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出殡/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沈太傅的话,宋谨和锦绣不禁相视一笑,倒是不似方才进来的那把拘束和不自然。

虽然此前也多少听宋祁提到过一些沈太傅的事情,不过那多是有关他学识渊博之事,关乎他的为人,倒是并未曾听说过。

再加上,锦绣出身风尘,便是旁人听闻了,尚且要对她另眼看待,更不要说沈太傅是清流之派,对于她这样的女子应当是更加的看不起才对。

说起来,沈太傅的想法的确是保守和刻板一些,但是大是大非他却是分的很清楚!

锦绣如今既是已经嫁给了宋谨,又多年抚养沈灵均,将他视如己出,单单是这般作为便较之一般女子都要更贤惠,是以沈太傅倒是不曾觉得她的出身如何。

“祖父!爹娘!”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道略显激动的声音,话音方落,房中的几人便见到沈灵均和夜倾辰走了进来。

“参见王爷!”没有想到竟然连靖安王也来了此处,宋谨赶忙拉着锦绣跪在了地上。

这位王爷他们从不曾见过,但却是对于他的大名如雷贯耳。

想到丰鄰城中有关他的传言,锦绣便下意识的往宋谨的身后缩了缩。

旁人倒也罢了,这可是位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他骁勇善战、保家卫国是一方面,但是他杀人如麻也是事实!

如他们这般倒也不是全然恐惧夜倾辰,更多的想来是敬畏!

察觉到锦绣的小动作,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的微笑,觉得她家王爷又将人给吓到了。

“起!”冷冷的一个单音,说完,夜倾辰便朝着沈太傅微微一拜,“外祖父!”

不管他于外如何,但是在沈太傅的面前,却是先记着自己是孙女婿的身份。

因着夜倾辰在此处,宋谨和锦绣唯恐失礼,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激动,只敢神色欣慰的望着沈灵均,却不曾贸然的开口说话。

见状,慕青冉便也心知,定然是因着夜倾辰的缘故,他们方才会诸多顾忌。

便是连担心表哥也不敢太过表现出来,想来他们许久未见,也是有很多话要说,还是先行离开的好。

待到与夜倾辰一起出了沈太傅的院子时,慕青冉的目光不禁往四处看了看,忽然觉得等外祖父他们离开之后,王府怕是又要变得与以前那把冷清了。

“怎么了?”见慕青冉的神色似是有些恍惚,夜倾辰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

“只是觉得近来,府上难得热闹,很快又要变得冷清了”虽然她不是什么太过喜好热闹的人,但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闻言,夜倾辰只是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没有说什么。

若是他们自己可以多要几个孩子的话,这府上将来倒是会很热闹,可是想到慕青冉生产时的场景,夜倾辰便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那样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情况,他再也不愿青冉去经历了!

“他们住的不远,一样可以来府上的。”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想到将来紫鸢和流鸢都会有自己的孩子,难道还怕这府上不够热闹嘛!

说起来,她们两人成亲也是有些时日了,却一直不曾听闻有何消息传出,难道是刻意避开这段时间吗?

眼下丰鄰城中事态不明,似乎所有人都在暗中蛰伏隐忍着,待到某一个时机来临的时候,方才最终爆发!

照着如今的情况来看,似乎夜倾桓已经隐隐有赶超夜倾瑄的态势,朝中也是施展的如鱼得水,一切都很顺利。

而夜倾瑄一定不会这般放任不管的,迟早是要反击的!

待到那个时候,便是生死一战了!

宫中

自从皇后被关进冷宫之后,整个后宫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娴妃小产之后,本应该算是被庆丰帝冷落了一阵子,可是谁知后来她竟是又重新得宠。

甚至这一次较之以往要更甚!

这话倒并非是旁人传了出来,而是蔡青一直在庆丰帝的身边伺候着,近几日观察下来方才发现的。

照理来讲,蔡青身为奴才,自然是没有权利质疑皇帝该宠幸哪一个妃子。

但是自从上一次庆丰帝生辰的时候,靖安王妃送了一幅绣画之后,陛下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进后宫了。

可近来不知为何,又开始独独宠爱娴妃娘娘!

正是因此,蔡青方才会觉得有些疑惑不解。

而且近来陛下的情绪也变得有些阴晴不定,时不时的就会发火,昨日还处罚了一名奉茶的宫女,倒是愈发的令人看不透了。

这一日,蔡青正在御书房中伺候着,看着庆丰帝越皱越紧的眉头,他的心中不禁愈发的疑惑。

近来并不曾听闻朝中有何大事发生,何以陛下这般眉头深锁?!

