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自请辞官/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沈太傅与沈灵均之间这般一相认,不仅仅是慕青冉和楚鸾瞧着高兴,便是王府中的一众人得知了这个消息也是高兴的不行。

毕竟事关他们的王妃的娘家,有了喜事自然是值得庆贺一番的。

再说,这表少爷与郡主之间貌似还有些不同寻常,自然又是亲上加亲、喜上添喜了!

不过热闹之后,却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在等着沈灵均!

那便是朝中那边要如何交代!

当日他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失踪,庆丰帝可是下旨要缉拿他,甚至连同他的养父母在内,都没能幸免。

只是当时陛下派出去的人并没能发现他们的踪迹,这一家三口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杳无音讯。

而如今宋祁不再,取而代之的却是沈灵均,不管旁人如何想,可到底要对庆丰帝有个解释的。

恰好他如今的手上虽是见好,但还并未痊愈,以此为有,倒是有个说法。

是以这一日在早朝的时候,众人便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宋大人,再次出现在了朝中。

“臣特来请罪!”不顾周围人探究的目光,沈灵均只直直的朝着庆丰帝拜道。

看着眼前跪着的人,莫要说是庆丰帝,便是满朝的文武百官,也不禁有些惊讶!

不想宋大人失踪了这么久,今日竟是又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宋卿究竟是何故擅离职守?”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打量着眼前的人,发现他精神气色尚好,倒不像是有何病况的样子。

只是这身量看起来倒是当真有些消瘦了!

“回陛下的话,臣前些时候被一伙叛民所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因着受伤不便,是以才一直在一处农庄养伤。”听闻庆丰帝略显严厉的声音响起,沈灵均也未见丝毫的胆怯,只是一字一句的仔细回答着。

闻言,朝中的大臣们却是不禁有些奇怪,被叛民所绑?!

这宋大人好端端的待在府中,又怎么会忽然被叛民所绑呢?

而且这所谓叛民又是指的何人?

可别人怀疑沈灵均说的话,但是夜倾瑄却丝毫不怀疑,因为他原本就知道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又何来怀疑一说呢!

微微转头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沈灵均,夜倾瑄的眼中满是嘲讽之意。

呵!叛民真亏他们想的出来!

“哦?叛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听闻沈灵均的话,庆丰帝也是不禁满心疑惑。

“启禀陛下,劫走臣的那伙人,是原临水国的人。”

话音方落,顿时满殿皆惊!

原临水的人竟然敢掳劫朝廷命官,难道是想要犯上作乱吗?!

“他们为何要劫走你?”没有同那些大臣们一般作想,庆丰帝反倒是有些奇怪,朝中这么多的大臣不见出事,为何偏偏只有他被劫走了?

“实不相瞒,臣原本应是临水之人!”

随着沈灵均这句话说出来,满朝的文武百官,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反应。

若说方才沈灵均的那句话已经足够令人感到震惊,那么眼下他说的这句,就堪比是一声惊雷,响彻在了大殿之中。

宋大人竟然也是临水人!

事实上,早前在严家搬到丰鄰城的时候,那时有关沈灵均身世的事情便闹得满城风雨。

是以对于他不是宋家亲生孩子的这件事,本也不是什么秘密。

众人都知道他的父母另有其人,但是却根本没有想到,他本身竟不是丰延人。

想到这,众人倒是有些明白了那群叛民为何要掳走他,想来是认为他身为临水人,如今却在丰延的朝中的卖命,心中一时气愤吧!

不过此前并未听闻这样的事情,宋大人也从未在人前提起过自己的身世,众人本以为是他自己也不晓得。

但是瞧着眼下的情况,难道他已经得知了自己真实的身份吗?

否则的话,何以会知晓自己本是临水人呢!

