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皆大欢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散朝之后,夜倾瑄看着沈灵均离开的背影,眸光渐渐变得愈来愈暗。

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般,他同慕青冉站在了相对的两个阵营,然后他身边的人便不自觉都分成了两派。

要么追随于他,要么效忠于对方,似乎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像是老七那般在中间摇摆不定,一方面不想背叛自己,可是另外一方面,却又不忍心去伤害她,最后苦的也不过就是自己而已。

这一场皇权争夺,从一开始了就注定了死亡的结局,不管是他、还是夜倾桓都不会轻易的向对方俯首称臣,那么最后的结果不言自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宋家夫妇在你的手上吧!”见夜倾桓淡笑着经过自己身边,夜倾瑄的声音忽然低低的响起。

闻言,夜倾桓正准备离开的脚步不禁一顿!

“是!”微微淡笑着转身,夜倾桓丝毫没有遮掩,而是十分的直接的给出了答案。

既然已经被他猜出来了,那再是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白白的惹出笑话来。

的确是他将宋家的二老接到了安全的地方保护着,这是他与沈灵均一开始就定下的约定。

一旦他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夜倾桓承诺过,会好生保护他的父母,自然不会食言。

是以在他得到消息,沈灵均不知所踪的时候,他便第一时间着人去接走了他们,好在来得及,没有被夜倾瑄的人抢了先。

“你竟是会为了救宋祁做到这一步!”非是说夜倾桓保护宋家二老的事情,夜倾瑄的意思是说他带着人闯到他府上的那件事情。

虽然夜倾瑄说的不甚明白,旁人或许不理解他的意思,但是夜倾桓却十分清楚。

“皇兄说错了!”淡笑着望着夜倾瑄,夜倾桓的声音中似乎都带着一丝笑意,“臣弟不是为了宋祁”

说着,他不禁顿了顿,见夜倾瑄似是面有疑惑的看过来,他方才接着说道,“是为了沈灵均!”

这两者之间虽然看似相同,但是实际上却有很大的差别!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不觉一闪!

没错!

宋祁已经变回沈灵均了!

如果宋祁只是宋祁,那么说不定夜倾桓不会冒死救他,可他同时也是沈灵均,慕青冉的表哥,那这结果有些不一样了。

救了一个沈灵均,不仅仅是会令他感激涕零,便是靖安王府,也会在日后对夜倾桓更加加以扶持。

尽管有些这个举动有些风险,但是好在结果带来的利益却是巨大的。

“呵呵你说的对!是为兄一时糊涂了!”果然夜倾桓就是夜倾桓,看似完美如谪仙,可是世人莫不是忘了,神仙哪里会有感情呢!

他会选择救沈灵均,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主仆之情,只是因为这样的举动能够为他带来足够多的利益罢了!

“皇兄若无事的话,臣弟便先告退了。”说完,夜倾桓便转身缓步离开。

对于夜倾瑄在心中有关自己的猜测,夜倾桓多少能够猜到一些,但是他却并不打算为此辩解。

旁人究竟会如何看待他,他心中根本就不在乎,或许他们越是认为他冷漠无情,对他方才更有好处。

只有那样,在外人的眼中他方才没有弱点,才可以不被束缚住。

不过也不是绝对的!

至少所有人都知道,君儿对于他来讲,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甚至是用性命守护都不为过的人。

而如今,除了君儿,他的心中难得还多了一人,虽然她未必需要自己的保护,但终归还是放心不下的。

看着夜倾桓渐渐远去的背影,夜倾瑄的眼中却是不禁变得幽暗。

这世间之人怕是都被这兄弟俩给骗了吧!

一个心慈人善像菩萨,一个天真呆傻是痴儿,可是到头来,却是世人被他们兄弟二人给欺骗了。

他们分明就是蓄谋已久,从一开始就是动机不纯的隐瞒着实力,暗中一步步的谋划着,准备随时反击!

方至如今,夜倾桓曾经假装的腿患也已经不药而愈,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夜倾君了!

很快的他也会以一种震惊世人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改变他们以往对他的看法。

这对夜倾瑄而言,可并非是什么好事!

之前是因为夜倾桓的腿不良于行,所以他们方才放心的认为,他日后定然无缘皇位。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假的,而将来一旦发现夜倾君也治好了那般痴傻的样子,对于夜倾桓日后问鼎皇位,则是会更加的有助益。

反倒是他,老七薨逝,老八禁足他的身边似是已经无人可用!

