,此事可就不仅仅是废后这么简单了!”

随着蔡青的话一句一句说出来,皇后从初时的不甘和愤怒,渐渐变成了惊疑和慌乱。

三皇子为她求情?!

她根本就不相信!

夜倾桓怎么会那么好心!他分明就是有所图谋!

说不定就是他设的这一出局来陷害自己!

“夜倾桓!”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皇后的脸上已经满是愤怒之色。

十几年前朝云华来抢她的后位,最终被她斗败,却不想多年之后她的儿子竟是替她达成了心愿。

“大胆!皇子名讳岂是你一个妇人可随意唤的!”话落,蔡青便示意一旁的两个侍卫,依旧大力的将皇后拉走。

然而皇后则是好像忽然之间受了刺激一般,只口中不住的唤着一个名字,不是陛下、不是大皇子。

而是——朝云华!

直到已经被拉出了好远,可依旧是能够听到皇后声嘶力竭的呼唤声。

闻声,蔡青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随后悄声吩咐一旁的小太监道,“着人盯紧了皇后,万万不可令任何人轻易的接近她!”

“是!”

看着那个小太监领命离开之后,蔡青方才不禁吁了一口气。

按理来讲,皇后既是已经被废,那便等同于是庶人,就是冷宫段或是轮不到她来待。

可是不知为何,庆丰帝却好像是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似的,直接在圣旨中言明,将皇后关入冷宫。

想来是还有别的打算!

宫中的这一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先不说丰鄰城中的各家权贵如何反应,单单是百姓听闻此事的时候,顿时便闹得满城风雨。

毕竟宫中的事情百姓知道的并不清楚,只是隐约听闻了一个大概,知道皇后谋害宫妃和陛下,是以方才被废后。

但是更多的却是不得而知了!

或许在百姓的心中,皇后依旧是一位温良恭谨的后宫之主,但因着嫉妒之心,方才会去谋害陛下。

可百姓不知道,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不知道!

至少慕青冉在听夜倾桓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唇边的笑意便很是明艳。

事情的效果远比她预想的更要好,庆丰帝没有经过任何人商议的就定了皇后的罪,像是要彻彻底底的武断一次。

不对!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同旁人商议,至少眼下这个人就应该是提前知道的。

“王妃真是好手段!”慢慢的喝了一口茶,夜倾桓淡淡的笑道。

早前在得知慕青冉进宫去找娴妃的时候,夜倾桓的心中便已经隐隐猜到她会对皇后出手,只是不知她具体打算如何做。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出手就是这般大的局面,想来夜倾瑄也是难以招架的。

“彼此彼此!”闻言,慕青冉只是淡淡一笑,神色未见丝毫的异常。

夜倾桓是个聪明人,会猜到这背后的主使之人是她也没有什么奇怪,倒是无需遮掩什么。

“哦?王妃这话是何意?”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桓像是有些疑惑一般,微微挑眉问道。

“按照最初的计划,若是皇后暗中利用巫蛊之术害人,陛下发现之后,这便是诛九族的大罪!”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她的眸光扫到院中正在比试的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随后又将目光重新落到了夜倾桓的身上。

见状,夜倾桓却是微微扬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可是如今陛下对皇后的处置,也不过就是废后而已,不曾牵连九族,更不曾迁怒大皇子。”

“的确如此!”

“而能够规劝陛下改了旨意的人,这丰鄰城中不出三人!”说着,慕青冉淡笑着望着他,随后方才接着说道,“父王眼下不在城中,而王爷一直在王府不曾离开,剩下的可能人选便只有三殿下你了!”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桓满脸的笑意的轻轻击掌,眸中满是赞赏之意。

“不亏是靖安王妃!全中!”的确是他为皇后求了情,让父皇不要直接将她问罪的。

只因皇后谋害父皇的罪名一旦落实,那么将来便自然只有死路一条,可是现在的皇后还不能死!

说起来,皇后究竟死与不死,对于慕青冉而言并没有很大的影响。

她只是要将皇后推下凤座,让夜倾瑄再失去一个助力而已,是以最终结果是怎样,她并不是很在乎。

但是很显然,有人比她更在乎皇后的结局!

夜倾桓你果然没有外人看起来的那把简单呢!

这般想着,慕青冉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好像方才眸中的探究之色不过是一个错觉而已。

“改日再来一局!”随着烟淼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慕青冉和夜倾桓缓步走出房中的时候,便只见她飞身而退,立在了距离夜倾辰几步之外。

“不必!”说完,夜倾辰便直接转身走向慕青冉,原本还清冷的神色却是忽然变得温柔了一分。

她赢不了他,同样的,他也无法伤到她,不管再打几次都是难分输赢,实在是没有必要。

几步走至慕青冉的面前,看着他额头似乎隐隐出了些汗水,慕青冉便只淡笑着拿出绣帕轻轻的为他拭去。

见状,夜倾辰素来冷冰冰的脸上,却是忽然浮现了一抹近乎不易察觉的笑意。

烟淼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禁又觉得手有些痒痒的,果然还是想再同他打一架!

她平日并非是争强好胜之人,只是师傅以前常对她说,遇见比自己弱小的人,若是可以用武力解决,便轻易少说话,因着讲完道理再动手,那都是伪君子的行径。

可若是遇见了比自己强的人,那便要二话不说的直接杀上去,因为只有通过实战才能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是如何。

一旦交上手,便可以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赢,而在这过程中学习对方的招式,这是师傅所言的重中之重。

因此在见到夜倾辰的第一次,烟淼便很想和他打一场!