“不过,如今临水已尽归丰延,是以临水百姓自然便也是丰延百姓,臣便也是丰延之人!”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便是临水当年的将军,但他知晓当年之事乃是北朐在暗中捣鬼,非是老王爷的原因。

而至如今,丰延一统天下已经成为定居,他便是纠结那些过往也是无用。

更何况从决定要帮助三皇子夺嫡开始,他就不曾去考虑过自己身份的问题。

只因他所求的是,是与祖父和青冉相认,旁的事情倒是显得没有那般重要了。

“哈哈宋卿此话有理!”沈灵均的这一番话说出来,似乎是说到了庆丰帝的心坎里,倒是一时引得他“哈哈”大笑。

“说起来,微臣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宋大人既是已经被他们抓走,何以又会如此安然无恙的回来?”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道略显疑惑的声音,随着这一句话问出,殿内其他的人也是不禁有些奇怪。

这般一说,倒好像真的是如此,虽然瞧着宋大人好像是较之以前消瘦了一些,可并未见其有什么别的伤病。

但是若果然如他自己所言一般,是被原临水的一些人抓走,他们既是心中有怨,又怎么会不对他严加用刑呢?!

闻言,沈灵均并未见丝毫的慌张之色,反倒是先朝着庆丰帝微一拱手,随后方才转身望着说话的那名官员。

目光一片坦诚的望着对方,众人只见沈灵均慢慢的抬起双手,将两掌摊平与众人细看。

初时他们还未察觉有何异样,可是随着方才质疑的那名官员的抽气声,众人不禁纷纷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那是什么情况?!

只见那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上,原本应该是圆润饱满的指甲,此刻却是光秃秃一片,只有根部的地方长出了一片小小的指甲,但却只是短短的一小截,看的出还未完全长好。

“他们倒是不曾用别的刑罚,只是拔掉了在下手上的指甲而已!”说话的时候,沈灵均的语气很是平静,好像在谈论着今日的天气如何。

可听到众人的耳中,却是只觉得遍体汗毛都要炸了起来!

居然被拔掉了指甲,而宋大人竟然还说“而已”!

先不说这样的伤痛究竟会如何折磨人,他们不曾经历是以并不知道,但是宫中却有种刑罚,上了年纪的老嬷嬷为了管教犯了错的小宫女,会用银针刺进她们的指甲缝,那般景象他们还是见过的。

单单只是那样的疼痛,便时常会有宫人熬不住而咬舌自尽,更遑论宋大人这般是直接被生生拔掉!

听闻沈灵均的话,庆丰帝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不知他一时想到了什么。

“如此恶毒的手段,这群刁民定然要严惩才是!”

“是呀!还望陛下能够为宋大人做主!”

见庆丰帝的面色似有缓和,这一群大臣便又开始纷纷附和着,却是不再质问沈灵均被绑的事情。

没有人会为了说一个谎话而去对自己用这样严酷的刑罚,更何况那指甲已经渐渐开始长出,看起来也的确是有些时日了,时间上也对的上。

“启禀陛下,臣在逃回来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着人通知方大人了。”

沈灵均的话音方才落下,众人便只见方庭盛向前走了两步,拱手朝着庆丰帝说道,“启禀陛下,微臣进宫之前便已经命人按照宋大人所言暗中探查此事。”

闻言,庆丰帝微微点了点头,觉得方庭盛如此不打草惊蛇的做法很是不错。

那群叛民既是那般大胆,或许不止只有几人而已,最好是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

然而夜倾瑄在一旁冷眼看着站在前面的沈灵均和方庭盛,眸光却是渐渐变得有些阴暗。

难怪他敢撒下这般弥天大谎,原是有京兆府这边给他兜着!

自从上一次西宁侯的事情之后,夜倾瑄便已经感觉到,方庭盛多半是已经投靠了夜倾辰,如这般帮着他们做事,倒是也无可厚非。

“启禀陛下,宋大人此次也是不幸遇害,这此前所谓的擅离职守之罪”就在众人以为此事便算是已经过去时,却是没有想到抚远侯会忽然开口说话。

听他如此一说,众人方才记起,此前因着宋大人一夕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陛下便下旨要满城搜查。

瞧着样子,也是有问罪的打算,可是方才他上殿说了这许多,他们反倒是一时忘了这茬儿。

眼下听闻抚远侯的话,他们虽是想起了此事,可又不由得心中奇怪。

这位侯爷自六皇子被幽禁之后,便极少插手政事了,但是如今怎地会为宋大人求情?!

而且说起来,这宋大人不是大殿下的人吗?

怎地反倒不是大殿下一党的人来开口,反而是抚远侯呢!

众人心中的疑问一时还未解开,却是只见沈灵均再次跪倒在地。

“启禀陛下!臣自请辞官!”

闻言,满殿的大臣均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沈灵均,像是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般。

宋大人竟然要辞官!