靖安王府

下朝沈灵均并没有回宋府,反而是直接去了靖安王府。

毕竟宋府的那处宅院还是之前夜倾瑄为他置办的,如今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不过总是一直这般住在王府也是不成体统,他之前在此养伤,外人不得知晓也就罢了!

但是如今既然已经与祖父相认,他们爷三爷俩的都住在这里到底是于理不合,是以沈灵均便合计着,准备在外置办一处宅院。

刚好将沈太傅也接出去,若是实在挂念夜安陌的紧,大不了每日再过来,走走逛逛的倒是也可以当做强身健体。

只是这当中有一个问题便是,沈灵均入朝为官的时日不多,拿到的俸禄也是有限,若是要重新置办一处宅院的话,这银钱倒是有些吃紧。

而靖安王府倒是不差这点银钱,但是沈灵均又万万不会接受,是以慕青冉也没有提起此事。

好在沈太傅早前置办过一处府邸,只是当时是为了引人入局,他方才出去住了几日,后来经不住慕青冉的软磨硬泡,便又搬回了王府。

如今倒是刚好可以派上用场,不仅是沈太傅和沈灵均,便是宋家的二老也一同前往,倒是更为圆满。

想到这,慕青冉原本还有些不舍的心绪却是渐渐变得平静。

原本将外祖父留在王府中住下,就是因着他身边一直没有人照顾,如今既是好不容易认回了沈灵均,祖孙二人自然是要好好聚一聚的,搬出王府也是无可厚非。

再一则,即便不考虑沈太傅这一层,尚且还有宋家的二老需要安置,总不能将他们都接到王府中来。

便是外人不说什么,想来他们自己也是拘谨的。

这般一想,慕青冉便淡淡一笑,不再去纠结那些已经决定的事情。

听闻表哥下朝回府之后就直接去找了夜倾辰,想来是要将今日朝中发生的事情说与他知晓。

“启禀王妃!宋家的老爷和夫人到了!”正在思虑间,却是听闻从外进来的婢女如此说道。

闻言,慕青冉的脸上便不禁扬起了一抹笑意。

“去禀告王爷一声,就说他与表哥议事完之后,直接去外祖父的院子。”

“奴婢遵命!”

说完,慕青冉便先一步带着紫鸢和流鸢去了沈太傅的院子。

虽说这王府的主人是夜倾辰,宋家的二老来了此处应当先去拜见他才是,可是眼下他正在议事,再加上有外祖父在此处,先去他的院中倒也无妨。

一路奔着沈太傅的院子而去,远远的便瞧见了慕青珩兴高采烈的站在院门口的位置朝这边张望着。

还未走到近前,便见他急不可耐的几步跑到了慕青冉的身边。

“大姐姐!”今日的慕青珩显得格外的开心,他也是方才得知,原来之前客院中一直住着的人,竟然就是宋哥哥!

不对!

他如今应当随着大姐姐,一同唤他表哥才对!

说起来,在得知客院中的人就是沈灵均之后,慕青珩还有片刻的失望呢!

只因他原本以为,那院中住着的人,是王妃姐夫认识的哪位盖世豪侠,原本还想向他求教武艺。

不想盖世豪侠没有,反倒是有个名动京都的探花郎!

慕青冉淡笑着望着眼前的人,眸中满是温柔的笑意,两人依旧是向前走着,可是她的目光却是又忽然转头看了慕青珩一眼,令他不禁一愣!

“大姐姐?”见慕青冉神色微愣的望着自己,慕青珩不禁有些奇怪的唤道。

可是他有哪里不对劲儿吗?!

“珩儿似是长高了”说着,慕青冉不禁又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发现自己果然说的没错。

不仅仅是长高了,似是也有瘦了一些,从前圆乎乎的小脸,现在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肉了。

虽是比不得之前那般圆滚滚的可爱,但是倒足以可见他的模样倒是愈发英俊了。

仔细看看,有些小大人的样子,带着一些男儿才有的英气与刚硬。

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慕青珩自己倒是乐坏了!

此前他便一直想着,不知自己几时方才会长大,也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如王爷姐夫一般高,可以强壮到将大姐姐牢牢的保护在他的身后。

是以如今听她说起,自己竟然长高了,他怎么会不开心呢!

“以后还要长得更高!”