瞧着烟淼微微皱起的秀眉,夜倾桓不禁淡笑着摇头,心中已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

微微笑着走至她的身边,轻轻的同她耳语了几句,随后便果然见到烟淼的眼睛豁然一亮。

“青冉,我心里有些不大舒服,你可以陪陪我吗?”忽然,烟淼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顿时引去慕青冉的注意。

看着烟淼一脸清冷的说着自己心里不舒服,夜倾桓只笑的一脸无辜的站在一旁,而夜倾辰则是眸色愈见寒凉。

“可以呀!”

“不行!”几乎是与此同时,夜倾辰的声音便冷冰冰的响起。

说完,夜倾辰便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慕青冉的说,眸光不善的瞪着夜倾桓。

心道,你自己媳妇儿说心里难受你没听到吗?!

“既然青冉不行,那你再同我打一场啊!”

再打一场,她心里便不难受了!

夜倾辰:“”

在这等着他呢是吧!

见夜倾辰一脸的冰寒之色,慕青冉却是在一旁哑然失笑,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连烟淼这般单纯的人也是被夜倾桓也带坏了。

如靖安王府这边如此欢腾的气氛,一直保持了好几日,只因墨熙在不知第几次为宋祁检查手伤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愈合好的地方,已近渐渐开始长出新的指甲,他也不必再每日承受着巨大的痛意。

但是在一群人因此而开心雀跃的时候,楚鸾却是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望着宋祁的手指发愣。

“你的手不是断了吗?!”难道她听错了?

可是她刚刚回府的那日,的确是听宋祁这般说起的,他的手指都断了!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闻言,宋祁脸上的笑意一时间僵住,而墨熙和紫鸢等人见状,心知想必是两人之间又有什么问题了,便赶忙纷纷闪人。

“鸾儿”忽然想到还有这一茬,宋祁的心中也是不禁一紧!

都怪那日几次想要解释的时候都被人打断了,后来竟是一时忘了。

之后因着怕鸾儿见到他的手伤会心中难受,是以宋祁总是会在墨熙来为他换药的时候将她支开,因此这么久以来,她倒是从未见过他的手拆下包扎之后是什么样子。

今日难得已经大好,却是不料被她发现了!

“你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如先喝药吧!不然就凉”

“先说!你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见他竟是仍然想要搪塞,楚鸾的心中不禁更加的气愤,却又同时觉得无比庆幸。

好在他的手并没有断!

“是我说谎骗了你,原本那日是想这般说,好让你解气的”但是没有想到,后来竟然一直都忘了去解释。

闻言,楚鸾却是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总觉得连日来压在她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

虽然已经逐渐说服着自己接受宋祁断指的事实,可是只要每每想到他今后没有手指的样子,楚鸾都觉得分外的心疼。

明明他的字那么漂亮,可今后都无法再写的一手好字,单单是想到这个理由,她的心中便已是难受的紧。

而如今他竟然说,那不过是当日的一个谎言,他的手仍旧是好好的,这该是如何值得庆幸。

“那那墨熙为何还要给你包扎成那样?”

“因为”方才说了两个字,宋祁便觉得有些说不下去了。

最难的时候他都已经咬牙挺过来了,难道还要在事后说出来让她难过嘛!

慢慢走到出来的身边,宋祁轻轻的拉起楚鸾的手,他的脸颊不可抑制的微微泛红。

“鸾儿,听话莫要问了。”说着,他的手慢慢放在楚鸾的唇角,轻轻的用力向上一推,便见到她的唇角弯了上去,脸上似是带着一丝笑意。

见状,宋祁自己也是不禁微微一笑。

他果然还是最喜欢最初见她的样子,那般没心没肺的张扬大笑,才是她最明媚耀眼的样子。

也是最吸引他的样子!

听闻宋祁近乎是哄弄孩子的话,楚鸾竟是难得的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却是果然不再问起。

说起来,她如今对于宋祁,也算是有了些了解,他既是不想让她知道,那即便她再问,他定然也是不会说的。

既然如此,那她听他的便是,左右眼下他好了就好!

这一日,沈太傅方才从府外回来,便见到慕青冉等在他的院中。

“外祖父回来了!”见是沈太傅回来,慕青冉便笑意盈盈的迎向他。

“嗯青冉怎地这时候过来了?”虽说这孩子每日都会过来他这瞧瞧,可是应当知晓这个时辰他不在府中才对。

“想带一人来给外祖父瞧瞧!”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脸上却是笑意盈盈,可眼中却仿若有点点泪光。

见状,沈太傅的心中却是不禁一紧!

他极少见青冉这般,到底是要给他见何人,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青冉”

“外祖父先坐!”虚扶着沈太傅坐在上首之后,慕青冉方才后退几步站在房中。

而还未等沈太傅继续追问,便只见从屋外缓步走进一人,一袭青衣长衫,眉目清秀,面容俊朗,却是宋祁无疑。

“宋”一见是宋祁,沈太傅的称呼还未说全,却是只见来人一下子跪倒在了他的身前。

“孙儿灵均拜见祖父!”话音落下,宋祁便是朝着沈太傅拜了三拜。

闻言,沈太傅颇受震惊的僵坐在椅子上,略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跪着的人,随后又将目光落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直到后者朝着他微微的点头,沈太傅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却是忽然间落下。

那双饱含沧桑的眼睛,似是被清水洗涤,豁然之间变得明亮!

沈太傅激动的连手都微微有些颤抖,这孩子自称是灵均!

这是他的孙儿!

虽然早前他与青冉便说起此事,心中也算是确定,此事是**不离十,但是因着当时青冉说时机不对,他便一直没有同灵均相认。

而如今丰鄰城中波折不断,沈太傅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艰险,是以便不再主动在青冉的面前提起此事。

但是他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竟是还能听到这声“祖父”!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