如今正是大皇子与三皇子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他竟是选择在此时辞官,难道是不打算继续扶持大殿下了吗?

还是说这是他们早已商量好的一个计划?!

但是与众人心中的种种臆测不同,便是旁人眼中身为正主儿的夜倾瑄也是没有想到,沈灵均竟然会辞官!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辞官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否则的话,他此前一直都是扶持自己,与大皇子一党的人在一处,眼下没有任何准备的跑到了老三的阵营去,想来还要费一番周折。

倒是莫不如直接辞去这官职,左右他若是有治世之才,便是不在朝堂之上,也一样可以施展才华。

听闻沈灵均的话,夜倾桓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坚毅的望着庆丰帝,便心知他是打定了主意,便也就没有开口说什么。

原本就算是选择留在朝中,夜倾桓也已经想好了对策,不会令他在朝中的地位尴尬。

可他既是已经认定了自己的想法,夜倾桓倒是也不会勉强。

“辞官?宋卿何出此言啊?”本来就算抚远侯没有提起的话,庆丰帝也是不打算对他问罪的。

被人掳走本就不是他所愿,更何况还为此受了伤,庆丰帝又怎会轻易怪罪呢!

但是这辞官却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回陛下的话,臣方才所言,本是原临水国的人,而家父正是多年前与老王爷有过一战的临水将军——沈仕芳!”

此言一出,便是庆丰帝也不禁微微眯眼,眸中有些意味不明。

如此看来,他便是沈太傅的孙儿,靖安王妃的表哥——沈灵均!

想到这一点,众人再是看向沈灵均的目光,便再也难以平静。

此前已经有了一位沈太傅,陛下几次想要招揽他入朝为官,但是最后都被他拒绝了。

如今竟然连原本众人以为的宋祁也是沈家人,甚至是沈仕芳的后人,这可就有些热闹了!

先不说他此前一直与大皇子过从甚密,眼下既是要认祖归宗,那日后与大皇子之间的关系可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不过也有一些心思活络之人,觉得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沈灵均的真正身份既然是身为靖安王妃的表哥,那谁又能保证,他是最近方才得知的这个真相呢!

会不会他很早之前就已经知晓,但是却一直刻意隐瞒身份,从而潜伏在大皇子的身边,为的就是套取更多的消息。

若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想来大皇子应当是恨极了他!

但倘或不是这样的情况,而事实就是如沈灵均自己所言一般,他也是这次被劫之后,方才意外得知了真相。

那么想必就是因着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方才会自请辞官!

毕竟一边是自己离散多年的亲人,一边却是以前效忠的主子,而且这两方目前来看还是敌对的架势。

是以如沈灵均这般,直接辞官或许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宋卿竟是沈家之后!”原是庆丰帝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结果,他本以为沈灵均是顾忌着自己临水人的身份方才如此。

不料这当中竟是还有隐情!

只是他这般选择却是与沈太傅别无二致,既能够识大体的明白如今的局势,却也无法枉顾家父性命的继续入朝为官。

无论是这份气魄还是见识,庆丰帝都是欣赏的,可是无奈他心意已定,便是强留也是无用。

“既然如此,朕便准了!”说起来,从第一次见到沈灵均的时候,庆丰帝便对他很是看好。

此后也是有意要重用于他,是以难免会对他寄予厚望。

事实证明,庆丰帝的眼光也果然没差,沈太傅的孙儿自然不会是寻常之辈!

但却是有有些可惜了,他如今辞官,倒是丰延的损失。

闻言,夜倾瑄不免有些惊讶的看了庆丰帝一眼,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简单的就同意。

本以为他会再挽留沈灵均一番,谁知竟是略想了想就应允了。

尽管心中有些惊讶,但是夜倾瑄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自从发生皇后的事情之后,庆丰帝虽是不曾对他一起问罪,可是他的心中却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他不知道父皇是在打着什么主意,可是单看着夜倾桓也是一副看戏的态度,夜倾瑄的心中便有些难以平静。

能够在母后的事情影响之下不被父皇迁怒,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若是他于此时贸然有所行动的话,难免不会为自己招来祸事,是以还是沉寂一些为好。

左右沈灵均已经辞官,他也无法利用朝中的一些人脉去暗中对付他!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