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古怪行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因着近来发生的事情比较多还是如何,庆丰帝的心绪显得以往要浮躁一些,时常会发脾气,不必以前那般耐心。

近来在御前侍奉的这些人都发现了这一点,可也唯有更加仔细小心的应对着,唯恐哪里出了差错。

可旁的人倒也罢了,今晨竟是连蔡公公都遭到了陛下的训斥,可谓是令一众宫人震惊不已。

此事若是换成了旁人,他们或许根本就不会在意,只是这人是一直伺候在陛下身边的蔡公公,那可就大有不同了!

说起来,蔡青是打小就跟在庆丰帝身边服侍的人,这么多年一直都忠心耿耿。

当年便是三王叛乱之时,蔡青也曾经多次与陛下出生入死,更是几次以身为盾挡在了他的身前。

是以自从庆丰帝登基之后,蔡青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在后宫的地位也算是呼风唤雨,旁人轻易得罪不得。

便是寻常的宫妃见了,甚至是要客客气气的说上一句话,莫要说是旁人。

再加上庆丰帝本就是一位贤德的明君,对待宫人虽是有严厉威严之时,但却绝对不会滥杀无辜,因此对于蔡青素来也是极为和善,甚少疾言厉色。

倘或是说一句大不敬的话,若说后宫之人是谁陪在庆丰帝的身边时日最长,那想来定然是蔡青无疑。

但是如今,偏偏是这样一位平日最是懂陛下心意的人,竟然也会惹得陛下心生不快,倒是着实令人觉得奇怪。

而对于蔡青来讲,他前些时候便察觉到陛下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但是太医每日过来请平安脉却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

想到方才殿中的情景,蔡青的眉头便不禁紧紧的皱起。

刚刚不过就是因着娴妃的一句话,陛下便将他训斥了一顿,身为奴才,遭主子几句训斥本就无可厚非,但是令蔡青觉得奇怪的是陛下的神态。

像是在那一瞬间对他有着无限的厌恶和防备,竟将他当成是陌生人一般。

他在陛下身边伺候了多年,即便再是惹陛下生气,他也绝不会轻易怀疑自己什么的。

如此一想,蔡青看向承乾殿紧闭的大门时,眸中便不免满是忧色。

“师傅,陛下想来是因着国事繁忙,是以方才一时心中不悦。”素日跟在蔡青身边的小太监见他满面愁容,不禁出言安慰道。

仔细想想,他自从入宫开始便跟在师傅的身边,倒是第一次见到陛下对师傅发那么大的脾气。

闻言,蔡青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缓缓摇了摇头。

事情若真是这般简单就好了,他在这后宫之中也算是活了这么多年,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

到底有没有猫腻他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近些时日的观察,他越发觉得娴妃有些不对劲儿!

每每陛下的脾气一上来,只要是见到了她,便像是瞬间被安抚下来了一般。

这样的情况,蔡青只在靖安王和王妃的身上见到过,可那是因为王爷对王妃情根深种,方才会如此。

但是陛下绝无可能会对娴妃情有独钟!

而若说他是错将她当成了容嘉贵妃,这倒是也说得过去,可蔡青又有些疑惑,分明此前因着靖安王妃的那幅绣画,陛下不是已经醒悟了吗?

何以如今又再次沉浸其中?!

“近些时日,你们在陛下身边伺候都机灵写,莫要出了什么差错。”仔仔细细的将众人都嘱咐了一番,蔡青方才算是安了心。

只不过他心中怀疑的事情,还是要早些禀报王爷。

就是这传信的法子嘛委实有些麻烦!

他素日都跟在陛下的身边伺候,轻易不得出宫,即便是出去,也是格外的显眼,但凡他有一日不在陛下的身边伺候着,怕是满宫的人都知道了。

可若是贸然将此事说与他人知晓,从而传话给王爷,蔡青又觉得有些冒险。

先不说他眼下并不敢肯定什么,即便是有所肯定,也无法大张旗鼓的将此事宣扬开来。

还是要想个办法,不动声色的将消息传到靖安王府!

这一日,夜倾宁按照惠妃的吩咐,一大早的收拾妥当便准备出宫去靖安王府,却是没有想到在行至御花园的时候遇见了一人。

“蔡公公?!”见着来人一脸的笑意,夜倾宁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时辰,他应当是在父皇的身边伺候着才是,怎地会在此处?

“老奴参见公主!”蔡青的脸上依旧是带着一副老好人的笑意,好像并没有听到夜倾宁话语中疑惑的语气似的。

“公公可是有何事?”四下看了看,这周围并无一人,看着蔡青方才走过来的样子,夜倾宁倒是觉得他是特意在此处候着自己的。

“老奴听闻,公主今日要去靖安王府上?”

“是呀!这便正准备去呢!”