闻言,不仅是慕青冉,便是连她身后的紫鸢和流鸢也是不禁轻笑。

还要更高却是不知这更高,究竟要多高!

“大姐姐”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珩的声音忽然变得低了下来,眼中似是有些纠结之意。

“嗯?”

“日后珩儿不能日日都在你身边,你自己好生注意身子!”

听慕青珩如此一说,慕青冉倒是有些奇怪,不知这孩子好生生的,怎地会忽然说了这样一番话。

“不在此处,那珩儿要去何处?”

“太傅大人要同灵均哥哥一起搬到府外去住了,我如今年纪愈发长大了,再是住在王府中也是多有不便”所以,他也要同他们一道离开的。

“是谁同你说的这般话?”慕青冉的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声音极为温柔的同他说道。

“没有旁人同我说,是我自己想到的!”若是他年纪尚幼,那倒是无妨,可男女自古七岁不同席,他日后会渐渐长大,自然是多有不便。

“你小小的年纪,平白思虑这般多做什么!”说着话,慕青冉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慕青珩的脸蛋一下,却是觉得手感比不得以前。

王府虽是她的婆家,但是这满府上下的人却是都没有这般想,只要进了王府的大门,他们便只当是家人一般对待。

更何况不管是夜倾辰还是父王,他们都不是讲究那么多的人,是以就算珩儿一直住在此处,旁人也是不敢轻易说什么的。

“你既说自己越发长大了,那我也不便为你做决定,你只全凭自己心意,想住在哪一处都是可以的。”留在这里也好,随外祖父他们一同去也罢,左右都在这丰鄰城中,又不是见不得面。

闻言,慕青珩神色一愣!

随后仔细想了想,却是暗道自己果然还是没有长大,竟为这样的小事也纠结了一场。

他以后若是心中记挂着大姐姐,只要每日从书塾下学之后过来王府看望她和陌儿一番便是。

“是珩儿有些庸人自扰了!”说着,慕青珩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轻笑道。

见他似是终于想明白了,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只淡淡笑着同他进到了院中。

“参见王妃!”方才行至门口,慕青冉便只见屋内的两人赶忙起身朝着她拜道。

“快些起身!”淡淡笑着落了座,慕青冉看着神色略有些拘谨的宋家二老,便也只赶忙吩咐人看座。

“灵均呢?”见是慕青冉一人前来,沈太傅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算算时辰,他应当已经下朝了才是!

“表哥与王爷在书房中议事,想来也快过来了。”

听闻沈太傅与慕青冉的对话,宋谨和锦绣却是不禁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是真的。

虽然一早就知道,祁儿的生母怕是不简单,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沈将军的后人!

而如今,竟然成为了靖安王妃的表哥,倘或不是他们亲眼见到的话,还真是不敢相信。

“今日有幸得见两位,青冉心中不胜感激。”说着话,慕青冉却是慢慢的起身,朝着宋谨和锦绣盈盈一拜。

见状,两人却是纷纷吓得匆忙起身,连连摆手说道,“使不得!王妃这可使不得!”

他们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而已,又哪里受得住王妃的礼呢!

“这一拜,不为别的,只是因着二位对表哥的抚养之情,青冉心中不甚感激。”听闻慕青冉的话,沈太傅却是在一旁不住的点头。

“只是因着舅父舅母已经辞世,外祖父又是年长之人,是以这一谢礼,青冉定然是少不得的。”

闻言,宋谨和锦绣的心中,却是不禁对这位传说中的靖安王妃更添好感。

早前便听闻她容姿绝色,性子更是难得一见的好,只是从前不曾接触,是以他们也难辨真假。

但是如今这般一看,倒是较之传闻中的要更完美!

难怪靖安王如此挚爱于她,这般绝代佳人,换作是任何人都要好好对待的吧!

“王妃说的哪里话!是草民与拙荆有福气,方才能得祁灵均这样的孩子!”一时嘴快,宋谨便没有顾忌许多,差点就又说成了宋祁,待到意识到的时候,便赶忙改口说道。

说完,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沈太傅的脸色,唯恐对方会因此不悦。

毕竟宋祁已经算是认祖归宗,再是提到他从前的名字,到底是有些不好,说起来他原本该是姓“沈”才对!

“无需如此介意,灵均他既是沈家的子孙,可也同样是宋家的孩子!”似乎是看出了宋谨的小心翼翼,沈太傅不禁轻捋胡须,含笑的说道。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