“启禀陛下,娴妃娘娘求见!”忽然,蔡青正在思虑间,却是听到外面的小太监进来禀报道。

闻言,蔡青下意识的就朝着庆丰帝望过去,果然见他的眸色豁然一亮!

“宣!”

话音方落,便见到娴妃一身桃红宫装走了进来。

“华儿!”庆丰帝的神色看起来极为喜悦,见到娴妃的那一瞬间便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

一旁的蔡青见状,便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赶忙躬身退下。

在合上门扉的那一瞬间,蔡青的余光扫到庆丰帝看着娴妃近乎痴迷的样子,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那一声“华儿”,蔡青不知庆丰帝究竟唤的是何人,那般眷恋情深的眼神也不知他眼中究竟看到的是何人。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也不知是不是他多想了。

原本宫中一直都是惠妃娘娘在掌权,可是近几次后宫有何风吹草动,却都是娴妃先来禀明陛下。

看着陛下的意思,似乎也没有制止或是任何的不悦,若是长此以往的话,娴妃会不会直接夺了惠妃娘娘的掌宫之权?!

更重要的是,如今后宫之中可是没有皇后,究竟有多少人暗中盯着这个位置,蔡青不知道。

可他知道的却是,自卫氏被废之后,陛下绝无可能再册立任何一位皇后了!

因为他最想赐下后位的那人,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想到这,蔡青却是又不禁觉得,陛下如今的行为着实是有些令人觉得捉摸不透。

仔细想了想,蔡青觉得如今朝中可信得过的人着实不多。

再仔细盯着娴妃一阶段,若果真有何异动的话,届时还需联系一下靖安王!

事关陛下,若是换了旁人的话他是万万信不过的!

近来的丰鄰城中,说起来也算是热闹,前有皇后被废,后有朝中官员辞官,倒是令百姓看足了热闹。

眼下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探花郎宋祁本该是沈将军的后人,名为沈灵均!

如今他既是已经认祖归宗,便为了心中稍安,是以选择辞官,不再于朝堂之上效忠丰延。

可沈灵均却是办了一处私塾,成为了一名教书先生,也算是没有浪费自己的一身才学。

是以当这一日,丰鄰城中的百姓瞧着城南一处宅子终于有人入住的时候,倒也并未觉得十分的惊讶。

那府邸的匾额之上醒目的写着“沈府”二字,众人便也就知晓了,这一处想来便是靖安王妃的母家,沈太傅的宅院。

左右大家都算是一家人,宋家二老也就不曾再另外置办府邸,只大家都住在了一处。

因着慕青珩想要今后同沈灵均学到更多的知识,索性便同他一起搬了出来。

如今靖安王府中,一夕之间恢复了以往的冷清,也不过就是还有一个楚鸾留在那罢了!

只是依照着她如今与沈灵均发展的态势,怕是不日也要搬出去了!

而与此同时,除了沈府的府宅搬进了主人家之后,倒是还有一件大事值得众人去注意。

那便是七皇子夜倾睿的丧仗,出殡了!

当日因是钦天监的人算的日子,也按照礼节停灵四十九日,如今一切下葬之事都准备周全,方才最终出殡下葬。

吊唁之时,慕青冉已经去过了一次七皇子府,可真的到了如今出殡的时候,她反倒是不曾前去。

天气愈见寒凉,再过几日便要入冬,她素来最是不宜受凉,可这一日却还是让紫鸢她们将她素日用的琴摆到了亭中。

与王府一墙之隔的外面,丧音礼乐响彻震天,甚至还隐隐的传来了众人的哭泣之声。

慕青冉只静静的坐在琴架前,净手、焚香她一步一步的仔细做着,好像丝毫不曾受到打扰。

她只一人独坐于亭中,身上莲青色的披风被风吹动,似是她整个人都要翩然于飞一般。

及至此时,夜倾辰刚巧从书房中回来,看到亭中那人身影的瞬间便顿时顿住了脚步。

见状,紫鸢等人原本以为他会有些不悦的拉着王妃回房,却是没有想到,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不曾上前打扰,可也不曾转身离开。

“启禀主子,今日是七殿下出殡的日子!”墨锦的声音在一旁低低的响起,看着王妃独坐亭中的样子,他便唯恐王爷会不高兴的解释道。

说起来,墨锦倒是不觉得王妃的举动有何不对,只是他家王爷素来独占欲强的紧,怕是他会有些不悦的。

但是墨锦没有想到,待他说完之后,夜倾辰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脸色也并未瞧着如何难看。

他只是神色专注的望着亭中的那人,远远的望着、守着!