“王爷自上一次受伤之后,便一直不曾上朝,老奴这里偶然得了一份良药,想着或许对王爷的伤处有益,便烦劳公主代为奉上。”说着话,便只见蔡青从宽大的袖管中掏出了一个锦盒,双手奉到了夜倾宁的面前。

见此,夜倾宁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看着蔡青手中的锦盒,夜倾宁心中的疑惑却是愈发的深。

就算辰哥哥受了伤,可自有墨熙和紫鸢姐姐帮着疗养,更何况,父皇的赏赐又岂会差了这一味药材。

究竟是什么样的灵丹妙药,值得蔡青这般特意嘱托她送过去?!

“好!公公放心就是!”一边笑意盈盈的应下,夜倾宁一边伸手将那锦盒接到了手中。

“多谢公主!”说完,蔡青朝着她微微躬身,便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又离开了。

他昨日想了许久,这满宫之中,他姑且可以信一信的人,便也就只有华清宫的两位主子了。

但是这样的事情到底是大事,蔡青不能贸然的同她们说起,更何况惠妃也不过就是妇道人家,到底拿不出什么主意。

只能借助她们的手,先将消息传给王爷知晓,届时方才有个决定。

而另外一边,夜倾宁看着手中的锦盒,细细的打量了片刻,方才将其收拢在袖管中,依旧带着人出宫而去。

华清宫

就在夜倾宁出宫离开以后,惠妃看着外面不错的天色,心中却是布满了阴云。

“陛下先在何处?”将殿中伺候的宫女都挥退之后,惠妃方才微微压低声音朝着身旁的掌事宫女问道。

“回娘娘的话,陛下现在御书房。”

“娴妃可在那里?”说到娴妃,惠妃的眉头便下意识的微微蹙起。

这几日娴妃都极为黏着陛下,夜间她去侍寝不说,便是白日,如今也要寸步不离了。

幸而陛下还要去上朝,否则的话,只怕两人一整日都要相守在一处了。

“不在!不过”说着,那宫女似是知道些什么,却又怕说出来惠妃会有些不悦,方才略微顿了顿,并没有直接说完。

“不过什么?”

“奴婢听说,陛下稍后要去凤藻宫用膳”一边说着,那宫女却是小心翼翼的拿眼睛瞄着惠妃的神色。

虽说惠妃娘娘这么多年都安分的惯了,从来都不与后宫的任何人争宠,但是如今事关她手中的权利,想来也是要坐不住了。

这样的想法,如今宫中有许多人都在如此想,但是事实上,惠妃并非是舍不得这掌宫之权。

她想舍却是不能舍!

倘或娴妃一直都是青冉的人,或者哪怕是三皇子安排在宫中的人,那么惠妃都会毫不犹豫的将执掌后宫的权柄让出来。

因为已经可以确保,就算她手中没有实权,也不会有敌人来谋害她和宁儿。

但是如今却不一样,娴妃并不属于任何一党的人,尽管她偶尔会帮青冉做事,但那也不过是被逼无奈,全然是被其威胁方才如此。

而眼下她羽翼渐丰,便也开始打算着自己谋求一些生路了。

可是对于娴妃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而言,若是想要在后宫之中求得一条生路,那么便只能是往高爬,坐到独一无二的位置上,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

皇后那个位置,惠妃不知道娴妃有没有痴心妄想过,但是对于自己手中的掌宫之权,她却是可以万分肯定的说,娴妃一定是有所图谋的!

是以她想得到这权柄的唯一方法便是除掉自己!

只有她不在或者是犯了什么大错,陛下才有可能会将统理六宫的权利夺去,而如今整个后宫并无主事之人,是以最有可能接下这权柄的人,便只有娴妃!

更何况她又得陛下的宠爱,更加是胜券在握!

“命人准备轿辇,本宫将新作的糕点送与陛下品尝。”

“奴婢遵命!”

看着那名宫女离开之后,惠妃紧皱的眉头方才渐渐舒展。

但愿接下来的事情能如她想象的一般顺利。

由着一众宫女抬着轿辇直奔御书房的时候,先前在殿内同惠妃叙话的那名宫女在一旁候着,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娘娘以往很少乘坐轿辇,觉得有些兴师动众,何况她素日极少出去,倒是更加用不上。

可今日这是为何?!

不仅是乘着轿辇,还特意吩咐了要由宫女们抬着,这往日不都是一群小太监吗?

越是想下去,那宫女的心中越是觉得奇怪。

相比之下,惠妃倒是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同寻常的举动一般,依旧是神色平静的直视着前方,直到一路到了御书房。

进到殿内的时候,惠妃一眼便见到蔡青跪在地上,庆丰帝的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见状,惠妃的心中也是不禁一惊!

