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先下手为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近来七皇子府上是犯了什么邪,竟会是接二连三的出事!

先是七皇子薨逝不说,未成想他的丧仗方才出殡,谁知七皇子妃就紧接着去了!

这该说是祸不单行嘛

丰鄰城中的人其实对于夜倾睿的死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他只是一位皇子,而且还是一位不那么引人注目的皇子。

似乎想起他的时候,人们更多的想到就是一些风流韵事,脑中对他的第一影响也不过就是风流皇子。

但是如今,他不幸离世之后,身为的皇子妃竟是也一道同他去了,这般深厚感情倒是不禁令众人感到不胜唏嘘。

从前倒是不曾觉得他们夫妻二人如何,可如今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却是忽然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竟是如此深厚。

这世间有诸多感情,或许平淡如水、或许炙热似火但是能够让人真的生死相随的却着实不多。

看着慕青冉神色微愣的坐在贵妃榻上,半晌都没有说话,墨锦一时间有些后悔向她禀告此事。

可就算他眼下不说,这样大的事情,用不了两日王妃也会听闻的。

“王妃可有什么吩咐?”像是之前七皇子方才离世的时候那般,他也是一直在暗中派人盯着七皇子府的情况。

那如今这般情况,不知王妃可是依旧有何吩咐?

“不必了”声音轻轻的说了一句,慕青冉的眼中似是有着化不去的愁思。

人既是已经去了,再做什么也是无用。

更何况,慕青冉相信,这是七皇子妃自己的选择,她想要这般陪着他,是她对他的情,与旁人无干。

再一则,她从来就不是会庸人自扰的人,就算她事先能够命人拦下七皇子妃,可是一个已经心死的人,便是救了下来又如何!

即便勉强活下去,也不过就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罢了!

也许对于七皇子妃而言,这样的结局也是好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属下告退!”

墨锦已经离开,慕青冉却好似还深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一时并未回神。

见状,紫鸢却是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眸光略有些担忧的望着慕青冉。

近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王妃的心思一直不得轻松,本以为表少爷如今也被救了回来,事情也算是圆满,可是谁知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七皇子妃那个人紫鸢对她有一些印象,还是王妃怀着身孕的时候,她来过王府探望。

当时她心中还觉得奇怪,明明七皇子是与大皇子一伙的,为何他的皇子妃会特意前来王府看望王妃?!

本以为她是有所谋划,谁知却不过真的是来探望一番,不曾见她有任何的异常的行为。

后来紫鸢在听慕青冉说起的时候方才得知,那不过是一个爱的入骨的女子而已。

“王妃”尽管阵营不同,尽管七皇子为了救王妃而死,但是紫鸢知道,王妃心里依旧是为七皇子妃的死感到悲伤的。

其实不仅是王妃,就是紫鸢在听闻这件事的时候,心中也是难掩震惊!

“紫鸢,这世间有一种伤病,无药可医,药石无灵,你可知是什么?”慢慢的起身走至窗边,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

闻言,紫鸢想了想,却是最终微微摇了摇头。

“是情!”说着,慕青冉慢慢的转回身,眸光悠远的望着紫鸢,“这世间百病,唯有情伤最是难医!”

而对于七皇子妃来讲,她甚至是不给自己医治的机会,明知道会痛,却还是要义无反顾。

似乎在她的生命中,这一生就该为夜倾睿而活,就算她的满腔深情得不到回应,也还是要坚持她自己的初心,此生都要全心全意的对待他。

是以就算夜倾睿最后死了,七皇子妃也不过就是选择安静的处理他的丧事,夜深人静之时独自忍下那心酸与苦涩,直到将她力所能及的一切都做完,她这一世的情长方才有了终结。

吴山青,岳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边已平。

可是对于七皇子妃而言,从来就没有相顾泪两行,而她与夜倾睿方才离别便是死别!

听闻慕青冉的话,紫鸢的心中却是不觉一紧!