琴音忽起的时候,很是清凉飘逸,丝毫不见任何的悲戚和哀痛,似是空山幽谷中的一片宁静气氛。

这一首曲子,单单听着泛音,夜倾辰便知道他从未听过!

想来是青冉特意为他而谱,一生弹这一次,此后再不会有人听闻了。

慢慢的,起伏跌宕的琴音随着像是她的思绪展开,缓慢而规整的节奏,缠绵悱恻的曲调,绵延不断的音律,满满都是情真意切。

闭上眼睛的那一瞬,慕青冉的耳边似是又响起了那一日夜倾睿的声音,透着无尽的释怀和轻松,却说着最为沉重的情话。

我思美人天一方,欲往从之不能忘

旋律的层层推进之中,任何听到的人都能够感觉到慕青冉的思绪翻滚,心潮起落,那无边伤感令人闻之落泪。

直到情绪渐趋平静,好似幽谷里升起的烟岚,缭绕里不断地散开又聚拢,仿佛欲言又止一般,引人无限遐思。

那一缕似断似续的烟,想要连在一起,但其实已不能,它们无望地上升,企望在上升中再续前缘,可是终究还是随风而散。

纵是山阻水隔,尚且能够鸿雁传书,虽无心心相印,却难免思念深情。

他于那晚玄月梢头,失了自己的心,她在那日落叶纷飞之时,欠下了自己的情。

究竟这一生到底谁欠谁,已是难以说的分明,他如今远去,于这万般情深中抽身而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左右她今生能还的,也不过是一曲轻音而已!

风住尘香花已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直到琴音落下,慕青冉的手腕上滴了几滴泪水,可她的脸上却是一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尽管王府之外的丧礼之声很大,但却依旧不妨碍她兀自弹琴弹得专心。

今日过后,世间再无夜倾睿此人,不管是他的恩情还是深情,她都受了,今生无以为报,惟愿来生他莫要再遇见自己。

微微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色,闭起眼睛的那一瞬,眼泪蓦然滑落。

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温暖包围的时候,慕青冉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人,她不禁扬起一抹笑意,眸中却是未见丝毫的诧异之色。

这世间能够给她这般温暖和呵护的人,只有眼前这个人!

他懂她的心中所想的一切,所以会纵容她,理解她,等着她自己一点一点的消磨心中的感伤。

手指轻轻的拂过琴弦,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我以后应当是不想再弹琴了的。”

弹一次,伤一心

“好!”将她轻轻的搂进怀中之后,夜倾辰的声音异常坚定的响起。

闻言,慕青冉不禁淡笑着回抱住他,眼中泪光闪闪。

这一曲琴音之后,她再不会为任何人弹琴了!

他所愿相守青丝白发,可她能给的不过是弦断音垮,却又何来求鸾曲答!

待到夜倾辰抱着慕青冉一路回了房中之后,原本以为此事便算是到此了结。

但是令众人都没有想到是,就在七殿下的棺木下葬之后不久,七皇子府中却是再次传来了消息。

七皇子妃上吊自缢了!

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众人皆是难免一惊!

虽是七皇子已经薨逝,可是瞧着近来七皇子妃的状态也还算是不错,尽管强撑着精神,但却并未表现出轻生的念头来。

谁知竟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人就是生生没了!

消息传到靖安王府的时候,墨锦仔细斟酌了一下,到底还是如实将消息禀告了慕青冉。

而听闻墨锦说的话,慕青冉正在翻着书本的手却是猛地顿住!

七皇子妃她竟是随他而去了嘛!

事实上,在夜倾睿刚刚离世的时候,慕青冉便有些担心这样的情况会发生,是以便一直让墨锦着人盯着那府上。

可一直都未曾发现异常,后来便也就以为她不会寻短见了。

但是到底,慕青冉还是算漏了七皇子妃对夜倾睿的感情究竟有多深!

她是不愿他走的有任何一丝狼狈,是以方才硬撑着精神好生经办他的丧事。

待到将他风风光光的送走,她方才终于顾忌自己的感受!

------题外话------

娴妃:你不觉得你把我写的很讨人厌吗?

大奇:觉得!

娴妃:为啥?!

大奇:你喜欢王爷不?

娴妃:喜欢。

大奇:靠!敢肖想王爷,当然没你的好啦!

娴妃:那那我不喜欢他了!

大奇:我去,我们王爷这么英俊潇洒你居然不喜欢,你是不是女人啊!

娴妃:

你还要我怎样~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