这么多年,她倒是极少见到陛下对蔡青发火,更不要说是罚跪了。

那今日这般情况是为何?!

“参见陛下!”小心翼翼的朝着庆丰帝问安之后,惠妃方才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蔡青。

看着他身子微微有些打晃,惠妃心中猜测着,他想来也是跪了有一会儿了。

“起身吧!”说话的时候,庆丰帝的眼中依旧带着一丝不悦,不过看到惠妃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碟糕点的时候,他便也不就不好再绷着脸了。

“你也起来吧!”转头朝着蔡青冷冷的说了一句,庆丰帝便不再理会他。

“老奴谢陛下!”说完,蔡青又朝着惠妃拜了一拜,方才躬身退出了殿内。

待到蔡青出了御书房之后,惠妃方才似是不经意间说道,“就算蔡公公有何不是,陛下也要注意自个儿的身子才是。”

是有多久不曾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了呢?!

“哎罢了罢了!朕也是一时有些控制不住脾气。”听闻惠妃的话,庆丰帝虽是嘴上应和着,但是眉宇之间透露着深深的不耐烦,到底没能逃过惠妃的眼睛。

从前的陛下绝对不会如此,就算他心中没有自己,可是到底两人之间还算得上是相敬如宾。

何以这般毫不掩饰的对她不耐烦?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庆丰帝下意识的望向惠妃,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愧疚之色。

可是随即却又紧紧的皱起眉头,手掌紧握成拳的抵在额角的位置,像是极为头痛的样子。

“陛下怎么了?”见状,惠妃却是不禁有些惊疑的询问道。

“老毛病了”方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庆丰帝的头上便已经出了满头大汗,像是那般痛处极为难忍一般。

闻言,惠妃的心中却是不禁满是疑惑,陛下几时添了头痛的毛病,为何她不曾得知?

便是暂且不说她是否知晓,蔡青整日的在他身边伺候着,为何一直从未听他提起?!

这般一想,惠妃的心中却好像是忽然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只觉得隐隐有些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陛下何不请御医前来看一看?”她也是看出了庆丰帝的心绪似是有些不太稳妥,是以惠妃只试探的问了问,并没有擅自做主。

听闻惠妃说起御医一事,庆丰帝脸上的不耐之色愈发的明显。

“朕身子康健的很,哪里用得着御医!”

瞧着他眼中隐隐欲来风雨,惠妃有眼色的闭了嘴不再多言,想是她说的再多也是无用,如今的陛下,根本就不会听。

看来让宁儿传信给青冉和倾辰是对的,陛下如今的情形他们怕是还不知道吧!

为了更加清楚的了解到庆丰帝的情况,惠妃又在御书房中待了许久,方才最终离开。

而在此期间,她也算是有所发现,陛下除了脾气较之往日要为暴躁之外,似乎心境也极为不稳,甚至是有些疑神疑鬼。

但也并非一直是这般,只偶尔忽然来了那么一下子,便有些控制不住脾气,待到过了一会儿便又恢复如常。

当他心境稍顺的时候,还会觉得自己方才的行为有些失态,两种表现竟完全似两个人一般。

直到出了御书房,看着庆丰帝也同样准备去凤藻宫用膳的时候,惠妃的心中不禁暗想,以往若是这个时候,陛下定然会直接陪自己回宫的。

便是心中不曾如何喜爱于她,但是好歹两人还有一个宁儿,他对于她们母女到底是很好的。

只是如今竟不知何时已经变了。

就在惠妃坐上轿辇准备离开的时候,庆丰帝却是不经意间看到了什么,略有些奇怪的问道,“何以用这些宫女抬着?”

这些宫女到底比不得那些小太监,若是一个不仔细,万一跌了可如何是好!

闻言,惠妃却是好像一时间语塞一般,皱眉沉默了半晌,方才终于回道,“那些小太监多恣肆无状。”

听闻惠妃的话,庆丰帝的脸色便顿时一变!

------题外话------

文文pk求收啦!

鬼王宠妃之嫡女归来

静沫人生

一个美女杀手,在腹黑王爷的宠爱下,持续查凶,持续虐渣的故事!

某女怀有身孕,捡了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提问某男。

“夫君,你希望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某男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女孩。”

“为什么?”

“像你。”

某女兴奋激动之际,却没想到某男补了一句,“如果是男孩,我担心他长大了以后,也要像老子一样油嘴滑舌才能把媳妇儿骗到手!”

某女握拳磕了磕桌子,淡定自然地抬了抬眼睑,“这么说,老娘是你骗到手的哦?”

某男摇头,“不。”

“所以?”

“夫人是心甘情愿被为夫骗的。”某男快速地奔到房顶上,嘚瑟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某女双手叉腰,“有种别跑!”

要是有种,为夫就不跑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