她方才要接着开口说什么,却是不想夜倾辰从外面走了进来,见此,紫鸢便赶忙合上门退了出去。

夜倾辰也是方才得知了这般消息,想到慕青冉素来提到七皇子妃的样子,他便匆忙赶回了浮风院。

“让墨锦着人去看着些,你也好放心。”想到七皇子妃那个人,夜倾辰倒是觉得她有些特别,毕竟她是唯一一个曾经算计青冉,但却没被她报复回去的人。

“不需要了,夜倾瑄会处理的很好的。”也许夜倾睿活着背叛了他,夜倾瑄的心中会有些芥蒂和不悦,但是人既然已经去了,那么他会想到的,便更多的是他们的手足之情。

是以七皇子妃的丧事,他一样会尽心尽力的办好,不会让外人看了笑话,同样也可以在陛下的心中留个好印象。

毕竟前不久方才出了皇后的事情,他也极需要一件事情来令陛下对他改观,如今七皇子府的事情或许对于夜倾瑄而言,正好是一个时机!

“夜倾辰,你们准备的如何了?”忽然,慕青冉没有再继续说起七皇子妃的事情,反而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凝!

转过身眸色认真的望着他,慕青冉的脸上笑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担忧。

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仔细想了半晌,夜倾辰的声音方才清冷的响起,“万事俱备!”

看着他眼中坚定的神色,慕青冉慢慢走到他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时间拖得越久,就有越多的人被牵扯进来,所以”

话未说完,却是被夜倾辰一把搂进怀中,他的手臂似是世上最坚固的铠甲一般,将他牢牢的呵护其中。

“青冉不会的!我答应你,不会再有人被牵扯其中!”因为很快的,这件事情就会有了了断!

最终云开雾散,他会给她一个太平盛世,这是曾经就许诺了她的,所以他一定会做到!

“我已经让人传信给宁儿了,有些事情,不该再拖下去了!”即便皇后已经被废,可是宫中的情况依旧存在着很多的未知和不可控,还是要尽早掌控局面的好。

比如娴妃!

想到这个人,慕青冉的眸光便不禁变得有些微凉。

虽然此前是借着她的手除掉了皇后,可是彼时她是因为受了自己的威胁,难保她日后不会再同样受到别人的威胁,进而来对付自己。

不过慕青冉觉得,她大抵是不会同夜倾瑄合作的,这也是上一次为何她会放心的将对付皇后的事情告诉娴妃的原因。

因着娴妃的心中虽然渴望权利,但她也同样思慕着夜倾辰,可偏偏夜倾瑄一直都在与靖安王府针锋相对,是以她不会选择站在夜倾辰的对立面。

但是想来她心中是极其想要证明她自己的,所以她不会一直安分的做一个宫妃,这样一来,就等于是一个不知几时会忽然出现的敌人,还是尽早扼杀在摇篮中比较好。

“不需要我出手?”说起来,本该之前就解决掉娴妃的,但是后来发生了夜倾睿的事情,倒是一时间没有顾上她。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笑着摇了摇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她知道的。

他近来与夜倾桓在筹谋的事情,应当是已经到了最重要的时候,只需要最后一步,便可以大功告成了。

“王爷不相信我吗?”说着,慕青冉微微淡笑的问道,好像刚刚那个略有些神伤的女子并不是她一般。

见状,夜倾辰心知她是不愿自己担忧,便也就不再同她争辩,只万事由得她去。

“怎会!”他最信赖的人,便只有她!

“还有一件事,夜倾睿临去前曾同我说起,夜倾瑄似是有意针对温逸然,你多留意一些。”如今四皇姐好不容易怀了孩子,难得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怎能轻易被毁了!

“嗯,你放心就是!”若是换成从前的话,说不定夜倾城如何他不会在乎,也不会多管闲事的去理会,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

青冉竟是如此在乎她的事情,那他不过派个人盯着一些罢了,却是不值什么。

见他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禁挂上了一抹笑意,可是随即想到她近来听闻的事情,眸中不免有些担忧之色。

“夏家那边”听闻此前二房和三房有些争斗,但是被夜倾瑄不动声色的给压了下来。

眼下西宁侯依旧被关押在羁侯所,刑部和大理寺的人虽然一直在严查当年的事情,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时间隔得太过久远是一方面,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夜倾瑄的人也一定在暗中百般阻挠,不会让调查进行的太过顺利。

只要无人能查到证据,那么将来时日一长,还不知要生出怎样的变数呢!

“夏阙被关以后,夏家便等同于是成了一盘散沙,根本不足为惧!”说着,夜倾辰的眼中不觉寒光一闪,“更何况,你以为夜倾桓谋划的事情,会容得夏家的人活命嘛!”

只怕是恨不得让他们满府的人陪葬才是!

闻言,慕青冉方才有些心安的点了点头,她只是担心这当中会出现什么变数,万一夏家还有什么秘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呢!

“可我总觉得,西宁侯有些不对劲儿”说起来,从他被关进羁侯所开始,就仿佛真的认命了一般,全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被关到了如今。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辰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一直派人在盯着他,倒是不曾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在羁侯所中也不过就是整日的被关着,唯一一点不同于天牢的地方就在于,在那里不会被用刑。

其实在那日西宁侯被关进羁侯所之后,夜倾辰恐会发生什么万一,也是安排了在看着他。

不仅是他派去的人,就是连夜倾桓也同样安排了人,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倒的确是不曾见到他有何异动。

可偏偏越是安分,越是让人觉得疑心!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也不禁微微蹙起,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希望是我多心了”眼下这个时候,若是连西宁侯也有所异动的话,那便只能说是他蓄谋已久了!

恐慕青冉会一直为此忧心思虑,夜倾辰便也就不再同她说起这样的事情,左右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还有他在。

另外一边,当惠妃看到夜倾宁再次拿给她的丝绢时,眼中不禁带着一抹忧色。

之前是恐太过惹眼,是以青冉告诉她先不要轻举妄动,但是如今,便是不用她们,娴妃自己便也在宫中折腾的极为惹眼,想来青冉如今的意思,应当是不必再在意那些了。

果然!

打开那丝绢的瞬间,惠妃便见到了那上面颇为熟悉的字迹,依旧是同上次一般,只有一个字“攻”!

见此,惠妃的眸光不觉一闪!

她心中也正是这般打算,眼下娴妃在后宫之中变得愈发猖狂,竟隐隐有些取代她的意思。

惠妃倒并非是要同她争宠,毕竟她的心早就死了,又早已有了宁儿在身边,去争那些虚无缥缈的宠爱做什么!

想来娴妃看中的是她手中的权柄!

如今皇后被废,昭仁贵妃被禁足月华宫,一时间后宫之主便只剩下了她与娴妃两人。

而她膝下有一位公主,手中执掌六宫,娴妃虽是膝下无子无女,但她毕竟位列妃位,甚至还得到了陛下独一无二的宠爱。

说起来,惠妃的心中也是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早前陛下已经像是梦醒一般的不再眷恋娴妃,怎地忽然之间又是开始召她侍寝?!

总觉得这当中有些不对劲儿,但是自从七皇子离世之后,陛下便嫌少过来华清宫,她倒是无法从旁探知一二。

这般一想,惠妃却是不禁觉得,似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陛下便又开始宠爱娴妃,难道这当中有何联系不成?

“宁儿,明日你出宫一趟,母妃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告诉你王妃嫂嫂一声。”宫中的这些情况,想来青冉会有个大概的了解,但是具体的深情底理她怕是还不知道的。

“好!”闻言,夜倾宁虽是干脆利落的满口答应了下来,但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她倒是极少见到母妃露出这样的神色,难道是发生了什么要事不成?!

竟然让她亲自跑这一趟,那就代表着,除了她其余任何的人接触到这件事,母妃都是不放心的。

如此一想,夜倾宁小脸上的笑意不禁慢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紧的皱起。

自从七皇兄离开之后,她能感觉到,不管是朝中还是宫中都在慢慢的发生变化,所有人的都无法在这场皇权争夺之中置身事外。

就像是母妃这么多年以来从不曾主动对付任何一个人,但是如今为了她不受到伤害,也只能狠下心肠的去与人为敌。

因为如果母妃不出手对付娴妃娘娘的话,那么对方也势必不会放过她们,夜倾宁心知,娴妃看中的是母妃手中的权柄,是以为了达到她自己的目的,只有令父皇对母妃失望,让她们犯错,如此才能成事。

是以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前,她们必须要抢占先机!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